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今日看在你家公子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放过你,对了,本姑娘还要提醒你一件事情,那就是,出门在外,以后还是给本姑娘本分些的好,学学你家公子。哈哈……”说完话,夏秋红便嚣张的往前走去,她现在可没有闲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宗主让她快些过去,定是又有什么计划了,她可是不敢耽误。

    看着夏秋红走掉了,夏叶儿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关心的看着兰香说道:“兰香,以后不可这么鲁莽了,那个女人不好惹,以后遇见她,就躲的远远的,刚才要不是我,怕是你已经成为她手下的亡魂了。”

    本来兰香还在生夏叶儿的气,但是一听见夏叶儿的话,还真是有些庆幸,她还真是没有看出来,刚才的那个女人那么的凶猛,看着她也只是有些妖魅罢了,其实刚才之所以那样嚣张,还因为看她的穿着不爽,穿个衣服有伤风俗,露了那么多在外面,还真是风骚,所以兰香才会想要教训一下她。便破涕为笑,对夏叶儿说道:“知道了,小姐,兰香再也不敢了,以后兰香都听小姐的。”

    看着兰香这样子,夏叶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前面快要消失的夏秋红的背影,着急的说道:“兰香,你先回客栈等我,我还有一件急事呢。”夏叶儿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既然找到了这个邪女,那么其他几个邪也可以逐一找到,只是,现在不能跟丢了,不然要想再找到,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了。

    “小姐,你不会是还在怪兰香刚才那么鲁莽吧?不会丢下兰香一个人吧?兰香以后不敢了。”兰香以为夏叶儿是在怪罪她刚才。所以有些担心的问着。

    夏叶儿有些无奈的说道:“快些回去,我说过不会丢下你,就是不会丢下你。”着急的丢下这句话,夏叶儿便飞快得朝着夏秋红的身影追过去,那个女人很嚣张,有机会,夏叶儿还真是想要好好的教训她一下。

    跟着夏秋红的身影,夏叶儿看见她来到一座大宅院的门前,然后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人看见,便一溜烟进去了。夏叶儿好奇的来到大宅院的门前,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是一个很普通的院落,只是里面的邪气太强,看来都在呢,夏叶儿冷冷的笑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若是让自己知道他们居心不良,那么就不要怪自己无情了,想着夏叶儿危险的眯着眼睛,然后一个飞身,到了院落的屋顶,她相信,刚才那个夏衣女子急急忙忙的到这里来,一定是有什么急事,究竟是什么急事呢,夏叶儿也很好奇,所以就做一做这个梁上君子了。

    夏叶儿小心翼翼的潜伏在屋顶上,用内力将自己给隐藏起来,因为夏叶儿知道,里面的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尤其是那个长的极其邪魅的男人,他一定是他们的头。<>若是不用内力的话,那么是一定会被发现的。

    轻轻的将屋顶的瓦片掀开,夏叶儿成功的看见了夏秋红,她在屋内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不一会,便看见那许久不见的蓝衫男子出现了,身边依旧是跟着那个剑眉星目的男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宗主,急着召见秋红可是有什么急事?”夏秋红恭敬的问着司徒清,而那一声宗主也是成功的传进了夏叶儿的耳朵中,夏叶儿眯着眼睛看着司徒清,那个夏衣女子叫他宗主,莫非他就是圣域里面新一代的圣宗?看来身份真是不简单。圣宗来到凡间,目的显而易见,看来帝君说的不错,若是不及时阻止,怕是又会让人邪两界铸成打错。还是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吧,夏叶儿收回心神,便又看着屋内。

    司徒清看了看夏秋红,冷冷的说道:“秋红,我们到凡间的目的相信你也很清楚,眼下,本宗主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这次,不许你出任何的差错。”

    “是,悉听宗主吩咐。”夏秋红妩媚的说着,男人都是喜欢妩媚的女人,这一点,夏秋红是很清楚得,她号称这圣域里面的第一美女,所有的邪,都对不能抵挡住自己的诱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宗主不正眼看自己,可是这也愈加激起了夏秋红想要征服司徒清的心。

    “嗯,你知道,我们本来是想要去相王府找回失踪的人皮绘纸,可是,我与你哥哥去找寻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人皮绘纸,所以,现在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没有踪迹的人皮绘纸了,而是这人界皇宫的国宝,神来之笔,只要找到它,那么人皮绘纸对我们来说,就不足畏惧了。”司徒清依旧是冷冷的说着,他也是刚刚才得知,原来人皮绘纸必须要神来之笔才有作用,以前在人皮绘纸上面浪费了太多时间,这次既然知道了神来之笔在皇宫内,那么找神来之笔,可是比找人皮绘纸要容易的多了。

    听见司徒清这话,夏秋红也是恍然大悟的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宗主英明,宗主这次莫非是让秋红去皇宫内盗取那神来之笔?这个容易。”

    “若是这么简单,那还用的着你吗?愚蠢的女人!”听见夏秋红的话,司徒清便忍不住想要发怒,他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夏秋红这么愚蠢,实在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面对这些事情,永远都是那么愚蠢,但是说到争风吃醋,她又是阴狠至极。<>

    一看见司徒清发怒,夏秋红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然后她有些委屈的说着:“宗主,恕秋红愚蠢,还请宗主明示。”夏秋红实在是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司徒清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冷冷的说着:“这神来之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就算是摆在我们的面前,也是认不出来,但是,我想,一定是一只很特别的笔,它的具体位置,具体在哪个地方,就要靠你去打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