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毕竟找神来之笔,要比找人皮绘纸容易的多。

    看着夏秋红还是很疑惑的样子,司徒清不禁有些头疼,他恼怒的看了看夏秋红,然后再看了看她的哥哥夏念空,示意让他替自己说,他实在是不想与愚蠢的女人交谈,在他的心中,女人都是愚蠢的,一无是处,只能够给男人暖暖床罢了,对于女人,司徒清,向来只会与有利用价值的女人有交谈,真正让他佩服的女人,到现在,还真是没有。

    夏念空知道司徒清的意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温柔的对夏秋红说道:“宗主的意思是让你接近人界的皇上,想尽办法让他爱上你,还有,一定要让他说出神来之笔在何处,若是成功了,你就是邪族的大功臣了。”

    说完话,便成功的看到了夏秋红脸上得意的神色,原来是这样啊,这魅惑人的功夫,她夏秋红可是最在行了,只要她一出马,那皇帝保准被迷的晕头转向。看来这圣域的第一大功臣,她夏秋红是做定了。

    “秋红,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虽然说那皇帝是一个好色之人,但是这后宫有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那个叫夏叶儿的女人,一定要小心,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而且容貌才智都在你之上,所以,想要驽获皇帝的心,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司徒清提醒着夏秋红。当初他早就已经打探过那个叫夏叶儿的女人了,她的一切都是一个迷,最多只能够查到她在相王府出现过,其他的便没有了线索。

    听见司徒清的话,夏秋红有些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什么叫容貌才智都在自己之上,她倒是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女人,竟然让宗主这么看的起。“宗主,你放心好了,只要那皇帝好色,那么我便有办法,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我会小心的。”

    “那就好,我们会尽快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送你进宫,我们会在外面与你里应外合,还有,到必要的时候,本宗主会替你解决那个女人的。”司徒清冷冷的说着,任何妨碍他计划的人,他都是不会放过的,任何人也不行。

    “是,宗主。”说完话,夏秋红便很规矩的站在了一旁。反正那个叫夏叶儿的女人是死定了的,都知道,夏秋红是不允许世界上存在任何一个比她美的女人,哪怕是美一点点,她也不会放过。

    而屋顶上的夏叶儿,则是惊讶的不得了,刚才他们所说的一切,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看来。他们是打起了神来之笔的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他们得逞,想着夏叶儿便两脚轻松一点,便离开了。<>屋内的人,也不知道相王府曾出现了窃听者,只是也无妨,他司徒清,不会惧怕任何人。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他的计划,他也相信,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

    夏叶儿从司徒清的住处离开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之前的客栈,推门而入,眉头紧紧的皱着,夏叶儿深知到自己不是那几个邪的对手,若是强行阻止,怕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是,若是不阻止,真让他们盗走了女娲娘娘的神来之笔,那么邪族便没有了后患,可以肆意妄行,从他们的对话中,夏叶儿不难猜出,现在邪族已经准备就绪了,只是怕千年之前的悲剧再现,才会这样觊觎。

    看见夏叶儿回来之后,兰香激动的便站了起来,兴奋的说道:“小姐,你怎么出去那么久啊,兰香还以为你真的丢下兰香了呢,不过还好小姐你回来了,呵呵,不过小姐今日走的那么匆忙,可是有什么事情?”

    听见兰香的话,夏叶儿抿嘴笑了笑,样子足以颠倒众生,夏叶儿想了想,最终说道:“今日出去有什么事情,兰香你就不要管了,这次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兰香你。或者说我有一个决定。”

    “什么事情啊?小姐你但说无妨,兰香啊,都听你的。”兰香开心的说着,还顺便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苹果来吃,她可是很自在,很随意呢,宫外,就是比宫内要好一些,这样,自己就不用每天担惊受怕的了,虽然是一副男人的装扮,但是自己还真的是很开心。

    夏叶儿看了看兰香,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这次必须得回皇宫去一趟,我知道兰香你一直都想要出宫,所以这次,我是不会勉强你与我一同回去的,你若是愿意,就留下来吧,皇宫里面的生活不适合你。”

    听见夏叶儿说要回宫,兰香立马便又郁闷的坐回了椅子上,她认为是自己听错了,昨日才刚刚出来,在这外面,一切都过的那么好,为什么小姐还要回去呢?这真的让兰香想不通。

    “兰香,你不用为难的,这次我回宫去,我会让皇上撤销了你对你的追捕的,以后你便可以用女装示人,然后找到一个你心爱的女人,以后就在外面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吧!”夏叶儿看着兰香没有说话,便以为兰香是不想再回宫去,便对兰香说道,其实夏叶儿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兰香跟着,她宁愿兰香在宫外生活着,这次她进宫去,吉凶未卜,不想将无辜的兰香牵涉在其中。

    兰香听见话,委屈的放下手中的苹果,其实她是真的很不想回宫中去的,可是想了想,还是说道:“小姐,不要,你带上兰香吧,虽然兰香与小姐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兰香真的是真心对小姐的。<>希望小姐不要丢下兰香,兰香从小便没有了亲人,只有小姐是真心的对自己好的。所以,既然小姐决定了要回到后宫去,那么兰香也是会跟着小姐的,即使外面的生活多么的诱人,兰香都不在乎,若是小姐留下兰香一个人,那么兰香怕是在外面也过不好的。”兰香深知道,自己以前是如何便被轻易的拐卖的,在外面,无依无靠,一个小女子,是很容易便遭到迫害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