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见夏念空已经将守卫们引开的七七八八了,司徒清眨眼睛便来到了大院内,在门口的几个守卫的眼皮下便轻松的进入了屋内,那些守卫们也只是感觉一阵冷风吹过,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便又摇了摇头,继续看守着。

    一进入屋内,司徒清便随手施放了一个结界,一个与外面隔绝的结界,就算是里面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外面的人也是不知道的。

    “你是谁?来人啊'”一看见一个身穿血红色衣服,头发银白的绝美男子进来,陈宏便感觉到了压力,他紧张的看着司徒清,朝着门外叫喊些,希望能够让那些守卫进来,好保证自己的安全,同时,他自己的手也是不自觉的握紧了腰间的佩剑,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随便的进来了。

    “太师大人,你不用害怕,本宗主这次到这里来,是希望你能够帮本宗主一个忙。这里我已经部下了结界,外面的人是听不见这屋内的动静的。”司徒清看着陈宏,冷冷的说着。

    “什么忙!”知道自己的呼救没有用,陈宏便询问着,但是丝毫不敢松懈的握着腰间的佩剑。

    “做我们邪族的傀儡吧!怎么样?”司徒清邪魅的笑着,只要陈宏说他愿意,那么司徒清会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傀儡的。

    一听见邪族两个字,陈宏的眼睛瞬间争的很大,他瘫倒在椅子上,手也是松了下来,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邪族吗?陈宏也看见祖先留下的综卷里面有提到过三千年前的那场大战,邪族不是被封印了吗?如果眼前的男子真的是邪族,那么这天下,怕是不久又要大乱了,宗卷里面有提到邪族噬血成性,心肠狠毒,不是善类。

    “若是我不愿意呢?”陈宏无论如何也不能做人族的背叛着,做傀儡,他是死也不会愿意的。如果自己的死,能够阻止邪族的进一步计划,那么自己也是很愿意的,想着,陈宏便做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呵呵……”司徒清突然笑了起来,样子更加的邪魅了,让人不禁毛骨悚然,“你不愿意,本宗主也不会怪罪你,只是无论你愿意与否,都不影响我的整个计划,我的计划里面,只是需要借用你太师大人的名号罢了。而你的人,无用!”说完话司徒清便又笑着看着陈宏,气息依旧是那么的冷。

    “你……”陈宏怒道,但是只是一阵,便又悲伤了起来,知道自己这次是难逃此劫了,便说道:“那你杀了我吧,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这个要求,那要看本宗主的心情了。”说完话,司徒清便手指轻轻的一弹,陈宏便瞳孔放大,倒在了地上。

    看见陈宏倒在了地上,司徒清冷冷的看着,然后纵身一变,便成为了陈宏的模样,再用邪术轻轻一点,陈宏便成为了另一番模样。也将结界给解掉了。

    “来人啊。”司徒清冷冷的喊着,还学着之前陈宏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听见声响,外面的守卫便都跑了进来,看见地上躺着一个男人,都迅速的将他给围了起来。

    “这个人,刚才想要刺杀我,被我给制服了,你们将他给我带下去埋了吧!”司徒清冷冷的命令着,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人都毛骨悚然,那些守卫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现在他们面前的太师似乎不一样了,让人不寒而栗。

    “是,太师大人。”说完话,那些守卫便将地上的陈宏给抬了出去,准备给处理掉了。

    屋内的司徒清看着众人退了出去,冷冷的观察着这屋子,邪魅的笑着,他的计划开始了。

    而夏念空在将那些守卫都引来之后,便被一阵琴声给吸引住了,他缓缓的朝着琴声传来的方向前进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在水中央的亭子,通往亭子的路只有一座弯曲的小桥,亭子的周围都用粉红色的纱布遮住了,但是隐隐能够看到亭子里面婀娜的身姿在弹奏着曲子,身旁还站了两个丫鬟,而在亭子的外面也有许多的守卫看着,夏念空微眯着眼睛看着亭子里面的身影,欣赏这悦耳的琴声。夏念空对亭子里面人的身份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应该是陈宏的女儿陈琉璃,那个从未让男人看过自己容颜的女子。

    夏念空有些不削的笑了笑,他现在还真的是有些好奇,亭子里面的女人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花容月貌,无论如何,他夏念空今日也要去瞧一瞧。

    夏念空这样想着,便一个飞身,到了亭子里面,也为那亭子部下了一个结界,虽然那些守卫们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但是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不怼劲,便又规矩的站着。

    一进入亭子里面,陈琉璃旁边的两个丫鬟便看见了夏念空,都惊吓的大叫了起来,夏念空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双手轻轻一点,那两个丫鬟便昏了过去。

    看着身边的两个丫鬟都倒了下去,而亭子外面的守卫还不知道这里面的动静,陈琉璃紧紧的皱着眉头,这一定是出了什么乱子,她其实心中的很是慌乱,可是她不得不平静下来,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是没有用的。看了看身旁的夏念空,他正在好笑的看着自己。“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没有想到陈琉璃会是这样的平静,这倒是有些出乎夏念空的意料,他不得不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来,一身粉红色的纱衣,脸上还戴着粉红色的纱布,遮住了大半个脸,看不见样貌,只是知道那双眸子,一双很无辜的眸子,以前从没见过有这样的一双眸子,能够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心软。她的身上还散发出来淡淡的女儿香,看来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子,夏念空心中暗想着。

    “你不必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被你的琴声吸引过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