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这架势,夏叶儿停住了脚步,紧紧的皱着眉头,真倒霉,什么也没有做,便被这些人给围住。

    看着夏叶儿被围住了,那凶妇才得意的走上前来。样子十分的嚣张。“不是早就叫你不要走了吗?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啊,你们把她带到柴房去,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小妮子,这小脸长的到是挺美的,哼。”说着还用她的肥手在夏叶儿的脸上捏了一把,捏的生疼。

    夏叶儿没有反抗,他知道定是这凶女人将自己当做了丫鬟,不过,她究竟是谁,竟然能够让这些家丁都听她的。“你是谁?”夏叶儿淡淡的问着。

    听见这话,那凶妇似是听见了极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还边捂着自己的肚子。“你来这相府做丫鬟,竟然不知道我是谁,你们告诉她。”

    “田夫人可是我们这宰相府未来的女父母,是宰相大人过世夫人的亲妹妹,夫人过世前,可是嘱咐了宰相要好好的照顾田夫人。”那些家丁有些无奈的说着,这田夫人每次一见到一些不认识她的人,总会让家丁们说出来,而所有的家丁都是知道的,这宰相大人之所以让田夫人这样肆意妄行,是看在了过世夫人的面子上。

    听见家丁的话,夏叶儿看了看面前的田夫人,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她的亲姐姐会是什么样子的,这宰相的口味也真是独特。不过话说回来,她既然是相府的田夫人,应该知道的不少,便对着那田夫人笑了笑。“嘿嘿,田夫人,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楚镶玉,不过也是,像田夫人这么美丽的女人,将来一定会是这相府的女父母的。”夏叶儿说着这话的时候,心中也有些反感,不过还是笑着将它说完了。

    果然,这女人就是见不得别人说自己美,看着田夫人装着十八岁的少女怀春的样子,还真是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不仅仅是夏叶儿受不了了,连在场的家丁都受不了了。但是他们都在极力的隐忍着,因为他们知道得罪了这田夫人,确实是没有好果子吃,她总是会有各种恶心的方法来惩罚人。

    “你这丫头到是挺会说话的,今天看在你是新来的,就放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啊?”那田夫人被夏叶儿夸的心情大好,便放过了夏叶儿。

    “回夫人的话,我叫小叶。”夏叶儿学着丫鬟们的样子毕恭毕敬的对田夫人说着。

    “名字真是俗气,以后你就叫小桃吧,多美的名字啊。”那田夫人想了半天才想出小桃这么一个名字,她的才学,还真的是让夏叶儿俯首称臣啊,夏叶儿只能够硬着头皮回答:“谢谢夫人赐名,夫人啊,小桃有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夫人?”

    “说吧,小桃。<>”在场的家丁们可是看着之前还满是仇恨的两个人呢,突然便这么的亲昵,还小桃,真的是让人受不了。

    “夫人,这宰相大人最近可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这田夫人是除了陈琉璃外,应该算是对陈宏比较熟悉的了。

    听见夏叶儿的问题,田夫人明显的有些不悦。“小桃,你在说什么呢,这姐夫没什么不对镜啊,就是对我有些冷淡了,以前从未对我发过脾气,现在却老是爱对我生气。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啊。”想到陈宏对自己有些冷漠,这田夫人便觉得有些悲伤,而在场的家丁,都觉得这是十分的正常的事情,有哪个男的能够忍受的了田夫人啊,看来应该是他们的宰相终于爆发了才对。

    而夏叶儿则是紧紧的皱着眉头,看来这个宰相确实是有问题,这人无论是怎么样,这本性是不会变的,早就听说过着陈宰相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是断然不会与邪族同流合污的,这唯一的可能,便是这宰相是有人冒充的,但是那日没有看见他的脸上有贴着人皮面具啊,如果是变的,那需要很深厚的法力,自己尚没有达到那个境界,难道这圣宗已经能够达到了随意的变幻的地步,想着夏叶儿便有些震惊,这将是一个十分难对付的对手。“没事,呵呵,我就是问问,我之前还没到宰相府来做丫鬟的时候,是在暖香阁里面做丫鬟的,因为宰相大人看上了我家小姐,怕我碍事,才将我给送到宰相府来的,呜呜……”夏叶儿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着,看来,从这田夫人这里也是找不到什么东西,她那么的蠢笨,就算是有,或许也没察觉。

    “什么?他去暖香阁?”瞬间,夏叶儿便看见了田夫人那放大的瞳孔,看上去似乎是要吃人,她还在真信了,夏叶儿心中不禁暗笑,这妇人也未免太单纯了吧,不过这样也好,让这个圣宗尝一尝被这凶妇缠着的烦恼。

    夏叶儿佯装委屈的点了点头,这下可好了,这凶妇知道了陈宏去过女楼,一定会去找他的,那样,自己不就也可以暗中跟着找到陈宏了吗?夏叶儿心中得意的想着。果然,一看见夏叶儿点头,那凶妇便气的直喘粗气。“你们全部给我退下,有什么好看的。”她粗暴的对着那些家丁说着,那些家丁便都逃也似的离开了。

    “哼,竟然敢去女楼,老娘这就去问个清楚。”田夫人已经被恨给冲昏了头,一心想着去找陈宏讨个说法,始终不知道紧跟在身后的夏叶儿,看着田夫人那虎背熊腰,夏叶儿紧紧的跟着,心中也是十分的得意,这下可又好戏看了。<>

    “你们老爷在房间里吗?”一到了陈宏的房间外面,田夫人便生气的质问着门口的守卫,将门口的守卫也吓着了,这还是他们头次看见田夫人生这么大的气,一直以来,这田夫人就像是这宰相府的瘟神一样人,人人见了都想要躲。

    “什么事啊?田百花,你又来干什么啊?”一听见门外田夫人的声音,司徒清便有些头疼,他可实在是没有想到那陈宏还有一个这么头疼的小姑子,有时候还真想要一掌将她给打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