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香宫里,此时楚承乾正守护在陈琉璃的榻边,刚才御医已经来看过了,说是伤的很重,楚承乾现在内心十分的纠结,怎么夏叶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好像一直都对陈琉璃不满意,当初的选妃,陈琉璃是里面最出色的,可是她却指明了不要她,而昨日若非自己及时赶到,怕是陈琉璃已经被夏叶儿给杀害了,她们究竟是有什么仇啊,可是陈琉璃自小就没有离开过宰相府,她们又怎么会认识呢。楚承乾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帝君,宰相大人进宫来了。”一个小太监进来向楚承乾禀报着。

    听见话,楚承乾紧紧的皱着眉头,宰相怎么会知道陈琉璃受伤的事情呢,难道是有人出去通报的,可是自己分明记得告诫了所有人不许说出去吗?看来这事情是瞒不住了。

    “帝君,听说臣的女儿被一个女人给打伤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司徒清一本正经的问着,同时眼睛也是看向了榻上的陈琉璃,示意她做的很好。

    “爹爹,女儿没事,放心吧。”陈琉璃也是装作虚弱的回答着。

    “哼,你是良常在娘娘,而我听说那个女人什么身份也没有,竟然敢对你出手,帝君请为琉璃做主,一定要严惩那个女人,不然这后宫还分不分尊卑了。”司徒清愤怒的说着,他来的目的就是想要让那个女人知难而退,知道与自己斗是没有什么结果的。

    楚承乾看着平时一向是温和的陈宏,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与以前也是大大的不同,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样的。自己之所以不想让事情泄露出去,就是希望能够保住夏叶儿,她现在的确是没有身份,只是一介平民,可是将良常在给打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若是不惩戒,又难以闭上众人的悠悠之口。“陈宏,你就安心吧,朕会惩戒她的。”最终,楚承乾只能够妥协,他是一介帝王,不能够感情用事,这次夏叶儿也确实是太大胆了一些。

    “民女愿意接受帝君的任何惩罚。”突然间,夏叶儿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她无论是做什么,人们的焦点永远都在她的身上,她的那种淡淡的感觉,真的是让人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司徒清邪魅的看着夏叶儿,就像是老虎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那种目光似乎有些得意。“帝君,就是这个女人吗?既然她愿意接受惩罚,帝君还等什么,按照律令,这袭击妃嫔可是死罪啊。更何况琉璃还是尊贵的良常在。”司徒清特意将死字说的很大声,他想要看看这个一向是那么趾高气昂的女子,会怎么办,求饶,还是认命?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到是有些看不起她了。

    而躺在榻上的陈琉璃却是佯装睡了过去,她可不想醒着,若是醒着,这善良的良常在娘娘就一定会替她求情,陈琉璃的心中满是得意,若真的赐了夏叶儿死罪,到是省事不少。

    “陈宏,这也太……”楚承乾有些为难的说着,他是不会将夏叶儿赐死的,她确实是犯了错误,可是也罪不至死啊,可是自己从小到大便一直都很尊敬陈宏,他的话,自己一向都是很服从的。

    夏叶儿恨恨的看了看司徒清,这个圣宗是想要将自己除掉吗?自己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脸上没有一点的害怕,依旧是那淡淡的表情,夏叶儿不削的看了看司徒清,轻启朱手臂道:‘宰相大人可真是爱女心切啊,不过你说的没错,夏叶儿是该被赐死罪。”夏叶儿说完又是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司徒清和楚承乾,也理所当然的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惊讶,难道她真的不怕死,还是有把握这皇帝会放过她?

    “小叶,你在说什么?难道你不想要活命了?”楚承乾着急的问着,他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女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看着她那自信的样子,楚承乾紧紧地皱着眉头。

    “帝君请稍安勿躁,我既然做错了事情就一定会承担,但是帝君,如果良常在娘娘做错了事情,是不是也如平民一样,应该受到律法的制裁。”夏叶儿淡淡的询问着楚承乾。

    “是这样的。”楚承乾疑惑地说着,怎么琉璃也做了什么事情了吗?连司徒清也是有些好奇的等待着接下来夏叶儿会说什么。

    “那好,我记得当初帝君可是对后宫下过命令,说任何人都不许踏进妙华楼,违者,死。可是良常在娘娘却是在没有帝君的许可的情况下便进来了,如果说她不知道,那可以说是不知者无罪,可是她的贴身宫女小小月分明是告诉过她的,她这是明知故犯啊。”夏叶儿说着略带笑意的看了看司徒清,也成功的看到了他的脸上的震惊,还有楚承乾脸上的一丝欣喜。她也是刚才从小月口中得知的,当初也不枉费自己救了她一命。

    “对,朕说过,良常在确实有罪。”楚承乾硬着头皮说着,他在想着难道是夏叶儿想要拉着陈琉璃陪她一起死掉吗?他也不知道这陈琉璃究竟是为何要去那妙华楼,惹出这些事情出来。

    “既然帝君都说话了,我想在想大人应该是没有意见的,现在宰相大人,夏叶儿有两条路给你选择。”夏叶儿依旧是浅笑着说道,那份高贵简直让人不可忽视。

    而司徒清并没有愤怒,到是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夏叶儿,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简单呢,他已经明白了夏叶儿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依旧说道:“你说吧。”

    “你可以选择我与你的女儿良常在娘娘一起被赐死罪,或者这件事情既往不咎,就当没有发生过。”对于这个,夏叶儿可是很有把握司徒清一定会选择后者,因为他的那些计划,还的靠着这陈琉璃去完成。

    果然,司徒清笑了笑,眼中全是赞赏,夏叶儿的这分睿智,普天之下的女人,无人能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