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样,宗主安排的任务方可顺利的进行。

    蒋蕊犹豫了一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她不能得罪这良常在娘娘,既然已经上了这条船,那么就期待最后胜利吧,她倒是不相信了这夏叶儿有什么三头六臂。她不过是与自己出身一样的罢了。“好,良常在娘娘,蒋蕊定会不辱使命的。”

    “好,那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以后,你可要少到这上香宫来了,有什么事情,就让冬桂来相告吧。”陈琉璃将事情都安排好了,便打发了两个人离开,看来这两个人是不能够回头了,夏叶儿,连老天都在帮自己,想着,陈琉璃的脸上便露i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小姐,你知道吗?这后宫啊,现在可是有新鲜事呢。”兰香一边做着事情一边在夏叶儿的耳边说着。

    “什么事情?”夏叶儿放下手中的书,好奇的问着。现在无论是什么事情,她都很想知道。

    “据说昨日啊,有个美人去斥责良常在娘娘,结果惹怒了良常在,今日啊,良常在可是要在她的宫殿里面秘密惩罚那个美人啊,那个美人也真是的,得罪什么良常在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兰香有些好笑的说着,不过眼中也是充满了同情,自从上次陈琉璃到妙华楼里面来过之后,兰香便已经觉得那良常在不是什么善类了,不过还好小姐机智。

    一听见这话,夏叶儿紧紧的皱着眉头,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那陈琉璃不是一直很注意自己在这后宫的形象吗?怎么现在变了,不禁疑惑地问着:“兰香,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还有,这帝君难道不管吗?”

    “这事情啊,就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和那良常在的贴身丫鬟小菊到是有些交情,所以她才会悄悄的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她们可是瞒着帝君的。而且,小姐你i也知道,这后宫啊,那美人怎么能够见得了帝君呢?=所以这件事情啊,那美人只能是自找苦吃了。”兰香说着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不忍。

    原来是这样,若是现在自己去告诉帝君,不见得楚承乾会相信,自从上次伤了陈琉璃之后,他可是再也没有来过这妙华楼了,况且现在他应该还在上朝吧,这样一来,岂不是耽误救那个美人的事情,这美人还真的是有勇无谋呢。但是夏叶儿始终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摇了摇头,不想再去想了。“兰香,咱们去救那个美人吧。”最终,夏叶儿还是决定亲自出去瞧一瞧,毕竟这个邪女的手段毒辣着。

    “啊?小姐,可是那良常在一直记恨着你,你这一去,她又耍出什么手段,那可怎么办啊?”兰香担心的说着,早知道,就不告诉夏叶儿这件事情了。上次她一来,就没有好事发生,这次,她可不想再去见那良常在了。

    “好吧,兰香,你不去那我可就先走了哦。”夏叶儿说完话,佯装着要走。果然,兰香在原地生气的跺了跺脚,还是跟了上去。

    “良常在娘娘,她们来了。”良常在的贴身宫女一早便已经在门外守着了,只要一看到夏叶儿她们的身影,便立马去告诉陈琉璃,而那个消息,自然也是陈琉璃故意让小菊告诉那个兰香的。

    听见这话,陈琉璃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总算是来了。“好了,何美人,徐婕妤,咱们准备就绪吧,今日上演一出好戏。”

    蒋蕊与徐冬桂听见这话,相识一笑,便有宫女上前来将蒋蕊的手脚给捆住了,徐冬桂在蒋蕊的耳边说道:“对不住了,妹妹,等会为了让她相信,你多少是要吃点苦头了。”

    “没事,姐姐,妹妹受得了。”这点苦头对于她来说算什么呢,从小到大,她吃的苦头还少吗?这次能够有机会选上这美人过上这后宫的生活,她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让自己在这后宫里面立足,她受够了任人宰割的生活。

    蒋蕊被绑了起来,徐冬桂拿起了不远处的鞭子,开始抽打着蒋蕊,便抽还边喊着:“让你与良常在娘娘作对,这就是你的下场,知错了吗?”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佯装着狠毒的打着蒋蕊,这可是徐冬桂长到这么大,第一次亲自动手打人。

    而蒋蕊却是忍者身上的剧痛,口中仍然是坚定的说着不知错,夏叶儿依进门,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她看见了那个叫做蒋蕊的女子在痛苦的哀嚎着,而陈琉璃却是在椅子上喝着茶,看着这一幕,似乎很享受,还有一个女人,在鞭打着蒋蕊,那人看穿着,应该也是一个妃嫔。

    “陈琉璃,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可知道在后宫里面私自用刑是大罪。”夏叶儿愤怒的质问着陈琉璃,而自己也是快步的跑上前去,将徐冬桂给推开,然后将蒋蕊的绳子给解开,陈琉璃和徐冬桂,并没有阻止夏叶儿的行为。

    “你就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夏叶儿吧?一介平民,竟然敢推我,我可是帝君亲自封的婕妤,见了面,不行礼就罢了,还敢推我。你和这蒋蕊是一伙的吧。”徐冬桂生气的说着,想不到夏叶儿这个小女子,力气还挺大的,要不是自己站稳了,怕是刚才非要摔一跤才行。

    “陈琉璃,不要仗着自己是良常在就肆意妄行,我可告诉你,只要有我夏叶儿在,你就别想着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美人我就带走了。若是你们不肯,我也不介意将事情闹大。”夏叶儿并没有理会徐冬桂的话,而是对着这屋子的父母陈琉璃说着,她相信陈琉璃也不会愿意将事情给闹大的。

    听见夏叶儿的话,陈琉璃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佯装生气的吼道:“夏叶儿,咱们走着瞧。”然后生气的一甩衣袖,便大步的转身走掉了。徐冬桂自然也是恨恨的看了夏叶儿几眼,也转身跟在陈琉璃的身后走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