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才过来看看。本来以为像想容殿这样的地方,这个女人一定会吃不消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过的这么的有滋有味,他可是观察了她许久,从她开始清除杂草的时候便开始了,她的毅力到是挺顽强的。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还真的不相信一个女人竟然能够在一下午的时间便将这里给清理出来。

    “你怎么来了,我这里不欢迎你,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想要看看我与你斗是怎么样的下场。”夏叶儿停止住了生火,淡淡的看了一眼司徒清,有些戏谑的说着。

    看着此时脸已经被烟熏成了黑色的夏叶儿,司徒清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这可是他难的的一笑,“没想到昔日那美貌绝伦的女子,竟然现在变成了黑炭头。”司徒清邪魅的说着,他看了看那炉子,知道刚才她一定是在生火,只是一直都没有能够将火生起,反而害的自己变成了这副模样。

    听见司徒清的话,夏叶儿在水中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再看着司徒清一脸的笑容,她真的是无法淡定了,“你笑什么笑,本小姐喜欢这样,关你什么事情。你要是再不离开,我可是要叫人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见到这司徒清,夏叶儿在相王府上千年的淡定便已经无法再淡定了。

    “你是不会叫的,不过现在我的确是该走了,都在这里看了你一下午了,本来想说给你送瓶跌打药的,不过看来你很好,是不需要了。”司徒清说完话,便将手中的跌打药收了回去,好笑的看着夏叶儿有些震惊的表情,便再次将脑袋凑到夏叶儿的耳边,“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不过你究竟是谁,我会查清楚的。”说完话,便嗖的一下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夏叶儿呆愣在原地,今日用过内力养伤,所以内力才会变得微弱,以致于司徒清在这里一下午也未曾察觉。

    夏叶儿被关进了想容殿,所有的妃嫔对此都是幸灾乐祸,而徐冬桂与蒋蕊也是没有想到能够这么轻易的便除掉了夏叶儿,陈琉璃却是不以为然,向来耍手段,自己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对付夏叶儿那样的女人,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过她到是没有想到,夏叶儿到了最后,竟然也没有向楚承乾解释,不过也是,解释有什么用呢,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陈琉璃明白,此时的楚承乾是最难过的时候,现在是该她这个受宠的妃嫔出手了,在楚承乾难过的时候,陪在他的身边,安慰他,慢慢的与他越来越靠近,到时候神来之笔也是不在话下。想着便开心的笑了。“小菊,让厨房帮本宫准备食材,本宫要亲自为帝君煲鸡汤。”

    “是,良常在娘娘。”小菊恭敬的回答着,对于陈琉璃亲自下厨,这是后宫里面前所未有的,一般妃嫔去看帝君,都是要求御厨准备好了,可是没想到这良常在娘娘竟然会厨艺,还亲自下厨,这到是后宫的新鲜事情。他们都猜想着良常在定然是十分的爱帝君,不然定不会到厨房去做那些下人才做的。而只有陈琉璃清楚,这些都是自己的手段,他要让楚承乾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贤良淑德,让他慢慢的开始将心交给自己,到时候使用魅惑之术便容易的多了。

    很快,陈琉璃便带着煲好的鸡汤去看望此时在寝宫里面郁闷的楚承乾。

    “帝君,良常在娘娘来看您了。”门口的太监尖声尖气的向楚承乾禀报着。

    楚承乾有些生气的皱着眉头,这些日子他想了想,冷静了下来,他真的是无法相信夏叶儿是那样的人,他若是稀罕那皇后之位,大可以告诉自己,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册封,只是为何要想方设法的去陷害自己的妃嫔,甚至是连美人也不肯放过,若说这些是阴谋,那么谁有那么厉害呢,难道真的是如夏叶儿所说的,陈琉璃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的简单,楚承乾紧紧的皱着眉头。“让她进来吧。”良久,楚承乾才淡淡的说道。

    吱呀,门被陈琉璃给推开了,她从小菊的手中接过鸡汤,示意她们都在门外等候,自己便端着做好的鸡汤去看楚承乾。看见楚承乾一直在打量着自己,陈琉璃佯装着单纯的向楚承乾走去。“帝君为何这般看着臣妾,这些日子帝君也累了,琉璃亲自为帝君煲了鸡汤,帝君不如尝尝。”陈琉璃说着便用碗盛着鸡汤。

    “你亲自为朕煲的?琉璃你会厨艺?”楚承乾有些吃惊,这宰相千楚竟然会亲自去为自己煲汤,多多少少,楚承乾的心中还是觉得温暖,他又看了看陈琉璃,这样的弱小女子,能够做出什么事情,再说她未经人事,从未出过宰相府,如此单纯的女子怎么会是夏叶儿所说的那般的心机深沉,看来自己是多虑了。

    听见楚承乾的话,陈琉璃佯装害羞的笑了笑,便说道:“整日在宰相府呆着,闲来无事,便会向厨子学习厨艺,做些好吃的给爹爹吃,没想到今日到是派上了用场,这也是琉璃的一番心意,帝君尝尝吧。”说完话,便将盛好的鸡汤递到了楚承乾的手上。

    看着眼前如此温柔的女子,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梦想的完美女子吗?有着美丽的外表,善良的内心,贤良淑德,可是自己为何脑中会挥之不去夏叶儿的面容,还有她的那双清澈的眸子,难道仅仅是因为她那举世无双的美貌吗?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鸡汤,一口便喝了下去。“味道不错,辛苦了,琉璃。”

    “臣妾身为帝君的妃嫔,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只是琉璃更加想要为帝君分忧解难,不知道帝君在烦恼些什么?可否告知琉璃呢?”陈琉璃佯装好奇的问着,她正在试图打开楚承乾的心扉,想要让楚承乾更加的相信自己,对自己毫无戒备之心。

    听见陈琉璃这么问,楚承乾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眯着眼睛打量着陈琉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