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义母听见夏叶儿的话,只是苦笑了几声,道:“姑娘你不是这府上的丫鬟吧,我可从未见过你,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将我救走呢,我们并不相识。”

    “对,我不是这府上的丫鬟,你可知道你的老爷为什么要将你给突然关起来吗?”夏叶儿问着义母。

    义母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许是我犯了什么错吧。”

    “你可知道现在你的小姐已经被老爷给换掉了,现在的小姐是一个冒牌货,而你的老爷是被人给杀害了,现在的老爷不过是带着人皮面具的罢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他们的变化吗?”夏叶儿提点这义母,希望这个义母能够聪明一些,这样自己也不至于说那么多的废话。

    一听见夏叶儿的话,义母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也觉得古怪,可是却从未往夏叶儿的方向想,在小姐进宫选妃的时候,是她亲自来为她梳妆的,当时便已经发现了她不是自己的小姐,只是一直未说,后来去告诉老爷,没想到老爷竟然二话不说便将自己给关了起来,若真的是如眼前的女子所说,那么小姐与老爷真的是被害了吗?瞬间,义母伤心的跌坐在地上:“姑娘,我相信你说的,因为我早已经认出了小姐已经不是小姐了,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啊,我可怜的老爷还有小姐。”边说还边用袖子拭擦着眼睛。

    夏叶儿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若是在这里多呆上一刻,便会多一分危险,自己倒是没什么,只是连累了义母,那可就不是她所愿意见到的了。“义母,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应该快些随我离开,若是晚了,只怕你的性命也不保了,难道你不想让真相大白吗?”

    一听见夏叶儿的话,义母停止住了哭泣,现在的确不是哭的时候。既然小姐老爷已经被杀害了,那么自己留在这宰相府也没有了意义,他看着眼前的夏叶儿,既然这个女子知道这一切,那她一定能够帮助自己报仇,便眯着眼睛问着夏叶儿道:“姑娘今日来带走义母,想必心中已经有了万全之计,只要能够让这冒牌货现形,让义母做什么都愿意。”

    “放心吧,明日就是让她们付出一切的时候。”说完话,夏叶儿便带着义母离开了额,为了不让别人怀疑,为了给陈琉璃还有那司徒清一个措手不及,夏叶儿用稻草人变了一个假义母出来,一般人是不会发现的,将门锁好,便离开了。看来义母是一个聪明的人,这样做起事情来也要容易的多了。是该她出手还击的时候了,不能够坐以待毙。

    是夜,夏叶儿将义母悄悄的带回了想容殿里,让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先住下来,自己也是又悄悄的来到了那宫女的住所,想要看一看这宫女现在是否还在睡觉,可是一看,房间空空如也,夏叶儿心中暗叫不好,看来是那个宫女发现了自己不在想容殿里面,便出去给陈琉璃通风报信去了,还好自己回来的早,不然等会回来若真的发现自己擅自离开,那将又是一宗罪。

    “义母,你还是先藏起来吧,顺便将这身宫女服饰给换上,我估计帝君马上就会来了。”夏叶儿回到房间,安排这义母换衣。所有的一切,就在今夜来个了断吧。

    义母疑惑的看着夏叶儿,“你是皇宫里的人?”说完话便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很朴素,根本就像是一个宫女所住的。

    “现在没时间说那么多了,总之今夜我会让你面见帝君,所有的一切,还请你如实的告诉帝君。”夏叶儿淡淡的说着,既然陈琉璃等会会让帝君到这里来查我,那么我便顺便将这事情给办了,省得自己还要想办法出去见楚承乾。

    义母没有再多问什么了,只是听着夏叶儿的话,将衣服给穿上。果然,刚刚穿上衣服,外面便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守卫们将门给打开,楚承乾,陈琉璃在一大群太监的簇拥下来到想容殿,两个人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走进来,夏叶儿在窗前可是看的真切,他不知道等会楚承乾会不会不相信她的话。

    “帝君,你说夏叶儿姐姐会不会现在已经睡觉了,我们半夜来扰会不会不太好啊。”陈琉璃假惺惺的对着身旁的楚承乾说着,总之现在她每日都与楚承乾在一起,再过几日,楚承乾便会离不开自己了,到时候自己问他什么,他便答什么,想着任务快要完成了,陈琉璃的心情便十分的轻松,在走之前,她也不能让夏叶儿好过,刚才宫女来报说夏叶儿不在想容殿,所以这才找到皇帝以看望夏叶儿为理由,就是想要去抓个正着。

    “琉璃,你这般的心善,就算是她睡着了,朕也会让她起来,一定要尝尝琉璃你为她亲自准备的点心。”楚承乾温柔的对陈琉璃说着,这次若是能够化解了夏叶儿与陈琉璃之间的矛盾,那自然是最好的了,他也不知道陈琉璃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听见这话,陈琉璃的心中冷冷的笑着。

    “夏叶儿见过帝君,良常在娘娘。”突然间,夏叶儿的声音传来,吸引了陈琉璃的注意力,陈琉璃有些诧异的看着夏叶儿,不是说不在这想容殿吗?这么快便回来了?

    “平身吧,夏叶儿,这是琉璃为你做的点心,看琉璃如此的挂念你,你以后可不要再做些离谱的事情了。”楚承乾冷冷的说着,然后示意身后的太监将点心盒子递给了夏叶儿。顺带扫视了一下此时的想容殿,打扫的到是挺干净,焕然一新的感觉,不禁有些赞赏的看了看夏叶儿。

    夏叶儿接过盒子,轻蔑的笑了笑,真是假惺惺。“谢过良常在娘娘的厚爱,点心我就收下了,只是帝君,既然今夜你来了,夏叶儿也正好是有些话想要告诉帝君。请帝君移驾夏叶儿的房间。”夏叶儿淡淡的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