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将楚承乾的手移开,依旧是淡淡的说道:“无论帝君信与不信,夏叶儿坚持自己的意见,既然现在没能够试出来,但是并不代表她就是真的陈琉璃,总之,如果帝君还算是圣明的话,就请不要轻易的相信,帝君大可以私下调查。”

    “啪”一巴掌准确的落在了夏叶儿的脸上,楚承乾现在额头上青筋暴起,他不明白这女人都已经死掉临头了,竟然还如此的嚣张,如此的淡定。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楚承乾终究是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之前用性命在担保,那好,朕便取走你的性命。但是念在你曾经救过朕,朕便给你一个机会,从明日起,你便去死亡深黄吧,若是你能够在里面待上七日顺利的出来,那么朕便饶恕你此次的罪行。”这已经是楚承乾最大的让步了,面对如此的女子,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那么让老天来替自己做决定吧。

    “谢帝君给夏叶儿机会。”夏叶儿淡淡的说着,死亡深黄吗?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那个地方据说是猛兽横行,人只要是进去了,无论你的武功是多么的高强,终究是逃不过猛兽的群攻,而这次楚承乾让自己进去,无疑是让自己去送死,七日之久,任谁能够待的下去,好,那便让她去看看这死亡深黄,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

    “至于义母,打入大牢吧。”楚承乾冷冷的说着,毕竟这件事情还是因为义母而起的。一听见这话,义母瞬间便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听见这话,夏叶儿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还请帝君收回成命,这件事情与义母无关,全是夏叶儿教唆的,请帝君能够网开一面,让义母回乡吧。”夏叶儿恳求着,她不想因此而让无辜的义母也受到牵连,有什么,都往她的身上揽吧,反正都是要被遣送到死亡深黄的人了。

    义母感激的看着夏叶儿,她这把老骨头,确实也是经不起折腾了。

    楚承乾听见夏叶儿的话,犹豫了片刻,他虽然不知道义母为何要这么做,但是还是答应了夏叶儿的请求,准许义母回乡,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之后,楚承乾便甩袖离开了想容殿,他怕自己若是多待上一刻,便会后悔。临走之时,袖中的纸片也是飞了出来。正巧就掉在了夏叶儿的面前,夏叶儿从地上将纸片捡起来,她认得这东西,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纸片,只圣宗用来监视自己的敌人所用的窃听之鸽,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豁然开朗,定是那陈琉璃利用这东西,才会知道了所有的计划,这次还真的是太大意了。想着便狠狠的将那纸片给捏碎了。陈琉璃,下次你不会这么的幸运了。

    “姑娘,死亡深黄是帝君用来惩罚那些犯了大错的亲信的。都是有命去没命回,你一个小姑娘,还是赶紧逃吧。”义母好心的提醒着夏叶儿,她见夏叶儿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恐惧,认为夏叶儿是不知道那地方的危险。

    而夏叶儿只是对着义母浅笑了一下,便进屋去了。他们都不知道,其实她不是人,所以对于死亡深黄,并没有一般人的恐惧。而夏叶儿要被遣送到死亡深黄的消息,很快便在皇宫里面传开了,妃嫔们为此事高兴,因为那个美貌绝伦的女子将被活吞进野兽的腹中,永远的消失。

    次日,义母被楚承乾派过来的侍卫给接走了,临走时,义母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夏叶儿,这或许是她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吧。义母刚走不久,又来了四个守卫,他们是来带夏叶儿去死亡深黄的,并且会在深黄的外面守候七日之久,确定夏叶儿期间从未离开过死亡深黄。

    “夏叶儿,走吧,你该上路了。”守卫说着便没好气的推了夏叶儿一把。每次去死亡深黄的人从未活着出来过,所以守卫们也将此刑法视为了死刑,因此对于即将要死的人,他们都是没有好脸色的,更何况,此次还要让他们再死亡深黄外,足足守候七日之久,这又怎么不让他们烦恼。

    夏叶儿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走着,听着身旁的守卫们说那死亡深黄是多么的恐怖,一旦进去,就会死无全尸,里面的可都是一些吃人的猛兽,而夏叶儿只是浅笑着,听他们感慨自己是如此的年轻漂亮,可是却要这样丧命了。

    死亡深黄离皇宫足足有一日的路程,而在路上,守卫们为了防止夏叶儿在途中会逃走,都是用枷锁将夏叶儿锁着,毕竟发生过多次的囚犯想要逃走的事情,所以他们必须的小心翼翼。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夏叶儿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逃走,她在相王府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与动物交流,相王府的猛兽也都是她的朋友,在她看来,人其实比猛兽要更加的可怕,所以,这次死亡深黄之行,到是让她充满了期待。

    夜晚,守卫们在路边升起了火,准备今夜便在那里露宿,他们轮流值班守着夏叶儿,而夏叶儿则是迷茫的看着火焰,她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等待着自己,从未亲身经历过这人间的险恶,她毕竟还是太善良了,若是她能够心狠一些,直接去杀掉那陈琉璃,哪里还有后面的这些事情发生,可是她知道她不能那么做,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个人都有他们各自的命运,她想,或许这就是帝君给她的磨练,想要成仙,必须的经历这些,她不想在做一个不属于三界的怪物了。

    “在想什么,如此的出神,竟然连本宗主来了也不知道。”这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司徒清的声音,司徒清此时正戏谑的看着夏叶儿,守卫们也已经被他施法睡了过去。

    夏叶儿收回心神,回头淡淡的扫了一眼司徒清,道:“圣宗怎生这么的阴魂不散,这次是来看夏叶儿的笑话?”对于司徒清,夏叶儿一向是没有好感的,自己沦落至此,还不是拜他所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