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见这话,司徒清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好看,那样的邪魅,他慢慢的靠近夏叶儿,道:“司徒清。”

    “什么?”夏叶儿皱着眉头问着。

    “我叫司徒清,这次来,是想要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但是你得留在我的身边为奴。”司徒清淡淡的说着,他这次大老远的赶过来,确实是不想让如此的美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他承认,她的特别,确实是有些吸引住他了,可是毕竟她是一个一般人,所以只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为奴。

    夏叶儿听见这话,不禁大笑了起来,这司徒清还真是搞笑,自己如果想要逃走,这些守卫根本就不成问题,还用去做他邪族的奴隶。“司徒清,你未免也太高估你自己了,我若是想走,没有人能够揽的住,但是,我不想走,我就是想要去看看那死亡深黄是什么样子的。况且,我不会去做你的奴仆的。”夏叶儿淡淡的回应着,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很讨厌,每次都自以为是。

    这话,让司徒清是极其的不舒服,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那死亡深黄里的猛兽很多,如果一齐攻上来,连他都有些吃力,况且有多少的女人想要做自己的奴仆,这女人还如此的不削,这让他高傲的心一阵挫败,怒道:“那你就去送死吧,不要妄想本宗主会来救你。”司徒清狠狠的烙下了这话,便消失在了夜空中。

    夏叶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男人做什么都雷厉风行,来的快,走的也快,不过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与那圣宗有什么瓜葛,只是她不明白,她现在与圣宗是敌人,为何司徒清不杀掉她还三番五次的想要救她,这到是让她有些不明所以了。

    没有多想,夏叶儿开始闭上了眼睛小憩,等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而那些守卫也在收拾着东西,再差一个时辰的路程,便到那死亡深黄了,这附近都荒无人烟,可能因为是那些人都想要离那危险的地方远一些吧。

    等到了死亡深黄的入口,那些守卫们将夏叶儿身上的枷锁都给解开了。“小美人,既然你已经是将死之人,那就让哥几个快活一下吧。”突然间一个守卫色迷迷的像夏叶儿走去,其他的守卫也是紧跟在身后。夏叶儿紧紧的皱着眉头,这到是出乎她的意料。夏叶儿习惯性的往后退着。

    “还真是美啊,这下可有福了。”另一个守卫流着口水感叹着,他们心中早就想着这么做了,现在时间正好,地点也正好,这里荒无人烟,只要他们不说去,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做过什么,况且这女人也快要死了。

    “各位大哥,我今日不想要动手,若是你们想要活命,就不要逼我。”夏叶儿危险的看着那群守卫,身上散发出来的慑人的气势,不禁让那些守卫们毛骨悚然,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向夏叶儿色迷迷的扑了过去。

    夏叶儿身手敏捷的躲开了他们,便开始与那群守卫打斗了起来,很快的,四个守卫都被夏叶儿打倒在地上,都在叫喊着,希望夏叶儿能够饶他们一命,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娇弱的女子,竟然有那么高强的武功。

    夏叶儿本来就没有打算杀掉他们,她可不想再多增加一条罪名了,况且她还需要这些守卫们见证自己真的在这里待了七日呢。从守卫的手中夺过装有干粮的包裹,潇洒的往死亡深黄里走去了。

    一进入死亡深黄,便让人不禁毛骨悚然,里面的温度要比外面的足足低了许多,夏叶儿感觉到了有些冷,不自觉的用双手抱紧了自己,早知道这里这般冷,就带上一些保暖的衣物来了。闭上眼睛,运用一小点的内力,将自己包裹起来,这样就不会感觉到深黄里面寒冷的气息了。

    这一路上都是十分的安静,但是却安静的有些可怕,像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夕,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夏叶儿找了一个亮堂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将包裹里面的干粮拿了出来,慢慢的咀嚼着,真是奇怪,这一路上,她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什么猛兽了。

    “又来了一个送死的一般人,还是个美人。”远处的山巅上,一只庞大白豹注视着夏叶儿,它的毛发雪白而长,嘴角微微的上翘,露出了锋利的獠牙。这次,他可是又要加餐了。甩了甩它那好看的尾巴,又消失在了山巅之上。

    然而夏叶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在向她接近,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吃着干粮,要想活命,就得填饱肚子。眼看着天阳快要下山了,天一黑,那些猛兽怕是就要出来觅食了,到时候,自己是一定会被盯上的,这里的野兽不比相王府上的,所以必须得小心才行。

    正在这时候,夏叶儿忽然看见了不远处,似乎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动物,便起身走了过去,果然,是一只黑色的豹,只是它现在受伤了,脚上还残留着血迹,不能够动弹,应该是被自己的同类给伤的,夏叶儿有些同情的想要接近它,可是它一看见夏叶儿,立马便露出了凶狠的目光,似乎想要拼劲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将夏叶儿给吓走,看着此时还如此嚣张的花豹,夏叶儿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道:“小花豹,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要想活命,就乖乖的。”对于动物,夏叶儿一向是很喜爱的。

    花豹却依旧是凶狠的盯着夏叶儿,似乎并没有因为夏叶儿的话而感到一点的放松,夏叶儿将自己的雪白的裙摆撕了下来,替花豹包扎着它的伤口,因为这样,花豹警惕的神情才慢慢的放松了。花豹用自己的语言询问着夏叶儿为何会到这里来,虽然他知道一般人是不会听懂它们豹族的语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