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当然是被皇帝给送进来的,我犯了错误,他要罚我在这里呆上七日。”夏叶儿一边对花豹说着,一边替他包扎着伤口。

    而花豹则是惊讶的看着夏叶儿,难道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便又疑惑的问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当然能听懂。”夏叶儿有些好笑的说着。

    “那好,看在你救过我,我劝你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天一黑,你就会成为我们盘中的食物。”花豹好心的提醒着夏叶儿,在这死亡深黄里,它们唯一的肉食,便是那些被送进来的一般人,平时,大王是不会让它们互相残杀的。所以这次夏叶儿来了,便意味着它们又可以吃肉了。

    听见这话,夏叶儿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不行,我必须要在这里待上七日,等到七日之后,我才能够回去,才能将一切给揭穿,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的提醒,你的伤已经没事了,休息几日便可如平时一样。”夏叶儿说完话,便又坐在了地上,而那只花豹,见自己说的没用,便一瘸一拐的走掉了。

    夜如约到来了,此时月亮已经取代了太阳的位置,深黄里,不时会传来几声豹叫,夏叶儿知道,它们在兴奋着,互相传递着信息,因为自己的到来。

    夏叶儿一个飞身上了树,在树上躲着,想要看一下什么情况,然而一条毒蛇却突然朝她爬了过来,停在夏叶儿的面前,向夏叶儿吐露着自己的毒蛇,样子十分的高兴。夏叶儿认得这毒蛇,那是一条银环蛇,十分的毒,若是不小心被它给咬上=一口,那么便会立马毙命。夏叶儿小心翼翼的躲着她,并且说道:“银环蛇,长的很漂亮,却十分的毒,只是你不会咬我的。”夏叶儿从刚才豹族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他们都是有大王的,而她们的大王要求的是要将自己给活捉回去,毕竟,新鲜的,永远是最好的,若是这银环蛇,咬了自己,那我不仅不新鲜了,而且还有毒。

    银环蛇似乎没有想到夏叶儿会看出她的心思,眯着眼睛看着夏叶儿,嘀咕道:“真是不知死活,看我怎么吓唬你。”嘀咕完了,便佯装着立马便会袭击夏叶儿的样子,而夏叶儿非但没有被吓住,还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可没有不知死活,你们大王的命令我可都是听见了。”夏叶儿说完话,便看见树下也是站着许多黑色的豹匹,此时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便又说道:“那走吧,我跟你们去。”看着架势,还真的是没有办法不去了。

    对于夏叶儿能够听懂它们的语言,所有的动物们都感到震惊,几千年来,没有一个一般人能够与它们交流,而这次倒是让它们觉得很新鲜。夏叶儿飞身侧了树,便对其中一只黑色的豹匹说道:“我的脚好疼啊,估计是刚才扭着了,不过你们一定是很想要吃我的肉,既然那么着急,不如你们背我吧,那样走的也快一些。”夏叶儿佯装着为难。她与动物相处了那么久,知道它们都是很好骗的,极其的单纯,所以夏叶儿并不怕它们。

    那些花豹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夏叶儿说的没有错,便一致的选出了一只花豹出来,让它来驮着夏叶儿,夏叶儿不客气的坐在了花豹的背上,就如同是在骑马一样,边走还边高兴的唱着歌,似乎回到了相王府一样。而那些花豹与银环蛇则是仇恨的看着夏叶儿,它们在想,眼前的或许是一个疯女人,临死还如此的高兴,这让它们情何以堪,若不是大王有命在先,它们还真想先尝尝这血的味道。

    在银环蛇与那些花豹的带领下,夏叶儿一路上看着身旁变幻着的美景,心中不禁暗自感叹,难怪自己白天再这里什么也没有看见,原来这死亡深黄是另有玄机。这里的一草一木生长之处都是有玄机的,就像是一个八卦阵,若是你走错了,那么到的便是另一处地方,总之,一切都在这死亡深黄的父母的监视之中,所以,只要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出去,这次,夏叶儿可是相信了。

    约摸着过了一个时辰,夏叶儿来到了一座雪白色的宫殿里面,很美,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就连那些座椅也是用上好的白玉做的,看来这里的人将白色当做了神圣之物,掩饰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与赞叹,夏叶儿从那黑色的豹匹的背上走了下来,四处张望着,她发现了这里的守卫都是一些白豹,他们都用一种嫌恶的眼光看着自己,而身旁的花豹与银环蛇,都是将自己的脑袋埋的低低的,始终不敢正视那些白豹。

    “女人,你临死了居然还没有一丝的恐惧?”突然间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到了夏叶儿的耳中,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想必这人就是这里一切的主宰者吧,出于好奇,夏叶儿便转过身去,她清楚的看见了那人,是一个很美的男子,皮肤竟是那么的通透,他和圣宗司徒清是都是那么的美,只是司徒清看上去是那么的邪魅,总是冷冷的,让人不敢直视,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温软如玉。这个男人一身的白衣,与这宫殿内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和谐,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贵,让人不敢对他又一丝的亵渎。

    男子在看见夏叶儿的面容后,脸上是与其他男人一样的惊艳,随后便紧紧的眯着他那好看的凤眼,打量着此时还沉浸在自己姣好面容中的夏叶儿,感受到炽热的目光,夏叶儿也收回了心神,她在男子眼中看到了熟悉的感觉。“秋空?”夏叶儿不由自主的轻启朱手臂,眼中也开始碰触着泪珠,眼神开始变得迷茫起来,那双眼睛,夏叶儿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

    听见这熟悉的称呼,男子的身体不由得一阵,看来这个女人还认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