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挪挪小嘴,似欲问些什么。可一想到自己在人前向来是个乖顺听话的孩子,便不再吭声了。

    慕容翠红抱起她,匆匆藏到厨房的水缸里。狠下心要盖上木板,衣袖却被那一只小手扯着了,“母亲,叶儿会乖乖在这等,不出来,不出声。但,您一定要回来接叶儿啊!”

    她再忍不住哭出声来,轻轻盖上木板,独留一点呼吸的空隙,便踉踉跄跄回到室内。才走到床畔,便对上一双睁得圆溜溜的大眼——是这个小叫花子!

    她心中一惊,计上心来。

    邱长生是什么人?她这点自欺欺人的伎俩能瞒过他?但,如果有人做叶儿的替身的话……

    贺香的眼中闪过一点狠戾。别怪她心狠,对不住了!

    王山狼一杯热酒下肚,喉结滚动间,又多斟了两杯。

    他以酒酹地,琥珀色液体于脚边划出一段小小的弧。只听他道:“这是给死人上路的酒。至于另一杯……”

    王山狼微微一笑,托起另一杯汾酒朝陈狂走去。

    约莫在十年前,宫廷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上任烈虎庄庄主山虎于其子陈狂出生后不久便练功走火入魔。清醒时候,既是好夫君,又是好父亲;发狂时候,六亲不认,残忍嗜血。此事瞒了六个月之久,直到庄内人越来越少,直到有猎户在后山发现七零八落的肢体,事情败露了!山虎出逃,人心惶惶。白雀观住持朱空召集武林人士共除这一大害。王山狼身为山虎至交,也曾各地寻人求医,欲挽回局面,无奈山虎已病入膏肓,无奈自己无力救人水火,无奈宫廷大义不可违,唯有选择沾一手鲜血,担一身罪孽。乌木崖上,众目睽睽下,他手刃山虎。

    山虎之妻花山猫见归来的竟是一具尸体,打击过大,神志不清。不久便失足落进池塘,溺水而死。

    自此,王山狼携妻儿归隐山田,再不过问宫廷之事。但,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欠人的总是要还的。

    他单膝跪于陈狂身前,替其撩开落在额前的几缕乌丝,目光淡淡地对上一张毫无惧色的小脸,那眼神却不像是在看他,而像是在看他身后的她——真像啊!山猫,你还嗔怪这孩子长得像他父亲。现时长大了,可就不如从前了!

    王山狼心里系念着,一滴清泪便顺势满溢出眶,滴落在陈狂执剑的手背上,热的,滚烫滚烫的。

    “青天白日。陈狂陈狂,寄意光明磊落,刚正不阿,为真君子!狗儿,你可知,你这名字,还是你王叔叔取的呢!”他说得动情,说得真切,却好似一把尖刀剜在陈狂心口!

    什么王叔叔!什么你取的名字!还真敢说,我正是要叫你永远张不了口!心中一咒,右手一紧,陈狂气势汹汹地挥剑斩来!

    即便邱长劳常赞他是武学奇才,他也心知自己不敌眼前男子。但若是为报父仇,他无论如何都会拼死一搏。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王山狼竟不闪不避,只是那样贪恋地望着自己,安详而平静。似乎唯有此,方能减少他生命的空缺!

    陈狂凝眉。这人是想寻死,他岂能如他的愿?食指一用力,意图使剑偏离一个方向。可手中剑却好似有了意识,硬要朝他要害劈去。陈狂又急又惊,双手死死按着剑柄不让其往下,而他到底是个孩子,如何敌得过王山狼体内散发出的浑厚内力?

    刹那,鲜血溅了一屋,溅到他脸上、手上,依旧是热的,滚烫滚烫的。

    他不明所以地摇头,挪动着惨白的双唇欲问一句“为什么”,而那倒于血泊中的人却抢先开口了:“杀手,是不能后悔的。”

    烛火摇曳得更猛了,灯芯一声“噼啪”响落在这三人心尖仿若惊雷。

    王山狼的最后一眼,不是陈狂不是山猫,而是定格在那白衣银发紫瞳的成年男子身上——长生,往后,就万事拜托了。

    双唇起伏不大,亦没有声响,但那被唤作“长生”的男子就是了然了。长睫轻颤,掩过一片滔天大浪,他惊诧于王山狼嘴角云淡风轻的笑,更惊诧于他眼底毫不掩饰的信任——这一句“万事拜托”终究要了他一生。

    “呲”的一声锐响,隔房的帘子被猝然拉开,陈狂反射性的就要再次挥剑,却被邱长劳按住了。

    是一名女子,是翠红。

    她的脸同她夫君一般平静,却少了分血色,多了分惨白。她跪在王山狼身边,用如葱谢手揭去他嘴角血迹,“有没有话要留给我?”她质问,没有哭腔,却似带一点奢望,一点乞求。

    “就这么急着要走?莫不是知道我做鬼都不放过你?!”翠红突然拉尖嗓音,面色紫青,满目怨恨。飞速从发间抽出一根碧谢簪就往自己项上狠狠刺去!

    陈狂惊呼出声。那女子伏于王山狼身上,一瞬不瞬瞪着的眼珠子仿佛正控诉着他的罪行!他害怕得想要牵先生的手,却看见那人正怀抱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女童徐步走来。

    “她是谁!?”恐惧立时一扫而光,虎目火冒三丈。

    邱长劳略有迟疑,复又坦然道:“王山狼遗孤。”

    遗孤?王山狼的孩子?

    “不成!王家人一个都不准活!”银光一晃,直指来人。陈狂面目狰狞地吼道。

    “狗儿,你可瞧清楚了,这剑正指着谁呢!?”媲美水晶的紫眸微微眯起,室温骤降,小小一盏烛火在门破寒风涌入之时未灭,在陈狂挥剑、王山狼运功之时未灭,却在此时消失不见,留下一室漆黑冰凉。

    陈狂暗叫不好!手里一把百兽恶齿似也抵不住这一股强劲、凛冽的内力,竟低鸣着要入鞘!他瘪瘪嘴,把剑一扔,席地一坐,满腹委屈,“斩草除根,这可是您说的!狗儿照做,哪里不对了?”

    “狗儿,他王家还欠我烈虎庄一把碧水剑,如此死绝了,岂不可惜?”男子婉转一问,嘴角笑意凉凉。

    “碧水剑?他……他手里有这等宝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