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东院一分为二,男左女右。男人包下修砌、搬运一类的重体力活,余下像是打扫、洗涮、缝补一类的零碎工作则由女人包下。夏叶儿年慕容尚小,没有固定的安排,这边那边多头跑,敲钉子拍砖,晒衣服穿针,一人辛苦,众人舒爽!这工作量大得惊人,她却半点怨言没有,只因——她哑了——一些不入眼的人,夏叶儿实在不想再费力讨好!

    但也多亏了这项“只进不出”的本领,于她漫长人生中这平淡无奇又意义非凡的一年里,很多该听的、不该听的东西全都进了她耳朵里。例如现在——某丫鬟小翠对某丫鬟小红道:“听说了没?盛世街新开的白鹿书院这两天似要在珍馐楼摆宴哩!”

    “在珍馐楼摆宴?好大的手笔!”

    “可不?说是要办什么比赛,胜者可终身免费进出学院,听各地有名夫子授课,借阅千万本图书。”

    “课我听不懂,书也看不懂,要来没用!倒是那珍馐楼里油滋滋的松子鸡,黄金一样灿烂,想着就馋!还有那雪梨银耳甜汤,白里透红,清香扑鼻,腻死人不偿命!还有还有,我跟你说啊,那荷包粉丝鲫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一旁经过的夏叶儿竟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如久旱逢甘霖般,于将近一年没碰书页的她而言,这个消息瞬间滋润了她濒临干涸的心,似有一株极细极嫩的芽在蠢蠢欲动,要破土而出,要成长壮大!

    晚风徐徐,斑驳树影里,那女孩抚额而笑,略显粗糙的小手下,是两股晶莹的细流——一年呵,苟且偷生的第一年。

    起初两个月,夏叶儿成天提心吊胆。除夕一夜,她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试问,谁家的女儿能当着自己已故父母的面对仇人又跪又拜?又是哪家的傻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一切,对一个八岁孩童而言,为时尚早。可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着——那小叫花子不知何时会吐露真相,陈狂不知何时会卷土重来。她甚至埋怨过母亲,拿个活人冒充她哪有拿个死人冒充她来得干净?为自己邪恶念头震惊的同时,次日,传言:“夏叶儿”死了,虐死的。她乍听到这消息时,竟“噗”的笑出声来——不知是在笑心中一块重石终可落地,还是,在笑王山狼与慕容翠红所取的“夏叶儿”这一名字竟是这般消失于世上?之后的时光,她用来加深并且抑制这股恨意。每一晚,她千遍万遍地摩挲着碧谢簪,无奈擦不出一丝温度——如何能有温度呢?她的手比簪子还凉!若冻得没知觉了,她便疯一样的刺指腹,血出来了,眉展开了。然后,一边用血写着陈狂的名字,一边回忆着自己抱人大腿求饶的蠢相!

    这种日子,她是不介意再多过几天啦!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她很清楚自己首先要做什么,要活下去——唯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挣扎,死去的人就真的只能听凭摆布了!可是,老跟这些爱嚼舌根的小人物一起,她迟早得变穷!有道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谢”,她非君子,做不到“安贫乐道”,就让她甩着银票子、砸着银锭子,左拥右抱吧!

    盛世街。盛世盛世,长安太平,横贯东西,朝晖夕阴。此时街上正挤满了人,蛇般蜿蜒至百米外。这几列纵队前方立着幢气势恢宏的朱红色建筑,顶端呈四十五度角倾斜的匾额上铁画银钩,“珍馐楼”三个大字俯瞰芸芸众生。鞭炮一阵“噼啪”响,锣鼓几声“隆咚”响,只听那弥勒佛似的胖掌柜扯开嗓门道:“承蒙各位捧场,小店蓬荜生辉!今日阳光正好,春风送暖,如此良辰正是我家二公子苦心准备了整整一年的白鹿书院开张之日!为与民同乐,特在此摆下流水席,宴请诸位父老乡亲!无奈小店占地不够,人手不足,无法面面俱到,令所有朋友入座。这样吧,来场‘文艺’点的小游戏——成语接龙,如何!?游戏规则很简单,鄙人领头,这位小伙子接下去,不要断,谁断谁淘汰啊!恩~先来个喜庆点的词儿——十全十美!”

    “美、美意延年!”

    ——“嘿!小伙子接得好,称您吉言!”

    “年、年、年幼无知。”

    ——“骂谁呢你?哈哈,虽说逊色了点,倒也过得去!”

    “知……足常乐!”

    ——“知足?知足好哇!老爷子有六七十了吧!果然心胸坦荡,一双慧眼明世间真相哪!”

    “乐极生悲!”

    ……

    这一边闹得正酣,再看看那一边——

    “唬人的吧?这白鹿书院也是二公子名下的产业?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西方神圣!”回答者神秘一笑,“西方迦昙城有座南普山,知道不?”

    “略有耳闻。”

    “南普山上有座神仙府邸名作上善,里头住着七位仙人。这二公子,便是其中之一。”

    “原来如此!”

    “不过,说到仙人,我们东方琅琊城也有一位!”

    “谁?谁?是谁?”

    “想知道?想知道就去比赛啊!赢了比赛进了牡丹阁——那儿,对!就那儿,她就在——”

    “等等!谁家的娃子?去!去!一边玩去,凑什么乐闹!”

    那回答者忽觉问话声变得既细又嫩,低头一看,便迎上一张大大的笑脸,眉目弯弯,酒窝淡淡,鬒发以缎子盘成髻,露出光洁的额头。分明甜美似姑母亲,却着一身蟹青色麻布质男装;分明是七八岁模样,言行举止却老成得很!

    “叔叔,您面慈心善,带我进去见见世面,可好?”

    “不好!”又不是他闺女,干嘛自找麻烦?

    “那您让我站这儿,行不?”

    “不行!”他流了一脖子汗才接近胜利的曙光,这娃子刚来就想插队,凭啥?

    “哎!叔叔如此狠心,殊不知我是为了您才……”

    “为了我?笑话!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况你我素不相识!再来,一个牙齿都未换全的娃子能做些什么?叔叔我实在……很怀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