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不是多情之人,偏偏是重情之人。重在对父亲的仰慕爱戴之情,重在怜春惜春之情。她陶醉其中,又竭尽全力地将这畅快之感传递给众人。也只有在此时,她既不会无害地假笑,也不会孤傲的冷笑;也只有在此时,她身为孩子或是身为女子的柔情才一览无余。无奈世间人多是有眼无珠,用眼不用心,唯有那双眼睛——那双沾染上紫罗兰颜色的由始自终注视着她的眼睛,看透了她一颗七窍玲珑心,听出了弦外之音。

    邱长生身旁的谢星驰简直要抓狂!他只知道珍馐楼要举办一场小小的比赛,哪知道这小小的比赛还有大大的奖品!免费酒宴已是在割他心头肉,下面四样宝贝一出场,他右眼皮立马一跳,再听胖掌柜一番话,他差点没冲下去关门打烊!

    “长生啊!奖品有一样就够了,何必准备四样?”他耐着性子讨价还价。

    “嗯,没关系。王皓之的字、吴衡的画我看腻了。那副棋上个月叫‘畜生’碰了,有点脏。”

    看腻了送我呀!我拿去蓉城拍卖会,值万两白银呢!

    有点脏?哪儿脏了?谁家的畜生这么不知好歹?等等!这棋怎么越看越眼熟,不就是上个月六弟无邪带来缠着他一起玩的那副?

    谢星驰欲哭无泪,仍旧不死心道:“那琴呢?”宝琴绿绮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是送人的见面礼。”邱长生看着夏叶儿随乐曲逐渐放软的侧面,满意道:“这礼,是送对了。”

    这会儿谢星驰可算明白了!敢情棋啊、书啊、画啊,都是“陪嫁”的,“琴”才是正角儿!为了一个夏叶儿,他家主子得破他多少费哪!只是——

    “你怎么肯定夏叶儿会选到琴?”

    邱长生淡淡解释道:“有两种可能,其一,这姑母亲玩累了,便顺着之前两位选了第三块;其二,这姑母亲桀骜不驯,不愿听凭摆布,选了最特殊的一块——最后一块。我让钱掌柜在这两个位置皆放下琴字牌。我若猜不中,那便是她与琴、也与我无缘。”

    “那又如何肯定她会赢?”

    “方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王山狼生前曾向他夸耀自己女儿的琴技,若是教导有方,日后定能与他一较高低。他但笑不语,不予置评。岂料,今日闻其一首《阳春白雪》,当真有“如听仙乐耳暂明”之感!

    《神奇秘谱》在解题中说道:“《阳春》取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白雪》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他指下曲多怀伤,奏不出绝佳的《阳春》,不过是靠精熟的技巧取胜;《白雪》倒是胜人一筹——正是洋洋洒洒,雪满长空!

    夏叶儿所弹奏的《阳春》取他之长,补他之短,更有一种为他所不知却又不排斥的情愫在里头。

    邱长生悄然抿唇,王山狼并未夸大,他的女儿值得夸耀!

    而在谢星驰眼中,夏叶儿则是害他破财的灾星,罪该万死!唯一可取的地方便是她作为他的未婚妻赢了他的死对头楚承乾,为他赚足了面子!因此,当某人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地进屋时,他幸灾乐祸道:“楚大哥,输给一个八岁小娃的滋味一定很特别吧,要终生铭记呦!”

    楚承乾狠瞪他一眼,便上前准备再次向自家主子数落夏叶儿的千般不是!邱长生哪能给他机会?他轻声吩咐店里小厮些什么,后撩开珠帘,走了进去。

    夏叶儿双手并用,左手时揉时撞,右手时托时擘,散音宏如铜钟,泛音脆弱铃铎。曲终收拨如裂帛,铿锵有力,震人心肺!台下一片寂静,后又掌声如雷!夏叶儿莞尔,欲起身拜谢,忽然眼前一抹黑,浑身酥软如泥,就要倒下,一名小厮及时扶住她,并附耳道:“我家主人有请。”

    “你家主人?”夏叶儿挑眉反问,声音嘶哑,“是迦昙仙人,还是琅琊仙人?”

    小厮一怔,后会意道:“两位都在。”

    这下她心满意足了,颠簸着步子上了楼。

    必定是月下香的酒劲上来了,她一动一阵兰香扑鼻,就差没有“招蜂引蝶”。只恨自己莽撞,好不容易能与仙人见上一面,却是这等失态!天晓得她有多想把那个人的音容笑貌深深地镌刻在脑海里,是怎样的动人心弦,又是怎样风华绝代?

    “闻涛厅?不是百花厅么?”夏叶儿狐疑地看着二楼这块以青龙木雕刻而成的巨大匾额。

    “我家主人从来只在闻涛厅。”小厮轻轻推开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夏叶儿举步艰难,却步步向前。

    风动珠帘,帘动影现。步子所指的那一端,有白烟袅袅,芳香缕缕,隐约有光偷窥进来,镀在那不知为何物的寸寸银丝间,仿佛三月春光普照连绵雪峰,融化成一池春水——在她心底。

    不待邱长生开口,她三步并作两步,单膝跪下,刚奏完一曲天籁的手穿过珠帘,拨出一声“叮当”响,掬起他的发,放于唇边,亲接触……

    别说是楚承乾,或是谢星驰,连邱长生也被此举惊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二十四岁的他,身为一名男子,在琅琊城珍馐楼闻涛厅,被一个八岁小小女孩如此虔诚地……轻薄了。在当时这多半要沦为笑柄,多年以后,每每有相关之人提起,多是边笑边哭,唏嘘难言。

    她醉后所散发的兰花香和他与生俱来的兰花香交织在一起。夏叶儿抬起头,溟蒙的双眼似下过一场桃花雨,定定望着他,殷红的小嘴吟咏出最久远的一段绝唱:“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谢星驰的嘴已经张得可容下一枚鸡蛋,紧接着“噗”的一声笑出来。这闺女……这闺女真是好眼力!竟把纯爷们儿看做弱女子!自家主子这副窘迫样,百年难遇,今儿个真是不枉此行!

    邱长生的确是难得的红了脸,他听过各种赞美之词,独独这个比较……特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