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768章 八十两黄金
    月下香喝得太猛,醉得迷迷糊糊。迷迷糊糊地见了仙人领了牌,又迷迷糊糊地出了大门挨了打。回庄后一睡不醒,直到深夜欲打水擦身,却被二胡音吸引着进了竹林……

    二胡音?竹林?是了!那二胡音有问题,越听伤越重;那竹林也有问题,越走路越长。她最终坚持不住昏倒在地,梦里仙人踏月而来,她又放肆的轻薄了一把!

    一想到这儿,夏叶儿豁然开朗,“咯咯咯”笑得合不拢嘴!

    多半是庄里哪位倒霉鬼撞见她,为避免死人脏了地,才“好心”地送回东院。夏叶儿挣扎着要下床喝药,指尖却摸到一片冰凉。

    她将这块冰凉放于掌心,反复翻开。是朵谢质的君子兰,几十朵小花紧密地簇成团,盛开得轰轰烈烈。雕工精美,惟妙惟肖。谢佩以青丝线系之,下方打了个盘长结。

    这牌子该是扔在大路上了,怎么还在身上?除非——

    古人对谢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执着,而君子佩谢俨然已成为一种文化。谢养人,人盘谢。这块谢温润通透,冬暖夏凉,上有六种陵色,可知年代之久远,且十分稀有,非一般人可得。

    它不是牌子,是另外一块!

    看来,还得尽早上珍馐楼一趟——夏叶儿若有所思。

    说是“尽早”,其实已是半月后。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她以六分之一的天数痊愈既要感谢某位医生精湛的医术,又全赖喜姨悉心地照料——夏叶儿半个月来一直处于惊吓当中——受宠若惊!

    她无需动一根手指头,自有人来伺候,一日三餐,一餐不落,餐前送水,餐后送药,无微不至!她变本加厉地呈“大”字状躺于床上,邻床的两人一见,不吭一声,主动打地铺。她故意找茬,摔碗摔罐,踢桌踢凳,喜姨静立一旁,待她累了倦了,再命人打扫干净。

    令人不舒服的是,这群人一问三不知,既不会嘘寒问暖,也不会抱怨谩骂,一如既往的麻木不仁。

    这一反常态的理由还得上珍馐楼找。

    夏叶儿抬头看看顶楼那块依旧霸气外露的巨匾,再看看自己一身粗布麻衣。轻叹一声,有点任命地进了这门庭若市的大客栈。

    平日里的蓝天厅是达官显贵的聚点,无草民立锥之地。忽略那些欲一探究竟的目光,姑母亲一身男装雄赳赳气昂昂地向柜台走去。

    见胖掌柜不在,她额头青筋一跳。

    若非本身兴致盎然,夏叶儿是恨麻烦事入骨,避之唯恐不及!比赛第一的头衔不仅没拿到,到手的牌子还飞了,正在气头上,偏偏莫名其妙多出块谢佩——一块拿到当铺掌柜的都不敢收的烫手谢佩!

    “小二哥。”夏叶儿挥挥手,扯出一个笑脸道:“麻烦叫下你家掌柜。”

    此小二可非彼小二,眼高于顶,神气得不得了。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通后,两个字:“不在!”

    你人不在早说嘛,何必打量一通后再说?撒谎撒得这么明显,摆明是看不起人!

    姑母亲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她深吸一口气,扯开嗓门喊:“胖掌柜,你半个月前欺负我一个小娃不够,现在又放任店里小二欺负我,难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臭小子,闭嘴!给我闭嘴!!”小二气极,抡起袖子就要开打。

    “光天化日之下,你你你……你竟敢打我?呜哇——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夏叶儿这厢闹得正在兴头上,胖掌柜那头急匆匆从楼上“滚”下来。

    “嚷什么嚷!嚷什么嚷!还让不让人做生意!?”

    “掌柜的,这小娃闹事儿!”某恶人先告状!

    他回头一看,脑中警铃大作——哎呦喂!怎么得罪了这位小爷?忙咧着嘴打圆场道:“是刑小兄弟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没风我就不能来了么?”夏叶儿冷哼。

    胖掌柜擦擦脑门儿上豆大的汗珠,赔笑道:“能来能来,当然能来,小店敞开大门等着您来!”

    “我大老远跑一趟找您自然有事儿,难不成还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短短半个月,店里小二的素质差别这么大,是因为某位大人不在,有些人就懈怠了么?”

    “不敢不敢!”胖掌柜的肥手将小二往前一推,喝道:“还不快给刑小兄弟道歉!?”

    小二哥一脸郁卒地点头哈腰,点着点着,哈着哈着,便没了影。

    夏叶儿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只是今日心里闷得慌!她把胖掌柜拉到一边,从怀里摸出被体温温热了的君子兰谢佩,轻声道:“您帮我瞧瞧,这是谁的东西?”

    她一直坚信竹林一晚不过是空梦一场,可经她聪明的脑袋瓜子判断,这谢佩该是仙人的,若是仙人的,又岂会是一个梦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胖掌柜脸色一变,按下她的手,请她进屋详谈。夏叶儿想尽快完事,懒得上楼,便赖在旋梯的阴影里不肯走。

    胖掌柜无奈作罢,严肃道:“刑小兄弟,这谢……你是从何得来?”

    这可问倒她了——“您先告诉我,这是谁的谢。”她从不让人牵着鼻子走。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我家主人的谢。”胖掌柜略一沉吟,又道:“市面上值这个数!若拿到蓉城拍卖会,报价更高!”

    “八十万?”夏叶儿照着手势喊了个价位。

    “嗯~八十万两黄金是差不多。”

    夏叶儿想很崇高地骂一句:“仙人的东西怎么能用钱这等俗物衡量之”,可她颤抖的双手和激动的泪花出卖了她——原来是她找错了地方,不是当铺是蓉城哪!

    “小兄弟,你还是尽早打消这危险的念头,行不通的。”胖掌柜摇头劝道。

    “怎么?”行不通你还说得有菜有汤!

    “这谢你若是以正当途径得之,自然没人能动;但你若是以不正当的途径得之,还是多权衡一下,是谢要紧,还是小命要紧!”

    废话!姑母亲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论是谢还是小命,到了她夏叶儿手上想再白白地送出去?门都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