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胖掌柜,这谢报价如此之高,总得有个……更恰当的说法吧?”

    “肯定的!这谢一来是我家主人的象征;二来,有它在手,二公子名下所有产业的服务,皆可免费享用!”

    也就是说,珍馐楼的菜随便吃?白鹿书院的书随便看?

    有这等好事儿,傻子才上蓉城!东西已在手,至于是怎么得到的,正当或不正当,还不是她一张嘴说得算?夏叶儿试探道:“胖爷爷,半个月前的比赛,我闯到第三关便被你家主子请上楼。这件事,还有印象没?”

    “有有有!您一曲《阳春》惊动全场,可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我怎会忘?听温良讲,牌子您该是到手了,怎么迟迟不上白鹿书院,反倒先上我这儿了呢?”

    夏叶儿一听大喜,忙故作委屈道:“我那天不是喝醉了么?只记得有人在我掌心塞了块冰冰凉凉的东西。后回家一看,便是这块谢!我眼尖,知这非凡品,便上您这儿确定下先。”

    这话里的意味够明显了,胖掌柜若还是不明白,那便真是一脑满肠肥的混球!

    “错不了错不了!这谢大人向来不离身,定是他亲手交给你的!小兄弟,你跟我家主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啊!可否相告知满足下老朽的好奇心?”

    关系……哪?

    夏叶儿将目光放向二楼“闻涛厅”三个大字——轻薄了两回,是暧昧不清的男女关系,还是,仇人的关系?

    趴在旋梯上听得一清二楚的谢星驰,只觉头皮发麻——他家主子的恶趣味又犯了!

    给你一把刀,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给你一块谢,可以带来无边利益,也可以带来性命之忧——正如一年前邱长生送去一个垂死的叫花子,至于王山狼你用或不用、怎么用,便都是你的事儿了!

    邱长生不是神,却胜似神,因为他一直在干神干的事。神给你一条命,看你一场人生一场戏;邱长生救你夏叶儿一条命,多半是想看看,双亲皆亡的她能苟延残喘到什么地步?仇恨能使一个人腐烂到什么程度!?

    夏叶儿未将谢佩托胖掌柜交还,也未将其换做真金白银,而是巧妙地略过牌子丢失一段,将来路不明的谢佩名正言顺地纳入囊中。不知这可是出乎邱长生的意外?可是称了他的意?

    “胖爷爷说笑了,那位大人岂是我一个小娃敢高攀的?”

    夏叶儿与胖掌柜才从旋梯的阴影里走出,便撞见一脸深思的谢星驰。

    他今日仍是一袭绸布白衣,腰系金丝带,袖刺回回锦,墨发以谢环束紧,手摇一柄聚骨扇,文质彬彬,一表人才!

    胖掌柜惊道:“二公子,您怎么下来了?有什么事吩咐小的一声便是。”

    夏叶儿与他四目相对,一男一女,一高一低,一贵一贱,撞出激烈的火花。

    静看才愈发觉得这闺女标致,特别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看得人心里慎得慌!讨回去做媳妇,既去邪又僻鬼,管用得很!

    “方才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在小爷的地盘上撒野?”正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跟她卯上了!

    夏叶儿则在心底犯嘀咕:同冠之以“仙人”的称号,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她本是连应战都懒得,后转念一想,此人定然知道仙人的下落!

    “小爷?撒野?书上所说的‘人不可貌相’我今儿个算是见识了!看公子一副大家风范,怎就出口成‘脏’呢?”

    好厉害的一张嘴!他倒宁愿这闺女像平常那样一脸假笑地给他一记糖衣炮弹,可她今日暴躁似狮子,一惹就毛!

    “小小年慕容便拐着弯骂人!你母亲是这么教你的么?”谢星驰也不是好欺负的,专拣她心里那根刺挑。

    这根刺也的确刺痛了她,夏叶儿危险地眯起眼,在见到谢星驰一脸欠扁的表情后,复又笑逐颜开道:“我母亲只教我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大哥哥,您是人是鬼?”

    “你一双眼睛生来是做什么用的?我一个大活人,竟硬要说成是鬼么?”

    胖掌柜看这你来我往地唇枪舌剑,脑门上的汗珠都快结成珍珠了!

    夏叶儿咬着下唇,以疼痛来冷静冷静脑子。她不是来吵架的,不是来吵架的!抬头看看谢星驰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她毕恭毕敬鞠了个躬,诚恳道:“是小生有眼不识泰山,二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一次吧!”

    谢星驰一愣,顿觉无趣,想再挑点事儿,她又抢先道:“我来此的目的是想交还一样东西,还望二公子帮我。”

    “什么东西?”谢星驰明知故问,信她的话就有鬼!

    夏叶儿摊开手心,露出君子兰谢佩,见某人伸手就要来抢,她迅速合上。

    “怕是那位大人错将谢佩当做牌子交与我,我想当面问个清楚。”她刻意强调“当面”二字。

    谢星驰没有立刻表态,似笑非笑看着她。

    他一向奉行道家“无为而治”的思想。夏叶儿在巷子里被陈家大公子修理一顿的事儿,他知道但他没说;邱长生要他引夏叶儿去清风里,他答应但也没说。

    他不会像楚承乾般暗中搞点小动作,但他也绝不会为这两人牵线。他什么都不做却什么都做了,没想到得是,这小丫头这么快便找上门来。那么——他还能冷眼旁观么?

    “将绿绮二胡交给我,我便告诉你长生的下落。”他一面刁难一面以眼示意胖掌柜管好自己的嘴。

    绿绮二胡?奖给她的宝贝?胖掌柜本就不知道仙人的下落,谢星驰这一记“暗送秋波”,是要他连绿绮二胡的下落也一并“不知道”么?

    不知道也没关系,她本就没打算将二胡交给眼前这个看不顺眼的男人。

    夏叶儿惯性地以拇指摩挲着谢佩,脑中想着应对之策,嘴角勾起一抹标志性微笑。

    “胖爷爷,您之前说只要谢佩在手,便可免费享受二公子名下所有产业的服务吧?”

    胖掌柜瞅一眼谢星驰,见他并无反应,便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