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面无愧色,赖皮道:“都追到这儿了,我明的暗的都要跟您上山!除非您点我穴道,只是,若遇见歹徒,或是某些折回的俊男美女,那叶儿……”

    这最后一句正中要害,邱长生果然沉默了!

    向左拐进一条羊肠小道,约莫走了半柱香功夫,便看见一个小村落,房屋零星,人烟稀少。

    有道是靠山吃山,这里的男丁要么进山砍柴打猎采药,要么就赚过路人的钱——先打劫后灭口再抛尸荒野,一条龙服务!若遇上流年不利,食人肉也不足为奇!

    “穷乡僻壤出刁民嘛!”夏叶儿不以为然。她牵着邱长生的大手,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儿,对从不远处窗口里望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视若无睹。

    邱长生才领她进村,狗便吠起来,五个男人手执锄头、铁铲或是砍柴刀,奸笑着将他们包围。

    “好狗不挡道!”她叉着腰,一身正气地喝道。

    “牙尖嘴利的小娃,看我割了你的舌头!”左手边的一人最沉不住气,挥着菜刀就要砍来。夏叶儿躲到邱长生身后,可怜巴巴道:“先生,这只狗好凶,叶儿好怕!”

    他知她故意挑衅是想要他双手沾血。邱长生不紧不慢地弯下腰,捡几块小石子儿,只看修长的五指动了动,五人立时僵在原地!

    他单手抱起她,一条道走到头,出了村。

    夏叶儿趴在他肩上,看着逐渐变成点的被点了穴道的五人,龇牙咧嘴道:“先生不为民除害么?”

    “他们也是民,不过是为生活所迫。况且——”

    “叶儿,杀人是神干的事儿。”

    夏叶儿面上的表情逐渐收敛,目光逐渐冰冷,“你连五只臭虫都不愿杀,为何杀我父亲!?”

    邱长生站住脚,良久无言——“叶儿,我不是不愿杀,而是他们不值得我杀。七年之后,你会明白的!”

    无需等到七年之后,很快的,她便明白杀人是怎么一回事儿——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杀一个人——自己,如果杀了别人,自己灵魂的位置便会被别人所占,再无归处。

    邱长生杀人太多,注定要做孤魂野鬼,故要她杀他,占她的位置。

    两人沿着溪流向源头走,湿泥野草会打滑,他便一直抱着她走。待深入王林,阳光支离破碎,厚厚的落叶散发出腐烂的臭味,浓重的雾气与他白色的身影融为一体,他便一直牵着她走。

    在这样荒芜的白色里,她只能看见他粉嫩的指甲;在这样砭骨的寒冷里,她只能感到他指尖微弱的温度。

    茫茫然不知走了多久、多远,她突然想,这只手的那一边,是谁?是人是鬼?

    害怕地拍下他的手,一个人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缓缓蹲下身,抱着双膝,瑟瑟发抖。

    她看见有狰狞的面孔从四面八方袭来,耳畔响起锁链撞击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有节奏的,仿佛三途河畔被黑白无常催赶着的带着手铐脚镣的鬼魂。

    就在夏叶儿脆弱的神经濒临崩溃的霎那,她闻到了昙花香,那双手覆在她柔软的发上,声音如一阵春风,吹散所有阴霾,却又像是尖锐的质问——“为什么松手?”

    她抬头,望见他一对紫瞳中泪眼摩挲的自己,望见他眼里浓浓的担忧。

    “害怕了。”夏叶儿难得率直。

    “害怕了就更应该抓紧我的手。”他淡淡地说,却深深烙在她的脑海里。

    夏叶儿这一生都在害怕,害怕的时候,会笑得灿若桃花,会巧舌如簧的攻击人,为什么?因为这一刻松开的手,从今以后,不论她如何努力,都再也抓不紧!

    要怪他食言,还是,要怪自己无能?

    邱长生再一次抱起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建议道:“睡吧,睡醒了就阳光明媚了!”

    夏叶儿睡醒的时候正躺在草地上,阳光明不明媚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邱长生在越走越远,她挣扎着起身要去追,却听见身后有人一声唤:“叶儿。”

    她回头,就看见王山狼活生生站在那儿。

    她吓得腿都软了,瞠目结舌,半天喊不出一个“父亲”字。

    于是——母亲也来了。她的脖子上有一个洞,鲜血汩汩地流,染红了衣裳,染红了草地。夏叶儿看得心慌,欲用手去堵,却被一掌狠狠拍下,披头散发下一双眼蛇般怨毒,“我让你报仇,你竟敢认贼作父!不孝子,随我一块儿下地狱吧!”说着,便伸手要来掐她脖子!

    “不……不是的!母亲,你听我解释……”她哭着请求。

    眼看慕容翠红冰凉的指尖就要碰到自己,夏叶儿害怕得想求救,却不知向谁求救。邱长生?不行!独独他不行!

    她拼命地跑,拼命地逃,摔了再起,起了再摔,树枝刮破她的衣裳,刮花她的脸蛋,一个趔趄,竟滚下坡,滚出好远好远,撞上一块巨石,才止住势头,一口鲜血喷薄而出,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至于邱长生呢?

    他抱着夏叶儿穿过王林,凭着高强的轻功腾云驾雾飞进一个小山谷。

    这座山谷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而孕育出诸多的奇花异草、奇珍异兽,令人闻之色变的瘴气便由此形成。邱长生体质特殊,百毒不侵,就是夏叶儿——他喂她吃下一粒黑色的药丸,便开始寻药。

    在山谷里大约走了一百米,便在三十米高的峭壁上发现了目标,正是一叶金黄,十五叶枯黄。

    采摘蓂荚草是极有讲究的,必须在离这一叶金黄下方七寸的地方下刀,若近一分,叶会落;若远一分,根会烂。这就决定了他无法抱着夏叶儿上去。

    这里石质松脆,一踩一落,根本没地方落脚,只能抓着垂挂的毒藤,好看的手瞬间瘢痕累累。

    在离目标半米远的地方,邱长生正欲动手,却传来“嘶嘶”的声响,一只拳头粗的蟒蛇正缩着头准备攻击。这只蛇头部呈三角形,通体黑褐色,其间杂以黄绿色或铁锈色的斑点,尾部发白,正是俗称“小青龙”的稀有物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