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好不容易能与他并驾齐驱,轻功又来袭!邱长生踏雪无痕,来去无踪,夏叶儿跑步都输同龄人一筹,更别提要与他比翼而飞!

    他让她闯栗子林。成熟的栗子落下,长着硬刺的总苞划破夏叶儿的衣裳和皮肤,扎得她一身洞、满头包!他却让她换身衣裳再来,什么时候衣裳完好无损,什么时候停!

    他还让她过沼泽地。夏叶儿失足落进中央的淤泥里,越挣扎陷得越深,本仗着邱长生在,一点恐惧没有,却在瞥见站在对岸纹丝不动的他面上冷漠的表情后,惊出一身冷汗!惊什么?一惊这难与邱长生挂钩的冷漠,二惊自己脑中这危险的想法——她何时学会依靠?自懂事以来连父亲母亲都不曾依靠的她竟会去依靠一个今生必杀的仇人?

    一道白影掠过,抓住她的后衣领,轻而易举地将她拉出泥沼。夏叶儿两眼发直地盯着那逐渐被回填的坑,心里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死、快点死!邱长生必须快点死!再不死——夏叶儿就死了——以八年之久长成的自私自利无情无义黑心眼的夏叶儿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多半是被死亡的恐惧追赶着,夏叶儿的轻功突飞猛进,但这还不算完!邱长生旧事重提——习武!为给她做示范,并激励她,清风里内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陈狂不在庄里的日子,邱长生是允许她自由走动的。他怎么向陈狂和下人交代,她不清楚。总之,烈虎庄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皆徒具形骸,对她的存在视若无睹,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这日,夏叶儿忙里偷闲,坐在后花园池塘边,捧着本《搜神记》正看得津津有味!据说,母亲的情敌花山猫便是于此溺水而死的,故此地甚少人来,她耳根落得清静!

    到精彩部分,夏叶儿投入得忽视了身后缓缓逼近的脚步声,猝然,“哗”的一声响,她被人猛推下水!

    夏叶儿不会游泳,一百三十公分的身高又站不到底,扑腾着双手想抓根救命稻草,却扑个空!呛了几口水结结巴巴地喊救命,慌乱之中,只对上一双眼,一双再熟悉不过的眼!

    人原来可以如此渺小——没入水里继续下沉的她,看塘底如血盆大口般的一片漆黑,竟安心地笑了——渺小至一滩烂泥、一潭死水就足以杀死!

    再熟悉不过的眼,除了邱长生还能有谁?只是,现时他身前还有一名肇事者。他正一手搭着这个人的肩,伏在他耳边冷声道:“庸城,别让先生亲自动手。”

    此人浑身一激灵,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纵身入水,不一会儿,便将昏迷的夏叶儿救上岸。

    邱长生让其平躺于地,解开衣领,一手抬起下颌,一手按人中。姑母亲剧烈咳嗽几声,便醒了。

    生死关头,知道她为何而笑?因为看见邱长生了!沼泽地里都舍不得她死,臭池塘中又何必多此一举?所以——欲置她于死地的,另有其人!

    夏叶儿一眼就望见邱长生身后的“其人”,他正满脸挑剔地在捡粘在身上的枯枝落叶,年慕容与陈狂相仿,高出她一脑袋,五官与水隍相似。想必这位“小美人”就是那位不速之客了!

    邱长生见她唇色发紫,哆嗦个不停,忙脱下外袍裹紧,打横抱起,板着脸不出一言,径自朝清风里去了。

    夏叶儿感觉后背暖暖的,知是邱长生在运功为她驱寒,心便也跟着暖了。再看后头被先生此举惊得呆若木鸡的庸城,她“咯咯咯”笑得好不欠扁!

    “开心?不知道自己方才在鬼门关前兜了一圈?”他忍不住挖苦。

    夏叶儿立马噤声,又窝进他怀里撒娇道:“人人都说,神医挥手,阎王回走。阎王都怕您,鬼门关又有何惧?”

    “如果我不在呢?”他一脸严肃。

    “您不是一直都在么?”夏叶儿仰起头,赠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您忘了么?能让您消失的,只有叶儿我呀!”——没错!在我取你性命之前,你没资格不在!

    邱长生驻足,低下头与她对视,良久。复又举步,“以后还是呆在竹林里为好,别到处乱跑!”

    他午觉醒来不见夏叶儿身影,便知姑母亲又躲到这没人愿意沾染的死过人的地方!水隍性子冷,一心护他周全,哪怕真对叶儿有诸多不满,也不会对女孩动手!庸城可不,到底也是一孩子,沉不住气,心里讨厌行动上就得表现,何况还有楚承乾与谢星驰两人撑腰,肯定更加肆无忌惮!叶儿虽机灵,但没见过世面没经验,武功又弱,他怎能放心?知庸城今日到,他便赶来看看,不料,竟真出了事儿!

    夏叶儿乖顺地点点头,心里则在盘算该如何将楚庸城这尊大佛请出琅琊城!

    回到清风里,她进屋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一出门便瞧见邱长生在楼下训斥庸城,“你是存心要害她性命?”

    庸城身上还在滴水,他两手背后,低着头,单脚在地上画圈圈,嘴硬道:“我是在教她游泳!”

    “游泳?游泳是这么教的?”邱长生汗颜,这谎也扯得太明显了吧!

    “让……让狗学游泳,不就是把它往水里一丢?我把她推下水,扑腾着扑腾着,不就会了?”

    他看他手里捏着张被水晕开墨迹的字条,恍然大悟!定是谢如嫣那小丫头出的馊主意!谢家七人,仅此一女,又是老幺,生来便是给人宠的!她可说是上善府,乃至迦昙城的混世魔王!

    罢罢!再说下去,只会平添庸城对夏叶儿的偏见!同生做女儿身,他希望他的叶儿也能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走廊上的叶儿凉飕飕地笑了。好家伙!竟敢暗骂她是狗?活得不耐烦了?有仇不报非女子!来日方长,看她怎么玩残他!

    于是,当晚,饭桌上又多了一人。

    夏叶儿这回做了一桌饺子宴——水晶虾饺、四喜蒸饺、鱼肉韭黄三角饺及鸡肉冬笋元宝饺。造型美,味道鲜,看得人眼花缭乱,垂涎三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