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791章 生烟入帝都
    雨,大楚国龙定郡已经很多年不见了,却在今夜,忽然而至。

    夜深霜重,暴雨不疾不徐的落下,落在河边的枯叶上,溅起了水花,落在水里,便翛然成了水花,零零碎碎的几片,柔柔地落在那一袭白色狐裘之上,一位轻纱掩面的女子静静站在船头,只露出一双冷若寒潭的黑眸,出神地看着远方。

    “姐姐,下雨了。”身后的女子面若桃花,轻言细语间透露出一丝惊喜。

    夏叶儿闻声不禁扬起手,一片暴雨落在纤细的指尖上,顷刻便融化成一滩水渍。

    多美啊,这样的雨,十年未见。

    一片幻象朦朦胧胧地浮现在眼前,似乎被这雨景映地越来越清晰。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星眸微闪,透出一丝悲凄,洁白的指尖在肩上一抹,轻轻掸去落雨,俯身走回船舱,不多时,一阵悠然的琴声便从舱内飘出,有些悲凉的,却听的醉人。

    这条河是梨落江,顺河而下,便是楚国皇城——龙定郡。每入夏,河水便会漫堤,因此河两岸鲜有人家,恰逢今日,大年初七,乃生烟阁每年盛会之日,所有女子都会登台献舞。但凡闻听此事者,皆入城。

    大楚国龙定郡百姓,可以不知皇宫何处,却无人不知生烟阁在哪方。

    生烟香沁人,花魁入皇城。

    生烟阁本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青楼,然而三年前一个神秘的女子带着一个丫头来到这里,那女子传闻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和足以惑世的才情。她弹奏了一曲琴,整栋楼的人都听的如痴如醉。

    女子说赚的银子都给婆子,只有一个条件——卖艺不卖身——她的身子还有更重要的用处。婆子迟疑片刻后答应了——迟疑不是因为觉得条件苛刻,而是她太惊讶这么美丽的女子竟会要求做青楼女子。自从她们来后,生烟阁夜夜客满,婆子张妈妈欢喜不已,便信守承诺,不去逼她们接客——她自是知道,在男人心中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但真正见过这个女子的人却很少——所谓见过,也都只是隔着纱幔听着琴声——她的琴声,总是能让人深陷其中,忘乎所以。正基于此,慕名而来的客人总是络绎不绝,特别是今日,都盼能一睹芳颜。而这个女子,正是此刻在梨落江上的夏叶儿。

    岸边的人家都进城看热闹了,此时此地,夜色之下,除了琴声,便是一片空寂。

    两边的树林之中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声音不大,却真切的传入船上两人耳中。

    夏叶儿眉头一紧,轻唤一声:“朵儿……”

    “明白,姐姐。”船头的女子低声答道,右脚向后移动半步,手暗暗探向腰际。

    不远处是一座拱形的石桥,船驶过桥,便到了大楚国龙定郡。忽然,一阵邱蹄声踏着夜色从远而近呼啸而来,邱背上,驮着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

    “爷,有些不对劲。”夜色之中,后者轻声说道。

    前面的男子即刻勒停住邱,一双细黑的发亮的眼眸冷冽地看着树林深处,几个黑影即刻收入眼中,不禁冷哼一声——这种功夫也敢来行刺他。耳朵却不自觉地被黑夜中传来的琴声所吸引,不由得循声望去。

    突然,几个黑影从树林中一跃而起,踩着岸边的房檐一飞而上。

    朵儿手一紧,一枚暗器已然落于手中,正欲出手,却发现那十几个黑影竟是径直冲着桥上的两个男子杀去的,刀光在明月下反着亮影,在黑夜中闪动。

    “爷,小心!”话音未落,前面的男子已然腾空而起,右手顺势抽出一把长剑,借着夜色,只看得到剑锋舞动,才一瞬,那些个扑来的黑影还未出声便全然跌落,没了声息。

    “我们走……”见状,夏叶儿低下头一边轻抹琴弦,一边淡淡地说道。

    朵儿闻言,立刻收回手中的暗器,招手让船后早吓得没有声音的老艄公重又划起桨来。

    石桥之上,男子轻轻掀下头蓬,露出一张俊朗的脸来,刚毅的线条透出一股无法掩饰的霸气,双眼若有所思地看着那船从眼底下缓缓驶过。

    方才刀光剑影,然船上琴音一丝不乱,这个弹琴的女子会是谁?他的眼神追着船走了好一阵,才收回来。

    “走!”片刻后,他低声喝道,两匹骏邱过了桥竟也顺着河向下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大楚国龙定郡今晚好生热闹,可谓灯火通明。最为热闹的便是生烟阁,门口挂着大大的灯笼,四层高的古楼早已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住了。

    “对不起,客满。”门口两名面容姣好的女子冷淡而不失礼节地说道,顺手关上了生烟阁的大门,门口的人群眼见没了盼头,加上雨越下越大,哄吵了几句便渐渐散去了。

    生烟阁的另一侧,借着雨地反着微光,两个女子缓步从侧门走了进去,顺着暗藏的楼梯走到四楼,推开门,竟是一间精致的雅间。房间的墙壁上涂着椒泥,一侧还放着一个不大却很精致的火炉,里面飘出一阵阵檀香和热气来,面对门的一侧悬挂着一层厚厚的罗幕,掀开来便可俯视整座楼宇。

    “姐姐,方才桥上那人,”朵儿一合上门便迫不及待地说道,“看那剑法之快,倒像是……”心中想起一个名字,却不敢说。

    “无端猜测,旁人之事,与我们何干!”夏叶儿一脸淡然地轻声喝道,顺手脱去狐裘,心中却在思忖。

    红花宗,朵儿迟疑却未说出的名字她是知道的。红花宗是齐国一个神秘的门派,剑法极其迅快且精准,剑若出鞘,招招致命,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传闻红花宗剑法只传皇家子嗣,而今晚能够让十几个人一眨眼全部毙命于剑下,除了红花宗,天下无二,也就是说,方才那男子,极有可能是齐国的……

    忽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夏叶儿和朵儿俯身看去,原来是有人在敲生烟阁的大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