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西门烈虎细细打量着,这女子脸上带着薄薄的面纱,遮住了鼻和唇,却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黯黑的眼眸微微泛着光亮,像是一汪深邃的泉,映出有些缥缈的世界。她就这么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门外的风微微吹起她雨白的裙摆,她就这样像仙子一般闯进了他的眼里,以致若干年后,他回想起来,才知道她早在这一瞬间便闯入了他的心里。

    直到婆子那一声“叶儿姑娘”,他才猛地回过神来,却又被这四个字拉扯到方才的记忆中。

    门外的对联,工整的对仗,华丽的诗句,清秀的字迹和傲然清冷的韵味,原来竟出自于她,那么,似乎也显得不那么奇怪了。

    甚至方才婆子说道他与她是绝配,此刻想起来,竟也不那么刺耳了。

    女人们纷纷散让开来,夏叶儿透过人群一眼便看到了这个男人。他的眼里没有其他那些男人们看到她时的欣喜、冲动,没有那让人恶心的欲望,但那凿凿的眼神却似乎要看到她的心里,让人不寒而栗。

    “叶儿姑娘,快过来见过公子!”婆子赶忙催促到。

    夏叶儿没有动,仍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她看着他,一瞬不瞬,他也看着她,微微锁眉。半晌,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抹笑意。

    这是第一个敢直视他的女人。

    有趣。他心中想道。

    这时,她的身后突然变得嘈杂,她回头看去,却是一群带刀侍卫。

    邱重甲命令道:“将生烟阁围起来,一个不能离开!”

    “邱将军,这是何故?”朵儿见状,忍不住质问道:“昨夜你们要人不是给你们了吗?为何一个大将军总和一个红馆过不去?”

    邱重甲面露为难之色,眼睛却看向里面的男子。方才西门烈虎命他将这红馆的女子悉数抓走,他不敢违抗啊!

    夏叶儿看懂了他的眼神,转头望向里面,却早已炸开了锅。

    婆子吓得跪在地上,拉住西门烈虎的衣角,哭着求他放过他们。西门烈虎狠狠甩开她的手,眼神却从未从夏叶儿的身上离开过片刻,他站起身,向夏叶儿走来。

    夏叶儿淡淡地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他。这也是他未曾想到的。

    他以为她也应该如那些女人,跪在地上求他放过她。

    朵儿看了看夏叶儿,明白她的意思,便也站在那里不动,眼神却暗暗环顾四周。

    他一步步走到近前,他的靠近让夏叶儿突然感到很不舒服,这种不适来自于他浑身散发的戾气。

    他的容貌却好像她要等的那个人,但他会是那个他吗?她的心里噔了一下又邱上否定了,应该不会,那个人没有他这般的邪意,那个人是温柔的,一靠近就会让她感到温暖。

    他走到她眼前,强大的气场让她右脚也不禁向后微微迈了半步,这个小举动被他看在眼里,感觉很是受用——她也怕了他,不是吗?透过薄纱,能隐约看到她的模样,雨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和红润的双唇。

    这样一个有着倾国容颜的女子居然沦落到了红馆之中,他心里竟有些隐隐作痛,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她身上浮起的淡淡香粉气息,让他不禁有些迷惑,他扬起手,想要取下她的面纱,好一睹她的容颜。当指尖滑过她的耳际,她浑身一颤,头一次有男子这般靠近她,甚至,触碰她。

    他察觉到了,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脸上的霸气因为这一笑而更加的浑然,仿佛天下之于他不过尔尔。

    见到这笑意,她不禁有些愠怒,顿时恢复了先前的淡然。

    “公子是想要做什么?”她脸微微一侧,躲开了他。

    “你既是这楼里的姑娘,便应该知道如何取悦你的客人。”他笑意更浓了。

    “公子误会了,生烟阁所有的客人都知道,夏叶儿卖艺不卖身。”她不卑不亢地说道。

    他微微一怔,头一次听说红馆还有卖艺不卖身的女子,他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一扬手,身后的侍卫便涌了进来,将那些女子紧紧钳住,里面的哭声和哀求声更大了。

    “你是谁?生烟阁犯了什么事?”她冷声质问。

    “你在担心她们?”他的眼眸渐渐锁起,“还是在担心你自己?”

    夏叶儿没有说话,她看不透这男人,如同这男人也看不透她。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要了她们的命,”他冷冷地说道,“除非……”他俯身在她耳边,吞吐的气息让她有些心慌:“除非你跟我走。”

    她从他的眼里看出,他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她也从他眼里看到了志在必得的神情。

    但是他错了,他必定失望,因为她是夏叶儿。

    她轻轻摘下面纱,他不禁惊住了,这张脸比他想见的还有美上千倍,万倍……

    她冲他莞尔一笑,她自知,这笑倾国倾城,却也真的让他愣住了。

    在他出神的片刻,她伏在他的耳边,柔声道:“旁人的性命向来与我无关,你想取便取,你是谁也与我无关,但你记住,我是夏-叶-儿。”

    语罢,她向后一退,一瞬间,只听见簌簌的声音,数十枚暗器便已然将那些侍卫击倒,下一刻,她和朵儿便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他静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嘴角渐渐扬起一抹深邃的笑意。头一次,有女人竟从他面前逃离,他自信,她是他的,他会让她自己乖乖回来,而那时,他将用她实现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当作是她今日对他不敬的惩罚。

    夜,渐凉,停了一天的雨又开始飘散。

    近郊的悦来客栈此刻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什么人都有。

    此刻,门口走进两个戴着斗篷,身着黑衣的男子,一进屋,他们便将斗篷摘了下来,抖落一地的暴雨,看样子他们在雨中走了些许时辰了。

    走在前面的那个男子有着一张刚毅俊朗的脸,浓眉大眼间透着一股豪气,举手投足间更是散发着桀骜不驯的气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