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468章 反了,反了!
    宋晓冬眯着眼睛看着赵绰,淡淡的说道:“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赵绰一脸狞笑的说道:“废话,老子是警察,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到了这里,就算是你有钱有势,那我想怎么弄你也是怎么弄你,有种你再动我一下试试,看看是什么后果。”

    “你还知道你是一个警察啊,那你在警校学习的时候,你难道不知道当警察的操守是什么吗?”

    “你少他吗的废话,我不用你给我上政治课。”赵绰手里的橡胶棍掂了掂,道:“知不知道这个橡胶棍打人有什么特点吗?”

    宋晓冬淡淡的说道:“知道,如果再加个垫子的话,就算是打人,也是验不出伤的。”

    “你还知道的不少。”赵绰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是那笑意突然一敛,道:“那你一定没有尝过这种滋味吧。”

    “不错,我没有尝过。”

    “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是吗?那你来试试好了。”宋晓冬淡淡的看着赵绰。

    宋晓冬那种平淡的表情,让赵绰是非常的不爽,这是对他的一种轻视,他从当了警察开始,就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脸一沉,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去死吧!”说着高高扬起了手里的橡胶棍,直接就向宋晓冬的肩膀上砸来。

    宋晓冬人被铐在椅子上,似乎完全没有躲避的可能,但是他压根也没有想躲,下面的脚直接踢了出来,一脚就踹在了赵绰的小腿上。

    赵绰的小腿就像被铁棍扫中,不由自主的就往后一甩,身体一歪,怦的一声摔倒在地。

    “啊!”在空中,赵绰就是惨叫一声,但是落地之后,他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晓冬。

    另外那个小刘也是呆住,这可是在局里啊,竟然还有人敢对警察出手,这是不要命了吗?

    “我艹,你真的袭警!这下子你死定了。”赵绰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喝道:“老子现在就算是打死你,那也不用担一点责任。”

    狂叫声中,他再一次向宋晓冬挥起了橡胶棍,这一次他还学乖了,并没有离宋晓冬那么近,宋晓冬坐在那里,就算是扬起腿,因为空间受限,那也绝对打不到他了。

    眼看着自己的橡胶棍就要抽在宋晓冬的脑袋上,赵绰的脸上带出了一丝狞笑。

    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戛然而止,宋晓冬明明被铐着的手,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挣脱了,一抬手,就已经抓住了橡胶棍的另一边。

    赵绰用力猛扯,想夺回橡胶棍的控制权,连用了两下力,也是没有成功,马上变成两手抓棍,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回扯。

    但宋晓冬的手突然随意的一松,赵绰所有的力气一下子使了一个空,那橡胶棍扯过来,尾部直接撞在了他的胸口,蹬蹬的直接往回连退了几步,差点没有让他背过气去。

    宋晓冬这时候很随意的拉开了椅子上的固定杆,好像那压根就没有上锁一般,直接站了起来,看着赵绰缓缓的说道:“你身为警察,没有问过一句话,即没有说明你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又没有问过任何一点与身份有关的东西,第一念头就是想打我,你说你配当一个警察吗?”

    赵绰胸口闷着一股气,张了张嘴,这股气堵着,竟然是让他说不出话来,脸胀的通红。

    那小刘回过神,急忙喝道:“坐下!坐下!谁让你站起来的?”

    宋晓冬冷笑了一声,道:“我凭什么听你们的?”

    “废话,这里是公安局,你给我老实点。”小刘瞪着眼睛喝了一句。

    “公安局?那也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警察在这里,就凭你们?你们也配!”

    最后这四个字,宋晓冬突然猛的一喝,有如平空里面响起了一声惊雷,赵绰和小刘不由自主的都往后猛退了一步。

    赵绰被吓了一大跳,但这一口气倒是一下子缓过来了,马上瞪着眼睛喝道:“你坐不坐下,再不坐下,老子弄死你!”

    “你堂堂一个警察,开口闭口的说弄死我,你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宋晓冬冷笑了一声。

    赵绰脸色一黑,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小刘,咱们弄死他!”

    那小刘也不含糊,也抄起了一条橡胶棍,两人一左一右,直接挥着棍子就向宋晓冬打来。

    宋晓冬越来越怒,这两个警察,简直就是有辱警察这两个字,眼睛里面一下子露出了深深的冷意,两手一抓,就已经抓住了两人的橡胶棍,往回一带,两人就不由自主的向宋晓冬冲了过来。

    宋晓冬右膝猛的扬起,闪电般的在两人的小腹之上撞了一下。

    赵绰和那小刘两人都是闷哼了一声,一股气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身体也一下子失去了力气。

    宋晓冬随手从两人手里抢过了橡胶棍,什么也不说,兜头盖脸的就往两人身上招呼去,一棍狠似一棍,那棍子就有如雨点一般。

    两人被打的满地打滚,想要喊叫,但却是只能是在嗓子里面发出一点点的怪声,根本就叫不出来,想要逃跑,但宋晓冬的棍子就像长了眼睛,把他们两人圈在他的面前,不给他们一点逃跑的机会。

    这可是让两人别提多难受了,这不只是身上的疼,最主要的是一种心灵上的伤害,在这里,不是应该他们打别人才对吗?他们怎么成了被打的了,这完全是反了啊。

    门外面,那两个老警察,听着里面传来的一阵阵橡胶棍打击人的声音,都是皱了一下眉头。

    “我说这两个小子下手也太狠了点,别打出什么事来了,要不我们进去看看算了。”

    “不用管,那小子得罪了人,也只能怨他倒霉,他胆子也够大,竟然敢敲诈苏亚伟八十万,单单这一个敲诈罪名,就够他受的了。”

    “唉,不过这事只是苏亚伟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啊。”

    “不管怎么回事,这事也只能这么定案,谁能说三道四啊。”

    “唉……不过我感觉那小子敢敲诈苏亚伟,没准来头也不小呢,这事咱们还是别参与了,可别再惹一身骚!”

    这两个老警察还真是老油条,只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里面挨打的是那两个警察,如果知道了,真不知道他们又该怎么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