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104章 你要战,我便战
    宫城明见和吉本良田从松本浩二那里得到了宋晓冬的一些信息,就准备杀到华夏的明河来,以报宋晓冬杀到吉川剑道这仇。

    两人这一次闭关出来,实力也是大涨,对于击杀宋晓冬,那是相当的自信。

    只不过到另外一个国家去杀人,而且还是华夏国,那就多少得考虑一下如何安全退出才行,这就是他们没有马上动身的原因。

    宋晓冬上一次到日本,那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以前部队的经历,让他在这方面还是有诸多便利的条件,但是宫城明见和吉本良田可没有,他们还是需要跟本国的官方进行一番沟通,当然这也是见不得人的,否则就要引起外交争端了。

    断了一条胳膊的林治三龙快步走了进来,吉川剑道也有自己特殊的疗伤之处,虽然断了一条胳膊,但是经过这半个多月的治疗,林治三龙的伤口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宫城先生,吉本先生!”林治三龙手里拿着一个手机,脸色阴沉。

    “怎么了?”宫城明见沉着脸问。

    林治三龙说道:“刚才我接到了宋晓冬的电话。”

    “那个混蛋的电话?他说什么?”宫城明见腾的站了起来,满脸的杀气,自己儿子之死,自然是要算在宋晓冬的身上。

    林治三龙说道:“他让您给回个电话。”

    宫城明见一把抢过了电话,直接给一个华夏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宋晓冬!”宫城明见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不错,既然你们吉川剑道要寻仇,那我接下,一个星期之后,公海罗松岛见。”

    “你竟然还敢主动约战?”宫城明见对于宋晓冬的话也是大为惊讶。

    “你要战,我便战!”宋晓冬傲然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八嘎!”宫城明见直接摔了电话。

    吉本良田马上问道:“他说什么?”

    宫城明见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约我们一个星期后在公海罗松岛见面,还说什么你要战,我便战!真是胆大包天。”

    “直接约我们?他还真是胆子不小。”吉本良田脸色阴沉,道:“那正好让他来试试我新练的刀法。”

    林治三龙迟疑了一下,道:“宫城先生,吉本先生,这宋晓冬相当的狡诈,他会不会在那个岛上安排什么卑鄙下流之事,两位先生,还是请小心一点的好。”

    宫城明见一挥手,喝道:“那又如何,凭着我和吉本的实力,就算他们有千军万马,我们也是直接把他们劈成碎片,更何况那里是公海,他们华夏的手就算是再长,也伸不到那里去,不要忘了,美国的海军一直在附近游弋的。”

    吉本良田犹豫了一下,道:“宫城,这件事,我们还真不能大意,既然是在公海比武,他们也是想放手一搏,免得受各国的法律所约束,我们应该能过官方,这样不但可以让官方事先在那里监督着他们有没有使出什么手段,另外也可扬我吉川剑道的威风。”

    宫城明见点了点头,道:“那就让林治去做,这一次咱们必将那小子斩于刀下,为我吉川剑道报仇血恨,为我儿子报仇。”

    吉本良田点点头,对林治三龙说道:“林治,那这件事你就去办吧。”

    林治三龙马上答应了一声,就直接走了出去,平时吉川剑道与外界沟通之事,大多是由他处理,而吉川剑道在日本那也是有着极高的地位,这样的要求,官方肯定也是会支持的。

    第二天,宋晓冬约战吉川剑道之事,竟然就传开了,等到三天之后,各国的武道界,基本都知道了这件事。

    在美国中部,一座漂亮的小湖边,一个中年白人大汉,正坐在湖边钓鱼。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说道:“先生,最近武道界出了一件事。”

    “说说。”那中年汉子淡淡的说了一句,目光还是盯着水面上的鱼漂。

    “宋晓冬约战吉川剑道,吉川剑道的宫城明见和吉本良田已经应战。”

    “哦?宫城明见和吉本良田倒是有些实力,前段时间闭关,想来也应该是有所得,现在实力也应该增强了不少吧,宋晓冬竟然敢与这两人叫板,倒是有些意思。”

    “是的,前段时间宋晓冬带人来到了吉川剑道,直接杀了宫城明见的儿子宫城武,还没等宫城明见寻仇,他就已经下了战书。”

    “是嘛……”白人大汉一扯鱼杆,一条鱼直接就被扯了上来,道:“那一年后的一战,我倒是有点兴趣了。”

    “就算他再提升,那也与先生差别甚大,先生又有什么兴趣可言。”

    “这你就不懂了,一年前,我是不屑于与他一战,但是我感觉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提升还是相当之快的,要知道,他以前,连跟宫城明见儿子动手的资格也没有,现在却可以斩杀他,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提升,一年之后,他提升的实力倒也不空小觑了。”

    “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提升的,就算是机缘巧合,让他最近提升很快,但不意味着,他接下来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哈,那你就去看看,我也想知道,这个小子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看看宫城明见和吉本良田又有了多少进步。”

    “是!”

    待那男人退开,那白人大汉又是一抖鱼杆,那鱼钩带着鱼线,直接就飞了出去,本来柔韧的鱼线,此时就像是坚硬的金属丝,直接扎进了远处的一个位置,正是刚才钓鱼的地方,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小伙子,两年之约,我只不过是推脱之辞,现在倒是有些期待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惊喜啊。”白人大汉自语了一句,然后就专心致志的接着钓鱼了。

    这正是与宋晓冬约战之人,在武道之上,那是一个站在巅峰位置的人,数年未尝一败,两年前压根就不屑于与宋晓冬一战,才订了一个两年之约而已。

    得到这些消息,他终于对宋晓冬感兴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