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289章 闹鬼了
    “你们身为警察,这样对我动手好吗?”宋晓冬冷哼了一声。

    拿着警棍的那个家伙冷笑了一声,道:“好不好,那不是你说了算,小子,到了咱们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窝着,跟我们使横,那你是找死!”

    “弄死他,吗的,我的手疼死了。”坐在宋晓冬身边的那个警察,忍痛叫了起来。

    宋晓冬面色冰冷的看着那个举警棍的家伙,如果对方向他下手,他不介意会让他承受更大的代价。

    那个拿着警棍的家伙,被宋晓冬冰冷的眼神逼视,竟然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好像自己这棍子砸下来,那自己可能就会很危险一样。

    “我擦,你他吗的还敢瞪我?”

    但这对于这个警察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屈辱,平时对别人,从来都是只有让对方害怕的时候,自己这样显出害怕的模样,那就是太丢面子了,所以大喝一声之后,一警棍就向宋晓冬打来。

    他这一棍子也没敢向宋晓冬的头上打,直接砸向的就是宋晓冬的肩膀。

    宋晓冬不闪不避,看似一动不动,但是暗地里,已经是微微一沉,就已经卸了下砸的力量,然后真气陡发,直接把那个警棍弹起。

    这一下子力量更大,警棍完全就不再受对方的控制,以更快的速度弹起,直接命中对方的额头。

    “怦!”

    一声闷响,那个家伙头晃了两下,直接软软的靠在了椅子上,这一下子,就把他给砸晕了。

    这是一辆警用面包,除了正在开车的,车里面还有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还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后面则是只有两个警察,现在这两个警察,一个是捧着手腕,一个晕了过去,反而是带着手铐的宋晓冬什么事也没有,这场面就显得颇有些诡异了。

    “你……你……”捧着手腕的那个家伙身体猛的往旁边一缩,撞到了车玻璃上,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宋晓冬。

    “哼!”宋晓冬冷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直接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前面副驾驶位置的人是副所长,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皱着眉头问。

    “他……他会法术,我打他,我手腕就差点断了,孙哥拿警棍打他,警棍弹起来,就砸自己脑袋上晕了过去。”

    “啊?”那副所长感觉这太荒唐,刚要喝骂,但是车子一颠簸,晕倒的那个竟然是滚到了地上,让他想骂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喉咙口,怎么也骂不出来了。

    在黑暗中,感觉宋晓冬就像是一只随时吃人的猛兽,让人感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开灯,开灯!”那副所长大声喝道。

    “我大灯开着啊。”司机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我让你开车里的灯。”副所长大叫。

    司机连忙一举手,把前面的车内灯按亮。

    这辆面包车也是旧了些,车灯有些灰暗,而且这只是照着前面,后面又照不到,反而把后面显得更加的阴森,让那副所长更加的心里发毛。

    宋晓冬闭着眼睛,也不说话,整个车里,除了车子行驶的声音,再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声音来。

    这样的安静,对于宋晓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另外几个人来说,那就是说不出来的诡异了,在车里,他们拉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来,这个声音平时是显得那么的正常,但这时候却把车里的几个人吓的一激灵,副所长手里的手机,更是差点直接扔了出去。

    “喂,陈副乡长!”副所长说话的声音竟然还带着一种颤音。

    “怎么了?人抓回来了?”陈正民问。

    “抓是抓回来了,但是……这个人邪门的很,我们两个干警都已经受了伤。”

    陈正民此时竟然很是兴奋,道:“受伤?他竟然还敢袭警,这可是太好了,这不是又多了一个罪名嘛,太好了,你可以在这方面多做一些文章啊。”

    “不是不是……他被铐着呢,我们的干警打他,他什么事也没有,我们的干警一个人手腕受了伤,一个人竟然直接……晕了过去,所以我说他邪门的很。”说到这里,副所长只感觉后背又一阵阵的发凉。

    就算是面对着穷凶极恶的杀人犯,那抓到警车里面,那他们也不会害怕的,但是对于这种搞不清楚情况,处处透着邪门的事,那则是让他说不出来的害怕。

    陈正民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邪门的,肯定是你们的干警不小心自己伤了自己,你们不要吓自己,赶紧带回所里,然后好好的处理。”

    让陈正民这样一说,副所长也感觉这很有可能,马上说道:“好,你放心,这件事,你就交给我了,我一定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嗯,咱们是多年的交情了,只要事办好了,回头我一定会好好的感谢你的。”

    “陈副乡长你太客气了,咱们谁跟谁啊,哈哈……”

    这个乡里的派出所就是在乡政府里面办公,不过他们并不是归乡政府管,公安系统那是垂直单位,只听命于上面的分局。

    但是乡里的派出所,也是要配合乡政府的工作,这个副所长,与陈正民的关系也好,平时在陈正民那里也是得到过不少的好处,所以陈正民找他来办点事,他也是乐意来帮忙。

    最主要的是,在他想来,对付一个外乡人,也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放下了电话,他心里安定了不少,转过头来对后面的说道:“你别在那里吓自己,把小孙叫醒,两个笨蛋。”

    那个手腕受伤的家伙缩了一下身子,犹豫了一下,连忙挪到了前面坐下,然后连推带喊,总算是把那个小孙弄醒了。

    两人都不敢再对宋晓冬动手,甚至于,他们感觉离宋晓冬近了都是凉飕飕的,他们可是亲身经历过,可不是像副所长那么的不在乎。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乡派出所里,宋晓冬被关到了一个小单间里,很快,那个副所长与陈正民一起走了进来,另外还有刚才晕过去的那个姓孙的警察,至于那个手腕受伤的警察,手腕越来越痛,最后忍受不了,直接就去了医院。

    “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陈正民来到了宋晓冬的面前,居高临下,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宋晓冬。

    宋晓冬用一种不屑的目光回应着陈正民,道:“这一次之后,我是不会再见到你了。”

    陈正民会错了宋晓冬的意,得意的说道:“哈,你竟然还有这样的觉悟,很好,那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咱们来谈谈吧。”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吗?”

    陈正民脸一沉,道:“现在你已经到了派出所,如果你不配合我的话,那接下来的后果,只怕你这一辈子都要承受不起了,我想你不应该连自己的前途也不要了吧?”

    宋晓冬淡淡一笑,道:“我的前途是你能做主的吗?你倒是应该关心你的前途了。”

    陈正民这时候哪里还感觉不出来宋晓冬态度的强硬,冷着脸说道:“我的前途?小子,你有点太嚣张了,看来我有必要教教你怎么做人了。”

    宋晓冬像看死人一样看着陈正民,连一句话,也懒得跟他说了。

    陈正民脸色更是难看,转身对那个副所长说道:“让他知道知道怎么做人。”

    那副所长点了点头,对另外一个警察使了一个眼色。

    那警察却是往后退了一步,摇头说道:“副所长,这小子邪门,我……”

    “真是一个笨蛋。”那副所长气的大骂了一句,直接就去操起了一根橡胶棍,在手心里掂了掂,狞笑着来到了宋晓冬的面前,道:“你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宋晓冬这时候竟然干脆闭上了眼睛。

    “我艹!”这简直就是对那副所长无尽的鄙视,顿时让他大怒,一扬橡胶棍,兜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而且这个家伙出手还真是狠,竟然是向着宋晓冬的头上砸来。

    宋晓冬眼睛突然一睁,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副所长出手竟然如此之狠,就算这橡胶棍有弹性,但这样一下子砸在脑袋上,也会给人以重创的。

    身为一个执法人员,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宋晓冬焉能不怒,头一偏,避开了橡胶棍,又用肩膀迎上了棍子。

    这一次他心里更怒,所以用的真气也是更多,那橡胶棍受了反弹之力,直接就从副所长手里弹出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子砸的那叫一个狠啊,副所长的脑袋猛的往后一扬,然后就那么直挺挺的摔倒在地,在倒下的过程中,鼻子里面就已经窜出血来,另外还有两颗门牙也是飞了出来。

    陈正民本来脸上还带着狞笑,等着听宋晓冬的惨叫,等着宋晓冬求饶呢,可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副所长就已经直挺挺的摔倒在地,而且还是没有了动静。

    这可是把陈正民弄的有些莫名其妙,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僵住了。

    “啊!”另外那个警察,这时候惊呼了一声,脸色惨白的往后退去,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早说了,这小子邪门,这小子打不得的,你们偏不信。”

    陈正民脑海里面想起了那副所长说的话,突然也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这可是亲眼所见啊,不由自主的也往后退了两步。

    宋晓冬冷笑着看向陈正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宋晓冬这样的反应,给陈正民更是一种沉重的压力,更是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那警察这时候又恐惧的说道:“陈副乡长,这家伙会法术,咱们惹不起他的,真的惹不起,要是让他下了个什么咒,咱们就惨了。”

    一听这话,陈正民头上的汗水刷的就流了出来,在这种穷乡僻壤,人民更是对这种鬼神之事很相信,就连陈正民也不例外。

    正想着要接下来怎么做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

    “李乡长,赵所长!”

    进来的是这个乡里的乡长和这个派出所的所长。

    “这是怎么回事?”那赵所长一看地上的副所长,马上沉着脸脸。

    陈正民马上说道:“赵所长,刚才副所长审问这个家伙,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摔倒了。”

    那个警察这时候却是抢着说道:“不是不是,是副所长打他,然后自己就这样了,这个人可打不得,千万打不得。”

    赵所长脸色顿时一变,怒道:“打人?谁让你们打人的?就算是杀人嫌疑犯,那也不许刑讯逼供,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给我说说,他到底犯了什么事?”

    “这……这……”那警察转头看向了陈正民。

    陈正民嘴角抽了抽,这赵所长跟他的关系可就一般,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人,他想多少次跟这个赵所长交朋友,但是这赵所长从来也不给他面子。

    “陈副乡长,这是怎么回事?”李乡长皱着眉头看向了陈正民。

    “这个家伙是前来支教的人,但是却因为给人乱看病,造成了我们乡里小刘会计现在进了医院,所以才……”

    “小刘进了医院,你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他抓到这里来,还要动手打他?你的依据是什么?是有医院最后的事故报告?还是有当事人的报案?”李乡长一听这话,就知道这里面猫腻很多了,尤其是听说宋晓冬是支教的人,那心里更是恼火。

    “我……我……”陈正民头上的汗水更多,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道:“李乡长,这件事确实是我做的有些冲动了,回头我做检讨。”

    李乡长哼了一声,虽然他对于陈正民的所做所为非常的不满,但这是自己的副手,也没法追究的太过,道:“赶紧给这位先生道歉,人家来支教,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你竟然搞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是是,宋先生,是我错了。”陈正民连忙向宋晓冬道歉,除了乡长的压力之外,他更是害怕宋晓冬那诡异的法术。

    “道歉就完了?”宋晓冬睁开了眼睛,冷冷的看着陈正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