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332章 能治而不治
    他们来到的这个国家哈米斯国,本身也不是一个很富裕的国家,就算是来到了这里的首府,这里住宿的条件,也只能说是一般。

    不过杨语诗并没有显得有多在意,倒不像是一般有钱人家女孩那般的矫情。

    第一天住下之后,第二天两人就来到了这里的王宫。

    这个国家是现在世界上少有的君主制国家,国王还是这里最高的统治者。

    而这一次宋晓冬要来给治病的,就是这里的国王,这个国家有大量的矿产资源,尤其是几种非常稀少的稀有金属,但是以前都是受制于一些开采条件,一直都没有充分利用起来。

    宋晓冬如果能够把国王的病治好,那就拉进了这个国家与华夏的关系,然后很可能就谈成与这个国家的合作开发,华夏现在最缺的就是这样几种稀有金属,所以非常看重这一次的事件。

    迎接宋晓冬和杨语诗的是国王的一个王子,名叫撒杜。

    杨语诗显然事先就已经跟这个撒杜进行了大量的沟通,所以宋晓冬这般年轻,撒杜也并没有什么惊讶,而是颇为激动的说道:“宋医生,多谢你能来给我亲爱的父亲治病,我父亲现在非常的痛苦,我真的希望你能治好他的病,不只是我,我们整个王国都会感激宋先生的。”

    宋晓冬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杨小姐已经把大致情况跟我说了,你父亲的病,我没看过也不能下断言能不能治好,所以还是带我去看看吧。”

    “好!”撒杜连忙答应下来,带着宋晓冬和杨语诗往父亲的寝宫走去。

    “站住!”到了寝宫的门口,一个与撒杜长的很像的男子拦住了他们。

    撒杜的脸色一沉,道:“兰姆,这是我特意请的东方最神奇的医生,他是有可能治好父亲的病。”

    兰姆看了看宋晓冬,然后脸色一沉,道:“撒杜,你这是胡闹,你当我是白痴吗?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一个神奇的医生,我看你是心存不轨,想把父亲直接直接害死吧?”

    撒杜顿时大怒,喝道:“兰姆,你不要胡说,宋先生有很多治病的神奇事迹,在华夏,他都是专门给最重要的人物看病的,如果不是这一次我费尽周折,花了无数的精力,根本就请不到宋先生出手的,你要是得罪了宋先生,不给我们父亲治病,那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兰姆哼了一声,道:“那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能负!”撒杜一挺胸膛,道:“如果父亲因为宋先生出了事情,我愿意负全部的责任。”

    “哼!”兰姆哼了一声,让开了身子,摆了摆手,那几个护卫也是让开了。

    宋晓冬和杨语诗并没有说话,跟着撒杜进了寝宫。

    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黑皮肤的清瘦老人,看起来皮包骨,已经是相当虚弱了,床边架着各种医疗设备,从表面上看,老人明显已经是病入膏肓,时日不多了,也就是靠着这些设备提供营养,才让他一直活着。

    “宋先生,麻烦你给我父亲检查一番。”撒杜小心翼翼的说。

    宋晓冬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床边,手指搭在这个老人的手腕上,真气进入之后,几乎都感觉不到这老人的生机,不由摇了摇头。

    “宋先生……”看到宋晓冬摇头,撒杜顿时紧张的叫了一声。

    杨语诗连忙说道:“请保持安静。”

    撒杜连忙闭嘴,兰姆则是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话。

    宋晓冬这样号脉,足足号了一分多钟,然后才慢慢的放开了老国王的手腕。

    “怎么样?”撒杜连忙问。

    宋晓冬摇了摇头,道:“我治不了。”

    撒杜顿时脸如死灰,结结巴巴的说道:“宋先生,你不是华夏最神奇的医生吗?华夏有着五千年的文明,有着五千的神奇医术,难道你们的医术也是治不了我父亲吗?”

    宋晓冬耸了耸肩膀,道:“非常抱歉,这个病我真的治不了。”

    兰姆这时候哼了一声,道:“撒杜,你就不用在这里瞎胡闹了,什么华夏的神奇医生,不就是那种中医吗?根本就是骗人的,你竟然请了这样的人来给父亲医治,如果父亲知道了,一定会知道你的真面目。”

    撒杜说道:“我是真心为了父亲的病,而你是什么居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看到两人争执,宋晓冬说道:“两位,我们先走了……”

    撒杜连忙说道:“宋先生,不管怎么样,你能来给我父亲看病,我已经很是感激,我送你回去。”

    回到了宾馆,撒杜客气了两句就离开了,杨语诗和宋晓冬则在一个房间里,此时眯着眼睛看着宋晓冬,道:“你真的不能治吗?”

    “人都这样了,你以为我还能治?”宋晓冬反问。

    杨语诗微微一笑,道:“我感觉你能治,你只是不愿意治,这里面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宋晓冬耸了耸肩膀,道:“你真是太聪明了。”

    杨语诗脸上涌起了一抹红晕,道:“我那种怪病,你都能我治好,这样的病,你应该没问题的。”

    宋晓冬不免有些尴尬,然后说道:“这个国王并不是真的生了什么病,而是中了一种很特殊的慢性毒药,所以现在才是这个样子。”

    “啊?中毒?”杨语诗脸色一变,然后眼睛转了两下,道:“这应该涉及到王室斗争,如果你给治了,下毒的人必定会对我们不利!”

    宋晓冬一竖大拇指,道:“聪明!”

    “这倒是一件很难办的事,如果这国王一死,国家很可能就会因为新国王而乱,甚至都可能发生兵变。”

    宋晓冬说道:“是啊,我们就两个人,就算是我再强,如果发生兵变,那时候飞机大炮的,我连自保也难,更何况是保护你。”

    “你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吗?”杨语诗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眯着眼睛,调皮又可爱。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自我感觉良好

    宋晓冬脸一黑,道:“你能不能不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我说的是事实啊,你肯定是因为我这个累赘了呗。”杨语诗又是轻笑了一声,道:“你不用否认啦,我知道你是怕我不安全。”

    宋晓冬给了杨语诗一个白眼,道:“麻烦你有点矜持好不好,咱好歹也是华夏顶尖的才女,这样丢不丢人?”

    “跟别人那就是丢人了,在你面前,那就不丢人了,谁让你是我唯一看中的男人呢?而且你也是唯一看过我身体的男人,你以为我还能轻易接受另外一个男人再看到我的身体吗?就算我能接受,你心里就会舒服吗?”

    宋晓冬又翻了一下眼睛,道:“怎么不舒服,我一想到别人的老婆让我看到过身体,那就感觉占到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开心着呢。”

    “噗!”杨语诗给了宋晓冬一个大大的白眼,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么龌龊的心里吗?”

    宋晓冬哈哈一笑,道:“就是换个角度想问题而已,你要是这么想,是不是也会有占便宜的感觉?”

    “抱歉,我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一来我没有经历过,二来我是一个女人,肯定不会像你们男人这么想,就想着怎么占更多女人的便宜,我们有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就够了。”

    斗了两句嘴,杨语诗又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道:“晓冬,这件事我想了一下,感觉这反而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治好国王,虽然是得罪了那个下毒之人,但是却帮助了国王,另外还有想救国王的人,这样的人可能更多,难道这不是一个更大的好处吗?”

    “好处肯定是有,但问题就在于,我们不知道那个下毒之人的实力,如果他们的实力很强,哪怕知道可能治好国王的病,他都可能直接发动政变的,你要知道,一次政变,那可能就是会引起极大的骚乱,甚至引起一个国家的内战,那种情况之下,那时候最受苦的就是百姓。”

    “这……”杨语诗一下子犹豫了起来。

    宋晓冬接着说道:“不治这个国王,很可能就是和平演变,就算是下毒那人夺了王位,但他肯定是要想着怎么统治自己的国家,短时间内有问题,最后还是需要国家的安定,没有一个统治者,会希望自己国家乱的。”

    “所以……”杨语诗说道:“谁当这个国王并不重要,是不是下毒那个也并不重要?”

    “差不多吧,最起码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重要,我们不能为了我们的利益,就把这个国家的人民推到水深火热之中。”

    杨语诗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确实是有道理,我也确实应该这么做,但是说实在的,如果让那个下毒的人得到了王位,这样的事情,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杨语诗说完这句话,就发现宋晓冬用一种很古怪的眼光看着她,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宋晓冬说道:“你在金融市场做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做的一些决定,很可能会让很多人失业呢?”

    杨语诗迎着宋晓冬的目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不错,我有时候做的事情,确实是伤害了不少的人。”

    宋晓冬说道:“所以我突然感觉你有这样的妇人之仁,就挺奇怪的。”

    杨语诗说道:“那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是一个恶人?”

    “这就要从不同人、不同角度来看了,在有些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恶人,你害得他们公司破产,害得他们他们失业,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你做出来的成就,又是无数人无法企及的,你促进了优胜劣汰,给你的家族,还给国家带来了很多的好处。”

    杨语诗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不错,有时候事情要想做的十全十美,真的太难了,就是要权衡轻重,最后有所舍弃,不过……”

    杨语诗展颜一笑,道:“不过人家在你面前,脑子里突然就是想到毒害国王的人太坏了。”

    宋晓冬淡淡的一笑,他摸不清杨语诗这是不是真的,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像杨语诗这样极为强势的女人,在他的面前展现出女人柔弱的一面,真的很让男人心动。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杨语诗看宋晓冬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直接问。

    “我说了这么多,我想语诗你应该就有什么应对方式了吧?”

    杨语诗说道:“说实在的,这一点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我本来准备的那些应对方式,全都是用不上了,不过我现在想的是,我们不能白来一趟,怎么着也要与这个国家建立友好的关系。”

    宋晓冬眯了一下眼睛,道:“你要选择一个立场?捧一个国王出来?”

    杨语诗轻笑了一声,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就是想着我先去与那个最有可能成为新国王的人建立友谊。”

    宋晓冬脸一黑,道:“你不用阴我了,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种君主制的国家,改换国王,绝对是非同小可的,真的不是我们两个人就能改变的,只怕为了争这个王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做了几年的准备了,这跟我们历史上那些太子之争,绝对是差不多的。”

    杨语诗这一次则是很认真的说道:“这一点我也明白,我们是可以不去更改,但是我们应该能够分析出,谁最有把握当上这个国王吧,如果我们赌正了,那带来的效果,肯定是要比以前我们再来结交更有效果。”

    宋晓冬摇了摇头,道:“那你不认为这样赌,风险性很大吗?如果赌错了,那就是树敌了。”

    杨语诗微微一笑,道:“不会的,就算是赌错了,那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依旧可以正常的外交途径与这个国家进行正式的谈判,这种政治上的东西,没有人会意气用事的。”

    宋晓冬耸了耸肩膀,道:“政治上的东西我不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