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拒嫁暴君王爷 > 第105章 你有意见?
    “毁不掉,你就不用来见我,自刎谢罪。”

    千仞冷冽的声音有着格外的冷酷,“还有,不要跟我说会有什么损失,什么损失本王都担得起。”

    不计后果的毁掉碧落教在京郊的据点?

    针对孟剑西?

    千仞这是为什么?

    他这样做,孟剑西已经是明,千仞是暗,孟剑西不是根本就没有避开的可能,更没有不被毁掉的可能?

    徐菲菲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心里复杂纠结。

    千仞的针对,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非要毁掉不可,她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让孟剑西避开?

    孟剑西几次救她,虽然她无心,但是他毕竟对她有义。

    她实在不能当做不知道,或者没有看见那张纸条。

    “撕。”一团金光在千仞的指尖冒起,那张纸条瞬间变成碎末,从车窗飘散出去。

    千仞幽深的眸子突然就对上了徐菲菲,还盯着她纸条的姿势,眸子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怎么,不看外面的风景了?”

    呃,她本来就没有看风景。

    视线却撞进千仞那双暗藏着火光的眸子,不由的缩了下肩膀,“看啊,我接着看。”

    她要是再跟他对视下去,想要释放消息,救孟剑西的念头就会暴露,被千仞看穿。

    直觉告诉她,她着想法若是一旦被千仞扑捉,千仞立刻会把她撕个粉碎。

    “外面的风景有那么美?”

    千仞拧眉声音变得高了几个音调,瞬间后,眉头迅速的松开。

    徐菲菲似乎言口不一,眼睛在看着外面,可是似乎早就跑神了。

    瞅了眼外面光秃秃的山和路,这是风景?

    千仞眯着眼盯着徐菲菲,把她的下巴扳了过来,“你确定你在看风景?”

    眼梢瞥了眼外面,嘲弄的问。

    徐菲菲余光来得及看了眼外面,顺着千仞的视线,看过去。

    呃,外面那还真是称不上风景,明显千仞不信,讽刺她在糊弄他。

    “好吧,我承认,我没有看风景,我在想你。”

    徐菲菲语气淡淡的回答,说着暧~昧的情话,用的却是有点傲娇的小冷傲。

    她要先放松千仞的心里界限,让他不起疑心,她才能找到办法,通知孟剑西。

    偏偏千仞心里一动,觉得徐菲菲这个时候的小嘴诱人,整个人都让他沉迷。

    千仞舒心一笑,一手更用力的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仰视着他。

    “徐菲菲,你的小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是不是想本王……”

    千仞盯着她的脸一字字的说道,后面未完的话,和邪肆的笑容,让人充满遐想。

    她知道他未完的话是什么。

    他想要说,是不是想本王现在就为你宽衣解带,以解相思。

    随时随地都可以发情的暴君,这就是千仞。

    徐菲菲这么想,但是还真是担心他真的在马车上对她怎么样,她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从下巴处挪开,笑着说,“马上就到田庄了,你想去哪里看看?”

    “随你。”千仞不冷不热,手虽然离开了她的下巴,却自然的又放在她的腰侧,顺着她的曲线,摸到了大腿处。

    徐菲菲连忙又伸出手按住那只手,忍不住还是提了句,“你怎么突然想要摧毁碧落教的据点了?这不是对你的大业有影响吗?”

    千仞腾的手抽回,一把把她扯进怀里,“你有意见?想要保他?”

    “没意见,成王败寇。只是不明白你怎么不顾大业,也要做这样的决定,这不像你了。”

    徐菲菲努力让自己的回答像是为千仞着想一样,淡然的不解,透着关心。

    “嗯,不错,知道关心你男人的大业了,想做皇后?”

    千仞根本没有正面回答,说了个牛头不对马尾的话。

    徐菲菲立刻摇摇头,“不想。”

    她还真是不想,皇后有什么好,管理着自己丈夫的女人,还不能吃醋,看着位高尊贵,实际上不就是一个深闺寂寞,跟无数女人分享一个丈夫的可怜女人。

    可能很多人都想坐那个位置,她却根本就一点不想,她想要的是跟她一心一意,双宿双飞的男人,可不是一个妻妾成群的皇帝。

    她现在千仞的身边,有一个端木佳的存在就已经让她很膈应了,虽然她还没有把千仞当做她真正的丈夫。

    若是哪一天,又有无数的端木佳出现,她很难想象,她还能不能在王府继续呆下去。

    这个念头突然像是雷劈一样,让徐菲菲愣住。

    她为什么会对端木佳的存在感到膈应?

    “没意见最好,若是有意见,我就摧毁他下一个据点。”

    千仞的口气狠戾又不可一世。

    徐菲菲心里一沉,还好她现在多少有点摸清了他的脾气,若是一个回答不好,本来想要救孟剑西的心意,一下子就变成了害他。

    千仞这样做,会不会跟她和孟剑西见面,或者她们曾经的关系有关?

    徐菲菲有点懊恼,若是知道千仞这么难搞,见个面都搞出来这么大动作,她铁定不去见。

    马车缓缓的进了田庄,徐菲菲坐在千仞的腿上,被千仞抱了个满怀,她靠在他的胸前,闭上眼睛,装作假寐,心里却在飞速的盘算着,如何能够通知孟剑西,逃过袭击,又能不被千仞发现。

    田庄里今天其实她是要见锐蕴盟的人,那个院子是本部,徐菲菲不想因为自己的出入,而导致暴露,毕竟现在他出入,都有千仞的人跟着,不可能次次都金蝉脱壳,扮作桃夭。

    关键是上次千仞已经发现咸月阁的主人是她,而桃夭似乎也对千仞动了心,她不能保证桃夭会不会春心荡漾,对千仞一不小心说漏嘴了什么,千仞那么精明的人,一点蛛丝马迹,或者可疑的端倪,都会被他抽丝剥茧找出来。

    所以,她把见面的地点改成了田庄,只当自己视察田庄,就算发现了什么,也跟锐蕴盟的本部没有关系。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掌心的温度透过衣服传递进她的肌肤,可是那明明是温热的温度,为什么当她接收到后,只觉得是冷飕飕的。

    “怎么?累了想睡?”千仞搂着她依靠在马车壁上,伸手在她光洁的脸上摸了摸,看了看她紧闭的双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