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以,她干脆站在原地,调息自己,让自己的力气尽量恢复,应对杂耍人控制不住时,狼的下一波攻击。

    “徐菲菲。”

    千仞焦急震怒的声音,在一片惨叫声中传来,那么清晰和易辨,直直钻进徐菲菲的耳朵里。

    徐菲菲抬眸看过去,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只见千仞在四周惨叫的人群中,往这边张望。

    这么多逃跑的人往四下里奔走,他怎么还往这边危险的地方赶来?

    四周都惨叫到这种状况了,已经如此混乱,他还不赶紧带着丝兰躲进马车里,怎么还一个人,逆人流而来?

    徐菲菲惊讶地睁大了眼,有点呆滞地望着,逆人流而来的千仞,瞬间,千仞锁定徐菲菲的目光,找到了徐菲菲的位置。

    立刻飞身而起,越过重重人群,落在他的面前。

    望着他,冷峻的身影,徐菲菲下意识的,蹲在地上,遮挡住她刻画的传讯信号。

    千仞一步站定在她面前,把她拉了起来,直接抱在怀里,瞪了她怒吼,“你乱跑什么,为什么不好好跟着本王?有危险为什么不呼救,怎么不叫本王?”

    徐菲菲还是有些回不了神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一刻,让她想起了在成国边境那山上,她跌落山涧,他直接追着跳下来时的的感觉。

    而此刻狼似乎挣脱了驯狼人的口技,失去了控制,狰狞的扑向千仞,而千仞抱着徐菲菲,没法回击。

    躲避的话,也已经来不及,狼扑上来的太过突然和迅捷,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到徐菲菲。

    他更不可能不动,让狼扑上来咬伤徐菲菲,他身子一转,用自己的背对上了狼。

    把徐菲菲整个身子包裹在自己的怀里,让人根本碰不到。

    徐菲菲有些恍惚的眼神,透过千仞的脖子,愕然的看到那只狼深深地咬在千仞的背上,流出许多血。

    那些流出的血,还有一小部分飞溅在她的脸上,而千仞趁狼死死咬着他肩头的空隙,一只手抱着徐菲菲,只手松开,把徐菲菲放在地上,然后手心金光一闪,往肩上狼的头部重重一击。

    狼瞬间脑浆四溅,身子四分五裂,飘落在了地上。

    千仞低咒一声,根本不管自己的伤势,直接把许菲菲再次抱起,扛在肩膀上,随着往外四散的人群往外走。

    徐菲菲的思绪就像被凝固了一样,心脏再次受到震撼,就像是在得知千仞为了救她而不顾自己的性命时的震撼和感动。

    徐菲菲的恍惚的看着千仞,这个方向,她只看的到千仞的侧脸。

    可能因为肩膀吃痛,他的一只胳膊没法用力,千仞直接另外一只手一旋,把她的身体背上了肩,尽量靠在没有受伤的那个肩膀上,即便如此,受伤的地方温热的血,还是透过衣服,渗透进徐菲菲的皮肤。

    那天夜里,孟剑西背着她,在梅花林里走的情景,一下子又浮现在她眼前。

    “千仞背过你吗?”

    “没有。”

    徐菲菲没想到,这么快竟然就有被千仞背着的一天。

    和孟剑西宽厚稳妥的背不同,千仞的背,此刻充满血腥又坚硬,仿佛是腥风血雨中,也可以替她承担一切的脊梁。

    所有人都四散开去,千仞背着她,即便他自己受了伤,仍然尽量让步子慢慢的,不让他自己失去平衡而把她弄掉了下去,不让她的身子有一点晃动歪斜,不让周围的人稍微碰到她。

    徐菲菲的心里再次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清清楚楚地知道,此刻的千仞就像湘玉说的,他是在紧张她,是在珍视她,像一个珍宝一样,生怕她受到伤害。

    他珍视她,所以,不惜自己被狼咬伤,一劳永逸的用那种方法吧狼彻底斩杀,也不愿意冒一丁点的风险,让她被狼咬伤。

    她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她很讨厌在她已经又开始厌恶他,厌烦她,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时候,他就突然的给她感动。

    千仞,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想要怎么样?

    是信她还是不信她?

    是爱她还是不爱她?

    徐菲菲盯着眼前那依仗冰雕般的侧脸,嘴唇紧抿着,一步步稳稳的背着她往马车的方向而去。

    一直等到千仞把她抱进马车里坐好,徐菲菲的神情,依然有些恍惚,思绪依然有些回不了神。

    她再一次被千仞所救!

    虽然这一场混乱是她刻意为之,只为了逃离他,可是千仞临危不顾危险救她确实铁一般的事实。

    她在这种震荡中回不过神来。

    如果不是她故意制造的混乱,而是真的遇到了危机,遇到了生命的危险,他一样会像刚才一样,舍弃自己而救她吧。

    “徐菲菲,你怎么了?”

    千仞拍拍她恍惚的脸,在她面前担忧的问到,那一脸的冷硬,此刻明显写着担忧二字。

    徐菲菲这才发现自己被千仞背进了马车,而马车里只有她和千仞来两个人,千仞肩上的伤口简单的被处理过,而她的胳膊也已经被包扎过了。

    丝兰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时间徐菲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随意了问了句,“丝兰姑娘呢?”

    丝兰不是千仞的新宠吗?

    有了新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她呢?不是应该把她熬煮到脑后吗?

    新宠!让此刻的她十分介怀的新宠!

    “让她滚了。”

    千仞有些没好气的说,他从不在女人身上费心思,也从来就很讨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女人。

    丝兰偏偏就是这一种,简直就跟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快把他吵死了。

    他就不明白了,她哪里来的那么多话,缠着他不是问这个,就是要那个,简直快要烦死他了。

    要不是他故意要拿丝兰来气徐菲菲,试探她的心意,他压根就不会让这种女人靠近他,怎么可能还任由这个女人在他身边,总是不停的往他身上靠。

    话多还不算,还在他的身上挂来挂去蹭来蹭去,那胭脂水粉的香味,简直把他熏得都快不能呼吸了。

    此刻闻着徐菲菲身上,清新的玫瑰香味,那味道非常非常的淡,配合着皂角的清爽味道,他觉得舒服极了。

    这是徐菲菲经常拿来泡澡用的玫瑰花瓣的香味以及皂角的混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