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孟剑西对我多次有救命之恩,即使千仞知道要折磨我,我也不能现在看着孟剑西死在千仞的手里。在明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要被自己的丈夫所杀,自己还不管不问,那我成什么了?”

    陈胜一愣,随即坚定的说到,“我们绝对不做看着救命恩人被人覆灭之人,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姐放心,属下定然会把小姐的意思传达到程英首领那里。”

    其实陈胜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顾虑,也跟程英的授意有很大关系,程英在街上看到徐菲菲留下的求救信号后,就心中很不安,特意问了陈胜王府的情况。

    他们大概也知道千仞的命令由来,可是程英觉得千仞的一切命令原因来自徐菲菲,这趟浑水徐菲菲更是不能去趟。

    对于徐菲菲让陈胜下达的命令他们全部执行了,但是心里却是有太多的顾虑和后顾之忧,需要提醒徐菲菲这中间对她个人的凶险。

    陈胜这才……

    可是徐菲菲这样说过之后,作为血性汉子的陈胜,也再没有什么顾虑,徐菲菲说的是对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救命恩人死在自己的亲近之人手里。

    陈胜很快就领命退下,湘玉也把早膳准备好,来请徐菲菲过去用早膳。

    徐菲菲站起来,随着湘玉来到了花园的凉亭。

    这里是王府里面景致不错的地方,在这里休闲用膳,都是很不错的去处,闻着花香,看着绿意盎然的景致,吃着可口的饭菜,这是徐菲菲觉得非常享受和舒服的时刻,不由就露出了笑容。

    湘玉在一边静静的候着,自从紫原和兰青回来后,湘玉就米有什么事情可做,就是跟在徐菲菲的身边,专心之做一项保护她的工作。

    此刻的湘玉也就恢复到了专一的女护卫的工作职责。

    紫原和兰青在一边伺候着徐菲菲用膳,陈胜在处理完徐菲菲交代的事情后,就站在凉亭外面,也是一副守卫的姿态。

    在凉亭用早膳,即将结束的时候,千仞回来了。

    他大踏步的走进凉亭,一下子坐在她的身旁,“笑什么呢,什么事情这么开心,跟本王说说。”

    “怎么今天想起了在这里用膳了?”

    徐菲菲看着千仞关切的目光,不由眸光闪烁了一下,有点不敢直视,本能的说,“在这里用膳空气好,怎么你不喜欢?”

    千仞扬眉,“你喜欢就好,那以后本王就陪你在这里用早膳。”

    千仞说着,接过紫原准备的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膳食。

    兰青在一旁准备问千仞是不是按照这样的饭菜再来一份,话在嘴边还没有出口,就被千仞的样子给弄的噎住,不知道是问好,还是不问好。

    徐菲菲也是愕然的看着千仞,这些所有的饭菜她都已经吃过了,甚至有的已经被她吃的差不多,乱七八糟的,就剩下点配菜什么,总之略显狼藉。

    以千仞这个身份,以及以前的情况,他从来不会吃她剩下的东西,一定都是会命厨子重新再给他做一次,他今天怎么就这么没有顾忌,没有讲究的这样吃了起来?

    徐菲菲抓住千仞还在继续加菜的手,替兰青说了出来,“让厨房再给你做一份吧,这些我都吃过了。你稍等一下就好。”

    千仞却是拉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顿时留下一个油乎乎的唇印,搞的徐菲菲一阵恶寒,立刻用丝巾去把那唇印擦掉,把再做一份的心思给歇菜了。

    千仞却是对着她恶作剧般的笑了笑,就像一个坏坏的大男孩,惹的徐菲菲心漏跳了一拍。

    千仞却在这时,说,“就是因为你吃过了本王才想吃,本王吃自己女人吃过的东西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那霸道肯定的语气,一句天经地义,让徐菲菲的心重重的跳动了一下,急剧的收缩,她不由移开正在关注擦拭唇印的目光,望着千仞。

    他毫不介怀地吃着她吃过的饭菜,那一脸的信任和满足,那么的耀眼,让徐菲菲想要忽视都忽视不了。

    徐菲菲没有来的一抖,看着他的侧颜。

    他肩膀上的伤,不期而至的冲撞进她的眼球里,她立刻回想起之前,她就是用这样一副身躯,舍弃自己的背部,只为救下她不被狼伤到,然后用受伤的肩膀背着她,小心翼翼的不让任何人再碰触到她,造成二次伤害。

    就是这样一个人残暴而霸道的男人,在所有人都慌忙四下逃窜的时候,只有他根本不管会不会伤了他自己,你人流而行,在那里焦急的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那个时候他脸上的担忧和紧张,清晰的到现在还印在她的脑海里。

    尤其是他抱着她,转身护着她,狼咬在他肩膀上那一刻,让她震动很大。

    徐菲菲不由自主的拿起筷子,加了一块千仞爱吃的牛肉,到他的碗里,脱口而出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是要背叛你,对不起,我不是要把你的作战信息,透漏给孟剑西,帮助他对付你,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两个人斗得你死我活,我只是不想忘恩负义,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死在自己的男人手里。

    我只是想,回报孟剑西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相救,可是后面这些对不起,徐菲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千仞,凝视着他,低声的说道,那声音很低很低,低到正在用膳的千仞几乎可以忽略了。

    一瞬间徐菲菲心里愧疚极了,觉得似乎自己很是对不起千仞,很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千仞,让他不要在跟孟剑西打下去,告诉他,她已经把他的作战信息传递给了孟剑西,他的作战计划会失败的。

    可是他那冷硬的侧脸,一再的提醒着徐菲菲,她若是说了,千仞对孟剑西的怒火会加倍,那攻击会更加不计一切到疯狂的地步。

    她不能说。

    就在徐菲菲纠结奥恍惚的时候,她漏掉了千仞在听见那句对不起时,脸上一闪而过的愤怒和复杂。

    他狠狠的咬牙,然后把徐菲菲加给他的牛肉送进嘴里,狠命的咬着,就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咬碎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