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了巫溪国后,太子的一封封情报上,一再的显示着孟碟仙此人多么诡谲,心性如何坚韧,他在南诏国的败笔,跟此女脱不了关系,可是他还是不能相信,也压根在心里不接受这个情报。

    可是眼下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从前竟然根本就没有看透孟碟仙隐藏起来的利爪。

    他抓孟碟仙是别有目的,当然不能让她死,可若是孟燕青真的把事情捅出去了,现在的情况,势必破坏了巫溪国跟南诏国皇帝的结盟,太子绝对不会饶了他,不把他五马分尸才怪。

    陈昊天突然觉得,孟碟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本来以为先抓住她,恐吓利诱一番,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完成太子交代的任务,偏偏此刻他很清楚的感受到,孟碟仙的骨子里都透出一股清白对她来说就是****的意味。

    他若真是硬来,孟碟仙还真是不会屈服。

    想到这里,陈昊天道,“孟碟仙,我不过是请你来做客,想要跟你好好聊聊,说不上劫持你,你又何必如此试图用自己的清白来破坏两国的关系。”

    孟碟仙看他一眼,道:“那便诛杀你那四个护卫,咱们再说话。”

    陈昊天惊讶的挑高眉头,短暂的有点失语,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而且还是束手就擒的情况下,这么嚣张的要他诛杀自己的护卫,她脑子进水还被驴给踢了吧。

    别说陈昊天,就连坐在一旁身上受伤没有办法站起来的礼赞生和一旁伺候着玉碗玉林,都用一种见了鬼般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孟碟仙。

    陈昊天那张阴冷的连无比的阴沉,“孟碟仙,你脑子装屎了吧。”他可是恨不得立刻杀了她的,孟碟仙不会是认为他健忘,忘记了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吧。

    “那四个人不死,你就必须要杀了我灭口,随后你就要面对我国皇帝还有我父亲的追查,他们并不蠢,很快就会查到你这里,你要知道你站在南诏国的土地上,关键是你还要面对你的主子,巫溪国太子,杀了我你能跟他交代的了吗?到时候你会是什么结果你心里比我更清楚。陈昊天,该如何做,你最好想清楚点。”

    陈昊天以为就算孟碟仙不好对付,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子,任何一个女子都会非常在乎自己的清白,所以他才采用这种方法,认为她一定会就范。可是现在却完全脱离了他的预计,虽然他很想立刻就杀了她,但是却不能杀了她,先不说南诏国的人会怎么找他的麻烦,就巫溪国太子那里,他都会吃不了兜着走,他敢肯定,太子会立刻杀了他。

    就算报了仇,可是却没了命,他陈昊天从来不做这种赔本的生意。

    所以,他的确不会杀她。

    但是要杀了这四个护卫,却是要仔细考虑,万万舍不得的。他当即说道,“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孟碟仙眼睛一瞪,厉声说道,“杀了那四个人再说。”说完,她冷冷的逼视着他,那冰冷之意,竟然能让人有立刻会被冻死的感觉。

    陈昊天死死的盯着孟碟仙,几乎是咬着牙齿,他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是自己要绑架用清白威胁她的,现在竟然反过来会受到孟碟仙的威胁,心中又惊又怒,怒极反笑道,“你可知道这四个人是什么人?岂是那么随便可以杀的?”

    “陈昊天,不管你今天为什么绑架我,可是你真正的目的却是要替巫溪国太子从我嘴里套出有关惊天秘密的讯息,现在巫溪国太子刚和南诏国签订了盟约,这盟约也是为了这个惊天秘密,而你却是迫不及待的绑架了一国郡主,顾爵爷钦定的未婚妻,这不是在极力的破坏两国的盟约,太子的大事吗?你想太子到时候会怎么处理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呢?你在南诏国已经没有立足之地,若是又失去了太子的庇护和信任,你……”

    孟碟仙接下来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陈昊天却已经被她说的脸色一变,他本来就是要威胁孟碟仙,说出他想知道的后,然后再顺水推舟放了她,到时候就说是弄错了,反正对孟碟仙又没有损失,自然会有太子出面圆了这件事。

    现在可好,孟碟仙却是根本不把威胁当回事,一副就是不就范,就是要把事情闹大,非要闹一出他破坏两国盟约的戏码,这事情一旦落实,纵然太子有本事扭转局面,让这件事对盟约不造成什么影响,也一定会把他拔下一层皮。

    陈昊天站在原地半天都做不了决定,孟碟仙分明就是吃定了他不敢坏了太子的大事,破坏盟约,偏偏他也知道她的笃定,却不得不受她的威胁,他就算是今天什么也问不出,行动失败,也不能被她闹大到破坏盟约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现在摆在面前的就两个选择,一条是杀了那四名护卫,顺着孟碟仙的意思,还有把事情办好的可能,二是杀了孟碟仙,直接灭了口报了仇,一了百了。

    他多么的希望可以选择第二条,可是从头到尾,他都再清楚不过,她根本不能动不能杀,因为她对巫溪国太子还很有用很重要。

    他敢杀她,直接他就会被太子给剁成肉末。

    “大丈夫还需要这么婆婆妈妈,犹豫不决,我都要怀疑你怎么做了那么多年的丞相,你的霸气和决绝都到哪里去了?”孟碟仙直接眼一闭,说完再也不理陈昊天,一副不杀人不再说话的架势。

    陈昊天一动不动,虽然这四个人只是下属,本应该杀了也不心疼,可是他却是真的心疼,因为这四个人可不是简单的下属,而是真正的铜人,即便在巫溪国皇族之中,这些铜人也是炙手可热,太子送给了他六名,这次出行他全部带来了,绑架孟碟仙他认为四个人绰绰有余,就只带了这四个人。

    难道现在要为了孟碟仙折损他一大半的铜人吗?岂不是让他肉痛到想要一头撞死。

    陈昊天看着孟碟仙,恨不得上前活生生的把她给掐死。礼赞生看出了陈昊天的意图,紧张的就要挺身上前护住孟碟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