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孟碟仙笑着,深沉冷静的眼睛带着没有变的嘲弄,“这里,是巫溪国太子在南诏国很重要的秘密基地。之所以他敢在京都城呆这么久,带那么点人手也不畏惧,就是因为这里有他的秘密据点和暗中培植的势力。”

    这一瞬间,万壑和陈鸿菲的脸色都变了,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全部都龟裂,变得很是苍白,甚至透着一点慌乱,她怎么会知道?

    明明这里很是隐秘,外面又都是私塾的装扮,读书声也不曾断绝,为什么她就能想到这上面去,还一针见血指出这里是训练铜人的地方,是巫溪国太子的秘密据点和真正势力所在。

    “你到底知道多少?都知道什么?”

    孟碟仙晃了晃被两个壮汉押着的胳膊,道,“你还是先放开我,我再仔细告诉你,反正我也跑不了,外面可不止你所说的那么十几个护卫那么简单。”

    不等万壑说什么,陈鸿菲已经一挥手,让人放开她,直勾勾的盯着她,“说。”

    孟碟仙揉了揉被捏疼的胳膊,漫不经心的道,“陈昊天既然能在南诏国潜伏多年,那么巫溪国的势力在南诏国绝对不是那么一点点,之前爵西和皇帝花费不少心思,看陈昊天到底收买了多少官员,在京都还有什么势力据点,都没有什么收获,这其中还遇到了几次凶险,差点丧命,这就只能说明,暗中还有势力是我们不知道,但是又密切关注着我们行踪的,可是这暗中的势力到底藏在哪里呢?

    妓馆是我们查找的第一个方向,那里鱼目混珠,来往的人非常之多,是个最好的消息传递和势力隐藏之地,可是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丝毫线索。是啊,一般人谁会想到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私塾,全都是贫困之子的私塾,还是这么偏远的地方,会是你们真正的据点和势力所在。”

    陈昊天当年几次三番针对于她,甚至在湖面上设计一次杀人事件,差点让她的外公外婆丧命,从那次开始她就积极的派人秘密查找陈昊天暗中还有什么势力,后来陈昊天到了巫溪国,孟碟仙便明白,陈昊天不过是巫溪国的暗桩,那么巫溪国能在南诏国安插一个陈昊天,就能再安排一个暗中的势力,说白了,原本陈昊天的势力说不定也就是巫溪国太子的势力。

    她为了以防万一,做到任何事情都心中有数,绝对不被动挨打,所以还是派人密切的查询着这样的势力据点,青楼、饭馆、赌馆、武馆,她统统的都查过,没有丝毫的收获,唯独没有在意这样一个聚集满孩童和书生气的地方。

    而今天她才知道,这私塾外表看着是读书写字,实际上却是学习杀人之术。

    巫溪国太子,还真是会隐藏,会利用穷苦人家孩童的心理,就地取材,练就铜人。

    万壑瞧着孟碟仙上下开合的嘴唇,心底顿时乱的不行,“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孟碟仙微笑着,那面容洁白如玉,不染一丝尘埃,眼眸也清亮无比,却看得万壑和陈鸿菲心里一跳,她冷笑道,“这地方这么隐秘,来的时候又是把我装在布袋里,可见这不是什么寻常的地方,而万世子一个手脚无用之人,却这么有恃无恐,可见这里根本就是你们的地盘,再看外面那些读书的孩子,一个个稚嫩的年龄,却丝毫没有孩童的稚嫩和单纯目光,有的只是冷漠,再看那小手上的茧子,我也在乡下的田庄劳作过,干活的茧子,和他们的茧子可是很不同,他们的茧子那是长时间持剑训练所造成的老茧,他们根本不是一般的孩童。再看那教书先生,没有儒雅之气,有的却是极力压抑住的煞气。

    你故意让他们做出读书教书的样子,哦,其实也不是,你们这里也的确是一家私塾,不过暗中的身份早就变了,这些孩子不是单纯的学童,而是被你们教化后的铜人半成品。”

    陈鸿菲瞪着她,狰狞的一笑,“孟碟仙你果然聪明,不错,这里的确是私塾,招徕贫困人家的孩子来学习,然后慢慢的潜移默化,挑选出资质绝佳之人成为铜人的训练者,那些蠢笨的孩子,早就被打发掉,或者在外面做点打掩护的事情,而孩子们都是最单纯的,穷人也是最好骗的,我们只用几句话,就能骗的她们把孩子送到这里,我们根本不必担心训练铜人的来源。”

    而今天她才知道,这私塾外表看着是读书写字,实际上却是学习杀人之术。

    巫溪国太子,还真是会隐藏,会利用穷苦人家孩童的心理,就地取材,练就铜人。

    万壑瞧着孟碟仙上下开合的嘴唇,心底顿时乱的不行,“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孟碟仙微笑着,那面容洁白如玉,不染一丝尘埃,眼眸也清亮无比,却看得万壑和陈鸿菲心里一跳,她冷笑道,“这地方这么隐秘,来的时候又是把我装在布袋里,可见这不是什么寻常的地方,而万世子一个手脚无用之人,却这么有恃无恐,可见这里根本就是你们的地盘,再看外面那些读书的孩子,一个个稚嫩的年龄,却丝毫没有孩童的稚嫩和单纯目光,有的只是冷漠,再看那小手上的茧子,我也在乡下的田庄劳作过,干活的茧子,和他们的茧子可是很不同,他们的茧子那是长时间持剑训练所造成的老茧,他们根本不是一般的孩童。再看那教书先生,没有儒雅之气,有的却是极力压抑住的煞气。

    你故意让他们做出读书教书的样子,哦,其实也不是,你们这里也的确是一家私塾,不过暗中的身份早就变了,这些孩子不是单纯的学童,而是被你们教化后的铜人半成品。”

    孟碟仙这么说着,其实心里也对想出这个办法的人很是佩服,这样的就地取材,省去了自己去找孩童的麻烦,还省去了因为孩童丢失而引起南诏国官方注意和追查的隐患,简直是一举数得。

    陈鸿菲瞪着她,狠毒的一笑,那狠毒里还有着一种隐藏的骄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