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通天之门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拂优声远
    回到别墅,沈军向王冲,汇报了这两天的情况。自从王冲等人离开后,沈军便与杜小西,一同展开他们的计划。

    先是由长喜负责货物的运输,把黑风山的药材和桑榆村的生丝运到县城。又将县城中的瓷器、农具、布匹和粮食等物运到黑风山,交给月正盈出售。其次。长喜还组织人,加紧云钢洞的开发。杜小西又定制了很多织布器械运到桑榆村。一切计划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王冲相信沈军和杜小西能把事情办好。

    由于付雪新脱离了危险,大家都十分高兴。吃过晚饭,沈军去将白雨果接了回来。大家又热闹了一番,这才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早,付雪新打来了电话,告诉王冲她要在现实中休息两天,让大家不用担心,只是她母亲让她好好休息。

    冯时秋将付雪新的话传达给了王冲,王冲让冯时秋进入游戏后,就呆在苍山雪身边,冯时秋自然同意。

    再次回到游戏中。王冲第一眼,就看到身体的周围,竟被一层天蓝色的水波包裹。他以为自己掉在水中,心中一阵紧张。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并未出现异常,伸出手去碰触了一下眼前的水波。忽的一下,蓝色水波完全消失,他依然是在长乐轩的客房之中。

    王冲起身,看到旁边躺着的边走边唱,也被一层蓝色的水波包围。透过水波,他看到了边走边唱,正紧张的看着身边的景象。

    王冲伸手,准备去触摸边走边唱身上的水波。猛听到门外大喊:“不要”。可是喊声来的晚了一些,王冲的手指已经碰到水波上。

    刚一碰到,王冲就如同被重锤击中一般,飞了出去,撞到墙上。墙壁一阵震动,王冲的血量竟被清空,身体软软的滑落到地上。

    一阵惊呼从门口传来。一个小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看到王冲气息全无,小丫鬟大叫着跑了出去。一旁的边走边唱看到王冲,竟被这层水波直接杀死,顿时心中大乱。再也顾不得水波,翻身而起,水波也随着他的接触而消失。

    边走边唱一下跳到王冲身边,抓着王冲的双肩拼命的摇晃。见王冲毫无反应,他竟想使用在现实中学到的心肺复苏术。

    他将王冲放平,双手重叠,按在王冲的心口,猛地用力按压了几下,然后准备嘴对嘴给王冲过气。他的嘴尚未碰到王冲,王冲猛的飞起一脚将他踢开,边走边唱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号。

    王冲知道他是因为急着救自己,才会嘴对嘴过气。而自己却把他踢飞,心中实在内疚。上前拉起边走边唱向他道歉。

    边走边唱捂着胸口,跪坐起身,呻吟的说道:“老大你干嘛那么大劲儿啊!你想把我踢死啊?”

    王冲连忙安抚他:“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边走边唱哼哼唧唧的数落着王冲。猛然他想到了什么事情,立即生龙活虎的看向王冲。上下左右都看遍,大声地质问道:“老大你不是挂了吗?怎么又活了呢?”

    王冲看着边走边唱,表演的如此逼真,立即对他又补上一脚。闹了一会儿,二人安静了下来,边走边唱继续追问,王冲就将“招魂莲花灯”的技能告诉他。边走边唱听说竟然还能复活的道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小丫鬟又回到这里。她见王冲已经醒转,松了口气,不悦地对王冲说:“永恒先生真是折磨人。你无端地去碰天水罩,那还不要了你的命。刚才急得我就去找主人。幸好主人对我说你会没事,要不然我可担不起。”小丫鬟越说越生气,跌着脚转身离去,只留下两个男人大眼瞪着小眼。

    过了一会儿,边走边唱觉得无聊,于是看着四周。看了一圈却没有找到牛鹿生。他们离开游戏,牛鹿生却仍继续在这里生活,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冲二人见门外空无一人,小丫鬟们也不知跑哪去了,想找个人询问也没有,王冲决定去找花似梦。

    二人出了客房,就听到远处隐约传来悠扬的琴声。王冲竟被琴声吸引,随着琴声找去,他一直来到四楼最里面。

    这里有一间琴室。琴声就是从这间琴室中传出来的。靠近琴室,琴声听得更真,如泣如述,如丝如雨。拨人心弦,撩人思绪。

    这是王冲所听到的最动听的琴声。王冲的心也随着琴声一点点的飞向远方,王冲二人正被琴声所陶醉。忽然,琴声骤停,四周一片寂静。王冲从失神中恢复过来,却依然回味着这梦幻般的意境。

    边走边唱虽也听得琴声,却只是觉得好听。他见王冲听得如痴如醉心中暗自讥笑。他知道王冲读书不多,不像是附庸风雅之人,却被这琴声打动。

    边走边唱来到王冲身边,拉了拉王冲衣角,低声说道:“老大,你真能听懂这琴声吗?感觉你像来真的一样。”

    王冲此时心境平和,他正暗自享受这种难得的宁静,不愿去打破,对于边走边唱所说的话不予理睬。

    边走边唱见王冲对自己不理不睬,小声地嘟囔道:“老大这是痴呆了吗?这琴弹的再好,也不该这么入迷。”

    王冲被他絮叨的气闷,无心再感受琴声带给他的情愫。他用眼睛狠狠地瞪着边走边唱,怪他不识趣。

    边走边唱被他瞪得心里发毛。他还从未见过王冲如此生气。赶紧别过头去,不敢再看王冲的眼神。

    琴室中,传来花似梦的娇声,让王冲的怒气平和了不少。花似梦如同知道,他们会在门外听琴一般,轻声说道:“永恒君既已到来,为何不进来?奴家正想聆听永恒君的琴音。”

    王冲哪里会弹什么琴。但既然花似梦开口相邀,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

    推开门,这是一间宽敞的房间。四周墙壁贴着古铜色的镂空挂壁,四角有四个檀香木花台,种着四色水仙。水仙花伴着檀木的香气,弥漫在琴室的每个角落。琴室正中是一张方形矮台,台上摆放着一张琴机。这张琴机是象牙雕成,机上放着一台铁木瑶琴。

    花似梦端坐在琴机之侧,她的身边站着四个小丫鬟。就在琴机的对面,牛鹿生恭敬的站在那里。

    二人进了琴室。花似梦飘身而起,仪态端庄地走下矮台。拉过牛鹿生的手,走到王冲近前,轻声说道:“永恒君是在找这个孩子吗?”王冲下意识地点点头,花似梦接着说道:“这个孩子身份特殊,希望那个你们能善待与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