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法家高徒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滚开
    墨汁晕染开,在白纸上留下了一块巨大的污渍。看起来好似美玉微瑕,又好似绝世美女清纯动人的脸上多了一块黑色的胎记,说不出的可惜。

    一副上好的画作,就因为这个污渍而毁于一旦。

    但是霍斐然脸上并没有任何可惜心疼之色。顾不得衣冠,霍斐然一把推开甲兵,整个人以和年龄不符合的速度冲出大堂。

    “阻止他们!”

    “一定要阻止他们!”

    “传令下去,一定要注意方寸,不要在和儒生发生冲突!”

    总督府的甲兵听到总督的命令后,低头行礼之后大声应诺。

    “诺!”

    “诺!”

    “诺!”

    总督府的大门陡然被打开,一队队身披铠甲的士卒在队正的带领下,从府邸中冲出。

    外面的儒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切割开,更有几个身穿皂衣的衙役站立在惊圣钟和登闻鼓前方。

    手中的水火棍交叉,仿佛怒目金刚一般站立。任凭儒生们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靠近。

    “这登闻鼓乃直达天听。圣上有命令,任何人不得阻拦,尔等想要抗旨不成?”

    “还是说尔等不想要项上人头?”

    一个儒生被棍棒阻挡去路,看着近在咫尺,却没有办法敲响的登闻鼓,不由的面色陡然大变,声音愤怒的呵斥道。

    阻拦的衙役,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虽然他们是奉了总督的命令,但是如此做的确是违背圣训。如果上面追查怪罪下来,轻则充军,重则砍头。

    “都给老夫住手,真是有辱斯文,成何体统?”

    霍斐然看着外面有些混乱的场面,不由的大声怒喝。

    他是北郡总督,是官居二品,又穿着朝服,自然有一种难言的威严。

    如果司徒刑在此定然能够看到,霍斐然的头顶气运中一头苍老的长着鳞甲,全身赤红,好似有火焰燃烧的麒麟,正在对天长啸。

    而代表儒生的青白交杂好似大海一般波涛汹涌的气运,竟然被麒麟兽镇压,变得风平浪静起来。

    刚刚还有些混乱的场面,顿时变得安静下来。不仅是儒生还是甲士,都下意识的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霍斐然。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儒生不好好的温习功课,应付科举。为何要到此敲响登闻鼓?”

    “这登闻鼓岂是那么好敲?尔等不要功名了么?”

    总督霍斐然面色阴沉,有些昏花的眼睛中更是隐隐有着怒火。指了指其中一个带头的书生,有些呵斥的问道。

    那个儒生也不畏惧,挺着胸脯上前。看着霍斐然将事情的因果复述了一遍。

    “你说司徒刑竟然写出了圣文。”

    “成郡王不仅扣押了司徒镇国,而且还打伤击杀了请愿的儒生。两方现在正在对峙。”

    总督霍斐然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一丝惊色,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的确如此!”

    得到儒生肯定的回答后,总督霍斐然的心好似开了锅的热水,不停的沸腾。做出圣文,百圣震动。这是少有的祥瑞,如果上报朝廷。必定会有封赏。

    而且司徒刑的地位,在儒家也会大大提升,现在已经有人以“小圣人”称之。

    成郡王也是霸道惯了,竟然将他当着儒生的面捆绑,更击伤了阻拦的儒生。

    怪不得整个北郡的读书人都震动。

    这件事简直是捅了一个巨大的马蜂窝。

    “成郡王欺人太甚!”

    “吾等都是读书种子,更是天子门生,他竟然敢如此羞辱。”

    “今日吾等一定要敲响登闻鼓,上报帝君,请皇帝圣裁!”

    咚!

    就在众人鸦雀无声,等总督霍斐然裁决的时候,静静立在衙门官邸两旁,用上好牛皮蒙制,能够直达天听的登闻鼓陡然敲响。

    不论是霍斐然还是儒生都吓了一跳。

    “是谁敲响的登闻鼓!”

    霍斐然的眼睛陡然的一跳,又眼睛怒视,有些震怒的吼道。

    儒生们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登闻鼓方向,只见登闻鼓竟然在没有敲打的情况下自己发出咚咚的响声。

    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

    司徒刑看着躺在地上,鲜血遮盖住面庞,不停呻吟的儒生,眼睛中和脸庞不由的浮起一丝心痛愧疚之色。

    “是吾连累了各位同年!”

    “今日之事因吾而起,请各位同年一定要克制。他们都是究竟杀戮的边军,下手狠辣!”

    “不要在流血,不要在做无畏的牺牲!”

    说到最后司徒刑的眼睛里竟然浮现出泪花,他的声音更是哽咽,因吾情绪激动的缘故更是数次停顿。

    儒生们见司徒刑哽咽的神态,心里更是感动。感性的更是也跟着留下眼泪,到处都是呜咽之音。

    “让我跟他们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司徒刑眼神望天,有些幽幽,又有些决然的说道。

    “司徒先生不能啊!”

    “镇国,不能这样啊!”

    “司徒圣人,我们可以的!”

    “我们是圣人苗裔,更是天子门生,我们不畏惧刀兵。”

    “为了气节,为了大义,就算粉身碎骨,我等也毫不畏惧!”

    儒生们看着全身充满浩然正气,就算被绑缚双手也毫无惧色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升起崇敬之情。

    见司徒刑担心他们的安稳,竟然主动要羊入虎口,在崇敬之中又多了一许感动。

    “司徒先生,义之所在,虽九死而不悔!”

    “他们的刀兵能够斩杀我等肉身,却不能泯灭我等的意志。”

    “为了道义,为了气节,我等愿意慷慨赴死!”

    一个个儒生眼睛赤红,跪坐在押送司徒刑的队伍前方,一脸的决然。

    “我等愿意慷慨赴死!”

    “我等愿意慷慨赴死!”

    “我等愿意慷慨赴死!”

    一个儒生跪坐,两个儒生跪坐,三个儒生跪坐,五个儒生,十多个儒生,几十个儒生跪坐,当看到一片儒生跪坐在自己面前,毫无惧色的解开衣衫,露出枯瘦的胸膛。

    站在队伍最前方,身穿校尉服饰的营正内心不由的一揪!

    他感受到了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虽然无声,但是却有着改天换地的伟力。

    “你们真的不怕死?”

    成郡王看着面前坦胸露乳,视生死与度外的儒生,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就连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民不畏死,何必以死惧之!”

    “民不畏死,何必以死惧之!”

    “民不畏死,何必以死惧之!”

    不知哪个儒生第一个说出了《道德经》中的语句格言,剩下的儒生齐声和之。

    “民不畏死,何必以死惧之!”

    成郡王看着跪坐在地上,心存死志的儒生。他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好似一根根蚯蚓,有心将这些儒生全部诛杀。

    但他又下不了决心。

    “反了!”

    “你们的忠君爱国都哪里去了?”

    “统统反了!”

    一个脾气暴躁的将领看着儒生以死要挟郡王,不禁的心中大怒。

    “都是该杀!”

    看着手持兵刃就要上前的将领,成郡王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犹豫,但还是默认了他的行动。他也想要看看这些儒生是不是真的不畏惧刀兵。

    看着手持刀兵,面容狰狞的将领,坐在前面的儒生面色没有丝毫变化。更有的将自己身上的青衣小心翼翼的平整叠好,放在胸前,仿佛怕被鲜血染红一般。

    “吾就不信,汝等真的不畏死!”

    身穿甲叶的将领,面色冷酷,眼睛里更有凶光闪烁,长刀出鞘,在刀锋之上凝聚了点点寒霜,更有暗红色的血斑,显然这是一把杀过人的凶兵。

    甲叶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个将领的脚步很慢。但是他每一步落下,大地都为之震颤,更仿佛重锤,重重的敲打在众人的心头。

    攻心之计!

    攻心为上!

    显然这名将领远没有表面那么鲁莽。

    有几个儒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面色陡然变得苍白,心脏好似被人使劲的攥着,说不出的难受,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更有体质弱的,因为炎热和巨大的心理压力,竟然昏死过去。

    看着昏死的儒生,还有手持长刀,面色狰狞,身穿校尉服装,好似要择人而噬的将领,热血过后,剩下的儒生中,也有人的眼睛里闪过退却犹豫之色。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无视死亡,能够将生死置之度外。

    见儒生们有些退却,成郡王脸上的表情顿时松弛不少,眼睛里更是流露出满意之色。

    攻心为上!

    此法大善!

    只要攻破儒生们的心防,他们定然溃不成军。

    手持刀兵的将领也发现了儒生们的骚动,他的眼睛里不由闪过一丝得色。

    他的步伐越发的沉重,倒拖着长刀,锋利的刀锋划过地面,结实的地面瞬间被划破,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一个粗壮的树根正好阻挡在他的前方,但是他根本没有避让,就直直的走了过去。生长了数十年,好似蟒蛇一般粗壮的根系,竟然被长刀瞬间切断。

    如果仔细观看,不难发现,断口处竟然没有任何毛糙,好似镜面一般光滑。

    “你不要伤害他们!”

    “你给我住手!”

    就在儒生们心头感到畏惧的时候,司徒刑的声音陡然从后方传来。

    “混蛋,说你呢!”

    “你给我滚开!”

    手持长刀的将领刚开始有几分茫然,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司徒刑正在后方怒斥他。他的脸色都变得赤红,还有一种难言的羞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