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法家高徒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一言不合就开怼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司徒刑的状态虽然萎靡,气血也有些枯败,但是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而且在声音中还蕴含一种说不出的斗志。

    仿佛他就是一颗锤不烂,打不扁,咬不碎的铜豌豆,不论命运给他多少磨难,他都有勇气笑对人生。

    谁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坦然,还能做出诗词,顿时都有些发愣。

    “这是!”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在这种状态下做出诗词!”

    “妖孽,真是妖孽,幸亏他阳寿不多,否则,在他面前,任何人都会变得黯淡无光。”

    就连北郡总督霍斐然也是一脸的震惊,眼睛里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也没有想到,司徒刑在这么沉重的打击面前,不仅没有沉沦,反而会悲痛为力量,做出脍炙人口的诗篇。

    但是一丝丝的文气,却没有任何停顿,好似雨后的春笋,又好似田野里的芝麻,从诗筏上冒出,节节拔高。

    一寸!

    两寸!

    三寸!

    四寸!

    。。。

    文气不停的上升,悬挂在北郡文院中的铜钟再次敲响。

    毫无疑问这首诗词又是鸣州诗。

    那个出言讽刺的儒生更是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就算他内心排斥,敌视司徒刑,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篇诗文是难得的佳作。

    诗中“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否定了神龟、腾蛇一类神物的长生不老,说明了生死存亡是不可违背的自然规律。

    “犹有”和“终为”两个词组下得沉着。

    而“老骥”以下四句,语气转为激昂,笔挟风雷,使这位“时露霸气”的盖世英豪的形象跃然纸上。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笔力遒劲,韵律沉雄,内蕴着一股自强不息的豪迈气概。

    “壮心不已”表达了要有永不停止的理想追求和积极进取精神,永远乐观奋发,自强不息,保持思想上的青春。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表现出一种深沉委婉的风情,给人一种亲切温馨之感。全诗跌宕起伏,又机理缜密,闪耀出哲理的智慧之光,并发出奋进之情,振响着乐观声调。艺术风格朴实无华,格调高远,慷慨激昂,显示出诗人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热爱生活的乐观精神。

    人寿命的长短不完全决定于天,只要保持身心健康就能延年益寿。

    “养怡之福”,不是指无所事事,坐而静养,而是说一个人精神状态是最重要的,不应因年暮而消沉。这里可见诗人对天命持否定态度,而对事在人为抱有信心的乐观主义精神,抒发不甘衰老、不信天命、奋斗不息、对伟大理想的追求永不停止的壮志豪情。

    啪!

    啪!

    啪!

    打脸!

    找众人仿佛听到了一阵阵打脸的声音。

    你刚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人家就做出一篇《龟虽寿》的雄文,不仅立意,还是文藻都是一时之选。

    而且最后还升华到了“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

    他们有些同情的看着那位儒生,这脸打的够疼!

    而且还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鲜血和着牙齿吞入肚子里。

    不认,那你就不是君子,是小人!

    司徒刑还是那个脾气,没有因为阳寿受损,早生华发,而有所收敛。

    一如既往的张扬,一如既往的有仇必报。

    虽然感觉有些不符合圣人的中庸之道,但是不得不说心中却一种说不出的通达。

    秉持本心,念头通达。

    那个儒生脸色赤红,好似刚刚被人掌掴一般,眼睛中流露出羞辱之色。

    但是司徒刑岂能如此放过他这个为虎作伥之辈?

    轰!

    轰!

    轰!

    仿佛有数面巨大的铜鼓在心头敲响,诗文中蕴含的真意好似浪潮一般袭来,并且有一浪高过一浪的趋势。

    儒生的身体在浪潮中,好似一叶扁舟,身不由己,不停的后退。

    噗!

    噗!

    噗!

    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胸口,大力传来,儒生一连倒退数步,全身气血翻滚。脸色变得煞白,眼睛中更有着难掩的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

    司徒刑现在不应该心若死灰么?

    而且大乾立国三百载,天下承平已久,文人诗词多是粉饰太平。

    他怎么能够做出如此激昂的诗文?

    他在疑惑,其他人眼中也都流露出诧异之色。

    大乾立国三百载,风调雨顺,更无战乱。现在的文人,就好似温室中的花朵,根本没有经过风霜的洗礼。

    故而,他们的诗词多是江南小调,婉约绵柔。

    突然听到这种金戈铁马,文字激昂的诗词,心中难免诧异。

    离经叛道!

    真是离经叛道!

    现在大乾是难得盛世,司徒刑竟然写这等离经叛道的文字。

    看着那个儒生不停的后退,气息有些混乱,而且明显有文胆破裂的迹象。

    现场却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吱声,更没有人喝彩,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震惊的神色。

    出手无情!

    杀伐果决!

    不留一丝退路!

    这些生活在温室中的儒生,有些理解不了,也没有办法认同。好在司徒刑也没有打算获得他们的认同,只要他们心存畏惧,就算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了。

    至于说爱戴,身为法家的司徒刑对此表示不懂。

    怕!

    畏惧就够了!

    几个大家族出身,去边关戍过边,被众人推举为“名士”的书生也在犹豫。

    因为出身的关系,他们见多了血腥,他们并没有被司徒刑的气场所摄。他们犹豫,不是因为司徒刑的诗不好,也不是因为写的太好。

    而是他们不知该如何评价这篇文字。

    如果单纯从学术文学性的角度来说,根本没有必要评价,节节高升的文气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是司徒刑的文字在他们看来却有些离经叛道。

    在承平已久的深潭中扔下了一颗重重的巨石,不仅出现了一圈圈涟漪,更溅起滔天的浪花。

    并且神龟,腾蛇都是神物,向来被视为长寿不死的存在。

    宫中的郡王也时常祭拜,或者是以神龟,腾蛇自比,祈求增福增寿。

    而司徒刑却直接否定了二者,并且认为“神龟有寿”。

    虽然他的话不无道理,但是难免有些犯忌。

    毕竟作为帝王,权柄无双,富有四海,最大的愿望就是如同“神龟”,“腾蛇”一般长生久视。

    为此他们不惜册封真人,重用术士,炼制丹丸。

    本朝乾帝盘虽然不如武帝那么痴迷丹丸之术,但是也经常祈禳延寿。

    “犯忌讳了!”

    “必定会被人王所不喜!”

    那几个身穿儒服,脸上有风霜之色的书生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震惊和犹豫,他们就算不畏惧,也要考虑是否因为自己的言论影响家族。

    更有人下意识的看向北郡总督霍斐然和一身戎装的成郡王,两人一个是乾帝盘肱骨之臣,北郡的最高长官。

    一个是人王幼子,郡王之尊。

    两人的态度不明,其他人都不敢表态,唯恐惹事上身,故而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

    司徒刑面色不变,看着好似被捏住脖子,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的众多儒生,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不屑。

    真是承平已久,安逸的生活早就磨灭了他们心中的血性,早就没有了读书的人风骨气节。

    只知歌功颂德,粉饰太平。

    如果硝烟四起,又有几人能够恪守自己心中的道义?

    长此以往,必定是奴颜婢膝,犬儒横行。

    “妙!”

    “妙!”

    “真是妙啊!”

    身穿素衣,身上背着药箱,鹤发童颜好似神仙中人的华平看着司徒刑,拍打着自己的手掌,脸上流露出赞赏兴奋之色。

    “妙!”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这两句实在是太妙了。”

    “医家医病,不医命。当今术士之辈,竟然想要窃取天地造化之功,妄图行逆转乾坤之举,终究是也必定是徒劳。镜中花水中月,顺应天道,保养自身,才是久视之道。”

    “哼!”

    成郡王面色阴郁,华平虽然说的含蓄,但是何尝不是在借机批评朝中重用术士,排挤医家。

    如果是普通百姓,恐怕早就被他一拳打死或者关入大牢,永世不见天日。

    但是,这个华平却不同,他是医家圣者华佗后世子孙。是世家中人,而且在北郡活人无数,在民间有很高的声望很高。

    故而他心中就算再不满,也只能化作一声冷哼。

    华平也不畏惧,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

    千年的王朝,万年的世家。

    华家虽然不如儒家的孔家,孟家,兵家的孙家那么昌盛,但也是万年世家中的一员,更有《青囊书》这等医圣宝典。

    就算最忌病讳医的帝王,君主也不敢将他们得罪。

    毕竟人吃五谷杂粮,就算武道圣者,也总有生病的一日。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成郡王的威胁。

    成郡王也知道这一点,当他看到面色坦然的司徒刑之时,心中顿然升起一丝邪火。

    “大胆司徒刑!”

    “竟然胆敢亵渎神物,非议君父。”

    “如此不忠不孝之辈,有何德尊享镇国,左右,给我摘了他的头巾。”

    两旁的甲士听到成郡王的吩咐,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犹豫,司徒刑在北郡拥有很高的声望,更被很多人尊为圣人。

    他们上前打掉他的头巾,必定会被很多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会有文人对他们口诛笔伐。

    就算他们自己不畏惧,也要为家里的后人着想。

    毕竟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他们只是一名卑贱的士卒,但是他们可不想自己的子孙世世代代都是军伍草莽。

    但是当他们看到成郡王冰冷的眼神时,心中不由的一突,再也不敢迟疑,甲叶震动就要上前。

    其他人的脸上无不流露出惊色,摘掉头巾,这可就意味着,要剥夺掉司徒刑的功名。绝了他的仕途。

    面色苍白眼睛中带着恐慌的儒生,见成郡王要剥夺司徒刑的功名,心中不由的长出一口气。

    司徒刑的功名被剥夺,气运必定大受损伤。自顾不暇,那里还有能碎了他的文胆?

    司徒刑看着两边的甲士就要上前。坚硬的手掌已经探出,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慌张。

    眼睛冷冷的看着成郡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大变,这个司徒刑真是全身都是棱角,好似刺猬,一不小心就会被扎到手脚。

    可以预见,这一句富含哲理,充满力量的话定然会通过儒生的嘴传遍八荒,对他的名声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轰!

    看着铁骨铮铮,毫不畏惧的司徒刑,众人心中不由的升起一道道波澜。他们都一脸惊诧的看着司徒刑,真是一言不合就开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