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法家高徒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文曲星燃
    成郡王站在高高的塔楼之上,面色阴郁的看着总督府方向,听着耳边若有若无的锣鼓声,他眼中的抑郁之色更浓。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司徒刑!”

    青衣老道眼神幽幽的看着远方,天地之间的龙气已经沸腾,而且还有大量的文气下垂,就算他是阴神境高手,并且有成郡王庇佑,此时也不敢窥探。

    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司徒刑必定会获得大量的气运,从而脱离凡尘,正式成为士族。

    在获得皇帝和吏部的敕封,司徒刑就可以一步跨入官场。获得龙气庇护,不论是宗门还是成郡王想要打压司徒刑,就会变得越发困难。

    “孤王恨当日没有一掌将他斩杀!”

    “否则也不会落入今日天地!”

    “以后斩杀司徒刑难了!”

    成郡王也明白这个道理,看着总督府方向,脸上升起一丝后悔之色。

    “王爷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司徒刑固然有才华,还有几分运道,但是他得罪了天下藩王,必定是晃错之流,不足为虑!”

    青衣老道见成郡王面露消极抑郁之色,不由笑着开解道。

    成郡王没有说话,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显然青衣老道的话让他心有所触。

    “你的意思是,司徒刑将来也摆脱不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走猎狗烹的命运?”

    青衣老道眼神幽幽,过了半晌才笃定的说道:

    “削藩之策并非乾帝盘独行!”

    “早在文景二朝之时,就有大臣晃错上书,请求削藩!”

    “文景二帝也是少有的明君,自然明白番邦太过强大的害处,或者明或者暗的支持晃错削藩。”

    “但是最后又是如何?”

    “天下藩王皆反,文景二帝为了稳住朝堂局势,不得不将晃错推出,用他的人头平息天下藩王的愤怒。”

    “乾帝盘今日取用司徒刑的“推恩令”,并且全文刊发天下。故而有让他名扬天下的益处,但也是一个绞索!”

    “如果天下藩王有异动,恐怕第一个要被处死的就是司徒刑!”

    成郡王闭上眼睛,面色古怪的站在那里,按照他对乾帝盘的了解,青衣道人所言不是没有可能。

    甚至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大乾因为“推恩令”出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司徒刑必定会被推出。

    乾帝盘会用司徒刑的鲜血,来熄灭众多藩王的怒火。

    这也就不难理解,乾帝盘为什么要明文刊发“推恩令”,并且不顾众人的反对敕封司徒刑为状元了!

    因为只有司徒刑的身份足够高,将来斩杀他的效果才更好。

    “真是可怕!”

    “常人是走一步看三步,孤的这位父皇是走一步,看十步。”

    “永远不会将自己置于桅樯之下!”

    “孤王的这位父王实在是圣明的让人感到恐惧!”

    青衣道人也是一脸的恐惧,认同的点头,不知为何,再看司徒刑,他的心中没有了艳羡,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同情。

    但是转念一想,司徒刑是棋子,自己何尝不是?

    就连身份尊贵的成郡王恐怕在乾帝盘眼中也不过是一颗棋子。

    遇到这样的帝王,是每一个臣子的幸运。

    良臣遇明主。

    但是更是一种悲哀。

    皇帝实在是太圣明,太强势了。

    臣子们全部都是他棋局中的棋子,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恐触怒圣颜。

    朝中诸公支持太子登基,想来也有这个因素吧?

    毕竟,成郡王肖乾帝盘,也是十分圣明强势的。

    想到这里,青衣道人不由幽幽的一叹,扪心自问,如果自己身处朝堂,恐怕也不愿意成郡王登基吧?

    “先生,你在想什么?”

    见青衣道人眼神迷离,正在走神,成郡王不由好奇的问道。

    “没有什么,只是心有感慨。”

    “可笑那司徒刑已经大难临头,还不自知。”

    青衣道人听到成郡王的询问,眼睛中闪过一丝犹豫,还是笑着说道。

    “哈哈!”

    “今日孤王高兴!”

    “吩咐下去,大摆宴席,孤王今日要喝个尽兴。”

    成郡王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喜色,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动的轻松,笑着说道。

    “诺!”

    “诺!”

    下人急忙下去准备,不大一会就置办了一桌丰盛的宴席。

    张玉阶面带喜色的和众人推杯换盏,但是他眼底之处却有着一丝难掩的失落。

    和前三甲失之交臂。

    对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石崇坚独自一人站在高楼之上,眼睛之中有着化不开的疑惑。

    张玉阶是命运之子,也是未来的大陆王者。受到命运的庇佑,更身负《开元占经》这样的传承,对命运的了解自然远超常人。

    写出的文章就连他自愧不如。

    但是司徒刑的《命运赋》,不论立意还是文藻,都压了张玉阶一头。

    这让他不得不感到诧异。

    要知道司徒刑不是极乐童子。

    极乐童子乃是上古贤人转生,眼界阅历都不能以常人衡量。拥有上古记忆的他,能够写出命运的篇章,自然不是稀奇之事。

    司徒刑也不是安乐先生。

    安乐先生早年就名动天下,闭门苦读数十载,更是闻名天下的大儒。对儒家的命运之道了如指掌。

    司徒刑不过弱冠之年,而且也并非圣贤转世。

    竟然对命运之道的了解远超张玉阶,这由不得他不诧异。

    难道司徒刑也身负命运的传承?

    难道他也是命运之子?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郡儒生司徒刑文才兼备,特赐予状元头衔。。。。”

    一身戎装的将军展开手中的圣旨,大声宣读道。

    “谢主隆恩!”

    司徒刑急忙上前接旨,并且叩谢圣恩。

    就在他接旨的瞬间,空中陡然出现一团好似西瓜大小的赤气,这团气运浑圆好似鸡子,又好似一枚龙蛋。

    在里面隐隐有着龙吟,又仿佛里面有一头真龙正在翻云覆雨。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亮了起来。他真的没有想到。状元的气运竟然比探花和榜眼加起来都要多。

    而且,司徒刑还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他头顶的鲤鱼焦急的高高的跃起,嘴巴大张,将那一团看起来比他身体还要大上不少的气运一口吞下。

    一丝丝紫气滋养着他的身躯,司徒刑感受到气运前所未有的愉悦。

    鲤鱼全身的鳞甲更是开裂,好似好似龙蛇,将要蜕皮一般。本来青色的气运更是开始变得淡红。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亮起。

    好强的气运!

    现在的他,就算面对朝廷中的大臣,也能毫不畏惧。这就是状元的位格。

    “状元!”

    “司徒状元!”

    “状元!”

    围拢在四周的闲人,还有兵卒围拢过来,不停的高呼。

    锣鼓声,鞭炮声更是铺天盖地,总督府的管家一脸喜色的向四周扔着碎银,那些闲汉百姓好似疯癫一般哄抢。

    司徒刑虽然面色如常,但是眼睛里却有着难言的喜色。

    收获实在是太大了!

    他也没有想到,状元不仅给他带来了大量的气运,就连头顶的锦鲤也得到了说不出的好处,并且已经陷入沉睡,等他再次醒来,必定会再次进化。

    想到锦鲤的变化,司徒刑的心中就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但是,金科状元带来的好处显然还没有结束。

    司徒刑面色古怪震惊的看着空中,只见空中的浩然正气暴动,好似江河,又好似银河倒垂一般落下。

    司徒刑好似一颗顽石,挺立在江河之中。

    “这是?”

    每一个人的眼角都不停的跳动,眼睛中更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惊色。

    “浩然正气倒垂!”

    “文气倒灌!”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就是状元远超同阶的原因么?”

    看着空中好似巨大漏洞,又好似漩涡一般的存在,每一个人心底都流露出震惊艳羡之色。

    有这样多的文气滋养,司徒刑的境界想来必定能够更进一步吧?

    不愧是状元之才!

    北郡有司徒刑这样的斑斑大才,真是北郡的幸事。

    每一个人看着好似银河倒垂的文气,还有好似磐石一般挺立的司徒刑,心中都是思绪万千。

    有羡慕的!

    有妒忌的!

    也有愤怒的!

    但是不论众人在内心怎么想,都不会宣之于口。

    司徒刑今时不同往日,获得了状元及第,必定会得到朝廷的重用。按照往年惯例,司徒刑会被宣到神都翰林院为官。

    翰林院官职虽然不高,只有八品,但是却是皇帝的近臣,也是人王的智囊。

    相当于后世国务院的秘书,官职不高,但是却没有人胆敢轻视,而且只要获得人王的垂青,几年过后必定能够得以重用。

    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也正因为此,别说他们只是刚刚考过春闱的举人,就算有了官身的官员,也不愿意和司徒刑结怨。

    他们现在想的是怎么能够趁着司徒刑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和他拉上关系,结成同盟。

    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这个道理不仅适用于民间,在官场之中也是如此。

    有这样想法的,有举人,有官员,更不乏商人。

    先秦相国吕不韦就是商人出身,因为“奇货可居”而闻名天下,最后更是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

    更成为无数商人的偶像。

    司徒刑虽然不是秦异人那种皇子,也不是潜龙,但是只要和他维护好关系,提前进行投资,回报必定惊人。

    想到这里,不少人眼睛发亮,在他们的心中,被文气笼罩的司徒刑就是一块“奇货”。

    只要提前投资,必定会获得可观的收益。

    刘季混杂在人群当中,看着众星捧月一般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艳羡之色。心中暗暗的说道:

    “大丈夫当如是!”

    “大丈夫当如是!”

    “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大豪杰!”

    。。。。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那里,汹涌的文气倒灌,让他的文海不停的开辟,以前好似池塘的文海,硬生生的被开辟了成了一个湖泊。

    面积竟然提升了数倍,文气的储备更是大增。

    悬浮在文海上空的文胆在好似江河的文气洗刷洗涤下越发的晶莹。看起来好似水晶一般透亮。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他真正感到震惊的。

    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悬浮在他文海上空,一直没有动静,好似陨石碎片一般的文曲星核竟然在文气中变得炽热。

    微微发红,更有这一丝光热向外散发!

    “这是?”

    “这是?”

    “这是文曲星核将要点燃了么?”

    感受着来自文气星核的热量,以及光芒,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但是随即,他的脸上又流露出一丝狂喜。

    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上次为了点燃武曲星,司徒刑燃烧了《太上宝鼎经》,《大力牛魔拳》,《天蛇吞息功》,《遮天魔手》等全部的武道传承,但就是那样,他还是差了半分。

    如果不是最后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大命运术》的传承,那个星核恐怕至今也没有办法点燃。

    正因为星核的难以点燃,司徒刑对点燃文曲星核本来没有抱多大希望。

    但是谁能想到,今日喜中状元,一直冷冰冰,好似陨石碎片一般的文曲星核竟然变得炽热,而且有着被点燃的趋势!

    既然如此,那就燃烧吧!

    司徒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和决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将自己文道上的积累进行燃烧。

    《登科后》,六寸镇国诗词!

    主要是描写高中之后的喜悦,也正是因为此诗,司徒刑被敕封为镇国!

    燃烧!

    一团白色的火焰燃烧起来,星核中仿佛有一个状元的虚影。

    《正气歌》,七寸圣训!

    前世文天祥的作品,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道尽了儒家的气节。

    因为暗合圣道,所以是圣文!

    司徒刑也因为此文被人尊为“小圣人”。

    轰!

    一团更加巨大的白色火焰升腾。

    本来冰冷好似陨石的星核竟然有了一丝想要点燃的趋势。

    “不够!”

    “还是不够!”

    “既然如此,燃烧吧!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却是司徒刑圣道的凝结,在司徒刑看来,此四字的价值还在“存天理,灭人欲”之上。

    也正因为这四字让司徒刑能够一窥圣道。

    噗!

    噗!

    噗!

    噗!

    四朵硕大的火焰点燃,冰冷的星核已经变成了赤红色,好似即将被引燃的煤炭。

    司徒刑有一种感觉,现在距离星核点燃,只差临门一脚。

    只需要一点力量,整个星核就会爆燃,释放出难以想象的光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