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法家高徒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失手被俘
    “他们招了么?秘籍,还有宗门藏宝之地在哪里?”

    司徒刑靠在篝火旁,眼神幽幽的看着四周,士卒们紧紧的抿着嘴巴,不发一言,让整个大军看起来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宗门武士虽然人数和府兵比起来并不算多,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以一敌十的武士。

    就算大军士气高昂,又有樊狗儿等猛将坐镇,但是伤亡终究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整个大军才有这种压抑的感觉。

    “没有!”

    “那几人倒是硬骨头!”

    “不论我们怎么用刑,都没有松口!”

    樊狗儿听到司徒刑的问话,脸色有几分不好的说道。

    “没想到,宗门之中也有这种忠贞之士!”

    “倒是可惜了。。。。”

    司徒刑对这样的答案早有预料,过了半晌才满脸惋惜的说道。

    “哼!”

    “要末将说,他们就是被宗门洗脑了。。。”

    “全部杀了,一劳永逸!”

    樊狗儿见司徒刑夸奖夏海波,嘴巴不由的轻撇,有些不舒服的说道。

    “既然,他们不愿意投降!”

    “那么,就成全他们吧!”

    “各为其主,互有损伤。不要虐待他们,给他们一个痛快吧!”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思考了半晌,有些无奈的重重叹息一声。

    “诺!”

    和司徒刑的惜才不同,樊狗儿心中对这些人充满了愤怒和恨意,毕竟玄武营因为首当其冲的关系,损失最大。

    想到昔日一些朝夕相处的面孔再也回不来了,他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愤怒。

    “哎!”

    看着樊狗儿的表现,司徒刑不由的重重的叹息一声。

    在他看来,樊狗儿的表现大没有必要。

    交战双方,没有私仇。

    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本来就没有对与错!

    如果,宗门武士夏海波等人投靠,他定然会欣然接纳,并且会给予重用。

    不过,他也明白!

    樊狗儿这种情况是十分正常的,要知道后世人曾经总结过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坐过牢,一起嫖(漂)过(唱)娼。。。

    战友之间的情怀,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这么多士卒被斩杀,樊狗儿心情抑郁,难过,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可惜了那些宗门武士!

    要知道,那些宗门武士,可都是经过玉清道精心培养,不仅每一人都是武师,战力超群,而且最关键的是和普通的游兵散勇不同。

    他们还懂得互相配合,懂得应用军阵之法。

    六瓣梅花刀轮阵,就算现在想起来,司徒刑心中还有一种惊艳之感。

    可惜,不能为自己所用。

    否则,自己的手中势必又会多了一张王牌。

    就在司徒刑心中暗暗叹息的时候,樊狗儿已经亟不可待的来到军营大牢。

    身体强壮,好似雄狮一般的夏海波面色黝黑,眼睛空洞的跪坐在那里,他的手臂上,脚踝处,以及脖子上,都挂满了手臂粗的铁链。

    轻轻的一动就会发出一阵阵哗啦啦,金属碰撞的响声。

    “夏海波!”

    “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想招么?”

    “宗门的秘籍,还有藏宝之地在哪里?”

    “只要你说了,本将军向你保证,你们就再也不用遭受折磨了!”

    樊狗儿眼睛直勾勾,好似钢刀一般盯着夏海波,声音冷酷的问道。

    但是,那夏海波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眼睛出奇的空洞,任凭樊狗儿说什么,他都好似木头人一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反应。

    “你哑巴了么?”

    “樊将军在问你话呢!”

    旁边的士卒见这样的情景,不由的感到一阵气急,有些愤怒粗鲁的大声吼道。

    甚至有人将沾了水的皮鞭,重重的抽打在他的胸膛之上。

    但是诡异的是,夏海波的不仅没有发出痛楚的声音,脸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好似那皮鞭根本就没有落在他身上一般。

    “你们是不是偷懒?”

    樊狗儿看着全身布满鞭痕,血迹斑斑的夏海波,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解恨。不过,当他看到夏海波那满不在乎的表情时,心中难免还有几分不爽。

    “樊将军!”

    “小的怎么敢偷懒,自从这位爷一进来,就竭尽全力的招呼!”

    “不过这位爷的身体,的确是强壮,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愣是没有痛哼一声。。。”

    两旁手持刑具的士卒见樊狗儿询问,急忙上前行礼说道。

    “哼!”

    “他是先天武者,皮肤坚硬好似牛皮,你们的这些伎俩怎么可能伤到他的筋骨。。。”

    “最多也只能给他松松皮罢了!”

    樊狗儿看着两眼空洞,好似满不在乎的夏海波,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好似嘲讽又好似威胁的说道:

    “夏统领是皮糙肉厚!”

    “就是不知,你那些手下,有没有你这样强壮的筋骨。”

    “你。。。”

    听到樊狗儿那威胁气味十足的话语,本来眼睛空洞,毫无反应的夏海波,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折辱我等,算什么英雄?”

    “哼!”

    “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没想到,你还会说话。。。。”

    樊狗儿看着表情有了变化,眼神不再空洞,心中顿时升起几分窃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海波,逼问道: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还不打算说么?”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是不会出卖宗门的。。。”

    夏海波看也不看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这样就怪不得某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某家就不信,那些被俘虏的武士,都和你是一样,软硬不吃。”

    “来人。。。。将他押出去了,就地正法!”

    樊狗儿看着夏海波断然拒绝,脸上没有任何意外,重重的说道。

    听到樊狗儿的话语,夏海波的脸上不仅没有沮丧害怕,反而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解脱,仿佛,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现在。

    “诺!”

    “诺!”

    看押的士卒没有任何犹豫的从腰间取下钥匙,就要上前打开牢门。

    就在这时,营帐陡然无风自动。

    就连那明亮的灯火,也好似在气流的作用下,陡然闪烁了几下,差点熄灭。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营帐外传来。。

    “哼!”

    “你对宗门倒也是忠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