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回七九撩军夫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真奇怪
    “秀秀老板?秀秀老板怎么会在这里?”余娇娇指着墓碑后的女人,惊叫连连。

    秀秀?

    对于宗家众人来说,秀秀这个名字,可是耳熟能详了。

    王丰收把余娇娇误认为是秀秀,所以要求结婚。又因为发现余娇娇不是秀秀,王丰收拼了命也要逃走。

    “那个秀秀?战哥,秀秀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宗小玉问。

    “原来她叫秀秀。她从来没说过她的名字。她叫我伯伯,我叫她闺女。我掉下河的时候,是她把我捞了起来。因为距离太近,凯芙拉虽然挡住了大部分子弹,可是还是有一颗子弹穿透了出来,射进了我的胸膛。

    是秀秀给我取了子弹,给我找药,送我回来的。如果没有秀秀,我是真的回不来了。

    小玉,你们认识她?“

    “当然认识,丰收这孩子,就是为了她才跑了的。”

    祁战也突然想起来,在大沽口的时候,王丰收曾提到过秀秀这个名字。

    “她就是那个让丰收死也不能瞑目的女子!是那个丰收死了也要葬在她的故乡,离她近点的女子。”

    墓碑后的女人突然睁开了眼,一脸惊惶。

    “什么死不瞑目?什么要葬在故乡?你们说的丰收,姓什么?”

    余娇娇虽然和祁玉柱结婚了,可王丰收的逃跑,还是给她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她虽然智商大不如前,可是记性却不差。

    王丰收是因为秀秀才跑的,这件事,她记得十分清楚。

    “你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他就为了你逃跑掉,不肯要我?”

    什么?这是什么跟什么?

    秀秀糊涂了。

    一会说死不瞑目,一会又说逃跑。

    “他到底是死了还是跑了,你们谁能告诉我一下?”

    “闺女,我肚子饿了老半天,要不我们先回去,这件事估计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回去弄点吃的填填肚子,再把手脸都洗干净,我们再慢慢说清楚,你看行不行?”

    “那好吧。”秀秀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走着。

    余娇娇时不时偷偷看她一眼,看完之后就问祁玉柱:“她真的长得比我好看?”

    祁玉柱摇头,“娇娇最好看。”

    余娇娇就开始笑,心里的郁闷也散了,渐渐的就不再偷看秀秀了。

    一行人回到家,洗漱完毕,宗小玉做了一大锅刀削面。

    这些日子,大家都没什么心情吃喝,现在个个捧着面碗,都觉得饿极了,呼啦呼啦的一通吃,不一会儿就把一锅面吃完了,捎带着面汤都喝光了。

    秀秀也吃了一小碗,吃完之后,就默默地看着大家。

    等到所有人都吃饱喝足之后,她才开始问起王丰收的事。

    她没想到,那一天,躺在病床上哑着声音朝她要水喝的那个男人,就是王丰收。

    一帘之隔,差点阴阳两隔。她要找的人,曾在离她近在咫尺的地方。他俩,还说过话。

    “那你们知道,他现在去哪里了?”苏秀秀红着眼圈问。

    祁玉明摇头,“带走王丰收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长得英武高大,开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女的生得娇小可爱,十分俏皮。他们说话的时候,把我耳朵用泥巴糊上了,我不知道他们会去哪儿。”

    祁玉明不知道,可祁战一听,就猜到了,这一男一女肯定是徐卫国和林小满。

    “王丰收一定求徐卫国带他找你去了。这你找他,他找你,你俩这样容易错过。不然,你就留在这儿,丰收这孩子如果没找着人,应该会回来眉州。“

    苏秀秀想了想,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还有一件事,必须去做。如果他回来了,你让他呆这儿等着我,我办完事就回来,到时候,会给他一个大惊喜。“

    祁战担忧地看着秀秀的腿,“你这伤还没好全呢。”

    “没事,子弹早已经取了来了,也没伤及筋骨。只是逃跑的时候怕被抓,所以摔了一下子。碰上伯伯的时候,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祁战还是不放心。

    “玉柱和娇娇,和丰收这孩子之间,产生了误会。你一个人远行,伯伯也不放心,就让玉柱和娇娇陪你走一趟,路上有个照应。要是碰上了丰收,有你在,他也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听听玉柱的解释。”

    秀秀觉得这个安排挺好,就点头同意了。三个人买了车票,当天晚上就上了火车,前往昌都。

    这一路上,三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微妙。

    余娇娇听说会碰上王丰收,十分兴奋。

    祁玉柱有苦难言。他怕余娇娇对王丰收,还有着执念。可王丰收却不会多看余娇娇一眼,再加上之前他们对王丰收所做的事,王丰收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原谅他们,到时候他对余娇娇的态度一定不会好,余娇娇很有可能因此受到伤害。

    苏秀秀独自想着心事,她也不是和谁都聊得来的人,本身就是个喜欢安静的人,祁玉柱和余娇娇对她来说,比陌生人亲近不了多少,所以她基本不会主动跟祁玉柱和余娇娇说话。

    祁玉柱打开水去了,余娇娇就托腮望着苏秀秀,研究她的长相。

    她还是不明白啊,表叔说她最漂亮,可是她觉得,这秀秀老板好像更好看。

    看着看着,她就有些泄气了。

    “我也不能变一张脸啊,所以我比不过你。算了,我不跟你争了。”

    苏秀秀回过神来,听到余娇娇说傻话,就微微一笑。

    “就算你能变一张脸,变成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只要你不是秀秀,丰收也不会喜欢。王丰收,只能是苏秀秀的啊。我和他,可是隔着一世的悲伤。时代欠了我一个幸福,老天补了我一个机会。所以,我一直努力着,想要回到他的身边。”

    “那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要分开?”

    “如果这六年的别离,是为了一生的相守,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的。如果这六年,能换我们避开命运,给我们俩一个好的结局,那些苦难也是甜的。”

    “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反正我和表叔新郎才不要分开。只是表叔新郎每次洗澡都要躲着我,不让我看,这件事让我很苦恼。隔壁的花花说过,结了婚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看自家男人洗澡,为什么他不给我看呢?还有,我洗澡,他也不来看……真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