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高密令 > 第505章 猜谜游戏
    怎么办?

    首辅和刘怀毅俩人对视一眼,都感觉到对方眼中的蛋疼!

    大袁帝国的月球开发计划还在酝酿中,核聚变火箭马上出炉了,卡在这个节骨眼上老黑开始在月球上清场,这就好像跟网友约炮,裤子都脱了警察查房......

    俩人好像练对眼一样大眼瞪小眼,刘怀毅最后受不住首辅的眼神攻势,只好先开口。

    “首辅......您看?”

    “这是你的业务范围,你说咋办?”首辅那是全球最顶尖的老狐狸,轻飘飘就把皮球踢回来。

    “......”刘怀毅郁闷了,首辅可以踢皮球他不行啊,想了半天,最后拿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要不咱们问问月球开发管理中心?”

    月球开发管理中心虽然只是个戴着大帽子的招聘中心,可那也是老黑在明面上唯一的对外窗口,刘怀毅打算通过月球开发管理中心问问老黑,到底啥意思啊,还让不让人上月球玩了?

    孟阳本来压根不知道这事,都是月球的环形山基地自己搞的事,不过政府部门郑重其事的约谈月球开发管理中心,正式的问起这事,手下人不敢自专就逐层上报到孟阳这里。

    孟阳一听乐了,感情平时没怎么注意,一不小心环形山基地都快发展成月球坐地虎了,仗着其他国家送人上月球费劲,直接发展月球霸权主义,把月球给清场了。

    这不是坏事啊!

    手下人帮着撑面子打下一个场子下来,自己着做老大的不能熊啊,不能转手把手下给卖了啊!

    孟阳琢磨琢磨,通过月球开发管理中心跟特务部隔空喊话。

    “月球我们罩了,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地盘,想要氦三,想要上月球,给钱吧。”

    看着老黑的回话,刘怀毅蛋更疼了,虽然大袁宣传部一直的口号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问题人家在月球上,都跟你不是一个天了,就是想管都够不着人家,太远了啊!

    老黑这意思明显是要占地盘称王称霸了,占着月球的地势,老黑就是宣布月球主权,恐怕地球上这些国家除了抗议两声谴责一下,真拿人家没有太大办法。

    就算是哪个国家实在不爽,想扔两颗核弹上去,那核弹估计也要飞上个一天两天的,这中间人家有太多时间做出反应了,就算派出个航天飞机把核弹装走,或者直接用石头砸两下,那核弹都得报废。

    这可不像在地球上玩核威慑,从发射到击中目标最多也就十几分钟,反应时间非常短促,人家有足够的反应时间防范任何从地球上发往月球的航天器。

    再说别看核弹在地球上很猛,可是拿到月球上威力也就那么回事,月球可是没有大气的,除非正中目标,否则也就是放个大号闪光弹罢了。至于辐射什么的,完全不用在意,太阳风可是正儿八经的核辐射,比核弹味道还正呢。

    刘怀毅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老黑自打上了太空,貌似制约人家的手段越来越少了,在地球上老黑还知道藏着自己不让人找到,这上了月球吧环形山基地就是摆在那里,别人也拿他没招啊!

    在地球上特务部还对老黑有一定的压制作用,老黑不敢明目张胆的冒头,现在看着这个架势,这是要分庭抗礼吗?

    刘怀毅想了一遍又一遍,脑仁都想疼了,最后不敢擅专,决定把这事交给内阁,毕竟这牵扯到老黑的地位和相互关系的问题,是属于重大战略决策,自己屁股下的位子还是有点小,扛不住这么大的责任。

    等了几天,内阁的答复回来了,上面就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万里他乡遇故知’‘一个篱笆三个桩’

    刘怀毅头更疼了,什么时候内阁都开始玩起猜谜游戏了?

    刘怀毅生怕自己想差了,赶紧把另外两个伙计叫过来,大家一起合计,万一搞差了,他入阁的事没准就黄了。

    把事一说,纸条传阅一遍,李孟华沉吟了片刻说道。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理解,无非是老黑现在还没抓着,我们拿人家完全没办法。月球上的环形山基地我们一点招都没有,魔都的月球开发管理中心就是搞招聘,我们就算取缔了,把人抓起来一点作用都没有,人家还有暗网呢,该干嘛干嘛,并且还更隐蔽。所以内阁说天要下雨,就是说我们对老黑的限制和制约手段几乎没有。与其这样,不如卖个人情,所以才有后面两句话。”

    姚劲喜听了也说道,“天要下雨是指明形势,后面两句估计就是具体战略了。”

    刘怀毅发现大家的想法差不多,看来自己没有领会错误,就说,“万里他乡遇故知,是让咱们打好关系?”

    “估计是,虽然还没找到老黑,但是他是在咱们这受的教育,并且受到大袁帝国文化的深刻影响,这是错不了的,内阁的意思估计就是打感情牌,争取让老黑念着点水土乡情。”姚劲喜说道。

    “那一个篱笆三个桩呢?”刘怀毅再问。

    “内阁怕是想让咱们跟老黑加强联系,最好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果能够更进一步最好。”李孟华说道。

    一个篱笆三个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刘怀毅突然有种跟泰迪啪啪啪的感觉!

    “内阁这是什么意思啊?传达指示还带玩猜谜的?”刘怀毅不由得抱怨一句。

    “嘿嘿!”李孟华嗤笑一声,“恐怕内阁还真有点意思。”

    “怎么个情况?”姚劲喜问道。

    “内阁这恐怕是在推卸责任。”李孟华看看俩人,见刘怀毅了然于心,就知道恐怕刘怀毅早就有类似的猜测,唯独姚劲喜有些迷糊。

    “老黑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大袁帝国出去的,应该算是大袁帝国的力量,但是现在人家有闹独立的倾向,咱们还管不了人家,只能看着没招。现在咱们与老黑正式发展对等互利的关系,这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妥协和绥靖,严格来说都能扣上丧权失土的大帽子。”

    “一旦以后有人追究起来,或者后人评价这段历史盖棺定论的时候,做出决定的那个人不定得到什么评价呢。这上面有巨大的政治风险,估计是诸位阁老没人愿意担这个,最后推来推去推到咱们头上了。”

    姚劲喜这回听明白了,不由得脸一黑,“真尼玛是一帮老狐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