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强天赋树 > 第876章 院长杜榕
    这声音一出,宫主任的动作瞬间僵硬,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紧接着,便看到一名满面红光的老者走了出来,冷然扫视众人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宫主任身上:“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砍这棵树?!”

    “哪来的老东西,敢坏老娘的好事?”王春花女士继续目中无人道。

    宫主任看到老者之后,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眼看王春花继续撒泼,赶忙提醒道:“王夫人,这位是我们院长!”

    “院长怎么了?老娘……”王春花脸色一僵,忽然间吓得头脑犯晕道:“您就是南山敬老院的院长啊?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王春花做梦都没想到,一件小事儿竟然惊动了传说中的院长。

    虽然她自认在青岚星可以横着走,但在南山敬老院这位神秘的院长面前,还是得乖乖做人。

    没办法,虽然没人知道这位院长的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院长的身份绝不简单。

    一旁的护卫们也被吓了一跳,赶忙上前行礼。

    唯独风浩看的一脸懵逼,因为眼前这个老者就是昨天骚扰了他一晚上的老头,说实话,当他得知老者就是院长的时候,他内心是拒绝的。

    “哼!”老者冷然扫视众人说道:“敬老院门前大呼小叫,成何体统,都给我滚回去!”

    闻言,宫主任哪敢说半个不字,急忙连滚带爬的滚了回去,护卫们也没多做停留,整齐划一的列队离开了现场。

    “还有你们两个家属,以后来南山都给我安分点儿,别以为有点儿身份就能在这儿耍横。”

    “您放心,以后一定注意。”王春花赶忙道歉,可看着一旁的歪脖子老树,她忍不住问道:“可是这颗老树您不觉得很碍眼吗?”

    “碍不碍眼老夫会不知道?”老者没好气道:“赶紧给我滚,小心我看你家的生意碍眼!”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王春花吓得瑟瑟发抖,连忙拉起乖儿子滚进了敬老院,话都不敢多说。

    母子二人急匆匆跑了半天,乖宝宝金公子仍不住好奇询问道:“妈,不就是个敬老院的院长吗?有必要给他面子吗?”

    王春花虚惊一场,没好气道:“闭嘴,他可不是我们能得罪的人。”

    “有那么厉害吗?”金公子不以为然道。

    “你懂什么?就算你林伯伯见了他都得毕恭毕敬的。”

    “不会吧?”金公子难以置信道:“林伯伯可是咱青岚星的界主。”

    “所以说这人不能得罪,想当初一个外来的界主无意中闯入了南山敬老院,当场就被击杀了,而且教派那边一句话都没说。”王春花心惊胆战的讲述道。

    “天哪,那老头……呃……老前辈究竟是什么人?”金公子不可思议道。

    “不清楚,总之背景很大就对了。”

    ……

    敬老院门口,打发走闲杂人等后,老者脸上的冷色瞬间烟消云散,似笑非笑的看向风浩:“怎么样?是不是被老夫的身份吓到了?”

    “那倒不至于。”风浩咧嘴一笑,好奇打量道:“只是没想到您就是杜榕院长。”

    “咦?你怎么知道老夫的名讳?”老者微微差异道。

    风浩哑然失笑道:“前些天大半夜不是有人跟您吵过吗?当时整个敬老院的人都听到了。”

    “……”杜榕表情一僵,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话说那天跟争吵的前辈什么来头?竟然敢跟您大吵大闹?还直呼您的名讳?”风浩好奇询问道。

    却见杜榕脸色铁青,轻哼冷斥道:“没什么,一个粗俗不堪的老恶棍而已~!”

    “仇人啊?”风浩略显诧异道:“那您为啥不把他干掉呢?说实话,晚辈当时还以为能看到一场惊天大战呢。”

    闻言,杜榕嘴角一抽,咬牙切齿道:“当年没狠下心,现在已经打不过了。”

    “啧啧,这就是斩草不除根的后果啊。”风浩调侃道:“欸~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啥对方没把您干掉呢?”

    “他敢?!”杜榕吹胡子瞪眼,明显有些失态。

    “看来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嘛。”

    杜榕咬牙切齿了半天,叹息着摇摇头,转化话题道:“算了,跟你说这些干嘛?还是先说说拜师的事情吧,老夫这次特意整理了一批顶级资料,绝对能让您小子心动?”

    “……”风浩表情一僵,满头黑线道:“我去,合着您还不打算放过我啊?”

    “废话,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么好的苗子,当然不能错过。”杜榕哼哼着说道:“走,摆两张椅子,咱爷俩去树下坐坐,老夫今天一定要让你改邪归正。”

    风浩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虽然他并不想拜师,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陪这老头解解闷儿。

    于是便取出两张椅子,摆在歪脖子老树下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对了杜院长,这颗老树应该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吧?”风浩看了眼大门和老树的位置,忍不住询问起来,说实话,老树的位置的确有点儿碍眼。

    “别老叫杜院长,太生分,直接叫我杜老就行,没准马上就要改口叫师父呢。”杜榕咧嘴淡笑道:“至于这颗老榕树,的确有那么点儿意义。”

    “哦~说来听听?”

    “当年老夫建立这座敬老院的时候,便在门前亲手栽下了这颗榕树,而且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榕字,也算是某种寄托吧。”杜榕平静回忆道。

    风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忍不住调侃说道:“啧啧,那您这栽树技巧可真够可以的,种哪儿不好,非要把门给堵住一节。”

    杜榕微微一愣,哭笑不得的解释起来:“不是老夫种的位置不对,而是山门重新修建过几次,当初的山门可没现在这么大。”

    “我就说嘛~您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风浩哑然失笑道。

    “哼哼,少跟我在这儿转移话题。”杜榕明显看出了风浩的意图,没好气道:“知道我为什么想收你为徒吗?”

    风浩脸不红心不跳道:“可能是因为我太优秀吧?”

    “呵呵,你小子倒是一点儿都不谦虚。”杜榕抿嘴笑道:“老夫之所以这么急切,主要是因为你炼制的那瓶玉华散。”

    “呃,一瓶玉华散而已,就算炼制的再好也看不出什么吧?您有必要追着我不放吗?”

    “如果是普通的玉华散,老夫也不会这么激动了。”杜榕意味深长的凝视着风浩,“你知道我用你那瓶玉华散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风浩好奇道。

    杜榕语气沉重道:“老夫的长生道竟然精进了一丝,虽然只有小小的一丝,但确确实实是精进了,要知道,老夫自长生道大成以后,已经好几万年都没有精进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