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道隐名 > 第八百二十二章 火网地罗阵
    迎面扑来的,不是火焰的炙热,反而是犹若寒冰的冰冷。

    眼前,没有熊熊燃烧的火焰,也没有皑皑无瑕的冰雪,肉眼看不到任何的异样,但在灵识中,却能察觉到阵阵无形的冰寒之力,从嶓冢焰山的山体深处,不断散发而出。

    不只是周围,环绕嶓冢焰山方圆五十里,也都是冰寒刺骨,只是稍加靠近,就如同骤然掉进了万丈冰窖。

    不负冥焰之名!

    只是这冰寒刺骨的冰寒之力,对于一般的修炼之人,或许难以承受以致不敢接近,但对身怀冷冽寒气,和修炼寒魂幽魄玄功的苏望而言,这些冥焰所散发出来的冰寒之力,根本就不足为道。

    苏望不惧,但此刻肉尊者、小义和解灵儿却是反应不一。

    尽管是置身在混仪戒内,但小义依然还是感受到了阵阵冰寒,小义本想运转叠雪功法,但随即转念一想,这样会徒耗法力,于是小义拿出了一粒稷雪丹服下,这才将刺骨的寒意隔绝在了体外。

    而解灵儿身为混仪戒的戒灵,虽然修为比小义要低,但解灵儿只是意念一动,立即就从混仪戒的灵眼空间内,迅速凝聚来了许多的灵气,灵气像云又似雾地环绕包裹着解灵儿,没有一丝寒意能透过,因此解灵儿显得很是轻松。

    令小义和解灵儿都是有些讶异的是,中元宫内的肉尊者,除了不时大喊几声“好臭”之外,对周围的冥焰寒气似乎毫无感觉,只是催促苏望赶紧找阵法的薄弱之处。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五炷香有多,肉尊者这一次醒来的时限很快就要到了,并且不出意料的,嶓冢焰山的周围,也有阵法警戒和防护着。

    若想在肉尊者沉睡之前,施展穿偷神通穿过防护阵法,那苏望就必须尽快找到防护阵法的薄弱之处。

    使用灵识,必然会瞬间就被赭殇柏的神识所察觉,所以苏望只是展开了尸狗幽魄,对眼前不远处而肉眼无法看见的防护阵法,悄然且细细地扫视着。

    嶓冢焰山,位于冥焰门的圣门之地,又是冥焰门的禁地,其防护阵法自是等级不低,威力不弱,但只是过了一会,苏望却是忽地双眉微微一蹙,随即就若有所思一般。

    肉尊者见此,立即开口说道:“我的神呐!望小子,你可别乱臭屁啊,只是几息的时间,你就找到阵法的薄弱之处了?你听本尊者一声劝告,少年,不是,青年人切记不要心浮气躁,更不可自负臭屁啊!”

    “本尊者可是耗费了许多力气,救了你几次性命的,这次你可别再死了,再连累了本尊者,哎,本尊者的命,怎就这么苦,偏偏遇到了你。哎,对了,说着耗费力气,本尊者真的有些饿了。”

    “望小子,赶紧给本尊者一些美食,本尊者可跟你说啊,饿着肚子施法,很容易失灵的,到时候你穿不过去,可别怪本尊者没有提前告诉你啊……”

    双眉微蹙的苏望,忽地眉头一展,奈何肉尊者在一旁唠叨不完,于是苏望体内灵力一转,施展了吸灵秘术,将整整两百块下品灵石吸进了中元宫,漂浮放在了肉尊者身前。

    不是苏望吝啬,实在是如今苏望的身上,蕴含纯净灵力且能给肉尊者当成美食吃的,就只有下品灵石了。

    “我的神呐!望小子,你居然敢如此敷衍本尊者,信不信……”

    但肉尊者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苏望的一声冷语:“不要的话,我就全部收回了。”

    “放下本尊者的灵石!蚊子腿再细起码也是个荤腥啊,总比没有的强,望小子,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小气的……”

    不再理会一边快速吞食着下品灵石,一边还在继续唠叨的肉尊者,苏望将部分尸狗幽魄探入到混仪戒中,并且在小义的身前地面上,快速刻画下了一座阵纹繁杂的阵法图样。

    这阵法图样,正是苏望依葫芦画瓢,将眼前嶓冢焰山的防护阵法刻画给小义观看的。

    果然,小义只是细细看了数眼,之后就立即抬头看着苏望说道:“主人,这个防护阵法,似是与火网地罗阵很是相像啊,如此,它的阵法薄弱点,应该就在兑下乾上六三位,或是其附近。”

    小义说完,目光中带着一丝殷切之色,但又有些不确定之意看着苏望,因为苏望所刻画的,只是看似和火网地罗阵相像,且因为怕放出灵识被发现,所以小义并没有亲自探查过苏望面前不远的防护阵法。

    而小义所说的火网地罗阵,乃是世阵新解玉简中所记载的一门阵法,属于顶阶的地级阵法,威力极为强大,且阵法具有多种变幻,既是可绞杀修炼者的杀阵,也是防御力极高的防护大阵。

    一旦不慎陷入火网地罗阵,即使是魔丹期大圆满的魔帅,除非懂得破阵之道,否则就会立即触发阵法,从而受到大阵的重重杀招,不死不休,直至阵法被破,或是维持阵法运转的天地之力耗尽。

    笼罩在嶓冢焰山的防护大阵,如果真如火网地罗阵一般,那维持其大阵运转的,必然就是整座庞大的嶓冢焰山,以其散发的冥焰寒力来看,即使是化圣期的魔尊耗尽了魔力,大阵也一定不会先耗尽天地之力。

    而苏望和小义,虽然对世阵新解玉简内记载的许多阵法至今都未能参透领悟,但对其所记载的阵法图样早已是熟记在心,因此,无论是苏望,还是小义,乍看之下,就觉得这防护大阵似曾相识。

    至于苏望为何要先刻画给小义看,原因也很简单,就阵法修为而言,还有对世阵新解的钻研和领悟,小义比苏望、肉尊者、雪雯和解灵儿都是深厚和高明得多。

    听闻小义也是这般说,苏望微微点头,随即传音说道:“我刚刚已经细察过了,兑下乾上六三位的附近,确实有极为微弱、与周围阵法之力不同的波动。”

    就在此时,肉尊者却是传音说话了:“我的神呐!望小子,你到底确认了没有,本尊者这次的时限就快到了,你再这么磨蹭下去,本尊者可是帮不了你了。”

    苏望闻言,尸狗幽魄又是快速在防护大阵上一扫,随即就对肉尊者说道:“施法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