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72 从未吝啬牺牲
    两团疯狂射击的火力网下,自然不止犯了错误的竹山大雄这一个倒霉蛋。

    丢掉所有负重昂然拉升准备迎敌的96俯冲轰炸机编队根本来不及忧伤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已经殒命,在疯狂拉升到1000米高空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竟然损失了超过5架战机。

    有3个倒霉蛋被击中失去控制撞向地面,还有两架冒着浓烟歪歪扭扭侥幸通过地面火力网向远方遁去,可看那个模样,绝对是回不到还远在两百公里外的母舰上了。跳伞可能是唯一的生路,可地面,还是中国人的天下,哪怕是金山卫,也都还在尸山血海中搏杀,他们悲催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

    日军海航精英们的估计没错,两名日机飞行员的悲催命运已经无法避免。空中轰鸣着的两方机群编队早已吸引了地面无数百姓的目光。挣扎了不过二十公里的日机在彻底失速后,两名日军飞行员只能选择跳伞。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宁愿活着落到地面被地面上的中国军民给俘虏,或许那还有条生路,毕竟,在开战初期,国府就开出了俘虏日机飞行员将奖励数百大洋的奖励。

    在那些大人物们眼中,活着的日军俘虏永远比尸体有用,远不像士兵那样,死去的鬼子才是好鬼子。

    可惜,江南水乡的名称不是白来的,丰富的水资源代表着这片土地上纵横着各式各样的河流和池塘。身穿沉重飞行服还携带着降落伞落到池塘里或者河流中的话,就算是国家一级游泳运动员也只能憋屈的大口喝水,除了把水喝光导致河塘干涸能活命以外,再无第二条路走。

    所以,两个日军飞行员在中国百姓赶到的时候,早已大腹便便。显然,他们没能喝光一条河,就只能喝多了给撑死死了。

    空战,早已爆发。在96俯冲轰炸机编队还在努力爬升的时候。

    两个中队24架96式战斗机早已和从高空中扑下的21架中方战机在长空中杀成一团。

    从高空中扑下的,是由周大鹏领衔的12架魔改“雷电”战机编队和乐以卿率领的9架霍克III战斗机编队,剩余的另外12架不知去向。

    24VS21,从数量上看日机还占有一定优势。但双方当事人却绝没有如此想,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首先,中国战机是占据了方位的优势,他们是从更高的空中扑下,那对于位于低空中的战斗机来说,就像是两支骑兵对决,一方还在等待,而那一方却是早已加速。无可赘言,提早将速度提至最高的骑兵将占据极大优势。

    位于低空中的战斗机不可能傻不呼呼的拉起机头去和从空中扑过来的敌机对射,他们唯一能做的只能先躲,然后再伺机靠着自己的技术和战机优异的性能进行反击。但显然,从一开始就只能躲的战机在这场空战之始就属于劣势的一方。

    当然,这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魔改“雷电”日军海航飞行员也不陌生,这种飞机不光是性能优异不比96式差,而且极为耐操。那怎么说呢,就像是他们身着轻铠,而对方却着重铠,他一刀干不死别人,但对方一刀却搞死他们,最蛋疼的是,人家灵活性方面还比他们差不了多少。

    这绝对的是帮狠人。

    所以,从缠斗开始,就最少有4个小分队12架战机冲着魔改“雷电”的战斗机编队而去,剩下的3个小分队自然就和乐以卿率领的霍克III对上了。

    相对于魔改“雷电”,霍克III可就差得多了,无论是爬升、转弯还是最高速度,双翼版的霍克III皆比96战斗机要差不少。只是,机身上印着8颗红星的乐以卿战机也让日本海航飞行员们有些胆颤。

    做为飞行员,他们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这位曾击落过8个对手,那是王牌飞行员的象征。在这一点儿上,没人会作假,全世界都一样。除非是那个国家的空军都放弃了属于空中战鹰的荣誉。

    乐以卿从一开始就展现了他做为王牌飞行员的能力。能在一场空战中击落4架敌机,“江南大地之钢盔”绝不是靠与敌偕亡的勇气得来的。那是远超一般飞行员的技巧。

    飞机从3000米的高空中向下俯冲,别以为将油门踩到底以最大加力飞行,速度越快越牛逼,俯冲速度也有限速的,俯冲速度过高,一会导致失速,二来会导致机体过载而在空中解体。说白了,俯冲不光是技术活儿而且和飞机本身的设计也有关系。

    但中国王牌飞行员从3000米的高空上,就向一只倔强扑向火堆的飞蛾笔直向下,那副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就连周大鹏也不由叹为观止。他座下的全金属制单翼版的战机可比双翼霍克III要坚固多了,但他也没敢如此玩过,他怕自己玩过头,一头扎向大地。

    但乐以卿就这么做了,对着一架日机疯狂俯冲,日军飞行员显然有些懵逼,这完全不是要拿机枪射他,是要撞死他的节奏啊!阳光下,中国王牌飞行员机身上的8颗红星很刺眼,但,八嘎的,你都是这样把对手给撞下来的吗?

    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机唯一能做的,不是向前狂奔,因为,接近500米,中国的王牌飞行员就会开枪,从上往下开枪,他最后的结局就是被射成蜂窝。

    他也只能向下俯冲,等到合适的位置再翻滚改出,那得看双方勇气和技术以及飞机性能等综合因素的了,而不仅仅是靠疯狂。

    可惜,这位日军飞行员错了,除了飞机性能不如,他面对的这位中国王牌飞行员,无论是勇气还是技术,都远超他。

    一直到400米低空,日机飞行员猛打已经无比沉重的方向舵同时放下副翼,96战机翻滚着改出俯冲状态,那已经是他承受的极限。以霍克III脆弱的机体,他早应该改出俯冲,否则,他再也没有机会改出越来越快的俯冲状态,就算有那个技术,可怕的机载也会将霍克III撕扯粉碎。

    但数百米高空上的乐以卿依旧在俯冲,速度远超已经改出俯冲状态改为平飞的日机,直到再降低200米,这才悍然开枪,将速度大大降低的日机凌空打爆。

    然后,几乎是违背常理的在500米的低空中开始翻滚,就像是刚才在剧烈的爆炸中翻滚的卡车一样,在已经停止射击的两团步兵们眼前像失去所有控制一般翻滚。

    所有人的心猛地揪起,一直仰天望着的小记者更是咔擦一下将自己手中的笔给捏断。做为记者,她当然知道,那8颗星代表的是什么,那是中国空军标志性人物。“四大金刚”已经失去其一,中国空军不能再损失一个了。

    可奇迹发生了,连续翻滚仿佛已经彻底失速的战机竟然奇迹般地改为平飞状态,在其僚机俯冲过来护卫在他的侧翼之后,两架战机昂首再度冲向蓝天。

    地面上,欢声雷动。

    这就是战斗一开始的状态,两团的地面火网击落击伤六架日机,俯冲而下的机群在一开始就击落了三架,在这里的3个中队36架日机瞬间变成了27架,中方则还有21架战机。

    空中的战斗很激烈,从数量上来说日机依旧占据优势,而中方在缠斗过后也丧失了最开始的空中优势,双方共计40余架战机在广阔的空域中从2000米的高空再到500米的低空,互相追逐着射击。

    不时的有战机浓烟滚滚退出战场,有的甚至当场凌空爆炸,这其中有中国的也有日本的,地面上的军人们除了焦急的搓着手等待,他们什么也不能做,他们甚至不能对空射击掩护空中的战友。

    双方战机互相嘶吼着高速追击让他们很有可能误射。

    空中绽放的白花也多了起来。因为地面上是中国人自己的部队,所以当中方战机中弹冒烟起火,周大鹏和乐以卿都是下令让飞行员立刻跳伞,只是,他们的命令经常被拒绝。

    跳伞,生存的几率高于百分之七十,不跳,死亡的几率高于百分之九十。这是明摆着的道理。

    但是,年轻的飞行员们更知道。

    中国,现在不光是缺少飞行员,缺的更多的,是飞机。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训练一个飞行员不容易,从进入航校到成为一个能战斗的菜鸟飞行员,最少也得一年半。

    可是,再怎么难训练,中国毕竟还有飞行员,但飞机,却是真没有了。日本人封锁了东南和北方的出海口,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飞机了。在失去了集中中国百分之七十重工业的东三省之后,中国脆弱的重工业甚至连产炮钢都难,又哪里能造得出飞机呢?

    没有了飞机,留下飞行员又有什么用?

    哪怕是机舱已经燃起火苗,哪怕是机尾浓烟滚滚,但很少有中国飞行员跳伞,他们,要么是拼命坚持着把飞机向首都方向开去,要么,飞向低空,摇摇欲坠的准备在公路上迫降。

    可以说,这一刻,他们以完全不逊色于步兵的英勇向着自诩为敢抱着炸药包炸坦克的中国步兵们证明,中国空军,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也从未吝啬牺牲。

    这场卫国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所有人的,也是全民族的。

    地面上的士兵们在早在这之前,就在各部军官们的指挥下,狂奔着,流着泪搬开一千多米外公路上在日机轰炸中被摧毁的汽车残骸,搬运着战友的遗体,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条公路清空以供己方战机迫降。

    这是刘浪自战斗开始之后就发布的第一道军令。

    他未尝没有希望从燃烧着扭曲着的汽车残骸里找回还活着的士兵,哪怕是一个两个也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