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棺新娘 > 第九章 六姐变成了鬼媳妇?(二)
    3

    我静静地走进院子,走向屋门。我要向大伯大婶说明一切,告诉他们一切。告诉他们我和六姐的关系!可是,我的心中又是那样的恐慌,这种恐慌來自哪里呢?我站立在门前,几次将要去敲门的手都无力的落下了。我看到了自己的衣袖,我看到了自己的军装。假如现在告诉他们一切,六姐知道后一定会更伤心的!她是为了我才忍辱负重离去的,她的苦心只有我才会明白!可,可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呢?太懦弱了呢?难道一切都如自己想像的那样吗?雨歌呀雨歌,你是不是在给自己找理由呢?

    “明天就不要去客运站了好吗?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有大雨呢。”是吴大夫的声音。

    “去,要去的。兴许什么时候就能看到咱六丫从车上下來呢。还有那孩子……我当时怎么那样混啊!怎么说那都是咱的外孙女啊……”

    “是你,是你非要送人的……你咋那么狠心啊……”吴大夫哭出了声。

    “可,可六丫还要活着啊……挺大的姑娘不听话,谁给介绍对像都不同意,可她不声不想的生了一个孩子出來……你说让我这当书记的老脸往那里搁吆!要是在从前……孩子非变成“鬼媳妇”才怪呢……”

    “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咋还比我还迷信呢?不对!是报应!报应!谁让你年轻的时候总……现在好了,六丫和外孙女儿都沒影一年多了。你现在的老脸就有地方搁了,对吧?”

    “可我的外孙女也不见了呀……那两口子也许是他妈的人贩子啊,说是前屯五十里铺子的,我去找了,根本沒有这两口子的踪影!都是我一时糊涂,哪天六丫真的回來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什么?你怎么今天才跟我说这些?死老鬼啊死老鬼!你呀……假如外孙女在我们身边的话,现在都应该快会叫你姥爷了呀……六丫的命咋这么苦呢?”

    “你,你别说了老婆子……我啊……”

    屋里老夫妻俩哭成了一团。

    我扶在门框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大伯!大婶!原谅我,原谅我现在不能去见你们,不能和你们说我知道的一切。我现在是身不由己啊,等着我,六姐,等着我,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会回來,我会回來做我应该做的一切的!

    我转回身子,走出村口,疾步向破庙方向走去。我要去破庙看看;我要去鬼火坟地看看!一时间,我什么都不在乎了。甚至于感到自己以前的那些对鬼火坟地的恐惧感都感到可笑!

    破庙还在,只是更加的残破了。沒有了窗子的窗口,就如一张张沒有了牙齿的嘴巴。借着夜色,我看到庙内的土炕已经坍塌了,地面上堆积着很多的枯败的杂草和砖瓦片子。

    我出了破庙,一步步走向鬼火坟地。

    坟地里一座座坟头在夜色里,灰蒙蒙连成一片。上面布满杂草。有的地方会突然凹下去,出现一个个坟坑。那是被移出棺材留下來的。都移到东岗子坟地去了。这里留下的,大都是些无家人照料的孤坟。

    我站在坟地的中间位置,四处搜寻着:“‘鬼媳妇’!你出來吧!我不怕你!我就是來招惹你來了!你到底是什么?你快出來!你出來告诉我!”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眼睛。“知道吗?我沒有看到过你出现,所以我不再相信有什么‘鬼媳妇’了!”我的话音刚落,我的眼前,就仿佛有一个白色的影子闪了过去……是我的眼睛花了吗?我向前奔跑过去,脚下一沉,跌倒了下去,我立即爬了起來,四处找寻着。沒有人理睬我,更沒有所谓的“鬼媳妇‘出现。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坟地的,又是怎样走上村道,走到柏油路上的。我只感觉自己的腿在动,双脚就像失去了知觉似的,麻木而僵硬。

    两道白亮的光芒从我的身后直刺过來,我回头看去,一辆汽车从我身边驶过,稳稳地停到了我的前方。借着车尾灯的光线,我看到了“G”打头白底儿红字的公安车牌,是一辆212吉普车。

    父亲从前座打开车门冲我喊道:“你不回家跑这里溜达什么啊?快上车!”

    我忙好好擦了擦脸,跑向了吉普车。

    坐到了父亲的身后,我忽然感到心中塌实了很多。与我一起坐在后座上的还有两名警察。父亲介绍说这是你周叔和李叔。他们都点头示意向我问好,我便忙叫了两声叔叔好。

    在父亲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在父亲的身边,我也永远都长不大。我知道我的个性,我对父亲的依赖性是从小就养成的。可我能对父亲说什么呢?我真想告诉他一切,让他去帮我找回六姐,甚至于还有那个可能是他孙女的可怜的孩子……父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呢?我不敢想像是个什么样的后果!父亲曾一再嘱咐我,让我能留到部队里,最好的归宿是考上军校,成为一名军官。那是父亲的心愿啊。他总是叨咕:自己的四个儿子怎么就出不了一个大学生呢?好在三弟和四弟现在的学习还很不错。

    父亲沒有再问我什么,只是点燃了一只香烟。车子将我和父亲送到了村口,就被父亲打发走了。父亲说,走,咱爷俩儿一起走走,唠唠嗑吧。

    我说爸爸您为什么这么晚才回來?其实这句话是爸爸该问我的。

    父亲说这几天有人报案,说在七家村夜里闹鬼。所以晚上才出來看看的。

    闹鬼?我楞了一下。

    是的,就是发生在七家村。好多村民都來报案,说半夜里听到女人的哭喊声和野狼的嚎叫声。开始是在野外,后來就进到村里了。可是大家出來的时候,却什么都沒有发现。我到是不相信什么鬼神儿的,但是这件事情却让人感觉很奇怪呢。父亲说。

    您听到了那女人的哭叫和狼嚎的声音了吗?是“鬼媳妇”出现了?我问。

    父亲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什么“鬼媳妇”出现?你都听谁胡说的?那些都是封建迷信你知道吗?你呀,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在部队服役,争取留在部队工作。别去想那些与你丝毫沒有关系的事情。

    然后,父亲就沉默了。我听父亲的声音很严肃,就把很多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只是快进家门的时候,父亲突然对我说:“斜楞出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