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棺新娘 > 第十二章 寻找和追逐需要爱的勇气(二)
    3

    一年前。

    六姐在向尤老伯深深鞠了三个躬后:

    那是一个充满了白色的雾气的早晨,雾气是缘于那一块块呈正方形的稻田地里的水散发出來的。水稻的叶子在晨风中成片状摇曳着幽幽的绿。一个女人,一个披散着乌黑的秀发的女人,一个光着细嫩脚丫的女人,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这稻田地里拼命地奔跑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在四处搜寻着……“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啊?孩子……”她的声音早已沙哑得不成了样子。滑倒了,一身的泥水,她挣扎着站了起來,继续奔跑。终于,她踏上了一条稍稍干燥一些的土路。原來,她是想横穿过挡在面前的稻田地,可以不去绕弯而减少时间去追上前面抱走她孩子的那两个人。后來她才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这样反而却大大减慢了自己前进的速度。前方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更看不到许家窝棚村的影子。她抬头望了望正在升高的炙热的太阳,开始蹲下來大哭起來,这哭声是那样的绝望,哭声在看不到一个人的荒野上回荡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停止了哭泣,站了起來。把头发好好拢了拢,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迷离的神色消失了,目光中充满了坚毅的光泽,“雨歌,我不会放弃的,永远都不会。你知道么?要是找不到我们的孩子,你也许就永远都不会见到我了。但我相信我会找到孩子,我们的孩子!我心里知道你在想着我,念着我。可我……更想你……我……我现在多么希望你拉住我的手……”她独自叨咕着,她快速的奔走着,手里紧紧攥着一条白色的毛巾……

    “陈拐子,这条路对吗?怎么还看不到铁道轨的影子呢?”女人的声音。

    陈拐子停了下來,手搭凉棚向远处了望了一小会儿,擦了把汗水说:“我很久沒有來这个破地方了。不过,应该沒有错。前面不但有铁轨,还应该有个小站的。要不咱先歇会吧霞子?”

    “都是你非得从这儿鬼地方走……我们怎么不从谦和县里走呢?那里路好,还有客车呢。我们这次又不是偷骗來的……”

    “妇人之见,要是那老头子反悔追來要孩子怎么办?到手的钱财难道就这样丢了?头发长你见识短!”

    “你头发短,你行。给你抱会儿,我胳膊都酸了都肿了。”叫霞子的妇人把孩子递给了陈拐子,陈拐子抱了过來,用力不当,把婴儿弄醒了,大哭了起來。稚嫩哭声在田野间回荡着……是那样的凄凉和无助。

    “闭嘴!小崽子,你都哭一宿了你,再哭我摔死你!”陈拐子恶狠狠的声音。

    六姐突然停了下來,侧耳细听起來,难道她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太阳在头上似乎只呆了那么一小会,就开始向西边游动而去了。前面的路已不在泥泞,路两边也已经不是稻田地,都是快一人高的玉米和高粱地了。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让六姐的心里感到慌慌的。

    快要黄昏的时候,远方不时地穿來了火车的汽笛声。陈拐子看了看手表,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口中喷着酒气说:“我们还能赶上18点30分的那趟火车。”

    他们两个已经在玉米地里吃了些随身带着的干粮。现在他们面前已经是一大片绿色的开阔地了。一条不太平坦的土路直直的通向了远处的火车小站了。

    这时候,一个人从后面扑了过來,扑向了霞子手中的婴儿。霞子“啊”地惊叫了一声,下意识地一闪,那个人扑倒在了地上。

    “你……你他妈的是谁啊?”陈拐子挡在了霞子的身前。他很奇怪,怎么一直沒有发现这个人呢?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呢?

    六姐勉强爬了起來:“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求你们两口子了,把孩子还给我……”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酸。

    “什么?你的孩子?还给你?哈哈哈……”陈拐子发现是个女人,而且就她这一个女人的时候,心就放下了。

    “我……我给你跪下了,我……求你们……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六姐真的跪了下去,一个接一个的磕着头,头发在飘散着,散落着……

    “你……你带钱了吗?我们是花了钱的……”霞子从陈拐子身后探出头來问。

    “钱?我的钱……”六姐站起身來,开始飞快地摸索着自己的衣兜,慢慢地,她的手无力的放下了。她身上沒有一分钱。

    “哼!沒有钱你要什么孩子?”陈拐子冷笑了一声,“快,我们快走,要不就赶不上……”

    “哇……哇哇……”婴儿大哭起來,声音就像她母亲的声音,嘶哑无力。

    “不……”六姐平伸出双手,绝望地大叫了一声,这声音似乎有一种威慑力,让两个人不由自地停了步子。

    “孩子饿了,饿了……我求你们了……我请你们等几钟就好……我……我不要孩子了,可……可至少能让我最后再喂喂孩子……”六姐的声音很平静。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沒有说话。

    陈拐子想了想,也是,要是再不给这孩子吃点什么,到了火车上哭起來更麻烦。就冲霞子点了点头。

    六姐接过孩子,仔细端详了一下,就轻轻解开衣扣,露出了一个雪白的**。她爱怜地将**填进孩子的口中。婴儿努着小嘴,用力的吸食着。六姐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陈拐子的眼神有些迷离。

    突然,六姐把**让出还的小嘴,抱着孩子回头就跑。

    “你奶奶的,你敢和老子玩这路子……”陈拐子猛冲上來,一把将奔跑中的六姐从身后拉坐到了地上,衣服被掀了起來,露出了大片的白嫩嫩的皮肤……陈拐子的眼睛直了,咽了一口吐沫说:“你到是挺漂亮啊小呢子,这样吧,你也不能白把孩子抱走,总得舍出点什么吧,总不能白让我掏钱买孩子吧……”

    揉了一团的白毛巾从六姐的腰间掉在了地上。

    “什么?你想要什么?”六姐托着婴儿,尽力让孩子保持平衡。

    “什么什么啊?你有什么啊?我要的是你的身体!”

    “你有老婆……”

    “她?”陈拐子回头看了看表情木然的霞子,“她算我什么老婆啊,顶多算个姘头!”

    “好,我答应你,你先让我把孩子放到一边,反正我也跑不了。”六姐说,声音要比刚才还要平静。

    陈拐子迟疑了一下,放了手。他沒有想到这个女人就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六姐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平铺在了稍远的草坪上,把孩子放了上去。她的上身只剩下了一件碎花的小背心了。

    看着秀丽的脸蛋,鼓鼓的胸脯,又让陈拐子咽了一口吐沫。

    六姐静静的拾起地上的白毛巾,那里面包裹着一把锋利的剪刀。

    六姐一步步走向陈拐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