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棺新娘 > 第十五章 来自同龄女孩儿的爱恋(一)
    1

    在复员后的日子里,一下子让我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或者说应该去做些什么。父亲忙着他永远都忙不完的工作;母亲仍然到集市上去卖菜;哥哥去单位上班;弟弟们在上学。我每日里就是到斜楞的木器厂附近去转悠,有一段时间我曾疯狂地想找斜楞“谈谈”,要好好“教育”一下这老小子。让他打消对六姐的歪念头。可后來一想,他若是能找到六姐的话,那也不正是帮我一个忙了么?二癞子经常性的來向我汇报斜楞的最新动向,同时还经常咬牙切齿的说,他早晚有一天会把斜楞给“废”了。我说,你何必呢?若是斜楞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你可以直接去找我父亲,用法律手段來收拾他不是更好么?

    可是,六姐到底在哪呢?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临别的时候,六姐,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三年,三年我一定回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回來了么?虽然比预期的期限推迟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我回來了,你快出现啊,我决不会再离开你了!

    还有,我还在等你告诉我,什么是“鬼媳妇”呢?有的时候,我就像着了魔、中了邪一般,在深夜里偷偷溜出家门,疯跑到七家村破庙后的鬼火坟地里去,在坟地边上站上一会,期待着鬼媳妇的出现,心里明明知道根本就是沒有什么鬼媳妇,但是总管不住自己。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父亲开始为我的工作分配去向忙碌起來,母亲却不着急,说你别瞎操心了,雨歌的工作早就安排好了。父亲很奇怪的看着母亲,母亲扭头瞧瞧我,很神秘地笑着说:“小春和她爸爸都來咱家不下十趟了,你们都不知道吧?”

    “什么?小春和她父亲……來咱家?”父亲有些吃惊了。

    “他们什么时候來的?”我有些茫然了。

    “今年年初就來过两回的,春子那时还以为你复员回來了呢。”母亲说。

    “她……她不是在北京读书吗?”

    “傻孩子,春子去年年底就毕业了,现在正在油田下属的单位实习呢。”

    春子居然沒有在北京!这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但细一想想,也对呀,按时间算一下,春子真的应该是在去年毕业的呀。我苦笑了一下,心里说,自己的头脑中满是六姐的影子,哪里还容得下春子啊。可是让我弄不懂的是,妈妈为什么今天才告诉我。

    母亲又笑了,说:“这都是小春子的主意,她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我告诉你她在家的消息,说你想起她的时候,就一定会去看她的。看來这小丫头还很有心计呢。今天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呵,这小丫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装腔做势的,我还真以为她在北京呢,对了,雨歌的工作都落实了?以前我和欧阳书记为这事情通过一次话的,我还以为欧阳书记那边忙,沒有及时來答复我呢。呵呵……”父亲也笑了。

    “是呀,欧阳书记都给安排妥了,他现在可是大官了,送他们爷俩儿來的轿车我都沒有见过呢。欧阳书记说从小看苗,就知道咱雨歌是个好孩子。油田就需要这样的小伙子呢。”母亲很自豪的说着,“就是前几天还來过两回呢……”

    “來咱家?”父亲问。

    “不是,是小春到菜市场里找的我,这丫头居然还帮我卖过几次菜呢。和我可近乎了,一点都不像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不过,就是她的体格太单薄了……”母亲有些忧虑的说。

    “你以为大学生毕业后都要去种地吗?哈哈……”父亲的笑声永远是那样的爽朗。

    我却怎么也沒有笑出声來,只是勉强裂了裂嘴。这样的好事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呀?我对自己说。不过,我突然感到很惭愧,自己都回家这么长时间了,竟一次都沒有到母亲的摊床上去看过一回,还不如春子呢!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那我的生活呢?我的位置呢?我觉得自己该振作一些了,起码应该先固定好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位置。然后再去找寻自己应该去找寻的……

    2

    傍晚时分,父亲决定带我去拜访欧阳书记一家。

    为了表示谢意,父亲还买了好多的水果让我提溜着,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让我感觉很不得劲儿。父亲边驾驶着摩托车边对我说:“这些天你都干什么呢?竟瞎转悠,一点正事儿都沒有!”我理解父亲的话的含义,可我能说什么呢?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太萎靡不振了,我的心事实在是太重了!

    摩托车的速度很快,带起了很多凉爽的风,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不一会的功夫,月牙街就到了。

    站在春子家的门前,我心里很是矛盾,不知道和春子见了面,能说些什么。尤其是想到自己生病时的日日夜夜……还有春子给我写的那封只有三句话的信。

    她真的不会生我的气了?为什么要神神秘秘的不让我知道她在家呢?这个春子呀,我一直琢磨不透她。

    很多年后,我才忽然明白了,一直让我琢磨不透的,是女人!

    是春子娘开的门,见是我和父亲,她的脸上掠过一丝不阅,但瞬间就化做了热情的微笑,“真的是你们呀,快请进,快……欧阳呀,快看谁來了!”

    欧阳书记也迎了出來,面色有些困倦。但还是亲热地和父亲握起手來,“你看,要來就早点來啊,咱老哥俩儿还能整两盅呢。”我突然觉得欧阳书记的亲热劲有些虚伪的成分在里面。

    “不行啊,我很少喝酒了,现在骑摩托车哪!”父亲似乎沒有看出他们夫妇的心态,仍然很随便的走进了楼门。我的心里一阵难过,难道自己今天真的不应该來?

    “你小子,是长高了不少啊!”欧阳书记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笑了笑说:“您好,欧阳叔叔。”

    进了门,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从二楼上向下跑的春子。春子娘的面色立即严肃起來,说:“多大了呀你,还沒有个样儿,你别跑行不?”

    父亲说:“就是再大,在我们面前也是孩子呀!”春子娘的脸上才有了点笑摸样。

    “你!怎么才來看我呀!”春子的小脸气得白白的,用小拳头使劲给了我一下,打在了我的胸口上,弄得我涨红了脸。

    “哈哈……哈哈……”三个大人都逗笑了。我看着欧阳书记和春子娘笑得是那样的开心,沒有一丝伪装的意思。忽然又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多虑了。

    “走,上楼,到我的房间去!”春子语气坚决,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硬把我往楼上拽。我回头看了看欧阳书记和春子娘,春子娘说:“去吧,看我干什么呀?这孩子可真是的。”

    春子的房间沒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我在部队给春子寄的那张四寸的彩色照片,现在正镶嵌在像框里,放在小床的窗头上。旁边立着春子自己的照片。我的心里一热,竟将两张照片都拿了起來,仔细的端详着……忽然,春子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搂住了我,双手抱着我的腰身,越來越紧,我感觉春子的头死死地贴着我的后背,轻微晃动着。同时,我听到了低低的啜泣声。我的头“翁”地一下,身体麻木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办,双手就那样托着两个像框……

    好久,我才醒过神來,心中一阵痛楚,我说:“春子,放开手……这样不好的……”春子在使劲儿的用头蹭着我的后背,我知道,她是在用力地摇头。我放下像框,将右手抬高,转回身子。春子就着我转身的力量,仍抱着我,拥到了我的怀里。她仰头的眼睛罩着一层泪水,让我更加的不安,双手不知所措的举着。春子的眼睫毛一动,泪珠滴落,顺着脸旁滑了下來。我的眼前立时模糊一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