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棺新娘 > 第二十二章 走向鬼火坟地的女人(二)
    3

    云青木器加工厂里漆黑一片,门外上着大锁。我立即向胡同里跑去,我要去找二癞子!

    二癞子被从房间里拖拽出來的时候,我听到梅子在被窝里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她一定以为是斜楞找來了。

    “告诉我,二哥,你告诉我,七家村的那口老水井里的出口在哪?你还有什么秘密沒有告诉我?”我恶狠狠地对着他狂喊。

    “什么?怎么了?”二癞子向后倒退着,想往胡同外跑。

    “郝老师被斜楞抓走了!你再不和我说实话,我……我就掐死你!”我上前一步就将用双手将二癞子的脖子掐住了,我想我快疯了。

    “坟地,鬼火坟地……”

    “天哪!”我怎么这么笨!

    情急之下,我抱起二癞子,拼命跑出了胡同口。

    “快……快去七家村……鬼火坟地……”我将二癞子扔进了车里,冲莫队长喊到。

    “啊?好,这个人是谁?我刚才用公用电话报警了,不行……我得再打个电话去……”莫队长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奔向了路边的食杂店。

    我突然想起了父亲!

    4

    六姐的样子是那样的镇定,镇定得让陈拐子都有点害怕。陈拐子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车镜拿眼睛瞄着坐在身后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比先前还要漂亮还要丰满一些。难道她的胆子也变得更大了吗?她怎么就沒有去公安局告发我呢?还有那个在背后用石头砸自己脑袋的臭**,也不知道她躲藏到哪去了,到现在我还沒有找到她。哼,坏了我的好事情,还险些要了我的命,等我找到你,我非……陈拐子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題,今天做的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冲动太唐突了?假如真的杀了车上的这个女人,那不全都露馅了吗?斜楞这混球真的是沒长脑袋啊!怎么能够这样大摇大摆地來井队找人呢?车号上也沒有做任何手脚,只要记住了车号,斜楞你还想跑吗?你斜楞还想再进监狱?

    “我们……回厂子吗?”陈拐子问道,他心里有点后悔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就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其它的事情有斜楞抗着,关自己屁事!

    “我们……我们先去鬼火坟地,把剩下的‘条子’都弄出來再说。”斜楞与六姐一起坐在后座上,从上车到现在,他的眼睛一直沒有离开过车的顶部。其实他是在看这个女子。他的手一直抖得厉害,还有他的心也一直在抖。斜楞感觉自己是在梦境中!就是这个女子,就是她,让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女子,让自己充满希望的女子。现在,这个女子离自己是这样的近,近到可以听到她有些急促的呼吸的声音。斜楞在看她的鼓鼓的胸脯,她的**还是那样尖挺得像小馒头吗?斜楞的手,在颤抖中,慢慢抬起。他的手指头刚触摸到女子的**,立时间,斜楞感觉自己裤裆那物件有了很强烈的反应,硬硬直直地耸立起來了!娘啊,你说的真对啊!我只有娶了她,我才会给咱家传宗接代!

    “嘿嘿……嘿嘿……”

    斜楞听到了陈拐子不怀好意的淫笑声,他猛地将手给撤了回來。

    斜楞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自己还有事情沒有解决呢。

    六姐想吐,那种呕吐的感觉让她眩晕,让她不能自制。她不想再看眼前这两个让她这辈子生不如死魔鬼。她认命了!那日在饭店看到这两个男人的时候,她被吓坏了,她以为自己要完了,她的孩子要完了。一直以來,这两个男人就如鬼魅一样,无时无刻不在侵扰着她的生活,有多少个了深夜,让她在噩梦中惊醒?是的,她曾经想到了去告发陈拐子,尤其是在饭店再次看到陈拐子的那一刻。等她清醒了,自己琢磨了一会,就里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了她的雨歌,她已经苦等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若是自己要去公安局……那一切秘密都会被揭穿了!如果雨歌回來后,让雨歌的家接受自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那需要一些时间的,她一直在为雨歌的一切着想,想像着与雨歌见面的那一刻,怎么先安置好她们母女,然后告诉雨歌该怎样的去和家里人说,怎样让他们两个人成为真正的夫妻……就是这个想法在支撑着她的生活,甚至于她的生命。

    可是,到现在,她的雨歌在哪呢?雨歌真的把自己和孩子忘记了?雨歌真的不知道自己生下了他的孩子吗?还有那个叫春子的女孩子,是那样的漂亮和迷人!为了证实有这个女孩子的存在,那年冬天,六姐搭莫队长的车,又去了市场我母亲的菜摊床,真的看到春子正忙着我母前在忙活。她回來后哭了一夜。她突然想到了死,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沒有了雨歌的生活,就和自己死去了沒有什么分别。女儿呢?女儿的模样越來越像雨歌了。哭够了,看到了女儿,六姐又笑了,她对自己说:沒有见到雨歌呢,雨歌在四处找我们呢,自己咋这样的瞎想呢?

    时间,一天天的悄然过去。也在一点点的吞噬着六姐的希望。她的雨歌仍然沒有出现。她真的很后悔,沒有來得及和莫队长说一声谢谢,就踏上了这条不归的车。

    雨歌,我已经对你彻底的绝望了。

    雨歌,你走时对我说的话,我知道,你说的很不情愿。

    雨歌,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沒有错。我的年龄毕竟比你大很多。

    雨歌,对不起,我不应该用那口红棺材里的新娘变成可怕的‘鬼媳妇’的传说來吓唬你。也许,你为这个,在一直躲避着我。

    雨歌,真的想再握握你的手,让我感觉一下安静的生活。

    雨歌,也许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别了,雨歌。希望你以后会记得我这个“姐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