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棺新娘 > 第二十三章 鬼婚礼如期举行(二)
    2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次,在睡梦中,在现实中,想像着与六姐重逢后的情景。但我真的想不到会是在鬼火坟地附近看到她!

    那是距鬼火坟地100米左右的一片草丛旁,六姐扑倒在那里,头发散开着,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知道她就是我的六姐,就是我日夜思念的六姐!我看到老莫向她直扑过去,我拼命窜了过去,抢先把六姐抱了起來,我看到六姐的头晃动了一下,身子也在挣扎。“放开我……放开我……”她的声音很微弱。她是被爆炸声震倒的,她不知道谁在抱着自己。

    “是我,是我呀六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是我,雨歌!我是雨歌!是你的雨歌!”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一滴一滴地落在六姐的脸颊上。

    我看到六姐猛地睁开了双眼,只看了一眼,就抬起双手,死死地搂住了我的脖子。头紧紧贴在我的胸口上,让我透不过气來。我什么都明白了,六姐,还是我的六姐,她沒有变!

    “医院!快上我的车,送陆嫂子去县医院!”我听到莫队长在我的身边呼喊着。

    在病房里,躺在床上的六姐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微笑着坐在她的身边,就那样让她拉着。我希望六姐永远都不要松开我的手,那样,我就会永远都不会失去她了。我再也承受不了离别的伤痛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挚爱我的女孩子了。

    大夫说六姐就是惊吓过度,休息两天就沒事儿了。

    郝大伯、吴大夫以及六姐的五个姐姐、姐夫都來了,把个病房弄得闹烘烘的。护士就來“请”大伙出去。我说我留下來吧。郝大伯和吴大夫也都说,六丫头这个毛病从小就落下了,受了惊吓就离不开雨歌的手了,让他留下吧。莫队长说陆嫂子是我们单位的职工,雨歌现在也算是我们队的成员了,留下算是陪护吧。虽然留下一个男职工陪护,有点不符合规定,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吧。我看得出來,老莫很想自己留下來陪护的。最终,他还是回队里了。

    夜已经很深了,病房里很寂静。就我和六姐两个人,我们谁都沒有说话,只是相互静静的注视着对方,一直到天明。那是个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夜晚。

    早晨,父亲带着所里的两个警察來找六姐录笔录、了解情况。六姐原本不想放开我的手,后來我说,六姐,你看,这个人是我的父亲,你应该认识呀。你什么都别怕,什么都可以说,我去给你弄吃的,一会就回來。

    六姐终于放开了我的手,在我推开病房门的瞬间,我听到了“叹气”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那是我父亲发出來的。父亲为什么要叹气呢?一个念头可怕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來……

    我去了谦和镇政府,找到了镇政府的通信员小杜。小杜告诉我,在我当兵期间担任镇政府通信员的不是他,现在那个小伙子已经不干了。但小杜又说,一般的情况下,邮局都是把各个村的信件发到镇里來,然后再由镇政府转送到所辖的村屯去,有的时候,也有各队來镇政府办事的人给捎带回去。

    那么,我在部队写给六姐的那些信件,是不是都被父亲给……或者说,是通信员看到部队的來信,就都送到了派出所去了呢?

    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测和怀疑。但我想我不会去问父亲这件事情的。

    后來父亲只是告诉我说,鬼火坟地的那次爆炸,一共炸死了三个人,死者都为男性。有斜楞、陈拐子,还有个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长着落腮胡子、眼睛有点斜楞的男人。

    那个落腮胡子的男人就是红衣“女鬼”?他是斜楞的父亲!就那样的做了自己儿子的陪葬。也是他一直在鬼火坟地里装神弄鬼,看好着自己家的宝藏。

    我是在爆炸后的第三天的早晨正式到7110钻井队报到的。正式报到的第一天我竟成了7110钻井队的代理党支部书记,那时候有个很好听的名词叫:“以工代干”。其实,欧阳书记非要亲自陪我來报到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一个普通工人的调转工作,怎么会由党委书记陪同呢?之前我真的一点消息都沒有听到。莫队长组织召开了全队职工大会,对我的到來表示热烈的欢迎。欧阳书记还做了重要讲话,首先对7110钻井队这些年來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其次又讲了油田的形势和任务,给大家鼓劲儿,最后就向大家介绍我,说我原來是运输公司搬运分公司政工组的宣传干事兼团总支书记,是因工作需要调转到7110钻井队担任代理党支部书记的,是个很有“才气”的小伙子,同志们一定要支持他的工作……

    欧阳书记的话,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会后,杨副队长握住我的手说:“沒有想到啊,真的沒有想到,我们真的在一起工作了!”

    后來我才知道内情,刘书记调走后,原计划是由莫光明改任书记,杨副队长接任队长。井队只缺个副队长。因为我的到來,杨副队长晚一年担任队长了。我只在井队做了一年代理书记,就被调到公司宣传部担任宣传干事去了,转年就被提拔到团委担任副书记的工作岗位,又给了我一个崭新的工作环境。

    六姐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应她自己的要求,被调到县里油田幼儿园做老师去了。

    后來,我和六姐结婚了,我的女儿只管我一个人叫爸爸了。我不在乎任何事情,老话儿说,女大一,不是妻。女大五,赛老母。管他呢!重要的是你是否幸福,别人的幸福,永远是别人的。所以,你的幸福,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也是你自己的。

    为了能与六姐结婚,我也费尽了一些周折。人世间,有很多事情的成功,都会來之不易的。但我从來就沒有后悔过,因为,我知道自己会幸福的。

    我和六姐结婚那天晚上,我们相拥到天明。我就让她给我讲什么是“红衣新娘躺在大红棺材”的传说。六姐说是个很可怕的故事呢,是听她爷爷讲的,那是在民国期间发生的事情……

    “是的,从此那个坟地就叫鬼火坟地了,也就有了红棺材里的新娘的故事以及‘鬼媳妇’的那个传说对吧?再后來这个坟地就成了大地主家的藏匿宝藏的秘处。所谓那些鬼影子和鬼叫,也应该都是有人故意去装的,目的就是让别人远离那里……”我说。

    “嗯,你很聪明。”六姐点了下我的脑门。

    “我是你老公,不是你的学生。对了,老婆,有一点我不明白呢?现在想对你说,向你请教呢。”

    “哪儿不明白?说吧,我给你解释。”六姐信心十足。

    “那个吊死的柱子,他的什么东西被人用刀割掉了呢?”我嬉笑着说。

    “你……你坏死了你!”

    我紧紧把妻子搂在了怀里,亲吻着她。轻轻除去她的睡衣、乳罩……

    3

    世界上,沒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沒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这个故事并沒有结束。另我沒有想到的是,每天的深夜里,都有一双滴血的眼睛,一直黑暗中注视着我和六姐的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