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网游之彪悍小牧师 > 第281章 最重要的梦想
    “那个第一时速,真的可信?”几双灼灼的眼睛盯死被围在最中间的精干神偷网游之彪悍小牧师。

    “我说了一万遍了——可信!”万里顺风那个郁闷啊,真想把第一时速那个走了狗屎运的臭小子抓过来当场捏死!凭毛出风头的是他第一时速,而被扣在飞花阁接受不断地审问的却是他万里顺风啊!这几个家伙不给他透露今天这事儿的底也就罢了,为了第一时速的那篇帖子还不让他离开,抓着他的胳膊第一万零一遍地确认消息的可靠性。该死的,他是个贼!不是铁臂阿童木,他的胳膊已经快要断了!

    啸苍莽紧张地拿出一面小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我的头发有没有乱?啊?有没有乱?”

    霸天下一脸嫉妒地伸手搓乱啸苍莽原本一丝不苟的发型:“现在流行的就是乱发……”

    龙公子眼神如刀地瞟一眼不言不语的飞天:“别让我知道你欺负她……”

    飞天凤眼眯了一下再睁开,依然故我地看着店门外朝向南门的大街,眼风都没回一个。

    唐小刀对这几个人谁都不理,一个人跑到店门外的树下站着,伸长脖子往外望。那里原本站着颜回和柳梢俏,见唐小刀过来让了让。颜回说:“哎,你说姐会不会出现?”

    唐小刀鼻子里哼了一声:“跟姐在一个学校都照顾不好姐,躲远点,不想理你!”

    颜回差点噎死,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谁才是姐真正守护者的自觉……

    花小叶流星般地冲回白水城,城门内外奇迹般地悄无人迹。但刚刚一进城,飞花阁外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时让她一惊。

    “来了!”几乎是一声欢呼之后,黑压压的人头“呼”地一声齐刷刷地转向了花小叶。环绕着七彩流光的紫色戒律祭司服饰,柔软宽大法袍下隐约呈现的完美身材,皎洁如明月的素净面容上腾起勃然怒气,和那帖子上所写的完全一致啊!

    惊羡!好奇!八卦!翡翠游鱼真的身披七彩圣衣出现了!这个一再重写白水城游戏史册的女人还要带给白水城多少惊讶?今天传说得如火如荼的奶娃子,到底是里面5个男人里哪个的种?

    人海中忽然劈波斩浪般地裂开一道缝,花小叶在缝隙的这头,5个男人在那头。花小叶隔着茫茫的人海看着对面看不清表情的5个人,伤心、失望、怨怒、悲苦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真的是他们5个!原来那消息人说的事竟然都是真的!他们,自己的爱人、知己、弟弟、朋友,他们不但真的联手制造出如此败坏自己名声的噱头,而且还纠集了这么多的人要将这谎言播散得天下皆知!

    不,她不信,她没法相信!绝不可能这些人同时陷害她,最多是有个别人蒙蔽了大多数,趁着自己不在欺骗了所有人。这个人不管是谁,她今天绝不放过!

    一股压抑之后突然爆发的怒气撑得花小叶一声大喝,手中法杖“刷”地朝前一指:“那孩子,到底是谁弄出来的?”

    围观党们集体仰面朝天吐血而亡了!正一脸欢喜不管不顾地跑上来的唐小刀“吧唧”摔路上了!霸天下和啸苍莽使劲地憋着脸上不忍猝听的表情憋得几乎内伤!龙公子脸上一贯淡漠的的肌肉持续抽搐着。飞天缓缓行来,两眼平静地锁定花小叶的双眸:“我如果不弄出这孩子来,你是不是打算永远都不见我?”

    吐血中的围观党终于在被雷死之前满足了自己的好奇,欣慰地含笑闭目了:毫无疑问,那孩子的爹就是这位了!

    花小叶此时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人话语中的语病。从没想到过会在这样的情境下与他再次见面,心头有着难以承受的痛。飞天渐行渐近,花小叶倔强地站在那里不动,眼神并不回避,紧握着法杖的手指却在微微地抖:“对不起,我不喜欢被骗。”

    “我也不喜欢被骗。”一个曾经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花小叶身后响起。花小叶转身,看到了一脸温暖笑意的剑舞。

    “剑舞!”花小叶虽然在这样心神不宁的时刻,最基本的礼貌总算还在,“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剑舞笑吟吟地拉住花小叶的双手,害得花小叶不得不把暴怒神杖收进了背包里,刚才的彪悍气质瞬间跌落:“我也知道你可能不会喜欢这样的方式,可是请你原谅姐姐。今天可是姐姐的大日子,不用这样的方式,我们真的没有把握你会参加我们的典礼。”

    “|呃……”花小叶有点措手不及外加一头雾水。今天的事是剑舞策划的?为什么?另外,这剑舞下线前跟自己的关系是还不错,可也不到姐姐妹妹的程度吧?忽然这么亲亲热热地跟自己说话,花小叶怎么有种直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不过话说,她说的“大日子”和“我们的典礼”又是什么意思?

    仿佛看懂了花小叶的疑问,剑舞微笑着拉起花小叶的手,斜睇了一眼已经赶过来的5人中的啸苍莽:“呐,我的伴娘已经到位了,你的呢?”

    啸苍莽立刻伸手一指飞天:“早准备好了,这不就是?”

    剑舞亲热地拉住花小叶的双手:“我们的婚礼就在几分钟后开始,你的伴娘礼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不会拒绝姐姐吧?”

    花小叶脸色一变再变,嘴巴张了又张,想说你们这明明就是阴谋,话到嘴边对着剑舞幸福的笑脸和她看着她的眼睛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剑舞的眼睛长得跟飞天一模一样,那双熟悉的凤眼中满眼的期盼,花小叶无法拒绝。

    明明感觉到背后飞天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紧张而又灼热,花小叶身子僵了半天还是答应了网游之彪悍小牧师。随着剑舞侧身离去的那一瞬间,花小叶看到了唐小刀撅起的嘴、啸苍莽傻呵呵的笑、霸天下无语地揉着鼻子和龙公子清冷的面容上那一抹难以察觉的伤怀。

    那伤怀让花小叶回了一下头。龙公子抬起眼,待花小叶看清时却已是一贯的温柔宠溺的笑。花小叶回了他一个微笑。回头刚走了两步,信息接连不断地响起。

    龙公子:他是不是欺负了你?如果决定原谅,就当面把一切说开,和他一起共同坦然地面对一切。如果决定不原谅,记得,我永远在你的身边。

    唐小刀:姐,我不喜欢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叫我。我不会多话问你的,可是我可以不管哪里都陪着姐啊!

    啸苍莽:对不起今天骗你出山啊!剑舞坚持一定要你做伴娘她才嫁,我其实也愿意你在……对不起,委屈你了!

    霸天下:妹子,别生大哥的气啊!大哥也是怕你一个人憋坏了。你要生气,大哥让你打回来,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哥说话算数啊!

    花小叶的眼中不知何时泛上了湿漉漉的雾气,正要抬起手指轻轻擦去,忽听自己侧后方飞天低低的声音生硬粗噶地道:“我还以为你闭关几天跟谁都没联络呢,原来却是脱胎换骨,懂得跟那条痴情的虫子眉来眼去了?”

    剑舞脸色一变,回头低声冷喝:“胡说什么!”花小叶听了飞天此语心中怒极,也扭头看向飞天。

    飞天刚刚看到花小叶谁都不看单单专门回头看了龙公子一眼,两人又都是那么“含情脉脉”的,刚刚喜悦的心情一下子被打破,也不知道哪里蹿上来的一股子邪火,几天来压着的情绪也是突然就蹿了一股子出来。

    飞天说话的同时看着花小叶的侧脸,本是一肚子酸意,待到花小叶一回头,看到那双魂牵梦萦的明媚双眸中竟是两眼泪意,再加上花小叶那明显憔悴了很多的面容,飞天心里猛地一阵抽痛,心疼一下子就盖过了醋意,再也没说下去。

    花小叶回头狠狠地瞪了飞天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却也再没有心情去给任何人回信息。别人的信息本就是知会她,不回也可。龙公子的信息她却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原谅?不原谅?在她和飞天之间,她实在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原谅或者不原谅的选择。

    剑舞和啸苍莽的游戏婚礼是盛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团结的考虑,一贯和云歌较量到底的剑舞竟然放弃了在婚礼上胜过云歌的这次绝好的机会,恰如其分地、不着痕迹地以不同的操办形式保持了和云歌完全相同的花费和规模。

    巧的是,白水城里这先后两场极其盛大的婚礼,伴郎和伴娘竟然都是飞天和花小叶。

    上次云歌和请留步的婚礼上,花小叶直接晕了过去,飞天冲出礼堂抱了花小叶离开。这次剑舞和啸苍莽的典礼,从头到尾花小叶没有出任何状况,勉强着自己强颜微笑着,中规中矩地圆满地结束了整场婚礼,没有转头看飞天一眼。

    飞天一直默默地陪在花小叶身边,感受着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距离,看似神色淡漠,凤眸中闪过的光芒却幽深。本想一见面就抓紧时间解释的,可是再三耽误到了这会儿,忽然不想马上解释了。就这么感受着妖精的愤怒、伤感和疏离,心里竟然又痛又爱。真恨不得她再出一次状况,让他抱了她回到私宅,好好地搂在怀里细细地疼爱。

    妖精,假如我真的那样待你,你若迁就,就该泪如雨下地听我解释,然后扑进我的怀里;你若不迁就,就该硬下心肠抽刀断水,或者从此不再相见。为什么要用如今这样的距离生生地磨得人心碎?

    婚礼的喜宴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啸苍莽别出心裁,在南门外的广阔旷野上搞起了篝火晚会。夜空下繁星点点,满地的篝火与天上的星光遥相呼应。游戏中的婚礼仪轨早已结束,新郎新娘、伴郎伴娘都已四散。花小叶换回了自己的暴怒神诫套装,举着一杯微带酒精的果饮四处碰杯,最后跑到颜回和柳梢俏那一堆篝火旁,仰着头看星星。

    唐小刀这次是寸步不离地跟着花小叶,说什么也不愿意姐姐再丢下他一个人去伤心。花小叶来到颜回这边的篝火旁坐下,他也就跟着花小叶坐下。花小叶仰脸看星星,他也就跟着仰脸看星星。果真就像他自己说的,什么都不不问,但到哪里都陪着。

    两人就那么傻傻地看着星星,花小叶忽然叹了一声:“小刀啊……”

    “哎!”唐小刀憨憨地答应。

    花小叶晃了晃微微有点醉意的脑袋,睁眼看着天上那比现实中美丽数倍的繁星:“你说姐重要不?”

    “重要!”唐小刀毫不迟疑地答道,“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花小叶歪头看唐小刀一眼,重又抬头看星星:“那要是有一天姐没了,或者不疼你了,你要怎么办呢?”

    唐小刀诧异地看一眼花小叶,想了想,认真地说:“要是姐姐不见了,我就去找,找遍全世界,找一辈子,我找不到再让我的儿子、孙子去找,一定要把姐姐找到。要是姐姐不疼我了……那一定是我做得不好让姐姐伤心了。我改,改到姐姐重新疼我。要是姐姐还不疼我,那就算了吧,我疼姐姐就行了。”

    一股热流涌上花小叶的心,也涌上花小叶的眼,花小叶仰着头努力地把它们逼了下去,哈哈笑了两声说:“小刀你傻的!正确答案应该是这样:如果姐姐没了,你就把姐姐留在记忆里渐渐地淡忘。如果姐姐不疼你了,你就要明白你和姐姐的缘分已经断了,挥挥袖子走开。有一句古老的诗是怎么说的来着?‘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唐小刀皱起眉头,想要反驳,隐约间又觉得姐姐看起来是在说他,其实又说的不是他。正犹豫要不要反驳时,又听花小叶幽幽一叹道:“以前,姐姐也觉得很多人很多事是拼了性命也不能割舍的。今天姐姐才知道,当别人已经割舍了你,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转身走开。”花小叶哽了下喉咙,心里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你能割舍得下的话。

    正在这个时候,隔着面前小小的篝火忽然响起熟悉而又暗哑的语声:“想知道那张照片的来历吗?”

    花小叶浑身一僵,当时就想向对面看过去。却又硬生生忍住,保持着看星星的姿势,仿佛没听到对面的语声一般,一动也没有动。

    唐小刀皱眉看向不知何时坐在了对面的飞天。颜回和柳梢俏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花小叶和飞天的脸色,明知刚才飞天的问话看似是在问自己,其实是在对花小叶说话,也不得不含义不明地“唔”了一声。

    飞天也不恼怒,眼睛平平静静地看着篝火,或者说是篝火后的某人:“全息技术有一个很受欢迎的卖点,就是凭着夫妻俩的数据,可以模拟出两人的孩子可能的数据。我用了一些小手段,做出了那样一张照片,并且把它带到了游戏里,然后再请人一点一点把它以绘画的形式复制出来,就这么简单。可惜时间短,能用的人才也有限,只弄出了一百张复制品。要不然,我原本想把它发散到游戏的每一座城池、每一个角落。”

    飞天的眸光牢牢锁定前方正在看星星的女人:“因为那照片上的两个人,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花小叶全身都紧绷到痛楚,心里一会儿热到极点,一会儿又冰到极处,整个人反而僵硬得如泥雕木塑般无法动弹。

    飞天眸子中期待的火光渐渐冷却,缓缓地站起:“世上的人是分两种的,一种人说是看待有些东西很重要,但遇到一点风浪,说离开就能离开。而另一种人却是像小刀这样犯着傻气,对于自己认定重要的事,真的是拼了性命也不会割舍。”

    花小叶继续仰头看天上的繁星,任由眼眸中红了又黯,黯了又红。他明知道她不是那样,何必如此苦苦相逼?一点风浪?她那天所看见的场景,能是“一点风浪”就解释得过去的?

    花小叶再次逼下眼中的泪意,还是不想那天了吧,一想起,心好痛。

    飞天紧紧盯着花小叶,隐在身后的手松开又握起,握起又松开,眼神中的伤一波痛过一波:“不过也许我是错的,第一种人不是怕那一点风浪,而是在他们看来,那些所放弃的东西根本就可有可无,随时……都可以随意丢弃!”

    飞天拂袖而去。四周喧闹的热烈中,小小的篝火边却是诡异的寂静。花小叶微微一笑:“小刀,姐姐累了,送姐姐下线,好不好?”

    唐小刀陪着花小叶走了。许久,柳梢俏轻轻握住颜回的手臂,怔怔地说:“小鱼姐刚才那一笑,好惨好惨,看得我心都要碎了……”

    颜回眉头深皱,一脸的若有所思。稍停后忽然拽起柳梢俏:“我被飞天这个家伙我给骗了!走,我们找他去!”

    ------题外话------

    真的好感谢各位为妈妈祝福的亲!

    妈妈经过治疗之后好很多了,已经可以自己慢慢地走路。雪的心情也松快了很多,晚上妈妈睡下和白天打针的时光,雪抽空断断续续地码字,也总算是把今天的章节码完了。

    看到亲们的祝福,说不感动是假的,更不能辜负亲们的希望。

    呵呵,亲们不要担心断续码字章节的质量问题啊,断续是很严重地影响着雪的码字速度,但感情这个东西啊,越动情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越有情,这可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哦!

    最后,再次祝愿妈妈早日康复啊!

    雪合十祷告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