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一章 楔子
    漫天遍布的白雪飘飘,整个世界都染上了层层银色的光芒,整座皇城也尽在那白雪纷飞的世界里,宛若一个澄澈的孩子一般洁白无瑕。

    然而,在这大苍的皇宫之中,与外界截然不同的白色世界,却是那染遍了天空的红色,那火红色的灯笼从潜龙殿一直排到了宫外,四处都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这样的娶亲大典,可真真的比当年的封后大典还要热闹!

    然,纵然热闹几乎蔓延了整座宫殿,却唯有那凤清宫,却是清冷寂寥的一片。

    此刻,凤清宫就好像是一个被遗忘之处,早已被一片的白色笼罩,没有外界的红色斑斓,没有外面的喧嚣热闹,有的,仅仅只是那紧闭的门房,还有那与白雪融为一片的女子。

    那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肌肤赛雪,眉如远黛,那双眸子清澈纯净,比那黑宝石还要来得深邃,她那绝美的五官,每一笔都恰到好处,好似画中的人物一样,让人只觉得格外的不真实。

    此时的她,一袭白衣,宛若一座雕像一般的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如果不是认真的去看,只以为她就是那寒风中的雪人,没有丝毫的生气。

    足下不着寸缕,那冰清玉足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雪地里,丝毫没有感觉到那雪地的冰凉,尽管,那双好看的玉足已经被冻成了通红的颜色。

    “娘娘,回去吧,您这样子,何苦呢?”身边的侍女看着苏兰芷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忍心了,扶着苏兰芷,很想劝着对方回去,可是苏兰芷却置若罔闻。

    “不,本宫要在这里看着,看着他到底是如何的,娶了别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潜龙殿的位置,苏兰芷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边,好似灵魂,都已经出窍了一样。

    “娘娘,皇上今日大喜,我们还是回屋,好吗?”侍女清荷很想扶着苏兰芷回去,奈何苏兰芷就好像是足下生根了一样,任她怎么扶,都无法撼动半点!

    “娘娘,天寒露重,您这样子不是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吗?”这么赤着足站在雪地里,就算是武功高强的大男人都不一定守得住,更何况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娘娘呢?

    “你回去吧,别管本宫了!”身体的冷和伤,哪里比得上她的心呢?

    听着那动听的奏乐,看着那漫天的火红之色,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的心,寸寸冰封!

    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那人曾经的誓言,苏兰芷此刻,只觉得异常的讽刺好笑了。

    “兰儿,你是我唯一的妻!”

    “兰儿,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兰儿,我若为皇,你必为后!”

    “兰儿,今世,我只为你画眉!”

    ……

    曾经的誓言历历在目,可是如今的现实,却是那么残忍的刺目!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就大笑了起来,苏兰芷那雪白的衣裳上顿时染上了鲜血斑斑,看的一旁的侍女清荷都吓到了。

    “娘娘,这,你这是怎么了?血,血啊!”脸色顿时比雪还白,清荷拉着苏兰芷就准备回房,奈何苏兰芷却死都不肯动!

    “不许动本宫!”感觉到体内有些什么流失了,苏兰芷一脸忧伤的看着自己脚下的鲜血,眼中的绝望,让那双眸子染上了层层的雾气,再也看不真切了。

    “娘娘,您别这样了,我们回去,好不好?奴婢去请太医!”真的被苏兰芷吓到了,清荷是一直都陪在苏兰芷的身边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兰芷这个样子!

    “不,本宫就要在这里站着!”尽管身体已经很疲惫了,可是苏兰芷却固执的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潜龙殿的方向,听着那传来的声响,她甚至都可以想象出那边的情景。

    最后,直到那声乐结束,苏兰芷这才惨然一笑,那一袭的雪白,突然就好似那断了线的风筝,就那么倒在了血泊里!

    昏迷之前的最后一秒,苏兰芷只听到侍女清荷焦急的声音,便再也没有了知觉!

    “娘娘!”

    ……

    身体,很沉很沉,浑身都没有了力气,苏兰芷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凤清宫的床上了。

    和别处的热闹完全不一样,凤清宫却是素白的一片,好似在祭奠着什么一样,让人只觉得看着便寂寥蔓延。

    头很疼,脚也没有了知觉,苏兰芷醒来的时候有些模糊,感觉肚子那刻骨的疼痛,苏兰芷惨白的笑了笑,眼中,有着点点的释然。

    罢了罢了,本来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孩子,这样也好,免得将来受苦!

    正在想着什么,耳边却突然插(禁词)入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那样的声音,甚至比这严冬的冰雪,还要让人觉得寒冷!

    “朕的皇后,你好,你很好!”听着这声音,苏兰芷浑身僵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冷峻的容颜五官深邃,是这个世间难得的美男子,奈何这人,太过无情,也太过自私,自己当初,是怎么就看上了这人的呢?

    只觉得自己愚不可及,苏兰芷笑了笑,面上,带着点点的讽刺,“臣妾不知道做了什么,让皇上恼怒了!”

    “你敢说你不知道?”被苏兰芷那嘲讽的笑容刺激到了,秦焰飞快的来到苏兰芷的身边,伸出那好看的手指死死的捏住对方的下巴,让对方不得不仰视着自己!

    “臣妾,不知!”清冷的眸子,倔强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里面滔天的恨意,看的秦焰只觉得心底有了一些颤意!

    “好,不知!那你可知道你腹中已有朕的皇子,你可知道你就那么赤着脚站在雪地里,让那孩子生生的掉落,你这难道不是存心?苏兰芷,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狠心无情的女人!”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便加重了,秦焰看着苏兰芷听到对方的话,没有任何的伤心,反而笑了,心里顿时怒起,“苏兰芷,你这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在朕的大喜之日跟朕作对,故意在朕的大喜之日,触碰朕的霉头!”

    “呵呵,那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臣妾呢?是抄了臣妾的家,还是灭了臣妾的门,哦,臣妾忘了,臣妾的家早就被皇上抄了,而臣妾的门,也早就不复存在了,这可如何是好啊?”眼中满是讽刺的笑容,明明笑颜如花,却好似那寒冬的冰雪一样的没有温度,听的人只觉得浑身都好像被冰雪给灌溉,冰冷刺骨!

    “苏兰芷,你别逼我!”或许是因为气急了,秦焰连称呼都忘记了,手指死死的掐住对方的下巴,掐得那下巴都通红的一片,染上了点点的血丝,可是苏兰芷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臣妾,有逼皇上吗?”反问的语气,却满是嘲讽的意味,听得秦焰气急了。

    “你就非要跟朕作对,是不是?朕说过,会留你后位,也会让你衣食无忧,更会让你孕育朕的孩子,你这是何必?”留下她,已经是他的极限了,难道还不满足吗?

    “皇上这是典型的打人一巴掌赏人一颗甜枣吗?臣妾不需要!”呵呵,后位,衣食无忧,孩子?

    这些或许以前她想要,但是现在,她不屑!

    “苏兰芷,你别太过分!”如今的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苟延喘喘的落魄的皇子,如果的他,是整个大苍最尊贵的人!

    秦焰早已习惯了大家的阿谀奉承,哪里受得了苏兰芷此刻的咄咄相逼!

    “皇上,臣妾过分吗?”目光深沉如水,好似在看对方,又好似不在看对方,这样的苏兰芷,没来由的,让秦焰只觉得心慌!

    “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反省,没有朕的允许,不许出去!”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样的眸子,秦焰有些逃避似躲开了。

    “皇上这是要软禁臣妾吗?”

    “你觉得你这个样子,出去见得了人吗?”

    “哈哈,皇上,现在你觉得我丢人了,那你以前呢?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以前的你,可是觉得不管我怎么都好,什么都依着我,顺着我,可是现在呢?

    呵呵,果然是没有了利用价值了吗?

    所以弃之如履?

    “以前的事情,朕不想再提,传旨下去,皇后病重,在凤清宫修养,任何人不得打扰!”狠狠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秦焰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那空气中冰冷的余温,还有这个男人冷漠绝情的背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秦焰,你可曾还记得当初的誓言,可曾记得你的承诺,你这样背信弃义,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身后是女子那绝望的唱响,秦焰疾驰的脚步突然就顿住了,记忆中想起那个面对着自己,笑颜如花的女子,两人曾经是那么的幸福快乐,只是,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你们好好守着皇后,好好伺候着,不许皇后再随意出来了,知道吗?”

    “是,皇上!”

    停顿的步伐,终于是大步的跨出,纵然身后是那人撕心裂肺的绝唱,秦焰却也始终都不曾看对方一眼!

    ……

    入夜,整个凤清宫都是静悄悄的一片,苏兰芷呆呆的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片的凄凉。

    “呵呵,姐姐那么晚了还没入睡,是因为想着妹妹和皇上,所以睡不着吗?”随着一道清丽的嗓音,苏兰芷便看到一身大红色的宫装的薛灵芸走了进来,那火红的颜色,就好像那火焰一样,看的苏兰芷只觉得自己双目,阵阵刺痛!

    “你来干什么?别忘了,这里是凤清宫!”

    “呵呵,姐姐,妹妹只是想着姐姐今日不好受,来看看姐姐而已,姐姐怎生好像不欢迎呢?”说话间薛灵芸一点一点的走进苏兰芷,步履间,胸前的衣衫有些松散,露出里面青青紫紫的肌肤,苏兰芷不是没有经历人事的女子,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薛贵妃今日大婚,应当陪着皇上才是,这么晚了,来这里,就不怕皇上怪罪吗?”声音冷冷的,就好戏那冬日里的寒风,让人感受不到温度,听得薛灵芸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颤了颤,有些发抖了。

    “呵呵,妹妹只是知道姐姐今夜遭逢巨变,还失去了孩子,今夜定然是失眠的,来陪陪姐姐而已,顺便和姐姐说说话,免得姐姐被蒙蔽了才好!”很自觉地走近,薛灵芸看着眼前的女子,看着那清冷孤傲的绝世容颜,恨不得狠狠地就在那上面画上几笔,也好解恨!

    “我和你,无话可说!”看着眼前一脸书香气味的女子,苏兰芷只觉得自己瞎了眼,怎么曾经以为这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最重要的朋友呢?

    “姐姐和妹妹无话可说,可是妹妹有好多话要告诉姐姐呢!”很自觉地坐着,薛灵芸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看着眼前的女子,脸上的笑容,满是得意,“姐姐,你可知道,妹妹的肚子里,已经怀了皇上的孩子呢,这可是皇上的长子,将来,定然也是太子的!”

    “哼,没想到你平日里装作贤良淑德,竟然也是珠胎暗结,你们辅国公的家教,原来竟是这样的,本宫还以为,辅国公乃书香门第,现在看来,也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苏兰芷的话很不留情面,薛灵芸平日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才华和名节,如今被苏兰芷那么一说,脸上划过一抹阴毒,但是很快,便消散了。

    “呵呵,姐姐不必刺激妹妹,妹妹能得到皇上的宠爱,我辅国公一家,自然是圣宠在握的,只是可惜了姐姐了,如今孤苦无依的在这个世界上,连个亲人都没有了,姐姐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她如今虽然是进了宫的,可是她只能屈居于眼前人之下,她哪里甘心?

    “哼,我如何,与你无关!”尽管自己努力的坚强,可是听到薛灵芸的话,苏兰芷还是忍不住的,心好痛!

    是啊,她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呢了,因为自己最亲的人,都被自己害死了!

    “呵呵,姐姐何必恼羞成怒呢?妹妹说的可是实话啊,宰相叛国,好在皇上英明仁厚,不然姐姐如今,哪里还能做主这中宫的位置?不过皇上也只是为了安抚天下人的悠悠众口罢了,像姐姐这样,无法生育,没有后代的皇后,迟早,可是都会被废了的!”

    看着苏兰芷的脸色越来越冷,薛灵芸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格外的痛快了,“呵呵,对了,姐姐怕是还想着怀上孩子吧,可是皇上难道没有告诉姐姐,早在姐姐嫁给皇上的时候,皇上为了阻止宰相独大,可是直接就给姐姐下了绝孕的药的,只是可怜了姐姐一直以为自己身子骨弱,怀不上呢,却不知道,原来纵然是怀上了,姐姐也是留不住的,就好像今日,皇上虽然赏赐了孩子给姐姐,姐姐还是没有那个福分的!”

    “呵呵,姐姐一定好奇皇上为什么那么做吧?妹妹今日就是来告诉姐姐的哦,皇上可是从来都不想娶姐姐的,因为皇上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妹妹,娶姐姐,也只是为了拉拢一直中立的宰相!不过现在皇上登了大位,自然得将一切的障碍都除去了,这样才能和妹妹我在一起呢,姐姐如今,也该让出这位置了!”

    “薛灵芸,你就那么确定,秦焰爱的人是你?”听着薛灵芸的话,苏兰芷突然不怒反笑了,这样的苏兰芷,看的薛灵芸只觉得格外的诡异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呵呵,相信秦焰那么爱你,你对他,应该也是熟识的吧?秦焰这人少年坎坷,对任何人都是不信赖的,你说他最初对付的是我的爹爹,那么接下来呢?你说辅国公那么大的势力,他会怎么想呢?”

    “你,你不要挑拨离间,不会的,皇上不会的!”被苏兰芷那样子有些吓到了,薛灵芸脸上有了点点的裂痕,想着秦焰的个性,薛灵芸只觉得自己的背脊发凉。

    “呵呵,怎么不会呢?我的妹妹?”突然就冲到了薛灵芸的面前,薛灵芸没有想到刚刚流产的苏兰芷竟然还有这力气,躲闪不及,被推到了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肚子,撕裂般的疼了。

    “苏兰芷,你干什么?你可知道你这样子,皇上不会放过你的!”脸上惨白,薛灵芸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流逝了。

    “呵呵,既然我不能有孩子,你凭什么有呢?薛灵芸啊薛灵芸,怪只怪你自己沉不住气了,既然如此,我们一起下地狱吧!”今夜苏兰芷让宫女们点了许多的蜡烛,此刻苏兰芷脸上带着毁天灭地的笑容,将那蜡烛都给推到了!

    “苏兰芷,你疯了!”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苏兰芷很快就压了过来,薛灵芸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兰芷那么失控的样子,一下子都吓坏了,“你,你放开我,你这样,皇上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如果他要找我算账,就来地狱吧,薛灵芸,你害了我,害了我的家人,我们一起下地狱吧!”用尽最后的力气,苏兰芷将薛灵芸死死的压着,烛光越烧越大,最后那凤清宫顿时成了一片的火海,火光弥漫了大半个皇宫,众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

    ------题外话------

    云霄开新坑哦,亲们多多支持,(*^__^*)嘻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