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四十七章 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入v通知
    一行人心思各异,对苏兰芷,却也是都不满的,只是碍于薛灵芸的面子,大家不好发作,只等着时机,好好生的整整苏兰芷,让苏兰芷丢人了。舒蝤鴵裻

    来到了后院子里的梅林,大家看着那凌寒独自开放的寒梅,洁白如雪,将那清冷孤傲的感觉展现无遗,皆是赞叹了。

    “苏小姐,都说庆王府的梅花美得极致,如今看来,确实是少有的美,迎寒独放,堪堪是绝色!”

    “是啊,那么一大片的梅林,果真是美极,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的梅花呢!”

    “洁白似雪,清华出尘,今日一见,果真这梅,别具一番滋味。”

    ……

    众人纷纷赞美,苏兰雨格外的受用了,眼中满是得意,苏兰雨就知道,他们庆王府百年望族,哪里是其他的人家可以比拟的?

    如今见着大家眼中的羡慕之色,苏兰雨得意的看了眼沉默的苏兰芷,就知道,相府纵然再美,哪里会在短短的几年内,有这许多年老的古梅?

    正得意间,薛灵芸却走进了其中的一株梅树,那好看修长的手轻轻的触摸着那覆盖着梅花的雪,朱唇轻启,“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在大家还在赞扬这梅景的时候,薛灵芸却已经吟了一首诗,大家一下子便静了下来,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薛灵芸了。

    都说辅国公府的嫡长孙女薛灵芸聪明伶俐,才识过人,乃大苍的第一才女,如今看来,果真不负此名!

    “薛小姐才识过人,今日,是我等开了眼界了!”

    “薛小姐短短的几步便成了诗句,我们真真佩服的紧。”

    “都说辅国公乃百年传承的书香世家,如今看着薛小姐,我们这才终于是见识到了何为真正的才女了!”

    ……

    薛灵芸虽然才十三岁,但是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培养,所以纵然年幼,却也是颇负盛名,加上辅国公在朝中的地位,纵然有人有些眼红,却也不得不佩服薛灵芸如此机警的才华了。

    那么快就成了诗句,他们中,有几个人可以呢?

    心服口服,纵然有些嫉妒不甘,却也是不敢再说什么了的。

    “薛姐姐,你好厉害啊!”苏兰雨看薛灵芸就几句诗便盖过了自己的风头,看着刚刚夸赞自己的人都纷纷夸赞薛灵芸去了,心里十分的不爽快,可是辅国公在朝中的地位和权利,苏兰雨却也是不好轻易的就得罪的。

    “雨妹妹说笑了,素闻雨妹妹才华过人。姐姐刚才也只是心血来潮而作,倒是让大家见笑了!”不骄不躁,纵然面对大家的赞扬恭维,薛灵芸依旧可以保持一脸的淡然平静,她这个样子落在大家的眼里,只觉得这辅国公的家教果然了得,小小年纪,已然可以做到如此境界,是他们许多人学都学不来的。

    “薛姐姐,你太谦虚了!”看着薛灵芸,苏兰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突然就转了转,划过一抹深意,接着笑得倒是没心没肺的,“不过,雨儿有个建议,只是不知道大家觉得如何了?”

    “雨儿妹妹有什么说就是,今日你可是主人,我们大伙,自然就听你的了!”进退有礼,绝不喧宾夺主,薛灵芸如此谦恭的态度,让大家只觉得这人,格外的亲切了。

    如果可以和辅国公搭上线,和辅国公小姐做朋友,那么是不是以后,自己多了那么一个手帕交,对将来的日子,也好许多呢?

    如此想着,大家也便纷纷的附和了,“苏小姐,不知道你有什么提议呢?”

    “就是啊,快点说来我们听听,如此美景,如果只是单单的赏梅,倒是可惜了些!”

    “苏小姐,你就快说啊,别让我们着急!”

    ……

    顿时大家的注意又都回到了苏兰雨的身上了,苏兰雨最喜欢这种被人注目的感觉,眼中满是开心,那张小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明媚了。

    “呵呵,我也只是有那么一个提议,大家觉得好我就让人去准备着,不好,那便当做是笑话了!”看着大家好奇的神色,苏兰雨知道,闺中女子的趣味本来就不多,如今难得出来,大家也是谨守本分,自然是想好好的乐乐的。

    这点心思,苏兰雨很懂,大家看苏兰雨好像有好玩的,眼中更是多了一层好奇了。

    “苏小姐,你倒是说啊,别吊大家的胃口啊!”

    “就是啊,苏小姐,我们都等着呢!”

    ……

    见大家催促,苏兰雨充分的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身上,这才终于是开口了,“如此美景,刚才薛姐姐题诗起了头,雨儿不才,想着大家既然都来了,不如就在这里玩个小游戏,也好一起乐乐,开心开心!”

    “游戏好啊,只是不知道怎么玩呢?”

    “是啊,玩什么呢?”

    “就玩传花鼓游戏吧,我会让人准备好鼓和花鼓,等一下我们就轮着来敲鼓,然后其他的人就传花鼓,鼓声听了,花鼓在谁的手上,谁就得用这梅花,作一首诗,可好?”苏兰雨自认才华过人,刚才薛灵芸的一首诗盖过了她的锋芒,她自然是要追回来的。

    当然了,她不但要借此好好的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还要好好的让另外一个人出出丑!

    “呵呵,这个倒是一个不错的玩法,只是,苏小姐,万一有人做不出诗来,可怎么办呢?”这个疑虑,是存在的,虽然大家都是大家闺秀,从小就熟读诗书,可是谁敢保证,几轮过后,还能做出来呢?

    时间毕竟是有限的,而且个人的能力有限,短时间内,谁能做得出这许多?

    “这个倒是不打紧,我们可以选择作诗,也可以选择吟诗,当然,还可以挑选前人赞扬梅花的名言警句,这些都算过关。不过,如果有人这些都说不出了,那我们就罚酒一杯,大家说可好?”这个时代的女子也是可以喝酒的,只是不能过量,不然酒后失德,那就真的是让人瞧不起,毁了名声了。

    “如此,甚好!”

    “那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就让人去准备去了!”

    “苏小姐,大家今日难得聚聚,好好热闹一下也是应该的,我没有意见!”

    “这个玩法,我很喜欢呢,如此的美景,自然是要配上相当的诗句的,不然就失了许多乐趣了!”

    “苏小姐,你就让人准备吧,我们没有意见!”

    “既然如此,那……”视线转到苏兰芷,苏兰雨的眼神,满是不怀好意了,“兰姐姐,你不说话,是不是不赞同呢?”

    苏兰芷因为话不多,性子比较安静,所以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虽然她是长得很美不错,但是因为她的沉默寡言,很多时候都容易让人忽视,完全感觉不到她的风华和存在了。

    这是大家对苏兰芷的印象,但是这一次看到苏兰芷,虽然她依旧是静静的站着,脸上带着波澜不惊的笑容,大方得体,但是却让人无法像往常一样把她当做是空气了。

    总觉得她就好像那梅花一样,洁白无瑕,却清冷孤傲,明明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是让人的目光总是被她吸引去,望进那双好似那幽泉一般沉静无波的眸子,染着星光点点,好似可以摄人心魄一样,让人无法移开半分。

    当众人顺着苏兰雨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冰雪中的苏兰芷,一身的清华之色,小小年纪,却有着一股子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沉寂,配着那还未褪去稚气的脸,让人只一眼,便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天,小小年纪已经如此,再过几年,那可如何得了?

    苏兰雨看着大家竟然看着苏兰芷失了神了,心里满是妒意,声音随之,也大了几分,“兰姐姐,大家都已同意,妹妹知道这对你可能有些困难,你可以不参加,只是,到时候击鼓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苏兰雨一直都是知道苏兰芷的,沉默寡言,以前这样的场合,苏兰芷都好像空气一样的,让她说才会蹦出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让大家只觉得这人木讷无才,久而久之,也便不拉着苏兰芷参加这样的比拼了。

    今日苏兰雨是明知道还故意的提出来,就是想提醒大家苏兰芷的木马无才,让大家别被她那光线的外表给吸引了。

    这人,就算是披了金装,也还只是一个无才无能的女子,木讷之极,所以,她就算是长得比自己好看,也断断是比不过自己的,只有自己,才是名正言顺的苏家嫡长女!

    大苍最重长幼有序,所以苏兰雨一直都很气苏兰芷比她出生的早,挡了她的路,因而从小,苏兰芷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恨不得苏兰芷早早的消失了才好!所以这两人,从小就是不对盘的。

    看着大家对苏兰芷嫌弃的眼神,敬而远之,苏兰雨就知道大家是不愿与这般粗俗的人为伍的,只是脸上,还带着歉意,“各位姐姐妹妹,实在是不好意思,兰姐姐是有心无力,大家就放过兰姐姐,让她击鼓可好?”苏兰雨惯会做这种伪善的事情,心里明明是巴不得苏兰芷出丑,偏偏还要装出一副为了对方好的样子,。

    不过她这样子,效果是非常的好了,大伙儿看苏兰芷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还要让苏兰雨替她出头,之前对苏兰芷的好印象,倒也没了。

    真不知道这人那么木讷无能,到底有些什么好了,怎么就偏偏得了个如此好的妹妹,还得到薛小姐如此的重视?

    实在想不通,众人心里就更加的不是滋味了,看着苏兰芷只是徒有其表的花瓶,没有什么内在,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自觉自己比苏兰芷好太多了,可是怎生运气就没有她好?

    眼中带着鄙夷,有几个本来离得苏兰芷近的人,生怕别人觉得自己和如此粗俗的人在一起会掉了面子一样的,都避而远之了。

    这样的情况前世出现了无数次,苏兰芷那个时候只觉得非常的尴尬,而且羞愤了,而每当这样的时刻,薛灵芸就和此时此刻一般对她“不离不弃”,更是让苏兰芷觉得薛灵芸才是真正对她好的姐妹,也是唯一可以信赖的人了。

    此时,薛灵芸握着苏兰芷的手,一副我会一直挺你到底的样子,言语里带着安慰,“兰姐姐,你别自责了,反正总有一个人要出来击鼓的,你在一旁看着也好,你身子不好,也不宜过度的操劳费心了!”

    这话以前苏兰芷只觉得薛灵芸特别为自己考虑,连说辞都给自己想好了,免除了自己的尴尬和丢人。

    可是今时今日细想起来,薛灵芸这话不就是让她没有办法辩解,坐实了无才粗俗这个名声,让她永无翻身之日吗?

    前世的她,看多了父母的悲剧,所以一心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子,过着自己平凡的一生,从来就不想嫁入高门,和母亲一样,承受太多的压力和不幸了。

    她甚至想过加一个普通的男人,那人不需要有太多的权势,只要一心一意对她好,不纳妾,此生唯她就好。

    所以名声这些东西,她从来都不在意的,她更希望自己名声平淡些,这样世家大族就不会有人看中她作为媳妇,她就可以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然,不管是前世今生,这些人都不曾放过她,纵然她不在意,可是也容不得别人诋毁和抹黑!

    前世的她是太傻太天真,以为自己安然处事,就可以安然度日。

    可是前世她已经如此隐忍自己的风华,最后灾难,还不就降临了她的身上?

    所以,今世,她不会再甘愿平凡,更不会顾及姐妹情意,宁愿做陪衬薛灵芸的绿叶,衬托出对方的才华横溢了!

    她要狠狠的击碎薛灵芸在意的东西,让对方知道,什么才是痛不欲生,什么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脸上的笑容突然就放大了许多,苏兰芷看着薛灵芸脸上的关切和安慰神色,却不动容,因为她看到了薛灵芸眼底的嘲讽和冰冷,这一次,她不会让薛灵芸再如了意,将自己狠狠的踩在地下了!

    回握住对方的手,苏兰芷那带着凉意的手触碰到薛灵芸的手,薛灵芸顿时只觉得有股子的阴寒之气遍及全身了,心里有些恐慌,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薛妹妹,姐姐谢谢你的关心了,你放心,今日是大家都赞同的娱乐,姐姐我自然是不能扫了大家的兴了,姐姐不才,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前世,因为薛灵芸的关系,苏兰芷一直隐忍着自己的才华,所以大家其实并不知道,她遍读诗书,甚至因为父母的关系,家里有许多的孤本,加之曾经贵为皇后,接触的东西自然就多,眼界自然也广多了。

    所以她的才华,其实是在薛灵芸之上的。

    只是她性子本就不喜欢炫耀,加之薛灵芸是她唯一的朋友,唯一的温暖,她不想因为这事情和薛灵芸有了间隙,自然,从来都不显山露水的。

    只是今时今日,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她哪里还会甘愿做陪衬花朵的绿叶呢?

    前世,薛灵芸夺去了所有她在意的东西,所以今世,她也同样的,将薛灵芸在意的一切,通通都夺走,让对方也尝尝,蚀骨人心的滋味!

    脸上带着浅笑,苏兰芷不是没有看到薛灵芸那张完美的伪善脸下的一点点的裂痕和阴霾,却也只是“感激”的看着对方,丝毫不去在意对方给自己准备的台阶下去了。

    众人看着苏兰芷那么不识好歹,只觉得苏兰芷不自量力了,薛灵芸也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会反驳自己,心里划过一抹讶异,这会儿终于是仔细看苏兰芷,发现此次相间,苏兰芷的身上,多了一层淡定风华的光晕,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让人很容易忽视的木讷女子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怎么她觉得,眼前的女子,好像变了?变得更耀眼了,而且,变得让自己有些看不透了?

    要知道,以前的她,对自己,可是满是依赖和信任,怎么如今虽然对方看起来是感激笑容,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周身,有股寒意呢?

    薛灵芸贵为大苍的第一才女,这名声自然也不是徒有虚名,从小的教育,让薛灵芸的心思比一般的人要敏感许多,之前她是将苏兰芷当成是以前那个对她百依百顺,完全信赖的人,所以说话做事情,倒是按着以前的样子,没有起疑。

    可是如今看着苏兰芷今日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驳自己的话,薛灵芸这会儿,终于是正视苏兰芷了。

    “兰姐姐,你真的要……”剩下的话,薛灵芸倒是不说了,苏兰芷今日的改变,让她的心里,有种超脱控制的感觉,她需要证实,看苏兰芷是不是真的看出了什么,还是只是赌一时之气。

    如果对方是前者,那她以后,可得更加小心应对才是,不然,以前的努力,可都白费了!

    “薛妹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总是这样扫了大家的兴致,倒是我的不对了!”脸上带着点点的为难,可是很轻很轻,薛灵芸是看到了,之前的怀疑,倒又变得有些不确定了。

    她或许,只是觉得怕丢了面子而已,就说,一个人的性情,怎么会突然就变了呢?

    “既然兰姐姐坚持,那就一起吧,只是别太勉强,你身子也不好,如果实在是累了,就休息!”看苏兰芷坚持,薛灵芸倒是想看看苏兰芷到底要干什么,甚至连等一下撑不过去的借口都给苏兰芷“想”好了。

    不过她这样说,大家倒是会觉得苏兰芷如果等一下真的用了这个借口,就是黔驴技穷,故找借口推辞了。

    “薛妹妹放心,我会努力的,定当不扫了大家的兴了!”苏兰芷笑了笑,脸上一片的感激和亲近,只是眼底,一片的冰寒了。

    想着薛灵芸的“良苦用心”,不得不说这人的确是冰雪聪明,那么早早的就给自己下了套,自己等一下半途离开了,就真的是落实了自己草包的坏名了。

    薛灵芸,你是想永绝后患吗?

    不过,今天,我注定是要让你失望了,你到时候,可别惊讶啊!

    “兰姐姐如果真的撑不下去了,大家也能明白的!”苏兰雨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会主动的自取其辱,暗自嘲笑苏兰芷的不识好歹,可是面子上,却是一副看戏的样子了。

    苏兰芷,今日,我定要你以后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看你以后,怎么跟我争!

    “雨妹妹,好说好说,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笑着看着苏兰雨,对方的心思,苏兰芷重活一次,怎么会不了解呢?

    苏兰雨跟她从小就不对盘,什么都喜欢跟她强,等一下,她肯定是给自己准备了极其精彩的节目吧!

    “那是自然,我们,开始吧!”让人将鼓放好,苏兰雨倒是当门不让了,“今日大家都是我庆王府的客人,这第一次击鼓,就由我来吧,等一会儿轮到谁吟诗,就由谁来击鼓,大家可有意见?”

    “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如此,大家就先坐下吧!”亭子里倒是很温暖的,苏兰雨很贴心的为大家准备了炉火,还有一些吃食,看起来就好像是大家在闲话家常一样的,可是谁又曾知道,里面的血雨腥风呢?

    大家纷纷找了座位坐下,自然是相熟的就坐一起,薛灵芸当然就拉着苏兰芷一起了,“兰姐姐,我们一起吧!”

    “好!”

    “兰姐姐,我可以一起吗?”苏玲月今天是被无视的彻底了,这会儿看苏兰芷可以和薛灵芸一起坐,有些切切的开口,那样子柔柔弱弱的,倒是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苏兰芷知道苏玲月很会讨好卖乖,今天这样,一来是想让大家注意她,二来,怕也是想给自己添乱的吧?

    心下了然此人的用心,苏兰芷也知道自己此刻要是拒绝了,倒是让人议论他们相府的不和了。

    笑了笑,苏兰芷倒是很大方了,“当然可以,坐吧,我们姐妹两个,有个照应!”笑着拉着对方坐下,大家看着苏兰芷这样子,听着那话,本来对苏兰芷的不满,倒是散了一些到苏玲月身上去了。

    想要照应吗?

    等一下,他们倒是让他们好好的照应照应!

    苏玲月觉察到大家虽然是注意到自己了,可是那眼神有些不对,心里有些不解,不过却也没有想太多。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些小姐以前和她都很要好的,可是今天偏偏苏兰芷来了,夺去了所有的光环不说,害她今天都被人无视的彻底了,听着大家的话,都插不上嘴,苏玲月想起自己的身份,再看着其他人的身份,心里对苏兰芷的恨意,更是多了一层了。

    苏兰芷,等一下,定然要让你好看!

    众人心思各异,苏兰雨将大家的眼神看在眼里,心中了然,拿起了鼓槌,笑了笑,“那大家就做好准备咯,我要开始击鼓了!”视线扫过大家,苏兰雨看着薛灵芸安慰的拉着苏兰芷的手,再看着大家那嫉妒愤怒的眼神,就知道,苏兰芷今天,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呵呵,苏兰芷啊苏兰芷,本来是想放过你的,可是你自己非得找死,可别怪大家了!

    给自己的贴身侍女如梦递去了一个眼神,如梦了然,悄悄的就离开了。

    手中轻轻的拿起鼓槌敲了起来,鼓是小鼓,苏兰雨作为女子,年纪小,力气自然也是不大的,不过声音倒是刚好,大家飞快地穿着手中的花鼓,发出咚咚的声音,苏兰雨背对着大家,看着侍女如梦的眼神,却是笑了笑,突然,就停了。

    “呀,兰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转过头来看到是苏兰芷拿着那花鼓,苏兰雨的眼中有些为难和愧意,倒是很介意自己刚才就停了的。

    大家看着苏兰雨这样的神色,再看看苏兰芷,倒是有些兴味了。

    不知道这个草包相府嫡女,会做出什么样子的诗句呢?

    看着大家的兴味眼神,苏兰芷笑了笑,却是回以苏兰雨意味深长的一笑了,“雨妹妹无需自责,你背对着我们,怎么会知道到我了呢?”

    刚才如梦给苏兰雨的暗示,苏兰芷怎么会不明白,不过,她故意那么说,就是让苏兰雨自个儿去琢磨了。

    “呵呵,也对啊!”总觉得苏兰芷的话里有深意,可是苏兰雨又说不上来,还想要再去看对方的眼神的时候,苏兰芷却已经避开了目光,拿着手中的花鼓,似乎在想诗句了。

    苏兰雨看着苏兰芷有些纠结的神色,心里满是得意,只是脸上,却带着担心了,“兰姐姐,你还好吧?”明知道对方在想,还在打断对方,苏兰雨这样的心思,苏兰芷当然是知道的,却也不在意的笑了笑。

    “苏小姐,你说得上来吗?如果自己说不上来,引用古人的诗句也是可以的!”大家或许都是存了心的不想苏兰芷细想了,作为第一个被抽中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剩下的人松一口气的同时,对苏兰芷,倒是一个劲的看好戏了。

    “兰姐姐,你……”拉着苏兰芷的手,薛灵芸想在苏兰芷的手上写些什么,看起来是想帮助苏兰芷,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做,动作幅度有些大,倒是让一旁的苏玲月看出了,赶忙大叫,“呀,薛姐姐,你的衣服上沾了梅花了!”

    傻乎乎的说薛灵芸帮助苏兰芷作弊,苏玲月倒是不至于那么蠢,不过借此吸引大家的注意,让薛灵芸没有办法帮助苏兰芷,苏玲月还是做得到的。

    “呵呵,是啊,刚才起风了,梅花沾了衣服,拍拍就好了!”看大家看着自己,薛灵芸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懊恼之色,瞪了苏玲月一眼,收回了自己的手,大家这才注意到薛灵芸刚才的动作,顿时看着苏兰芷,更加的鄙夷了。

    这苏兰芷还真的是草包啊,怎么连前人的诗句都背不出来?这人平日,都去做什么了?真的是太丢人了!

    也难怪薛小姐刚才要拉着她坐一起了,亏得薛小姐看着她无能,想帮她,这薛小姐也太好心了!

    “苏小姐,怎么样,想出来了没有?”因为刚才的小插曲,大家更是认定了苏兰芷的无能了,对苏兰芷也少了宽容,只想好好的让对方看清自己,免得自讨苦吃了。

    “倒是想到了,只是韵味不足,希望大家不要见怪!”脸上带着谦虚,苏兰芷那样子倒是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有几分深浅了。

    “无碍,苏小姐,今次本来就是限时作诗,自然是比不得平日里的,苏小姐只管大胆说出来就是了!”这话,听起来是为了苏兰芷说话,其实何尝不是自己呢?在场的人虽然从小就是浸在诗书里面的,只是这限时作诗,怎么都会有些缺陷,更何况也不知道会轮到自己几次,就更是充满了不确定了。

    所以,这话说是为了苏兰芷,也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免得等一下自己做的不好,惹人非议了。

    “那我就献丑了!”视线转到周围的梅花,呼吸着空气中那淡淡的香味,苏兰芷笑了笑,“庭院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一语毕,众人的脸上,到是惊讶了。

    本来以为苏兰芷顶多可以说出前人的诗句就算是不错的了,可是怎么竟然是可以自己做出如此的诗,而且特别的符合此情此景,将这院子里的梅花,还有那区别与雪的特征描绘的淋漓尽致,这苏小姐,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草包无能吗?

    顿时看着苏兰芷的眼神,就带着审视和讶异了,此时暗香浮动,那淡淡的梅香传来,将苏兰芷的衣摆吹佛引动,那发丝有些随风而舞,可是那人的身姿,却绝美出尘,好似与那梅花融为了一体一般的,让人看一眼,就有些被迷住了。

    真美啊!

    苏兰雨见着大家似乎被苏兰芷给迷惑了,赶忙出声,免得大家继续看着苏兰芷,“兰姐姐,你好棒啊,真没有想到,原来兰姐姐也是才女,兰姐姐,这些年不显山不显水的,害得妹妹好生担心呢!不过现在我不用担心了,兰姐姐和薛姐姐是朋友嘛,薛姐姐可是有名的才女,兰姐姐定然也是受了影响的,等一下,妹妹看着姐姐大放光彩,不过现在,该是姐姐击鼓了哦!”笑眯眯的将鼓槌递给了苏兰芷,苏兰雨那“由衷”的赞扬在大家的心里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看着苏兰芷,再看着薛灵芸,也觉得是因为受了薛灵芸的影响,勉勉强强可以上得了台面。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只是薛灵芸听着苏兰芷的诗句,再想着苏兰雨的话,顿时有种自己被人戏耍的感觉了。

    自己和对方是好友,是姐妹?可是自己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苏兰芷,也是会作诗的?

    苏兰芷,你以前在我面前装傻充愣的,到底是真的,还是,这一切都只是你的刻意伪装?

    心思转了好几个弯,薛灵芸的手紧紧的握住,免得自己冲动坏事,这会儿听着鼓声再一次的想起,薛灵芸便全身心的投入了游戏中。

    苏兰芷背对着大家,虽然不知道花鼓到底在谁的手上,不过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侍女如梦的眼神,苏兰芷倒是可以猜得出一二,笑了笑,在看到如意脸上放心的神色的时候,苏兰芷突然就停了。

    转过头看到苏玲月傻呆呆的看着手上的花鼓,苏兰芷笑了笑,“月儿妹妹,该你了!”

    白芯对苏玲月非常重视的,请的夫子不少,苏兰芷倒也不担心苏玲月会答不上来。

    而且现在比起她刚才,时间已经很多了,足够大家在心里都有个谱,她这样做,也只是为了等一下做铺垫了。

    “月儿不才,让大家笑话了!”很快便做出了一首诗,苏玲月才九岁,她也不用担心别人说她才疏学浅,心里倒也没有什么压力,做出的诗倒是附和此情此景,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也算是中规中矩,以她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月儿妹妹小小年纪能有如此造诣,果然是不错的!”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苏兰雨看着苏玲月一个小小的庶女都可以出口成诗,心里有些着急了。

    “妹妹自然是比不过姐姐的,大姐,给我吧!”知道自己这一关是过了,苏玲月松了口气,起身去换苏兰芷下来,这一次很不巧的,停下鼓声的时候,又是苏兰芷了。

    “呀,大姐,我……”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的,别看苏玲月在相府总是盛气凌人的,可是在外面,她最喜欢扮演柔弱的小绵羊,惹得人同情了。

    尤其是她这么惧怕苏兰芷的样子,别人心里总会觉得平日里苏兰芷喜欢欺负苏玲月,所以出来了,苏玲月也是对她惧怕的。

    苏兰芷知道这些人不会放弃给自己抹黑的任何一个机会,倒也不介意,“月儿妹妹,无需介怀,游戏嘛,到谁不都是一样的!”

    “……”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苏玲月脸上有些挂不住,苏兰芷看着对方的样子,嘲讽一笑,很快便恢复了自然,“看来今日我是极其幸运的,到是又是我了!”

    说完吟了诗句,“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刚才还只是四句,这会儿便是八句了,大家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苏兰芷的诗难度没有降低,反而越加的难了,对苏兰芷的态度,顿时有些改观了。

    这苏家的大小姐,难道平日都只是韬光养晦吗?满腹的才华,竟然都隐藏住了?

    “兰姐姐,看来你的才学,怕是都越过薛姐姐了去吧?”苏兰雨没有想到本想让苏兰芷好生的吃点亏,出点丑,结果却是这个样子,酸不溜秋的说了这句话,苏兰芷却不在意的笑了笑,“雨妹妹,这话你薛姐姐听了,心里可会不舒服哦。你薛姐姐可是这大苍的第一才女,我顶多也只是吟了几句诗而已,哪里就比过你薛姐姐去了?我知你年幼,可是这话,可是乱说不得的!”

    几句话,将苏兰雨说得面红耳赤的,苏兰雨的心思被人说穿,心里只觉得苏兰芷格外的讨厌的紧了。

    “好了,兰姐姐,我们是好友,我怎么会介意呢?雨妹妹只是随口一说,你切莫责怪她了,不然为了我伤了你们的姐妹之情,倒是我的不是了!”心里虽然是很不舒服了,可是她是德才兼备的第一才女,是整个大苍最有气度和学识的女子,薛灵芸也只能将愤怒和不满都压在心里了,脸上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她的雍容大度了。

    “呵呵,我只是担心雨妹妹说话冲撞了你了,你不介意就好!”看着薛灵芸话语里果然杀人不见血,虽然明着是帮苏兰雨说话,可是何尝不是引着大家去想自己呢?

    随意责骂自己的妹妹,这可不是一个好名声啊!

    “我自然是不介意的,我这名声也是自己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的,兰姐姐如果真的超了我,我自然是拱手相让的!”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薛灵芸说的苏兰芷好像要夺去她的东西一样的,大家本来觉得苏兰芷今日现实才华,对苏兰芷高看了一层,可是想着苏兰芷的野心,连对她那么好的薛灵芸都不放过,顿时又觉得苏兰芷这人,心胸太过狭隘了些。

    “薛妹妹说笑了,今日只是游戏,何必当真呢?”不得不说薛灵芸这人心机深沉,而且非常会把握人心,此刻就引导着大家的想法,让大家跟着她走,也难怪自己前世被对方耍的团团转了!

    不过今世,她可不会那么傻了,被人卖了还给对方数银子,今生,那些亏欠她的,她会一点一点的要回来!

    “呵呵,兰姐姐说得对,游戏而已,不该当真的!”总觉得苏兰芷今天每一句话都是跟自己对着干的,薛灵芸的脸色沉了沉,本来想好的计策因为对方一句“游戏”,就给彻底的毁了。

    苏兰芷,你是无意说的,还是,你是故意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敏感聪明了?

    “嗯,既然是游戏,我们就不耍嘴皮子了,赶紧的进入游戏吧,许多小姐们,可是都还没有接到花鼓的!”将苏玲月换了下来,苏兰芷继续击鼓,这花鼓轮了一轮,基本都轮到了,大家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自然第一轮都是应对自如的,不过到了第二轮,第三轮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大家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每一次有人击鼓,不是落到苏兰芷的手上,就是薛灵芸的手上,要不就是苏兰雨的手上,就连苏玲月,也有些被祸及池鱼了。

    连续这样迅速的过去,苏玲月年纪最小,撑不住了,就开始喝酒,连续喝了好几杯,苏玲月最后不胜酒力,倒是有些醉了。

    “月儿妹妹既然醉了,那就先休息一下吧,我们继续!”苏兰雨看着苏玲月那么没用,眼中划过一抹鄙夷,却是大家继续了。

    不过或许是苏兰芷今天真的是众矢之的了,苏兰芷得到花鼓的次数最多,不过每一次她都安然度过,连续过了十来次,她依旧是自己做的诗句,薛灵芸气不过去,虽然有些撑不住了,可是还是自己作诗,只是到了后面,频频出错,苏兰雨倒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薛姐姐,这可不行啊,你这诗句,不成对啊,而且不押韵,不行不行,得罚酒!”本来就嫉妒薛灵芸的才华,苏兰雨这会儿逮着了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让对方出出丑。

    “好,我喝就是!”暗暗的瞪了苏兰芷一眼,看着对方依旧气淡神韵的坐在那里,安然惬意的神色,薛灵芸此刻真的恨不得撕了对方这层伪装了!

    苏兰芷,你以前真的是装的是不是?

    今日非得跟我作对?破了我的名声不成?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再来!”举起鼓槌,现在基本就是薛灵芸和苏兰芷的对决了,大家正襟危坐着,生怕自己成了被殃及的城鱼,心里也有些害怕了。

    这薛小姐和苏小姐不是朋友吗?

    今日是怎么了?

    难道还真的是杠上了?

    ……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闻道梅花圻晓风,雪堆遍满此院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

    两人交换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中途还有些别的千金进来做了几首,但是最后,还是苏兰芷和薛灵芸的比拼了,大家就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了,大多数的花鼓都是落在苏兰芷的手上,苏兰芷却也只是笑笑,越发的从容淡定,薛灵芸看着,心里的不安就更重了。

    她没有绝世的容颜,所以她努力的学习,让自己的才华可以弥补自己的不足,如今她享受着大家的羡慕和尊敬,就是因为她无与伦比的才华,可是怎生,就被苏兰芷这个毫不起眼的人给夺了去了?

    本就是喝了些许的酒了,薛灵芸此刻因为酒精的作用,整个人比起平日里,却也有些失了冷静了,到了最后,这回又落到了自己,薛灵芸这回只觉得脑海中突然就爆出一句诗句。

    “绮艳百花齐争春孤芳寒梅傲立雪

    五瓣巧缀公主额美人齐梳梅花装

    师雄醉梦罗浮山歌舞欢饮暗香袭

    月落星斜惆不已梅花树下思伊人。”

    这诗却是极好的,只是薛灵芸尚未出阁,这诗隐隐有些思春的味道,薛灵芸却不自知,她这诗一出口,大伙儿顿时就安静了,看着薛灵芸的眼神,也有些不可置信,更有甚者,甚至拿着帕子捂着嘴,脸上带着嘲讽,看着薛灵芸的眼神,带着点鄙夷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或许真的是酒在作祟,薛灵芸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曲含情脉脉的诗了,这女子尚未及笄就有这样的想法,大家不由得有些怀疑辅国公府的家教问题了。

    脑子模模糊糊的,薛灵芸隐约可以感觉到大家看自己的神色有些不对了,困惑的神色看在大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是觉得我做的诗不好吗?还是怎么的?”

    那诗,明明意境悠远,字句工整,是她一时灵感泛发而作,怎么好像大家的表情,那么怪怪的呢?

    脑子晕乎乎的,薛灵芸此刻也没有办法和往常一样的细细的思考,大伙儿看到她这样子作了这样的诗还不自知,反而一副坦然自傲的样子,更是觉得薛灵芸此人,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清高了。

    原来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思春的少女而已,只是这小小年纪就如此渴望春色,还实在是……

    大伙儿的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此时对薛灵芸,倒是有些嫌弃了。

    这薛家大小姐,怕是真的是书读多了,所以生多了这样的心思吧?

    看来啊,这书,也是看不得太多的!

    本就对薛灵芸有些嫉妒,这会儿更是看不过眼了,有位小姐见着薛灵芸这样子,只觉得好笑,“薛小姐作的诗是极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一点都没有为自己作了那样的诗词觉得害臊,薛灵芸此人向来骄傲,自然是希望自己样样都是极好的,今天被苏兰芷刺激到了,薛灵芸只要一想着苏兰芷那倾城的容颜,再想着苏兰芷的才华,恨不得就立刻毁了苏兰芷的脸,将对方狠狠的踩在脚下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得天独厚的拥有那么多,而自己的样貌,却也只是一般般而已!

    她不服,她不甘,她恨啊!

    “赵小姐,你有话直说!”见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薛灵芸有些急了,很想知道自己的诗词出了什么问题,可是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呢,就听到了一阵怒吼了!

    “灵芸,你给我住口!”那声音突然就传了过来,带着怒气,薛灵芸顺着那声音望过去,只看到一个中年妇女,那夫人穿着时令的暗红色衣袍,头上挂着金钗,身上挂着一串玛瑙,说不出的贵气,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家风范,可见对方的良好修养。

    只是那人此时脸色有些铁青,看着薛灵芸的眼神也隐忍着怒火,只是她修养极好,纵然再怒,脸上却也带着点点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陪着她眼中的火气,倒是让人觉得格外的诡异了。

    “娘,你怎么来了?”此人,不正是辅国公的长媳,张氏吗?

    张氏向来守礼严厉,最重规矩教养,加上是辅国公府的长房长媳,在府内举足轻重,特别讨得辅国公的喜爱。

    只是这张氏平日里都是浅笑的,不管是生气还是愤怒,脸上的笑容都特别的得体,就好像她生来就是笑脸一样的,今次,薛灵芸还是第一次看到张氏那么生气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些怕怕的了,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只是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你还好意思叫我娘,还不快过来!”刚才走近的时候就听到薛灵芸作的诗了,张氏听着大家的议论,脸上早就挂不住了,这会儿还听到薛灵芸揪着别人评论这诗,这不是自己没脸吗?

    只是这女儿向来稳重,怎生就出了这样的错了?

    视线飞快的扫过在场的几人,虽然看着自己来了,有些收敛,但是那些人脸上之前的嘲讽不齿之意,张氏可没忘记!

    最后视线落在安静如水的苏兰芷身上,张氏顿了顿,那目光在苏兰芷的身上停留了些许,最后才回到薛灵芸的身上,看着女儿那有些醉意朦胧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气急了。

    “怎么,还不听我的话了?怎么还不过来?”这女子最忌讳的就是人前失礼,薛灵芸今天不仅仅是作了思春的诗句,此刻更是醉醺醺的,他们辅国公府向来注重规矩,何曾有过如此的事情?

    今日在做的人可不仅仅只有那些闺中小姐,还有这些名门夫人了,这让他们看到了,可怎生是好?

    “娘,芸儿不敢!”对张氏,薛灵芸是有些惧怕的,张氏从小对她就要求特别的严格,诗书礼仪每样都要求她做到尽善尽美,这些年她就是在这样苛刻的要求下度过的,骨子里对张氏,的确是又惧又怕,母女之间,倒是有些生分了。

    知道张氏是气到了,不然那声音不可能隐含着怒气,薛灵芸对自己这个母亲是很了解的,这会儿乖乖的走过去,只是脚步有些凌乱,苏兰芷见了,很“贴心”的去帮忙了,“薛妹妹,你小心点!”她可没有忘了自己现在和薛灵芸还是好姐妹,好朋友。所以该有的表面功夫,她还是要有的。

    毕竟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我,不用你假好心!”也不知道是真的醉了还是怎么的,薛灵芸此刻的脑子没有了往日的精明和伪装,看着苏兰芷就觉得格外的讨厌,自然也不掩饰,直接将对方推开了。

    “薛妹妹……”那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看着薛灵芸,苏兰芷带着受伤,那样子就好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绵羊一样的,看的在场的人,有些不忍心了。

    “这薛小姐是怎么回事?苏小姐好心扶她,她怎么就推开她了呢?”

    “是啊,我看那苏小姐挺可怜的,不是说他们两个是好朋友吗?难道都是假的?”

    “哎,这苏小姐那么柔弱的一个人,刚才差点就摔倒了,这薛小姐,还真的是挺狠心的!”

    ……

    有人轻声的嘀咕,张氏听了,看着薛灵芸,脸色差点就挂不住了,“灵芸,你这是作甚?”不是跟她说了要和苏兰芷处好关系吗?怎么那么不识大体?网费了她多年的教诲了!

    “娘,我……”脚步有些不稳,薛灵芸眼看着就要摔倒了,虽然她身边有些人,可是刚才看着她推开了苏兰芷,大家也都避得远远的,不敢去帮忙了!

    “啊!”脚软绵绵的就栽倒在了地上,薛灵芸头上的金步摇也乱了,身上也有些凌乱,张氏见了,顿时瞪了薛灵芸的贴身丫鬟一眼,“书香,还不把小姐扶起来!”这些人,瞎了不成?

    “是,夫人!”

    “大家对不住了,今日几个孩子在这里游戏,小女不胜酒力,倒是让大家看笑话了。改天我辅国公府请大家过府一叙,给大家赔礼道歉!今日,我们暂时告辞!”发生这样的事情,爱面子的张氏自然是没有脸面继续待下去了。而且看着薛灵芸不省人事,她哪里还敢让对方待在这里丢人现眼?

    “庆王妃,实在是不好意思,改日我们再登门道歉,今日我们就先告退了!”看着孙雪茹,张氏脸上带着愧疚。今日本来是想趁此机会好好和庆王妃联络联络感情,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怎生是好!

    “薛大夫人,无需介怀,孩子们难得聚聚,小闹一下也属正常,你若是不嫌弃,那就先带令爱去客服休息片刻,本妃让府医来给她解解酒可好?宴席就快开始了,你们这样就去了,别人会说我们庆王妃待客不周的!”孙雪茹自然是不能让人中途离场了的,作为今天的主人,她对每一个宾客,尤其是辅国公府这样的贵宾,自然是以礼相待的。

    “这……”张氏虽然觉得留下来丢脸不好,但是中途离场,难免别人会议论纷纷,刚才本来就是以退为进想找一个台阶下,这会儿孙雪茹留下她了,她心里是愿意的,只是却也不能那么快就答应了。

    “就这样说定了吧,今日是母妃的大喜之日,自然是要大家一起庆祝才是,薛大夫人要是走了,母妃可是会惦记着的!”看着张氏眼中的动摇,孙雪茹自然是再接再厉,不能让张氏就那么走了,“怜儿,还不送薛大夫人和薛大小姐去客房休息?”

    “是,薛大夫人,请……”得到了指示,怜儿便引路了,张氏见着孙雪茹如此挽留,也不得不答应了,“如此,也好,只是麻烦王妃了!”这样回去也不是办法,而且张氏对今日的事情还心存疑虑,必须要弄清楚才是。

    “不麻烦不麻烦,薛大夫人和令爱好好休息,等一下宴席开始的时候,本妃让人去通知你们!”

    “麻烦了!”临走之前张氏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兰芷一眼,总觉得今日的苏兰芷,和记忆中的相差甚远。

    这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苏兰芷存在感不是很低吗?而且为人木讷寡言,怎么今天的,却是耀眼的,让人无法忽视呢?

    而且刚才她就凭着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让大家对芸儿有了非议,这人,到底是不是故意?

    可是,她以前不是很信任芸儿的吗?怎么今天,虽然是站在芸儿这边,她却觉得,对方不怀好意呢?

    带着疑问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张氏一路上想着今天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诡异了,“书画,你去问问看,刚才到底是谁想起来来着后院走走的?”

    他们本来是在老庆王妃处待得好好的,可是却不知道是谁一提议,大伙儿就都来了这后院子了。

    结果一来就看到自己女儿出糗的一幕,张氏自然是要好好的查探一番!

    “是,奴婢这就去!”

    “仔细着些,别让人看出端倪了。”

    “奴婢知道!”

    ……

    来到客房,府医很快就来了,给薛灵芸煮了醒酒汤,薛灵芸这才有些迷迷糊糊的醒来。

    “嗯,这是在哪里?”记得自己刚才是在那梅园的啊?怎么什么时候进屋来了?

    “你醒了?”张氏端坐在桌子边,直挺着腰杆,一动不动的就好像那佛像一样,手交叉放在腿上,看得出,修养是极好的。

    “娘?你怎么在这里?”看着张氏,薛灵芸就更觉得奇怪了。

    自己刚才不是跟苏兰芷在拼诗吗?怎么转眼间人就变了?

    “我怎么在这里?你还好意思问,你给我跪下!”此时此刻没人在场,张氏也不用再伪装着那端庄的样子,看着薛灵芸,说不出的失望了。

    “娘,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被罚跪,薛灵芸心气极高的,哪里就愿意了?

    “还不知错吗?,压着大小姐跪下!”

    “是!”作为张氏的左膀右臂,自然是不惧怕薛灵芸的,走过去就压着薛灵芸跪下了,薛灵芸那脆嫩嫩的膝盖“碰”的就碰到了那冰冷的地板,顿时觉得膝盖有股子刺骨的疼了。

    “娘,女儿哪里错了?为何要罚跪?”本就心高气傲,刚才在苏兰芷那里吃了瘪,薛灵芸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了,这会儿张氏还罚她跪,她心里哪曾甘心?

    “哪里错了?酒后失言,酒后失行,酒后失颜,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张氏对薛灵芸一直以来都是极为放心的。

    这个女儿从小就生得伶俐,做事情也都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原则,从来都不让她担心,可是怎么今天,却捅了那么大的篓子?

    真真让她太失望了!

    “娘,女儿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听着张氏的话,薛灵芸是半点记忆都没有了,她所有的记忆都只停留在跟苏兰芷拼诗的那一段,两人正拼到关键处,她也喝了些酒,可是苏兰芷滴酒未沾,她心里着急,很想比过对方,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越发的急躁,后来的印象,就模糊了。

    “不明白?”看着薛灵芸那倔强不服气的样子,张氏突然想起什么,“你还记得你刚才做的诗词吗?”

    “自然是记得的!”

    “那这一首呢?”将薛灵芸念的那首思春诗念了出来,薛灵芸听了,脑海中顿时划过刚才的情景,脸色顿时就白了,“这,这不可能!”她从小就严于利己,从来不会有这类型放浪形骸的想法,更不可能会有此类的诗词出现,可是,怎么可能是出自她口中?

    “不可能?我也以为不可能,可是我刚才亲耳听到你说的,而且在场还有许多夫人都听到了,庆王妃,尚书夫人,御史夫人,南平侯夫人……你还要娘说出几个人?芸儿,娘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从小对你也很放心,可是你今日的所作所为,真的让娘很失望!”这女子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名节了,薛灵芸一个未及笄的小女孩就有这样的想法,而且刚才醉眼朦胧的对苏兰芷不礼貌,还当众摔倒有失颜面,这以后,大家会怎么看他们辅国公府,怎么看她的女儿?

    “娘,女儿,女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作出那样的诗句来了!”如果换做是清醒的她,肯定是不会的。可是,她明明没喝许多酒啊,怎么就……

    “我也知晓你不可能作出那样的诗句,可是你平白无故的,喝那许多酒是为何?”虽然女子不忌酒,可也不能如男子那般大醉失了形象的。

    他们辅国公百年的书香世家,最重视是就是一门的清誉和规矩,今日之事,不是就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娘,女儿也不愿意,只是今日大家提议游戏作诗,好几番轮到女儿,女儿应接不暇,出了错误,便喝了些酒。只是女儿没有想到这酒如此之烈,才几杯,女儿就醉了,说了这些混话!是女儿不对,还望母亲责罚!”知道自己今日的犯了辅国公府的大忌了,就算是张氏不罚,回去被辅国公知道,自己也是会被罚的!

    “芸儿,你切莫别隐瞒娘亲,那酒只是最普通的梅花酒,酒性不烈,甚是温和,你如何几杯就醉了?”看着薛灵芸一副知错的样子,张氏虽然是很想原谅对方,但是今日的事情透着诡异,她必须弄亲清楚才是!

    “可是娘,女儿确实只是喝了几杯而已!”其实别说张氏,薛灵芸自己也是觉得奇怪的。

    她的酒量不算差,而且今日的酒确实不烈,可是她怎么就醉了呢?

    “如果你只喝了几杯的话,那今日的事情,就值得人好好思索了!”看薛灵芸的样子不是说谎,张氏只好将心里的疑虑都说了出来,薛灵芸听了,顿时大惊,“娘的意思是说,今日是有人算计于女儿?”

    是谁,竟然敢如此算计于她?害她在众人面前出丑?毁了名声?

    “你且说说,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薛灵芸向来自诩聪明,今日却载了一个大跟头,心里哪里能不气?

    如果让她查出来是谁陷害于她,她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

    “你是说,游戏的提议是苏兰雨提出的?”

    “是,而且规矩也都是她订的!”

    “那些物件也都是她准备的?”

    “是!”

    “守着东西的人呢?也是她的侍女吗?”

    “嗯,就是她身边的如梦和如香!”

    看着薛灵芸,张氏突然就叹了一口气,“此事我会让人细查,只是芸儿,你今日,实在是太过冲动了!”

    “母亲这是何意?”

    “你忘了你爷爷的交代了吗?让你和苏兰芷交好,你今日,怎生与她对着干?”这不是违背了辅国公的意愿吗?

    “可是她平日里那么迟钝木讷,今日却如此大放光彩,娘,你不觉得,女儿这些年,被她耍了吗?”想起苏兰芷今日的出口成诗,几乎都不用去细想,薛灵芸就只觉得满腔的嫉妒了!

    苏兰芷,你拥有的还不够多吗?难道连她好不容易有的,也都要夺去?

    她不甘心啊!

    “芸儿,要有所作为,就必须学会隐忍。你就算是再不喜欢苏兰芷,也得忍着她,你不要忘了,我们需要苏相的支持,那人,也需要!苏相这人不喜金钱,不贪名利,唯一真正重视的就只有他正房的妻女,你必须和苏兰芷打好关系,才能为将来铺路,知道吗?”

    “女儿知道,只是娘,你不觉得苏兰芷她变了吗?还是她这些年一直都在伪装,早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计谋?”想着苏兰芷今日的灼灼风华,虽然依旧沉默寡言,但是,却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让人觉得木讷无趣的女子了,如今的她,就好似那众星拱月一般,让人,无法忽视!

    “苏相曾经才华过人,十五岁便考中状元,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慕容嫣艳绝天下,比起你今日,更是享誉当年,苏兰芷是他们的女儿,有这样的才华不足为过。”

    “可是不是说这些年白芯把持相府,苏相早就和慕容嫣一房的人有了间隙吗?而且慕容嫣不管事情,怎么她就能学得这许多?”这点,薛灵芸真的不懂,她也相信,苏兰芷以前的,木讷无知,绝对不是装的!

    “早就跟你说过,苏相表面虽然冷淡慕容嫣母女,是为了模糊我们这类人的视线,免得我们再把主意打到这对母女身上,你怎么就记不住?”看着自己呢平日里聪明的女儿,怎么就偏生到了这里,总是转不过弯来呢?

    “那娘的意思,苏相这些年,暗地里对他们母女,其实在照顾有佳的?”想到这里,薛灵芸就更是极度了!

    凭什么她苏兰芷可以拥有这样的一切,自己却只是家里的棋子,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意愿,甚至都没有多少亲情?

    苏兰芷,你凭什么得到这世间她最想要得到的一切?

    “这个谁也说不准,不过如今看来,倒也有这个可能!”那也就是说,他们的估计是没错的,“不过这样也好,苏相如果真的对苏兰芷那么在意,我们手中,倒也多了一个王牌!”

    “可是娘,女儿看那苏兰芷如今变得狡猾无比,今日女儿不管说她什么,引着大家对她不满,她都能将女儿给回绝了去。你说她以前对我唯唯诺诺的,是不是装的?”想起苏兰芷今日的伶牙俐齿,薛灵芸的心里那个恨啊!

    曾经将苏兰芷耍的团团转的快感,顿时就消失了,她实在是不甘!

    “这只能说,你今日做的太过显山露水,让人瞧出了端倪了,芸儿,你太轻敌了!”知道苏兰芷这些年对薛灵芸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了,张氏也说不准苏兰芷这是故意麻痹薛灵芸,还是以前太小不懂,但是今时今日,他们是断断不能用以前的招数对方对方了。

    “娘教训的是,女儿以后一定会注意的!”知道自己因着这些年苏兰芷的听话,有些不把对方看在眼里了,今天的事情无疑给了自己重击,让她知晓了教训,下一次,她不会让苏兰芷那么容易就从她手里逃脱了!

    “好了,起来吧,地上凉!”看薛灵芸终于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张氏也不罚她跪着了,甚至体贴的给对方倒了一杯茶,“喝吧,渴了吧?”

    “谢谢娘!”乖乖的喝了水,薛灵芸看着张氏眼中少得可怜的温情,心里一片的悲凉了。

    她是薛家的骄傲,却也是薛家的棋子,有谁会在意她呢?

    “娘,今日的事情,你觉得是谁做的?”

    “谁都有可能,我已经让书画去打听了,等她回来再说!”此人敢公然挑衅他们辅国公的威望,就得承受代价!

    “还是娘想的周到!”

    “你还太小,沉不住气,而且历练不够,以后慢慢的,就会好了!”

    正说着,书画回来了,张氏见了,也不着急,“说吧,是谁!”

    “夫人,奴婢去打听了,是庆王府的苏大小姐派婢女如意给了消息给庆王妃的婢女怜儿,然后怜儿转达给了庆王妃,庆王妃这才提议去的!”

    “娘,这事情,是苏兰雨干的?”庆王府的苏大小姐,不是苏兰雨,那是谁?

    想起苏兰雨,薛灵芸再想起在后院子的一切,顿时觉得一切,都了然了。

    ------题外话------

    咳咳,那啥,今天v,云霄会努力的更新的说,v以后云霄会将更新时间往前移,可能是早上的说,这个还不确定,明天更新,云霄会告诉大家以后更新的时间,希望亲们可以继续支持云霄哦,亲们的支持,就是云霄最大的动力啊,~\(≧▽≦)/~啦啦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