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四十九章 让你们颜面无存!
    苏兰芷淡定的听着那脚步声,再听着隔壁的动静,微微有些喘息和迷情之意,苏兰芷闻着空气中经久不散的香味,却只是拿出银针刺了自己的穴位,让自己保持清醒,免得自己遭了毒手了。舒蝤鴵裻

    苏兰雨,你果真好狠的心!

    “嗯……”

    “美人,你好美啊!”

    不知道为何隔壁突然就没有了挣扎,苏兰芷知道时间到了,这时候,门口的响动更是大了,接着就是老庆王妃那焦急的声音了,“哎呀,如意,你说雨儿这里出现了丹顶鹤,到底在哪里啊?”

    这老人生辰,丹顶鹤作为吉祥鸟,而且在冬日极难见到,这老庆王妃一见到,自然就赶忙着来了,不少贵妇人自然也是跟着来看热闹的,随从来的人不少,在门口顿时就闹哄哄的了。

    “刚才明明就在这里的啊,大小姐着了奴婢去请大家过来看看,说是要给老王妃添个喜庆,怎么就不见了呢?”如意似乎有些没有想到会不见了,有些着急的去找。

    “如意,你是不是看错了?这样冷的天气,哪里会有丹顶鹤呢?”丹顶鹤作为仙鹤,在大苍有着举足轻重的寓意,是以不管是谁,都以家里有仙鹤觉得荣耀,可是如今天寒地冻的,极难再见到丹顶鹤,老庆王妃这会儿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因为一时太激动了,所以也没有想这许多了。

    “有的有的,老王妃,刚刚大小姐亲自看到的了,而且兰芷小姐也看到了的,老王妃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一下她的!”本想引着大家去找苏兰芷的,可是却有人打断了如意的打算了。

    “你们听,是什么声音?”薛灵芸是来过庆王府几次的,自然是知道发出声音的地方,就是苏兰雨的闺房了,她就是故意这么说,引起大家的注意的。

    她今日被苏兰雨整了,心里正憋着一股子的气想要发作,自然是不会放过苏兰雨的。

    今日如意慌慌张张的去把大家都引了过来,薛灵芸自幼就熟读诗书,当然知道丹顶鹤是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出现的,她跟着过来是想要看苏兰雨耍的什么花样,不管是对方苏兰芷也好,还是怎么的也好,她都一定要加一把火的!

    她薛灵芸,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哦,那是大小姐的房间,大小姐今日鞋子湿了,而且衣服也被雪水弄湿了,大小姐怕伤寒了,就在房间里沐浴,刚才那声音,估计就是沐浴的声音吧!”如意也是发现了奇怪的声音的,只是她可不敢让大家怀疑了苏兰雨去!

    之所以说苏兰雨还在沐浴,就是为防万一,大家会问个究竟,如此说,大家自然就不会去打扰苏兰雨了。

    “是吗?可是我怎么好像有听到房中不只是一个人呢?”总觉得这事情有些诡异了,薛灵芸知道苏兰雨不会那么无缘无故的就把他们找来这里,也知道苏兰雨对苏兰芷积怨已久,今天是为了整苏兰芷才会如此,她乐意见到,但是,如果能够顺道打击一下苏兰雨,那就更好了!

    “是,是吗?薛小姐,你应该是听错了,大小姐在沐浴,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丹顶鹤,让老王妃开心啊,奴婢还是去找兰芷小姐吧!”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苏兰芷的身上,如意的心里只觉得突突的,很不安了。

    大小姐屋子里面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像,有别的声音?

    “哦,是这样啊,那兰姐姐在哪里?”如意都这样说了,薛灵芸也不好硬是引着大家进去苏兰雨的房间看个究竟了,只是心里却一直存了疑虑,不明白苏兰雨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沐浴,怎么就有了别人的声音呢?

    “兰芷小姐就在屋子里面休息,奴婢这就去叫她!”知道大家今日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丹顶鹤了,这可是福气和长寿的象征,谁家有了丹顶鹤,可都是好兆头,甚至宫里的人知道了,都会前来观赏,那可是极大的荣耀啊!

    苏兰雨就是借着大家的心思将大家都引了过来,就是想让苏兰芷身败名裂,被赶出相府,从此再也没脸见人,甚至以后都只能嫁给那个猥琐的穷人,做最下等的人,苏兰雨想着,就觉得高兴!

    然而她却不知道今生的苏兰芷,不再是前世那么唯唯诺诺,不问世事的苏兰芷了,重活一生,如今的苏兰芷有了一刻七窍玲珑心,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人算计去的?

    ……

    如意想着苏兰芷刚才对自己的和善,眼中划过一点不忍,可是她是苏兰雨的丫鬟,是庆王府的人,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兰芷小姐,你在吗?”叫了声,没有听到苏兰芷的声音,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如意顿时觉得诧异了,不过想着可能是因为苏兰芷昏迷了,所以没有反抗,倒也放下了心!

    “或许兰芷小姐睡着了呢,奴婢开门看看!”打开门,却看到苏兰芷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如意没有看到预想的情景,顿时诧异了,“兰芷小姐,你怎么……”那个人类?不是说了让他赶紧过来吗?怎么没在这里?这下如何是好?

    “这成何体统,怎么就这样睡着了?”老庆王妃对苏兰芷本来就不满了,加上今日受了苏兰芷不少的气,这会儿看苏兰芷趴在桌子上,只觉得他们苏家的脸都被苏兰芷丢尽了。

    大家闺秀,怎么可以那么毫无形象的就趴着了?

    实在是有失体统!

    “嗯……”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一阵呻(禁词)吟声,在场的人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色各异了。

    刚才隔得远,而且一直有人说话,听不真切,如今他们可是在这隔壁,却是真真实实的听到那声音的。

    在场的许多都是已经嫁人了的,自然是知道那是什么声音,顿时交换了彼此的眼神,看着老庆王妃和庆王妃,脸上,情绪各异了。

    不是说这苏小姐在沐浴吗?怎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大家正在想是怎么回事呢,结果隔壁传来那淫荡的声音,更是让在场的许多人脸色都变了!

    “小美人,你可真美啊,来,让爷香一个!”

    “呵呵,好啊!”

    如果是刚才那男声大家觉得陌生,但是这个女声,倒是格外的熟悉了,这不是苏兰雨的声音是什么,只是她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两个的面色各异,有看好戏的,也有八卦的,更有幸灾乐祸的,被这样的目光看着,老庆王妃和庆王妃的脸色都快挂不住了!

    庆王妃听着刚才那声音,有些着急了,故意放大了声音,就是想盖过隔壁的声音了,“如意,怎么如梦跑到大小姐的房间去了?而且在这里做着淫秽之事?还不快去将这对狗男女给揪出来!”

    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苏兰雨的贴身侍女垫背了,如梦不可置信的看着庆王妃,想着好姐妹的命运,都快担心死了。

    怎么可以这样,房间里的,明明就是大小姐啊,怎么就让如梦担了这罪名了,这让如梦可怎么活?

    “怎么,聋了还是哑了,还不快去!”见着如意没有反应,庆王妃还真的是急了,催促着如意赶紧的去解决事情,而老庆王妃瞬间懂得了庆王妃的意思,赶忙借口头疼想要将大家支走了,“本妃突然觉得头疼,这污秽之地,还是不要扰了大家才是,我们就去前厅等着吧,今日本是本妃的寿宴,结果让各位看笑话了!不过大家放心,本妃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一个丫鬟的命,自然是比不上他们庆王府尊贵的大小姐,如梦是苏兰雨的贴身侍女,进去苏兰雨的房间,也倒是有可能的,而且如今苏兰雨的贴身侍女不在场的,也就只有如梦了,所以这黑锅,如梦是背定了!

    “老庆王妃,这……”对两人的说辞,大家自然是不信的,比较如意刚才说了苏兰雨在房间里沐浴,而且刚才虽然只是出了一声,大家可是听得真切的。

    隔壁房里的人,分明就是苏兰雨啊,这两人是想混淆视听不是?

    “老庆王妃,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府中这侍女实在是太过张狂了些,竟然敢在苏大小姐的闺房里行这等事情。这让苏大小姐以后如何做人?不如老庆王妃就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了,我们也好看看,到底是何人那么大胆,竟然敢潜进苏大小姐的闺房去!”

    “就是啊,老庆王妃,这如今大家都在呢,还是当着大家的面一起处理吧,不然大家心里有疑虑,传出去,对苏大小姐的名声也不好!”

    ……

    这世家大族,是非本来就多,而且大家对你这样的事情,格外的敢兴趣了,老庆王妃和庆王妃一向以家教甚严自居,平日也没少吹嘘他们庆王府的名望和规矩,许多人早就看不过眼了,只是碍于苏青岚这个宰相的面子上,不敢造次,如今好不容易揪着这辫子了,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才是了。

    “这……”庆王妃看着大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里有些着急了,这她女儿的名声要是毁了,他们庆王府以后可怎么抬起头来做人的?以后还有谁愿意娶她女儿,还有谁愿意做她的媳妇呢?

    心里满是着急了,庆王妃看着这一伙人,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求救的看着老庆王妃,只希望对方可以帮忙了。

    “格外说的极是,这事情是该当面来澄清的!”说话间已经用眼神示意下人们去处理这件事情,老庆王妃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了,“这样吧,这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处理好的,如意,你们几个去搬桌椅过来,免得大家站罚了!还有去把兰儿叫醒,看看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边吩咐边在想如何解决这事情,老庆王妃着人去叫苏兰芷起来,让大家入座,虽然尽量的在拖延时间,但是太过了会让人看出一二,老庆王妃也不敢做得太明显了。

    这时候苏兰芷终于是醒了,摸着自己的头,一副刚刚清醒的样子,老庆王妃见着苏兰芷出来了,披头就责骂了起来,“兰儿,你怎生会一个人趴在桌子上面?这样成何体统?”想借着责罚苏兰芷,给苏兰雨争取一点时间,苏兰芷却好像有些看不清楚状况一样的,说的话顿时让老庆王妃气死了,“祖母,兰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雨妹妹刚才鞋子湿了,想回来换鞋,兰儿就陪着她回来了,只是路上雨妹妹因为脚伤,路上摔着了,担心染了风寒,就在房内间沐浴,暖暖身子,让兰儿在隔壁等着她,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我睡过去了吗?这……”越说越是让大家肯定房中的人正是苏兰雨了,老庆王妃没有想到苏兰芷竟然这样说,赶忙制止了她的话,“好了,祖母知道了,你坐着吧!”

    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道没有看清楚状况吗?这个时候,说这个作甚?

    “是,祖母,只是,怎么大家都来了这里了?雨妹妹呢?她洗了也比较久了,怎么没见着她人呢?”看着来的人那么多,尤其是自己的娘亲慕容嫣也来了,满脸的担忧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终于是送了口气,苏兰芷的眼神,就更冷了。

    苏兰雨,是你先如此狠心,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雨妹妹估计是看你睡着,不忍心打扰你,去后面的院子里赏景了吧,本妃已经着人去叫她了!”看着苏兰芷有些头痛不清醒的样子,老庆王妃的眼中满是狐疑之色,只是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哦,这样啊,雨妹妹也真是的,沐浴完了,就该叫我啊,只是我怎么睡那么沉了呢?好奇怪啊……”有些不舒服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慕容嫣见了,赶忙走到了苏兰芷的身边,“兰儿,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头有点晕晕的!”

    “是吗?”看着苏兰芷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慕容嫣很是担心,只好求老庆王妃了,“母妃,能不能让府医给兰儿看看,儿媳看着兰儿的脸色不太好!”

    “不就是睡一会儿吗?屋子里那么暖和,有什么大不了的?”对苏兰芷本来就不喜,老庆王妃还在生气苏兰芷如此的让她下不来台,哪里愿意给苏兰芷请医生?

    “母妃,兰儿的身子不太好,儿媳担心……”虽然知道老庆王妃不待见自己,可是慕容嫣想着苏兰芷,还是不得不忍着,好好的求对方了。

    “好了好了,就知道她身子金贵,弱不禁风!香雪,去叫府医过来!”

    “是!”

    “谢谢母妃!”看老庆王妃终于是答应了,慕容嫣松了口气,看着苏兰芷的面色满是担忧了。

    “嗯!”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老庆王妃也不知道那些人处理的怎么样了,实在是有些着急了。

    “娘,放心,女儿没事!”苏兰芷也不想让慕容嫣去受老庆王妃的气,但是有府医来自有她的用处。

    如今老庆王妃明显是在拖延时间了,苏兰芷看着大家那紧盯着房门的样子,知道大家都想看好戏,但是碍于老庆王妃的面子,不好当面越过老庆王妃做什么,所以只能干等着,脸上却也是不甘的。

    得知了这一点,苏兰芷笑了笑,却不会让老庆王妃的如意算盘就那么过了的,“祖母,雨妹妹还没有回来,兰儿去找找吧!”

    “你好生待着就是了,不是不舒服吗?别乱跑!”可不能让苏兰芷发现端倪,不然苏兰雨的名声毁了,他们整个庆王府都会遭殃!

    那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

    “没事的,我去找找就好,雨妹妹的腿受伤了,肯定不便的!”说完就起身了,老庆王妃见了,非常的着急,赶忙呵斥,“让你好生待着就待着,你看你脸色那么差,别让你娘担心了!”

    “是,祖母!”委屈的看着老庆王妃,苏兰芷估算了一下站在庭中人的位置,突然就做出了一副头疼要昏迷的样子,“啊……”

    很不凑巧的就压倒了身边一个小姐的衣裙,那人一动,顿时有些踉跄,推了身边的一位夫人,然后夫人站不稳,倒在了另一位夫人的身上……

    这样连续着,也不知道大家是非常的有默契还是怎么的,最后竟然都齐齐的往苏兰雨的门口扑去,最后也不知道是谁竟然真的就倒在了那门上,老庆王妃和庆王妃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门已经开了,而且极为不雅观的,就是如梦正流着眼泪站在那里,哭着脱自己的衣服,苏兰雨面色红润,衣衫不整,老庆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香菱和叶嬷嬷正在给她穿衣服,还有一个长得清秀,却一脸猥琐的书生打扮的人,浑身光的就只剩下底裤了,而且他和苏兰雨嘴巴上还被人塞了布不许他们出声!

    大家看着香菱,再看着如梦,还有老庆王妃身边的叶嬷嬷,几乎不用猜,都能自己想象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看着这样的局面,苏兰芷满意的笑了笑,她之所以没有让大家那么快就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就是知道老庆王妃的性格肯定会插手此事,想借此给老庆王妃一个教训了。

    这人不是一向都自诩门风严谨吗?不是一向都注重规矩吗?不是一向都爱面子吗?

    她今天就是要让对方自己打自己的脸,也要让大家都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刻薄偏心,厚颜无耻,甚至帮着孙女掩盖罪行的无德老人,她要让对方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永远的记住今天的耻辱,记住她的丑恶嘴脸,让她好好的受一下打击,也好替她娘讨回一些公道!

    如果不是这人那么注重门风,那么爱面子,那么的一派婆婆作风,自己的娘亲,这些年何尝会那么辛苦?甚至今天他们一出现就如此针锋相对,这样的亲人,不要也罢!

    更何况,这些人前世也的确是背叛了他们,不是吗?在苏青岚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人却为了自保避嫌,公开断绝与苏青岚的关系,今生,她怎么可能让这些人再一次的利用她的爹爹,让庆王府风光无限呢?

    想着前世今生的种种,苏兰芷看着如今的一切,只觉得是对方自作自受了。

    ……

    “老王妃,你这是……”大伙儿看到这样的画面,纷纷都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尤其是未出阁的闺中小姐,更是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害羞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天,这个苏家大小姐,也真的是太大胆了吧?

    竟然还未及笄,就与男子私通,她这不仅仅是给自己蒙羞,更是给庆王府蒙羞啊!

    而且老王妃这样明着暗度陈仓,让侍女替代罪行,那真的就是……

    “老王妃,你不是说是苏小姐的婢女与男子私通吗?怎么我们见着的,却是这样的局面呢?”

    “就是啊,老王妃,你的嬷嬷和侍女都在里面,你是想替苏小姐掩盖罪行吗?老王妃还真的是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啊!”

    “老王妃,您怎么说也是有诰命在身的,此事得秉公处理啊!”

    ……

    老庆王妃听着大家的言谈,一张老脸顿时就挂不住了,摸了摸自己的头想要混到了事,免得被人病垢,可是她还没有晕呢,苏兰芷就紧张的扶住了她,面带关切了,“祖母,你还好吧?不是要昏到了吧?”

    苏兰芷这么一说,老庆王妃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很想就真的那么晕了,可是她能吗?能吗?

    如果真的晕了,那么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看她!

    不由得瞪了苏兰芷一眼,恨对方的多管闲事了,老庆王妃嫌弃的推开了对方,“本妃没事!”说完看着大家一副希望自己给个交代的样子,老庆王妃心里特别的气紧了。

    平日里没见这个孙女孝顺,这会儿那么好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跟她作对了!

    “老王妃既然没事,那就给我们一个交代吧!”御史夫人这会儿出声了,看着老庆王妃,格外的不赞同了。

    “大家放心,此事发生在庆王府,而且还是本妃的孙女,本妃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想着苏清秀的前程,看着御史夫人那一副非要自己给个交代的样子,老庆王妃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

    这御史夫人要是回去告诉御史,回去参了苏清秀一本,那她儿子的前程,真的就毁了啊!

    “母妃,你……”想替苏兰雨求情,可是老庆王妃为了儿子,也只能牺牲孙女了,“叶嬷嬷,香菱,将他们给带出来!”

    “是,老王妃!”将苏兰雨穿好衣服带出来,几人倒是都出来了。

    “跪下!”看着苏兰雨那眼中的诧异和不解,老庆王妃此刻看着,真的觉得特别的丢脸了。

    本以为这个孙女生的伶俐,是个好的,将来可以嫁个好人家,帮衬着他们王府,但是现在想来,还真的是丢人!

    “呜呜……”此刻的苏兰雨,似乎有些清醒过来了,看着大家对自己投射过来的鄙夷眼神,脑海中划过什么,顿时脸上一顿的惨白!

    “苏兰雨,你可知错?”再也没有亲密的叫对方“雨儿”了,因为此刻的苏兰雨,让她和庆王府丢尽了脸面,甚至有可能影响到苏清秀的官途,老庆王妃此刻对苏兰雨,除了怨恨,哪里还有其他?

    “呜呜……”嘴巴被塞了布,苏兰雨想说什么,却也都说不得,顿时都急死了。

    “祖母,雨妹妹没办法说话呢,让人把她嘴里的布取下吧!”看着苏兰雨那急得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苏兰芷的眼中划过一抹暗光,对对方,可是一点同情都没有的。

    “香菱,把她布给取了!”倒是忘了这一茬了,老庆王妃自然是得注意的。

    “是!”香菱一给苏兰雨取下了布,苏兰雨顿时就猛地给老庆王妃磕了几个头,头马上就破了,脸上的泪水也跟那白开水一样的,说来就来,那流泪的样子,加上那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里面的委屈,还有额头上留在的血,看起来真的让人好不怜惜!

    “祖母给孙女做主啊,孙女这是被人陷害的,孙女连这人是怎么认识的都不知道,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自己的名声是毁了,可是苏兰雨怎么都要拉苏兰芷垫背!

    这人明明该是在苏兰芷的房间的,而且此刻跪在这里认错的人也应该是苏兰芷,怎么就变成了自己了呢?

    这肯定是苏兰芷搞的鬼,如果自己可以拉苏兰芷下水,那么自己,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获得同情的可能,处罚不会那么严重,所以,她一定要把苏兰芷拉进来!

    “你还敢狡辩?如今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而且那里就是你的闺房,你还说被人陷害,那是谁,可以陷害你呢?”话虽然是在责备,可是老庆王妃这也是在暗示苏兰雨说出陷害之人,这样可以减轻苏兰雨的罪责,当然,还可以打击到另外的一个人!

    “祖母,是兰姐姐!”愤愤的指着苏兰芷,苏兰雨眼神中说不出的委屈和不解了,“兰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更何况我才十三岁,怎么就知道这些事情?兰姐姐,我知道之前在后院子里我跟你争了一下,可是那本来就是游戏,你用得着这样子惩罚我吗?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让我们庆王府怎么见人?让伯父怎么见人呢?”

    一下子就将利害关系给说出来了,这名声,本来就是一人系着千万人的,更何况是一个家族,如果一旦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受危害的,那可是整个家族啊!

    苏清秀和苏青岚虽然是分家了,但是怎么也是亲兄弟,她今日出事情,虽然对相府的影响没有庆王府的大,但是也是多多少少有些影响的,苏兰雨这样说,就是想放大苏兰芷的错误,让苏兰芷陷入万劫不复的境界了!

    她不会放过任何对付自己的人的,自己今日名节尽毁,她就是拉一个垫背的,也会让苏兰芷垫在自己的下面,承受比自己更大的痛!

    慕容嫣看着苏兰雨指着自己的女儿责骂,赶忙挡住了苏兰芷,可不想女儿成为了众矢之的了,“兰雨,我知道你情绪激动,可是兰儿何其无辜,更何况你也说了,你是兰儿的亲妹妹,她怎么会这么对你呢?而且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兰儿不会这么做的,兰雨,你还是不要情绪太过激动,胡乱的职责别人!”

    “伯母,你也别太过偏袒了。公道自在人心,我今日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我难道就不可以替自己讨回公道吗?”

    “可是你要讨回公道,也不许随便诬赖人的!”

    “我没有诬赖!”

    “那你倒是拿出证据啊,祖母会替你做主!”老庆王妃见着苏兰雨指出了苏兰芷,自然是希望苏兰芷可以背下这事情,这样庆王府的名声,才可以得到保全!

    “祖母,雨儿真的是被人陷害的,雨儿从小就谨遵祖母和母妃的教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熟知礼义廉耻,而且雨儿还未及笄,如何就会想这些子的淫(禁词)乱之事?今日雨儿的脚不慎受伤,让兰姐姐陪雨儿回来,可是兰姐姐一路上却故意让雨儿跌倒,弄得浑身都是雪水。回来的时候雨儿本想早早的就换了衣服去见祖母,可是兰姐姐却劝雨儿沐浴暖了身子再去,免得得了风寒。雨儿不想因为风寒冲撞了祖母的寿宴,哪里还敢不从,自然就很快让人安排热水沐浴。雨儿本想沐浴完了就马上去给祖母赔罪,可是怎曾想,竟然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祖母要替雨儿做主啊,雨儿一直都在房内,怎么会料到有男子进来?而且雨儿刚才见着了那仙鹤,让如意去请了祖母过来,也不敢让人惊扰了仙鹤,所以这院子里的下人们都被雨儿给遣散出去了,就只有兰姐姐在隔壁休息!祖母,你说雨儿那么年幼,而且那男子雨儿从来都不认识,雨儿怎么会和他有这些子的事情?偏偏正巧院子里只有兰姐姐和雨儿,雨儿虽然知道不该怀疑兰姐姐,可是此事事关雨儿的清誉,更事关我们庆王府的名声,雨儿这才大胆猜测,可是雨儿也不想这样的,还望祖母替雨儿做主!”

    说完就又重重的磕头了,每一个磕头声,就好似那鼓钟一样的,格外的响亮,大家看着苏兰雨那么面目真切的样子,还有她头上咕咕流着的鲜血,只觉得格外的诡异,对此事,也有些子的疑虑了。

    这女子是极其注重自己的容貌的,而且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失,这苏兰雨那么重重的磕头,头都磕破了,搞不好会留下疤痕。如此执着的求得一个机会,难道真的是另有隐情不成?

    一时之间,大家也说不好是什么了,只是沉默着,看着老庆王妃如何处置了。

    “兰儿,雨儿说的,是不是真的?”听着苏兰雨的话,老庆王妃那样子是信了苏兰雨的,也想直接给苏兰芷定罪,那目光带着狠戾的看着苏兰芷,换做一般的人,早就被她这森冷的目光吓到了,只是苏兰芷重活一次,见到的目光比这森冷的还多的去了,只是淡淡的看着老庆王妃,跪下了,“祖母,兰儿冤枉!”

    此刻苏兰芷面色极其的委屈,眼中波光闪闪,却不似苏兰雨那样滴滴滑落,反而有些倔强的不肯落泪,面色也含着坚强,这样子,到让人更觉得委屈隐忍了。

    你苏兰雨会博同情,我难道就不会吗?

    “你冤枉,那你说说,雨儿刚才说的,可是实情?是你故意让雨儿沾了雪水,然后设计让雨儿沐浴,好方便男子进入吗?”不给苏兰芷的机会,老庆王妃心里早就选择了牺牲苏兰芷,保全苏兰雨了,说的话也是往这方面引,哪里管苏兰芷的反驳?

    老庆王妃活了那么多年,也是在这大宅子里面安然度过,自然也是一个宅斗高手,此刻那眼神犀利,面色带着狠戾,语气也步步紧逼,如果是换做一般的闺中女子,年幼无知,怕是就被老庆王妃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老庆王妃也正是存了这样的打算,让苏兰芷有口难言,可是却不曾想,苏兰芷面对她的步步紧逼,非但没有觉得害怕不安,反而是一片镇定委屈的样子,倒是让老庆王妃吃了一惊了。

    这真的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吗?

    怎么她好像看到了宫中的皇后一般的?那么的让人觉得从心底里,有些惧怕呢?

    “祖母,兰儿本就体弱,之前扶着雨妹妹回屋,不曾想却踢中了石头,所以双双摔倒,这哪里是兰儿的诡计呢?雨妹妹,之前那石头,可是你自己踢到的,为何赖我身上?我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吗?”失望的看着苏兰雨,苏兰芷就知道苏兰雨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但是,她哪里会给人病垢的机会?

    “我……”被拆穿了,苏兰雨的面色有些不好,可是接着就反驳了,“可是是你扶着我的,你一直看着路,难道就没有看到有石头吗?这分明就是你故意的!”

    什么叫做强词夺理,苏兰雨这就是了,她这话一说出来,人群中顿时一阵的唏嘘,对苏兰雨刚才的那么点点的同情,也消散了。

    敢情这人只是想找个垫背的,好减轻自己的罪责,不过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连自己的亲姐姐也不放过!

    “雨妹妹,你要真的这么说,那我真的就无话可说了……”此时无声胜有声,苏兰芷不再解释,只是看着苏兰雨,那眼中满是失望和伤痛,看得大家顿时就不忍了。

    “老王妃,我们相信不是苏小姐做的。”

    “就是啊,苏小姐好些年没有来庆王府了,她哪里认得这许多人,哪里还能将人给带进来呢?”

    “是啊是啊,老王妃,你可别冤枉了苏小姐了,你看看,她都快哭了!”

    “母妃,儿媳以自己的声誉和性命担保,兰儿与这事情,绝对是没有关系的!”实在是看不下去老庆王妃如此的是非不分了,慕容嫣这会儿也跟着苏兰芷跪下,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独自承受了!

    “娘,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让你别管这事情吗?你怎么就……

    “兰儿,别怕,娘陪你,娘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拉着苏兰芷的手,慕容嫣知道苏兰芷是不想自己和老庆王妃正面的冲突,免得别人说她这个做媳妇的不孝,可是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受委屈,哪里还能坐视不理呢?

    “娘……”此刻,被浓浓的亲情环绕,苏兰芷眼中只觉得有些酸涩了。

    原来母亲,一直一直,都是那么爱她的,甚至可以为了她放下自己的骄傲,自己以前,真的是太蠢了,怎么就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了呢?

    “好了,别怕!”将苏兰芷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些年慕容嫣一直隐忍,也不曾当着老庆王妃的面说些反驳的话,那是她多年的好教养,也是她的骄傲,可是如今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什么都不顾了!

    “慕容氏,你这是干什么?”看着慕容嫣也来凑热闹,老庆王妃这会儿脸上真的就挂不住了!

    “母妃,大家刚才也都是看到了的,刚才我们推开门的时候,兰儿可是昏迷着的,如果真的是她,她怎么会昏迷呢?”

    “她有可能是装的啊!”下意识的就说了这样的话,可是老庆王妃这话一说出来就听到人群中“扑哧”的声音,知道是大家在嘲笑自己了!

    “装的,好,既然母妃认为是装的,那就等府医来看看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都在帮着慕容嫣,慕容嫣这话刚刚说完,如意就带着府医过来了,慕容嫣见状一喜,赶忙让对方给苏兰芷看看了。

    “府医,兰儿刚才身子不适,头痛的紧,你给她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府医看着老庆王妃,有些为难了。

    “给她看看,免得说我冤枉了她!”

    “是,老王妃!”得了允许,府医这才给苏兰芷医治,慕容嫣拿着一方斯帕放在苏兰芷的手腕处,那府医细细的把了脉,这才皱了皱眉,回复了老王妃了,“回禀老王妃,苏小姐这是中了迷药了!”

    “什么,迷药?”听到这话,大家都吸了一口气,老庆王妃脸上更是挂不住了。

    “怎么平白无故的就中了迷药了?府医,你确定?”

    “老王妃,草民非常确定,而且大小姐这中迷药的时辰还有些长了,估计是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那不就是苏兰芷来到这里的时间吗?

    听着府医的话,大家看着苏兰雨,就更是肯定,苏兰雨这是狗急了跳墙,栽赃了。

    “此话当真?”还是不相信,老庆王妃可不想好不容易找到的好机会,就这样没了。

    “母妃,你这样,还是在怀疑什么?兰儿明明就是无辜的,难道府医的话,母妃都不信了吗?”慕容嫣自己受委屈是可以的,但是她舍不得苏兰芷受委屈!

    “祖母,你若不信,可以让府医去房中查看一下便是,兰儿本来也没觉得什么,但是府医这么一说,兰儿倒是觉得自从兰儿进了屋子以后,就觉得神智有些模糊了,所以也不知道雨妹妹就那么糊涂,早知道我就该撑着的,说不定,还可以阻止雨妹妹犯下大错了……”瞧这话说的,对方明明想给她泼脏水,可是她还是一心为对方着想,大家看着苏兰芷那么通情达理,心胸开阔,顿时只觉得苏兰雨的心,太过狠毒了。

    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还要找别人顶罪,偏偏这老庆王妃还那么不公正,还亏得是一品的诰命,真的是丢人!

    苏兰雨听着苏兰芷的话,顿时就知道不好了,赶忙制止,“苏兰芷,你别胡说!”

    “雨妹妹,你是在怪我没有好生的劝你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你,你住口!”苏兰芷这哪里是替自己说好话啊,明明就是栽赃啊,好像对方中药,就是自己故意的,免得对方坏了自己的好事一样,苏兰雨哪里想对方继续说下去?

    “雨妹妹,我知道你在怪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你……”想说什么,可是老庆王妃一个刀子眼划过来,苏兰雨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了,“大庭广众之下,你是要泼妇骂街吗?”

    “祖母……”知道自己是心急了,可是苏兰雨怎么能不急呢?

    如果那府医真的在房中发现了迷药,那么自己,真的就脱不了干系了!

    “你好生待着,事情本妃会查清楚!”看苏兰雨那么紧张的样子,老庆王妃自然是知道那迷药是谁下的。如今看苏兰雨一副害怕的样子,老庆王妃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苏兰雨下的局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错,对象换成了她自己了!

    还真的是蠢材!

    “母妃,就让府医去查查吧,也好还兰儿一个清白!”看老庆王妃迟迟不见动作,甚至暗地里给下人使眼色,慕容嫣知道老庆王妃这是要故伎重演,自然是不能让对方得逞的。

    “是啊,老王妃,这让府医去查了,到底谁是谁非,不都清楚了吗?”

    “老王妃,苏小姐可也是您的孙女呢,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也不能太偏心了吧?”

    “就是啊,你这样,可是会寒了苏相的心的!”

    ……

    老庆王妃本来有疑虑的,可是听到苏相,最后,也只好答应了,“既然如此,府医,你去看看吧!”

    “是,老王妃!”府医看着大家的反应,知道自己今日是躺了浑水了,如今进退不得,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走进去仔细的检查,果然发现了迷药的痕迹,府医顿时给大家看了,“老王妃请看,这就是迷药,刚刚燃尽不久,时间掐算的刚刚好,根据苏小姐进去的时间来看,应该是苏小姐进去的前一小会儿燃的,目的是要让苏小姐陷入昏迷。”

    府医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顿时也知道苏兰芷是被苏兰雨陷害的了,试问一个一进去不久就昏迷的人,怎么做出这些事情呢?

    所以一切,都不过是苏兰雨东窗事发,故意混淆视听罢了!

    “府医,这迷药很厉害吗?可是会吸了就立刻昏迷?”

    “那是自然的,片刻就会昏迷,而且一直醒不过来,必须有人撒了茶水在她脸上,才会醒来!”

    “哦,原来如此,难怪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脸上湿湿的,如意,是你往我脸上撒的茶水吗?谢谢你!”虽然是谢谢,可是苏兰芷这话,不由得让人怀疑到如意身上去了。

    试问一个不知道苏兰芷中了迷药的人,怎么会知道用茶水的办法将苏兰芷叫醒呢?

    这如意可是苏兰雨的贴身侍女,看来这一切,都是苏兰雨设计好的!

    不过这人,心也太狠了,自己所做的事情暴露,竟然推给不相干的人,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将来长大,那还得了?

    “如意,如意不知道兰芷小姐你在说什么!”如意没有想到苏兰芷会这样说,整个人都慌了,赶忙解释,可是她的解释就是掩饰,更是让人断定了此事的真相了!

    “如意,你在紧张什么呢?怎么浑身发抖啊?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兰芷小姐,奴婢求求你,别说了……”再说,她就死定了!如意正担心自己会受波及,庆王妃就怒了,“如意,你给我跪下,你如此陷害主子,这是何意?”

    既然大家以为药是如意下的,那么,就让如意背黑锅好了!

    总之,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伤!

    “王妃,王妃冤枉啊,不是奴婢干的,不是啊!”没有想到庆王妃会为了苏兰雨将他们这些奴婢们不当人看,如意有些怕自己会是和如梦一样的下场,赶忙跪下就死命的磕头了。

    “本妃知你前些日子因为雨儿罚了你心存怨恨,可是你用得着如此狠毒吗?你在我们庆王府多年,雨儿从小对你也算是不错,你就那么不知道知恩图报?就因为一次处罚,就心存怨恨?毁了雨儿的名节,你这样,让雨儿将来怎么活?”

    庆王妃这话,让苏兰雨顿时看到了希望,立刻就配合庆王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往墙上撞去了,“娘,是女儿不孝,女儿只能来生再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了!”

    速度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大家一个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兰雨去撞墙了。

    “雨儿,不要啊!”庆王妃也像是吓到了的样子,想要过去拉着苏兰雨,可是却拉不住,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心爱的女儿撞墙,那眼中,说不出的痛苦和绝望了!

    如意看着这样的局面,顿时都呆了,知道自己这黑锅的背定了,也知道在庆王妃的眼里,她一个奴婢什么都不是,如果自己的命可以减轻苏兰雨的罪行,对方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就夺去了自己的命的。

    心如死灰,如意看着苏兰雨那如风一般的身影,深深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他们果然,够狠,刚才是如梦,后来,是兰芷小姐,现在,是自己了。

    是自己生了歹心,所以这是老天爷来惩罚她了吗?

    浑身突然就没有了力气,如意倒在了地上,整个人都软瘫了,就连苏兰芷也有些诧异了,没有想到庆王妃如此的机灵,自己刚刚弄出迷药的事情,对方就想到了让如意顶罪,这样的人,果然,心思足够狠,足够毒,而且反应足够快,自己以后,可得小心应付才是!

    慕容嫣见着苏兰雨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决绝,赶忙捂住了苏兰芷的眼睛,可不想女儿小小年纪就被这血腥给吓坏了。

    “娘,女儿没事,你放心吧!”感受到慕容嫣对自己的关心,苏兰芷心里暖暖的,知道今天是没有办法重重的惩罚苏兰雨了,可是能让苏兰雨从此颜面扫地,无颜见人,这样比用其他的方法惩罚对方,要更好!

    叹了口气,苏兰芷正觉得惋惜,没有想到,情况极具的,就变了,“啊!”随着苏兰雨一阵惊呼,大家本以为苏兰雨会命丧当场,却不曾想苏兰雨竟然被弹了回来,整个人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配着那凌乱的头发和满头的鲜血,看起来格外的滑稽了。

    “呵呵……”本来紧张的局面,顿时让大家忍不住的就笑了,苏兰雨只觉得羞愧难耐,苦肉计不成,想再来一次,结果门口却走来了一群人,制止了苏兰雨的动作了。

    “皇上驾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