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听到这一声高呼,顿时都有些吓到了,没有想到文帝会来,而且那么突然,甚至,还是在这样的状况之下!

    这庆王府,果然是圣宠在握啊,可是如今这样的情况,还真的是……

    来不及多想,那一袭的明黄之色已经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大家纷纷跪下行礼了,“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平身吧,朕今日只是客,大家随意就好!”如果说是庆王府,倒是不至于让文帝出宫亲自参加宴会,可是偏偏这老庆王妃正是苏相的嫡亲母妃,文帝就是不给老庆王妃面子,也是要给苏青岚面子的。舒蝤鴵裻

    “谢皇上!”文帝虽然话说的倒是和蔼亲切,可是大家却也是不敢造次的,毕竟是一国之君,谁敢真的就随意了呢?

    苏兰芷随着大家起身,慕容嫣担心苏兰芷会紧张,小心的将苏兰芷拉到自己的身边,拉着对方的手,有些担心女儿第一次面见圣颜,会因为紧张得罪了圣驾,那就糟了。

    苏兰芷看着慕容嫣有些紧张的样子,脸上划过点点的暖色,从来都未曾觉得,其实自己是很幸福的。

    父母都是爱着自己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掩盖了心中的爱,但是谁能否认,自己在两人的心中,都是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的,不是吗?

    苏兰雨看着皇上来了,心里突然就有了满满的不安,尤其是她刚才本来就是可以撞到门了,眼看着就可以使了苦肉计将这罪责通通都推到如意的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脚上突然就受了重重的一击,逼得她不得不往后退,甚至狼狈的摔倒。

    如今看着皇上来了,还有跟着皇上身边的几个人,苏兰雨焦急的看着庆王妃,希望对方可以帮自己出出主意,庆王妃感受到苏兰雨的目光,只是示意对方稍安勿躁,免得惊了圣驾了。

    这皇上怎么就来了呢?之前可是没有任何通知的啊,这可怎生是好?

    庆王妃也觉得心里很是不安,却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

    文帝淡淡的扫视了周围,虽然年到中年,那俊美的容颜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影响,反而变得更加的沉稳霸气,他整个人的气质倒是让人觉得很亲切,如同他的称谓一样,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只是长居上位,霸气浑然天成,尤其是那双半掩着的眸子,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深邃,让人不敢直视!

    所以,尽管这位帝王让人看起来像一个中年大叔一般的和蔼亲切,但是,却也是没有敢真正的只是把他当成是一位平凡的中年大叔了!

    他的身边此刻站着一名紫袍男子,男子眉若峰峦,眼若星辰,五官就似那画家笔下优雅柔和的线条,完美无比。此刻,他的嘴角嵌着一抹浅笑,就好似那三月的春风,让人看着便觉得温暖,真真是一个如玉公子,让人看着,便觉得春心动漾,不少闺中少女都有些面红耳赤了。

    更让人讶异的是,他明明就站在帝王的身侧,却依旧让人无法忽视,周身那优雅高贵的气质萦绕,宛然就是一翩翩公子,让人红鸾心动,只让人想亲近,却又羞涩的不敢亲近了。

    ……

    看着这样的两人,苏兰芷的眼中划过点点的惊艳,随即消散,并不似其他的女子那般,有些情难自禁了。

    苏兰芷前世跟文帝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对这位帝王十分的了解,英明睿智,勤于政事,算得上是一个开明的好皇帝了,只是……

    想起帝王前世的遭遇,苏兰芷此刻再一次的见到对方,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只是低垂着头,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过心里也知道,文帝既然来了,苏兰雨今天,是怎么都跑不过了。

    不过也怪这苏兰雨自作自受吧,前世文帝确实也是来了老庆王妃的寿宴,而且苏兰雨大放光彩,受到文帝的赞赏,庆王府因为文帝的来访,顿时水涨船高,加上苏青岚的扶持,倒是越发的荣耀,最后苏兰雨也如愿的嫁入皇室,日子倒是过得风生水起,只是今世,他们,怕没有前世那么好运了!

    正想着,文帝此刻看着众人,在大家快紧张死了的时候,终于是开口了,“老王妃今日寿宴,朕来庆贺,却不曾想听到园中有仙鹤出现,故而没有通报就自行前来,老王妃不见怪吧?”说的话倒还是和气,毕竟这来的地方是苏兰雨的闺中之所,文帝作为一个男子进来,确实是不好的,只是仙鹤难得一见,文帝才会有些迫不及待了。

    “皇上,老身不敢,皇上能莅临我庆王府,是庆王府的荣耀,哪里会见怪呢?”赶忙上前去应话,老庆王妃这人平日里虽然是跋扈了些,但是对待权势比她高的人,她还是很懂得谦卑的。

    “老王妃不怪就好,朕还担心朕突然闯入,倒是叨扰了老王妃的寿宴,那就是朕的不是了!”今日也是突然奇想来的,文帝很是看重苏相,今日听闻是苏相母妃的寿宴,文帝自然是要来看看的。

    “皇上严重了,皇上能来,老身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是叨扰呢?”这皇帝亲临,那可是无上的荣耀啊,如果不是此情此景,老庆王妃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老王妃不怪就好,只是今日是老王妃的寿宴,还是不宜见血光的好,这宅子里的事情,老王妃可得仔细的处理才是!”文帝这话一出口,大家顿时齐齐看向苏兰雨,看着她满脸的鲜血,还有那狼狈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的慎人了。

    这苏兰雨可太不懂规矩了,今日可是老王妃的寿宴,她就算是有委屈,也不能如此的冲撞啊?

    这喜庆的日子弄得血光一片的,这不是存了心的想要诅咒老庆王妃吗?

    “皇上放心,老身明白的!”只觉得自己身体都有些软了,文帝的话虽然温和,可是那语气却比往常冷了几分,老庆王妃不是傻子,他们刚才所做之事,这文帝怕是看见了,说不定刚才苏兰芷撞墙,被弹回来的,就是因为文帝让身边的人出手了。

    此刻老庆王妃偷偷看着文帝身边的人,只觉得那老眼顿时一片明亮之色,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俊朗的男子,这人,莫不是就是……

    “老王妃明白就好!”点到为止,文帝知道,对方会明白怎么做的。

    “皇上放心,老身会秉公处理!”如今文帝既然都来了,老庆王妃再也不敢有所偏袒了。

    这要是再偏袒,让文帝以为他们庆王府没有规矩,那将来对苏清秀的官途,可是有大大的影响啊!

    况且这文帝最重规矩,她可不能犯了文帝的底线啊!

    “这样,朕就放心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文帝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点点笑容,今日是老庆王妃的寿宴,文帝也不好太过叱责,继而转了话题了,“那老王妃,仙鹤在哪里?”匆匆赶来,就是为了一睹仙鹤的风姿,这文帝平日里就喜欢舞文弄墨,是个很文雅的帝王,故而对仙鹤之类的禽类,总是特别的感兴趣了。

    “皇上,这……”老庆王妃没有想到一个仙鹤就把文帝给引来了,这会儿没有看到仙鹤,心里不由得有些责备苏兰雨了。

    这会儿早就明白了过来一切都是苏兰雨的计谋了,老庆王妃只觉得这孙女实在是缺根脑筋,找什么说辞不好,偏偏就说了这个了。

    这下好了,把皇帝给引来了。这会儿,让她去哪里找一只仙鹤啊?这如果文帝发怒了,那就是欺君之罪啊,他们庆王府,不得跟着遭殃吗?

    “怎么,老王妃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这冬日出现仙鹤,本就是一件喜事,文帝想见的紧,如今看着老庆王妃那脸上就好像便秘一样的憋屈,再看着这屋内的情景,想着刚才远远听到的争辩声,心里也隐隐的有了些猜测,顿时对苏兰雨就越发的不喜起来了。

    “皇上,那仙鹤怕是已经飞走了吧?”硬着头皮说谎了,老庆王妃可不想因为苏兰雨败坏了他们庆王府了。

    “是吗?那还真的是可惜了。”听着老庆王妃的说辞,文帝的眼中明显划过一抹冰寒之意,看得出,这是帝王发怒的前兆了,“只是不知道刚刚是谁见着那仙鹤了呢?朕已多年不曾见到这仙鹤了,倒是想念的紧,不知道刚才见着的人,可否跟朕描述一下仙鹤的模样,免得朕都快忘了那绝美的身姿了!”

    “是老身的孙女见着的!”没有说是谁,因为老庆王妃实在是有些摸不透帝王的脾气,也不知道到底说谁好一些。

    “只是不知,是老王妃的哪个孙女呢?”笑着看着老庆王妃,可是那笑容不达眼底,熟知文帝的人,就该知道文帝此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蒙蔽,很显然,这人是踩了地雷了,下场,可想而知!

    “是……”看着文帝的笑容,老庆王妃真的不知道该说谁才好,这个时候,苏兰雨以为自己可以借此让文帝欢喜,减轻自己的罪行,赶忙就跪下了承认了,“回禀皇上,是臣女发现的!”

    “哦,是你发现的?”看到苏兰雨主动出来,文帝眼中的冷光越发的冰冻了,只是他隐藏的很好,没有人发现罢了。

    “回皇上,是臣女!”看着文帝脸上的笑容,苏兰雨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故找说辞说是仙鹤来了,不然这会儿,真的就没人救得了她了。

    她只要引得文帝开心,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躲过去一劫呢?

    思及此,苏兰雨脸上顿时有些窃喜,苏兰芷看着苏兰雨这样无知的表情,也只能说此人自寻死路了。

    这位帝王虽然英明,可是却有一个很容易发怒的底线,那就是此人最恨别人的算计欺骗,所以但凡算计欺骗他的,一旦被他知道,都会死的很惨!

    苏兰芷以前也不清楚文帝为何会这样,但是后来……

    此时看着苏兰雨还一副无知的样子,苏兰芷想着此人的结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苏兰雨作恶太多,所以自食恶果了。

    此时却见着文帝目光扫过苏兰雨,眼中有些厌恶之色,可是表面上,却依旧保持他那和蔼可亲的笑容了,“那不知道苏小姐可知,那仙鹤往哪里飞去,朕也好派人去追寻?”本想给对方一个机会,可是对方似乎并不领情。

    “回皇上,臣女一见着那仙鹤就想着让祖母来看看,一直不敢让人靠近,怕惊着仙鹤,却是不知道那仙鹤往哪里去了。”苏兰雨也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说了任何的一个方向,文帝就有可能去寻找,这样,她不就穿帮了吗?

    “这样,那苏小姐可曾记得那仙鹤的模样?”

    “自然是记得的!”苏兰雨年幼,虽然是没有见过,可是也听说过,她想着八九不离十是那个样子,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那你且说说,那仙鹤,是什么模样?”

    “臣女只是远远的看着,并不真切,但是臣女见着那仙鹤通体雪白,身长脖长,体态优美,可真真是美的紧了,不愧是长寿如意的仙鹤了!”丹顶鹤在大苍是国鸟,极为尊贵,而且能见到的人极少,就是文帝,也只是偶尔见过几次,所以凡是见过的人,都被传为得到神的祝福,健康长寿,故而对待丹顶鹤,大苍的国民就如对待神明一样的,有着特别高的敬意,是万万不可以亵渎了半分的。

    此刻听着苏兰雨的说法,只是传言中的样子,大家对苏兰雨是否真的见着了丹顶鹤,倒是有些疑虑了。只是文帝却好像来了兴致一样的,笑了笑,“是吗?那你可曾注意它的脖子,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对对,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得到文帝的暗示,苏兰雨赶忙就接着话说,只是到底是什么不一样,她年纪那么小,怎么会知道?

    “是不是它的脖子,是红色的?像一团火簇一样?”引诱着苏兰雨往这方面想,苏兰雨只想讨得文帝的欢心,好让自己逃过一劫,自然是顺着对方的话说了,“是的,那一团火红色的毛发,可美了,臣女看着都被迷住了!”这个时候的苏兰雨,看着文帝越发亲切的笑容,满以为自己得到了对方的赞扬,可以免去一场灾难,可是哪曾想,这才是她地狱生涯的开始?

    “大胆!”文帝那声音徒然就变了,苏兰雨吓了一跳,大家第一次见着平日里修养极好的文帝生气,顿时深吸一口气,老庆王妃差点就站不住了,后退了好几步,扶着自己的额头,只想撞晕了。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真的是害惨了他们庆王府啊!

    “皇上,小女年少莽撞,还望皇上恕罪!”没有想到苏兰雨那么蠢,自己往刀子上撞,庆王妃此刻只觉得头疼的厉害,赶忙跪下替苏兰雨求情了。

    看来自己真的是太过骄纵女儿了,弄得女儿如此不识好歹,这下子,真的是死定了!

    可是毕竟是亲生的女儿,庆王妃哪里就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呢?

    “母妃……”不明白大家怎么一副她死惨了的样子看着她,苏兰雨看着庆王妃跪下了,很是不解,那脸上带着忐忑,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了。

    “住口,雨儿,还不快跟皇上认错!”这可是欺君之罪啊,如果皇上盛怒,他们庆王府,真的就遭殃了!

    “皇上饶命!”虽然不明白自己是犯了什么错,但是苏兰雨看着大家的眼神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赶忙跪下认错。

    “饶命?你可知自己是犯了什么错,需要朕饶恕你呢?”看着苏兰雨那一脸不解和可怜的样子,文帝的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另外一个人,看着苏兰雨的眼神就好似那淬了毒的冰刀,恨不得将对方给狠狠的刺穿!

    “皇上,臣女……”的确是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了,苏兰雨平日里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如今这仗势她早就吓傻了,脑子里早就一片空白了,哪里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文帝了。

    庆王妃看着苏兰雨吓傻了的样子,赶忙替对方说话了,“皇上,小女年幼,加上臣妇平日里宠溺了些,致使她做事情总是如此的莽撞,望皇上看在小女年幼的份上,从轻发落小女吧!”知道苏兰雨这个处罚是逃不过了,庆王妃就只希望苏兰雨可以保住一命了!

    “母妃……”不明白自己的母妃怎么就不让皇上不惩罚自己了,苏兰雨满是不可置信。

    这,还是疼爱她的母妃吗?

    文帝本来是不想今日冲撞了老王妃,可是看着苏兰雨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心里就更是厌恶,也不决定放过对方了,“老王妃,庆王府的事情,朕本不应插手,只是你这孙女的确是有失管教,朕不忍苏家百年清誉毁于一旦,老王妃,此女犯了欺君之罪,言行有缺,有辱门风,论罪当斩,只是朕体恤老王妃今日寿宴,不忍心冲撞了老王妃。故而朕下旨将此女责罚五十大板,逐出苏家的祖籍,从此荣辱与苏家无关,明日就去燕来寺做姑子吧,给老王妃和苏家祈福,也成全了苏家的清誉,报答苏家十几年的养育之恩,老王妃可有意见?”

    逐出祖籍,那可就是平民了,以后想要嫁给豪门贵族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了,更何况让苏兰雨小小年纪就去常伴青灯古佛,这对一个花龄少女来说,真的就是极重的惩罚了!

    而且今日被打了五十大板,命都去了一半了,明天就去燕来寺,这苏兰雨这辈子,不就是毁了吗?

    “皇上,这……”庆王妃听着文帝的判决,整张脸都白了,想要替自己的女儿求情,老庆王妃却拉住了她,狠狠的扣了头,“老身,谢主隆恩!”

    “还是老王妃识大体,庆王妃,你是有何意见?”看庆王妃有话要说,文帝眼中一片的冰冷之色,圣旨已下,他岂会让任何人更改?

    “臣妇……”想替女儿求情,可是苏清秀哪里愿意为了一个女儿毁了自己的前程,赶忙呵斥了庆王妃,“孙氏,皇上圣旨已下,苏兰雨言行有失,而且有失女德,欺君罔上,你切莫再说求情的话了,让苏家蒙羞!”

    苏兰雨的清誉本来就没了,对苏清秀来说,养在家里也是丢人,更何况苏兰雨今日惹恼了圣驾,苏清秀哪里愿意为了一个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的女儿,得罪了皇上呢?

    如此就是最好的结局了,苏兰雨驱逐出籍,从此就与苏家完全的没有联系了,那么苏兰雨今日所做之事,也不会对苏家造成任何的影响,他以后也不会觉得颜面无光,苏清秀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王爷,你怎可如此狠心,她也是你嫡亲的女儿啊!”和男人比起来,女人总是比较容易心软,尤其是十月怀胎生子,庆王妃哪里就那么容易就放下这样的骨肉亲情呢?

    “她如今,已经和我们庆王府没有关系了!”皇上已经下旨,苏兰雨已经不是他们苏家的人了,苏清秀这话没错,但是,却寒了不少人的心了。

    “父王,你就这样不认女儿了吗?”苏兰雨没有想到平日里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王竟然会如此对待自己,整个人都觉得有些傻了。

    “你已经不是本王的女儿了,本王也不是你的父王,苏小姐,请自重!”那么急急的撇开关系,苏清秀这人一向都是如此,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前程可以绝情到不认自己的亲人!

    苏兰芷看着苏清秀和前世一样的,做什么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想着前世当自己的爹爹需要帮助的时候,苏清秀也是这样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和苏青岚断绝兄弟关系,如今类似的场景,却是一样的悲剧和势力,嘴角,不由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这些亲人,果然,是不值得信赖的,她必须让爹爹早日明白过来才是!

    “父王!你这说的不是真的?”如果说之前清誉已毁对苏兰雨的打击已经够大了,可是如今被亲人背叛和嫌弃,被逐出祖籍,被发放尼姑庵,苏兰雨已经濒临崩溃了!

    “圣旨以下,苏小姐,还请你不要再说这些有的没的,造成本王的困扰了!”干脆转过身不去看苏兰雨的样子了,庆王妃看着苏清秀如此,顿时整个人都焉了,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却是无奈了。

    “母妃,你帮女儿说说话啊!”见着苏清秀不理自己,苏兰雨求助庆王妃,可是庆王妃却只能隐着痛,给苏兰雨擦拭着脸上的血水了,“雨儿,对不起!”抗旨不尊,那可是大罪啊,她承受不起,他们庆王府承受不起!

    “你不是说我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吗?难道你以前说的都是假的?”看着庆王妃脸上那愧疚痛苦的样子,苏兰雨突然就笑了,那样的笑容,格外的慎人!

    “雨儿,你自己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想要再一次的触碰苏兰雨,可是苏兰雨却嫌恶的避开了,“你不是我母妃!”那眼神说不出的恨意和抗拒,接着看着苏清秀,“你也不是我父王!”然后看着老庆王妃,“你不是我的祖母!你们统统都是魔鬼,你们会遭报应的!”

    “雨儿,你别这么说,母妃也是不得已啊!”看着女儿已经这样了,庆王妃心疼极了。可是,她能怎么办呢?

    难道就为了一个女儿,真的就置自己和苏家,甚至她南昌公府于不义吗?

    她,做不到!

    “不得已,不,你们是自私!”苏兰雨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因为她已经不干净了,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就被那么无情的抛弃了,那眼神一点一点的血红,苏兰雨接近疯狂,文帝看不下去,直接甩了甩手,“带她下去行刑吧,远一点,免得冲撞了老庆王妃了!”这就是想眼不见为净了。

    很快就来了人将苏兰雨拖下去,苏兰雨不停地挣扎,看着在座的人,那眼中,满是恨意了,“你们都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尤其是你,苏兰芷,你陷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生生世世的诅咒你,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诅咒你这辈子都被恶鬼缠身,诅咒你死无全尸,不得好死……”

    那恶毒的诅咒,听得在场的人脸都白了,就连一向冷静的慕容嫣也有些害怕的拉着苏兰芷,苏兰芷却置若罔闻,给了慕容嫣一个安慰的眼神,不希望对方为自己担心了。

    不得好死,是吗?

    可是她如今已经是带着一身怨恨的厉鬼了,前世的火,烧尽了她的身躯,可是却也让她满腔的怒火和怨气郁郁不得发,故而未能转世投胎,反而回到了从前。

    如今的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害怕什么恶鬼缠身呢?因为她本身,就是比恶鬼更可怕的厉鬼,不是吗?

    ……

    脸色一直都是淡淡的,比起其他人的惊吓,苏兰芷倒是格外的镇静了,文帝和他身边的男子都注意到了苏兰芷,眼中划过一抹讶异,不明白怎么对方小小年纪,竟然面对如此狠毒的诅咒面不改色,反而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样的淡定,真的属于一个年纪十二三岁的女孩吗?

    因为好奇,文帝突然就对着闻风赶来的苏青岚笑了笑,脸色因为刚才的事情,一直有些不好,但是语气,倒是恢复了平日里的温和了,“苏相,那位就是你的女儿?”文帝本就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才子,对美好的事物,自然是特别容易记得的。

    当年慕容嫣的才华名满天下,文帝自然是有所耳闻,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慕容嫣嫁给了苏青岚,倒是很有可能,会进入宫廷的,当了妃子的,而且慕容嫣的面貌本来就是让人一眼就难忘的人,此刻慕容嫣那么护着身边的女子,慕容嫣仅得一女,文帝自然可以猜出苏兰芷的身份了。

    “回皇上,那正是臣的嫡长女,苏兰芷!”恭敬的回复了文帝,苏青岚刚才被苏兰雨那样恶毒的诅咒也是吓到了,此刻看着苏兰芷脸色如常,倒是放下了心了。

    他刚才本来是想求情的,可是老庆王妃都已经应允了皇上的惩罚,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是不能打了自己母亲的脸了。

    而且苏兰雨太过恶毒,言辞间如此的践踏他的女儿,苏青岚心里自然是不舒服,哪里就愿意求情了?

    “呵呵,果真是个妙人儿,苏相可是好福气啊!”小小年纪就如此风华绝代,长得超凡脱俗,气质非凡,而且还能如此的镇定自若,将来必成大器!

    只是可惜了,是个女子!

    “臣多谢皇上的妙赞!”文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夸奖苏兰芷,苏青岚知道文帝这是在给他张脸,而且有了文帝的夸奖,苏兰芷以后的路会好走许多,对文帝的感激,倒是发自肺腑了。

    “苏相过谦了!”

    “是啊,苏相,你女儿的确的个妙人儿,皇伯伯夸奖,你就受了吧!”文帝身边的紫衣男子突然就开口了,那声音就跟那古钟一样的,充满了磁性,好听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窥觑一下那人的仙人之姿,只是碍于羞涩,只能偷偷地看看了。

    这男子,果真是他们见过最俊美的人了,而且身份极为尊贵,如果他们可以嫁给对方,那该多好啊!

    “呵呵,武成王说笑了!”苏青岚没有想到秦之衍会开口,诧异了好一会儿才应了的。

    “衍儿,没有想到,你也会夸赞女子了,你母妃倒也不必再担心了!”这秦之衍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一副谦谦公子的样子,嘴上也一直都带着浅笑,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女子一向都敬而远之,这可让他父亲秦王和秦王妃担忧了好久。

    “皇伯伯切莫取笑侄儿了!”笑了笑,那笑容顿时看得人都呆了,秦之衍却不自知,只是那目光无意的扫过苏兰芷,最后,却是恢复了平日的样子,面目柔和,却让人无法亵渎。

    “呵呵,好了,闹了一场,我们倒是忘了今日的主事了,宴席应该要开始了,老庆王妃,随朕一起去吧!”作为帝王,安抚和重罚肯定是要把握好分寸的,不然就会让臣子寒了心。

    刚才文帝重罚了苏兰雨,宣判了一个女子悲剧的一生,让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就那么提前凋零了,这对庆王府自然就是一个重击,但是,他不能一直给对方打击,该有的甜头,也是要给的,否则臣子寒了心,生了不满,就很容易给他制造麻烦了。

    “老身遵命!”经此一事,老庆王妃周身的气焰都降了许多,整个人脸色都白白的,当众被文帝处罚了苏兰雨,老庆王妃一向来都爱面子,此刻,哪里还愿意出去见人,丢人现眼呢?

    可是偏偏文帝在,她又推脱不得,只好陪着文帝,整个宴席下来,老庆王妃只觉得自己好像受了酷刑一样的,整个人都虚弱无比,庆王妃孙雪茹因着老庆王妃不给苏兰雨求情的事情,还在生气,故而明知道老庆王妃身体不适,却假装没有看见,宴会一结束就早早的离开了,也没有像平日一样侍奉在侧,老庆王妃看着孙雪茹这样子,心里气急,却也知道自己今日是太过狠心无情了些,也不好发作,只能由着孙雪茹去了,只是心里,特别的不舒服了。

    “母妃,儿子看您脸色不好,您还是早早的就去休息了吧!”苏青岚知道老庆王妃整天都在硬撑着,也知道老庆王妃年纪到了,受不住,这会儿扶着老庆王妃就去休息了。

    “还是你孝顺!”想着大儿子苏清秀就只顾着巴结文帝,不顾自己的身子,还有大儿媳妇给自己甩脸色,老庆王妃此刻看着苏青岚,倒是一脸的亲切了。

    “母妃别多想,大哥大嫂今日因着兰雨的事情也是伤了心的,过些时日就好了!”虽然也觉得苏清秀太过无情了些,但是这是苏清秀的选择,他作为伯父,自然不可以干涉的。

    “今日王府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就在此歇下吧,母妃许久未曾见你了,倒是想念的紧!”府中一下子就出了大事,老庆王妃如今也没有心思去对付慕容嫣了,只想着先把几人留下来,然后再慢慢做打算了。

    “母妃,大嫂估计因着兰雨的事情怨恨着兰儿,儿子担心她会和兰儿有冲突,母妃想儿子了,儿子改天再来看你就是,今日,我们还是回去吧,府中事情多,也离不得人的!”孙雪茹在宴会中盯着苏兰芷的眼神,苏青岚可没有忘了。

    这女人的怒火一旦起来,可是很恐怖的,苏青岚可不想苏兰芷留在这个是非之地,免得受伤害了。

    一切,还是等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再说吧!

    “青岚,你别多想,你大嫂也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开,你也知道,今日雨儿的事情的确是刺激到她了,所以她言语间,难免有些冲撞,你就看在你大嫂失去爱女的份上,别跟她计较可好?还有你大哥,没有责怪于你,他明白你的!”不想兄弟间因此生了间隙了,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庆王妃可不想最后到了兄弟相残的局面,自然是希望一家和睦的。

    “母妃放心吧,儿子明白的!”只是明白是一回事,理解,却是另一回事情了。

    今日之事,苏青岚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里面是有猫腻的,尤其是今日看着苏兰雨那么恨苏兰芷的样子,苏青岚总觉得这事情,或许有些复杂,只是他不敢去深想,生怕想到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明白就好,既然明白,就住下吧,府中出了事情,你住下,母妃也安心些!”老庆王妃是执意要留下苏青岚了,如今慕容嫣重新获得了苏青岚的关注,如果让他们回去,谁知道事情会变得怎么样,所以,她一定要在事情超脱控制之前,将一切都回归到之前的样子去,免得曾经的努力,功亏一篑!

    “母妃,这……”实在是有些不想留在这里,孙雪茹的个性,苏青岚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性子很骄傲,而且特别的记仇,今天苏兰雨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孙雪茹肯定是将账都算在苏兰芷的身上,他真的担心苏兰芷会出事情。

    “青岚,难道母妃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贴己的话都不行吗?早知如此,母妃当年,就不该同意了你出府去了!”说实话,当年苏青岚要出府,老庆王妃是不同意的,只是苏青岚坚持,而且不要一点的财产,苏清秀自然是巴不得,当然同意,孙雪茹也不想每天看到慕容嫣那绝世的容颜添堵,就巴不得这两人早点走,加上彼此之间闹得不愉快了,最后苏青岚还是什么都不要就走了。

    如今,苏青岚是越发的得到文帝的器重,身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苏清秀等人都特别的后悔,尤其是老庆王妃,无法将苏青岚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心里就更加的后悔了。

    如今当年她不同意的话,苏青岚不出府,苏青岚何故会一直宠着慕容嫣,现在子嗣凋零?成了这个样子?

    “母妃,你这……”见老王妃旧事重提了,苏青岚脸上有些为难,老庆王妃就更是加了一把火了,打出了亲情牌,“青岚,你当初出府的时候是怎么答应母妃的?说好了常常来看母妃,给母妃请安的,可是你扪心自问,你都做到了吗?你自己想想,这些年,你回来看过母妃几次?你是不是还在怨我给你塞了女人,所以一直不肯来见我?”说完脸上挂着泪水,苏青岚看着,顿时就不知道怎么应答了,“母妃,不是这样的……”就算是这样,他哪里能说呢?对方怎么都是他的亲生母亲,他能说不吗?能说心里还是存着怨恨的吗?

    “既然不是这样,那你今日就住下来,陪陪母妃,难道就不行吗?”看得出苏青岚的挣扎和愧疚,这正是老庆王妃想要的!

    她就知道,苏青岚是个孝顺的儿子,不会真的让她伤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