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后重生之风华 > 第五十一章 恨意滋生,危机重重
    “……”看着老庆王妃那满脸含泪的样子,苏青岚就是想拒绝,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会既不伤了老庆王妃的心,又可以保全自己的女儿了。舒蝤鴵裻

    他纵然在朝堂上一片风格,巧舌能言,可是如今面对着自己的母亲,他能那么严令辞色的拒绝吗?

    对方怎么,都是他的母亲啊!

    苏兰芷在一旁看着苏青岚两面为难,便站了出来,走到苏青岚的身边,却是劝说对方留下来了,“爹爹,祖母既然甚是想念您,您就留下来吧,如今天色也晚了,今日累了一天,女儿和娘亲都有些辛苦,再赶回去,也实在是迟了些,女儿和娘亲的身子都不是很好,怕是受不住的。”

    既然老王妃那么费心的想要留下他们,苏兰芷倒是要看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她还担心对方不出手,一直隐藏在暗处,那样让她防不胜防,如果早日让爹爹看到这些人的真面目,那岂不是很好?

    “兰儿,你……”看着女儿毫不在意的样子,苏青岚有些担心苏兰芷是真的还小,对孙雪茹不了解才会这样,可是,他那么了解那个人,当年如果不是孙雪茹那么刁钻,他也不会选择分府,离开这里独自建府!

    如今,苏兰芷是彻底的得罪了孙雪茹的,女儿年纪还小,哪里是那人的对手呢?

    “爹爹,放心吧,兰儿没事的!”知道苏青岚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为难,但是,苏兰芷也同样的有自己的打算。

    前世她没有来参加这宴会,所以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一天也是一样的,苏青岚没有回去,几天之后回去的时候,不久白芯就怀孕了,自己的爹爹,苏兰芷以前没有花心思去了解,但是今世仔细想来,这里面,怕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看苏兰芷也劝苏青岚留下,老庆王妃虽然是不知道苏兰芷怎么突然那么好心了,可是却也是乐得见的,“青岚,你就留下来吧,母妃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好了屋子,还是你以前住的地方,母亲这些年都有让人每天打扫,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你不会觉得不习惯的。”

    苏兰芷听着老庆王妃的话,苏兰芷眼中划过点点的了然和嘲讽。

    看来,这人是早就准备好无论如何都要把爹爹留下来了吧?连房间都已经收拾好了。

    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呢?

    前世自己是没有办法知道,但是今世,她倒要看看,这人到底要怎么做!而且,她不会让对方再得逞了!

    “这……”有些为难的看着慕容嫣,苏青岚知道,当年慕容嫣在这里,也有许多不好的回忆,他不知道慕容嫣能不能接受。

    “老爷,母妃既然如此挽留,我们就住下吧!如今也晚了,不宜赶路!”相府和庆王府的距离也是有些远的,这马车的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慕容嫣也不想让苏青岚太为难了。

    “既然如此,那母妃,我们就暂住一日!”一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早点离开,对彼此都好。不然孙雪茹发起疯来,那还真的就是后悔晚已!

    “好好好,住下就好,香雪,送二老爷他们去房间休息吧,本妃也累了,需要早早的休息了!”

    “是,老王妃!”

    “既然母妃累了,那儿子等就不打扰了!”

    “嗯,去吧去吧!”一副很累的样子,苏青岚等人自然也不便打扰,直接就去了。

    等到几人一走,老王妃马上就抬起了头,“香菱,去把白氏叫来,说本妃有话问她!”今天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老庆王妃一直都没有办法知道到底相府是怎么了,这会儿好不容易留下了苏青岚,这事情,她必须就要处理一下,不然将来真的后患无穷了!

    “是,老王妃!”香菱很快就出去了,只是叶嬷嬷看着老庆王妃,有些欲言又止了。

    “叶嬷嬷,你是有话要跟本妃说吗?”叶嬷嬷是老庆王妃身边的老人了,很得老庆王妃的信赖,老庆王妃很多事情叶嬷嬷都知道,而且叶嬷嬷此人也很是小心谨慎,老庆王妃有许多设事情,都是要征求一下叶嬷嬷的意见的。

    “老王妃,老奴是觉得,二老爷的事情,您还是罢手吧,二老爷如今,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二老爷了,而且二老爷如今贵为丞相,大老爷和庆王府都是需要二老爷的扶持的,老王妃如果继续插手二老爷的家事,让二老爷对老王妃生了间隙,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啊!”叶嬷嬷今日也是看得清楚的,苏青岚那么维护慕容嫣母女,如果老庆王妃再做伤害那母女的事情,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

    而且苏青岚本来就是重情之人,都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放不下过去,如果不是老庆王妃是对方亲生母亲,那如今,哪里还会是这样的局面呢?

    “叶嬷嬷,你今日难道没有看到慕容嫣和她女儿那嚣张的嘴脸吗?多年不见,他们如今哪里还把本妃放在眼里?如果本妃不管,由着他们迷惑了青岚,那么以后,青岚的心里,哪里还有我这个母妃的立足之地?而且你今天也看到了,青岚为了那对母女都可以反驳本妃,这还只是刚刚开始,难道真的要等到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由着青岚被那对母女迷惑的亲娘都不认了吗?到时候,青岚怎么还会听本妃这个做娘的话,怎么还会那么毫无间隙的支持本妃,支持炎王?”在老庆王妃看来,她和元武侯夫人乃是嫡亲的姐妹,如今姐姐家里出了一位妃子,而且还育有皇子,如果他们苏家全力支持,到时候五皇子炎王继承了大统,他们苏氏一门,不就跟着光宗耀祖,从此成为帝王的权臣吗?

    所以,她非常不喜欢苏青岚娶了一向中立的靖北侯嫡长女,这不就是更加坚定了苏青岚的中立地位吗?

    如果没有苏青岚的支持,那他们,不是少了很大的助力吗?

    所以,她才更是费劲了心机的想要让白芯嫁给苏青岚,替苏青岚开枝散叶,这样,就更能稳住苏青岚的心了!

    “老王妃,这话可说不得!”赶忙制止了老庆王妃的言辞,这当今圣上也不过年过半百,身体健朗的很,而且最不喜欢皇子间拉帮结派,这话可不能随意让人听了去!

    “本妃知道你心思缜密,可是本妃多年的夙愿,你也得帮着本妃实现啊,我们庆王府这些年渐渐落败,如今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光耀门楣,那将来我们庆王府哪里还有说话的余地?”

    老庆王妃骄傲了一辈子了,从来都想做人上之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了那么一个机会,她怎么会不抓住?

    尤其是苏清秀又是一个平庸的,如今虽然是继承了王位,可是也没有什么建树,如果她再不做点什么,他们庆王府,真的就要从此落败了。那到时候,哪里还会有今日的荣耀和热闹呢?

    “老王妃,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何必想这许多呢?如今二老爷深受皇上的信赖,我们庆王府也是跟着水涨船高,这样不是很好吗?”叶嬷嬷知道老庆王妃不服输的个性了,也知道老庆王妃心气高,受不得委屈,可是如果这事情做的过了,真的会寒了苏青岚的心了的。

    “青岚从小的确是聪慧,可是他是次子,无法继承王位,而且他终究是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府邸和想法,他的荣耀,始终都是他的,青秀无法跟他有着一样的荣耀的!”手心手背,这都是肉,可是人的心,却也是偏的,尤其是做母亲的,有些人是比较偏爱强的一方,有些人是比较疼爱弱的一方,老庆王妃就是后者。

    而且大苍以长为尊,她将来要依附和依靠是是苏清秀,不是苏青岚,老庆王妃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必须要为庆王府做些什么,才能继续享有她的荣华富贵,和如今这样门庭若市的繁华热闹。

    不过其实说到底,都是虚荣心在作祟吧!

    “老王妃,你这是何苦呢?”看着老庆王妃陷入了自己的魔障中,叶嬷嬷也实属无奈,却又无可奈何了。

    如果到时候东窗事发,二老爷生气起来,后悔,真的就来不及了。

    叶嬷嬷作为下人的,看人自然比老庆王妃要多些揣测,她今日是看到了苏青岚眼中不一样的坚定,她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的。

    当年老庆王妃用了那么多的手段离间苏青岚和慕容嫣,如今十多年过去了,苏青岚对慕容嫣还是念念不忘,这说明了什么呢?叶嬷嬷几乎都不敢想了。

    “好了,叶嬷嬷,你无需劝阻本妃,青岚是本妃肚子里面出来的,本妃知道他的性子,他就是重情重义,而且性子温和,责任感强,所以心很容易就被牵绊住,更何况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他的心里纵然是怪本妃,也不会做出伤了本妃心的事情了!”对这点,老王妃十多年前,就已经证实过了。

    这亲生的母子,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和怨恨,最后,还是没有隔夜仇的。

    “老王妃既然坚持,老奴自然会全力帮着老王妃的!”虽然心里是觉得老庆王妃自信过了头了,但是叶嬷嬷毕竟是下人,也知道自己说多了,老庆王妃会觉得烦躁,只好不再劝阻了。

    心里也期待一切只是她杞人忧天了,不然到时候,真的就不好收拾了。

    “本妃知道你是个心细的,有你的帮忙,本妃就无忧了!”

    “老奴会仔细的!”这一次,可是不能再出差错了,不然让苏青岚再生了气,那真的就无法挽回了。

    “有你这句话,本妃就放心了!”两人正说着,香菱此时正好来回话了,“老王妃,苏二夫人已经来了,您是现在要见她吗?”在老庆王妃这里,下人们都知道白芯才是老庆王妃承认的儿媳妇,这称呼,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白芯听着香菱的称呼,那脸上顿时满是得意。

    慕容嫣,你就算是有老爷的宠爱又怎么样呢?老王妃的始终认定的是我,你拿什么跟我争?这一次,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比十几年前,还要惨!

    “让她进来吧!”

    “是!”香菱对白芯特别的恭敬,给白芯打开了帘子,“苏二夫人,老王妃请您进去!”

    “嗯!”满意的点了点头,今日白芯也算是受尽了委屈了,不过这会儿,终于是觉得有些平衡了。

    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白芯酝酿好情绪,一走进去,就眼含着眼泪,“砰”的一声就跪下了,“姨母,你可得为芯儿做主啊,芯儿实在是委屈啊!呜呜……”

    拿着帕子轻轻的擦拭着自己脸上的眼泪,白芯那样子好不可怜,这要是换做是平时,老庆王妃早就要她起来了,甚至会关切的问她到底怎么了,然后帮她出气,可是今天老庆王妃自己就觉得心烦,大寿天出了苏兰雨的事情,有了血光,老庆王妃这会儿最见不得有人哭了,所以看着白芯,有了点点的厌烦情绪了。

    “好了好了,成天哭哭哭,成何体统,你这样哭,就能把青岚哭回来吗?”今天好好的寿宴,结果憋了一肚子的气,老庆王妃此刻是看着眼泪这些晦气的东西都觉得烦了。

    这些人,是存了心的要给她添堵不是?

    “姨母……”看着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之色,白芯知道自己不能再用以前这个旧招了,免得惹人心烦,顿时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平日里的端庄秀丽了,“不知道姨母将芯儿叫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如今没有外人在,白芯自然是要拉近两人的关系的,这一声“姨母”倒是听得老庆王妃很舒服,加之看到对方也算是识大体,懂分寸,老庆王妃的脸色,终于是放缓了些了。

    “起来吧,这天寒地冻的,要是跪伤了膝盖,你爹爹和你娘亲,该怪本妃了!”白芯是元武侯的嫡次女,嫁给苏青岚做妾,本来就是降低了身份的了,因着这事情,老庆王妃对元武侯和元武侯夫人既是感激又是愧疚了,加上本来就有血缘关系,所以老庆王妃对待白芯,有的时候,甚至是比孙雪茹都要亲近了许多了。

    见着老庆王妃脸色缓和了些,白芯虽然也是想起来的,可是想起白日的事情,倒是没有立刻就起来了,“姨母,芯儿不敢!”

    “如何不敢了?”皱了皱眉,看到白芯还是跪着,老庆王妃有些困惑了。

    这白芯要干什么?

    莫不是对她,有什么不满了?

    “姨母,今日都是芯儿的错,让姨母不悦,给姨母添堵了,是芯儿的不是,芯儿没有得到姨母的原谅,万万是不敢起来的!”低眉顺耳的样子,白天白芯吃了那么多的亏,哪里愿意就那么白白的受了?

    她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人,嫁给苏青岚也算是权宜之计,这些年她也没受到多少委屈,便也就那么过了,加上苏青岚长得极俊,很有才气,而且地位尊贵,她倒也是对苏青岚上了心了的。

    可是最近的事情,一点一点的打破了她的幻想,眼看着自己的地位以看不见的速度下降,甚至苏青岚今日可以当着众人的面置她于如此尴尬羞愧的境界,白芯的心里,说没有气,没有委屈,那也是不可能的啊!

    说到底苏青岚都是她的夫君,是她两个孩子的父亲,她哪里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嫣将苏青岚夺走了?

    “好了,你起来吧,姨母知道,你今日是受了委屈了,也知道你最是孝顺,不是有意,姨母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就是,青岚他,只是一时糊涂,你不要太在意!”今天苏青岚毫不犹豫的就选择牺牲了白芯,保全慕容嫣和苏兰芷,说到底,老庆王妃也是不满的,可是那时候的情况,也容不得她再说不满的话了,免得让苏青岚对她寒了心,只是老庆王妃因着这事情,对慕容嫣和苏兰芷,就更是不满了。

    这对母女,看来,还真的是威胁了。

    “姨母,芯儿明白的,姐姐多年来对老爷不管不顾,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大小姐落水以后,整个人都好像是变了一样的,以前和老爷不亲近,现在却每天都黏着老爷,连带着姐姐也渐渐和老爷亲近了起来。姨母,芯儿不是嫉妒。只是芯儿如今能依靠的,就是老爷的宠爱,还有身边的两个孩子了。姨母也知道,姐姐她容不得老爷身边有其他的女人,芯儿是怕啊,芯儿有什么事情,芯儿并不在意,可是芯儿担心月儿和华儿小小年纪就没了娘,将来日子会更加艰难啊!姨母,您说芯儿该怎么办呢?老爷今天的态度,您也是看到了的,如果这样下去,芯儿和华儿他们,可怎么活啊?”这一次虽然还是打同情牌,白芯却也是不敢再哭了的,只是那眼眶红红的,隐忍委屈的样子,倒是比真的哭出来,更让人觉得心疼了。

    老庆王妃看着白芯如此言辞恳切,想着今日的事情,对慕容嫣几人,更是怨念益深,此刻看着白芯那么委屈却又为苏振华几人考虑的样子,心早就偏向白芯这里了,“好了,姨母知道你的委屈,你别急,姨母一直以来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姨母心里认定的二儿媳妇,也一直都是你,别担心了,你且说说,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苏兰芷和慕容嫣两人,突然就和青岚亲近了?”最近忙着自己的寿宴,而且这十来年慕容嫣和苏青岚一直都是在打冷战,老庆王妃也不担心,可是怎么突然就……

    “姨母,芯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芯儿只知道一切,都是在大小姐落水以后,就改变了,大小姐不知道是怎么的,处处针对芯儿和华儿他们,而且挑拨老爷惩罚华儿他们,甚至撮合姐姐和老爷……”将最近的事情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白芯自然是不忘记添油加醋的,夸大慕容嫣几人的嚣张跋扈,夸大他们自己的委屈,目的就是让老庆王妃越发的容不得慕容嫣几人,然后,她就只需要静静的等着老庆王妃动手,坐收渔翁之利了。

    “你说的,可是真?”越听白芯的话,老庆王妃的脸色就黑了一层,最后看着白芯那一脸委曲求全的样子,偏心的老庆王妃自然是信了的,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个把来月,那苏兰芷和慕容嫣就在相府翻了天了!

    这可怎么了得?

    “为何这事情柳姨娘没有来跟本妃明说?”这柳姨娘原名香秀,是老庆王妃身边最得力的丫鬟,也是长得最为俊俏的,老庆王妃当年让白芯嫁给了苏青岚以后,为了避免苏青岚冷漠白芯,甚至不听她的话好生为子嗣努力,所以就将自己最得意的丫鬟送给了苏青岚,一来是让苏青岚多个人照顾,这二来嘛,自然是要监督苏青岚,不要独宠一房了!

    这为娘的自然是希望自己儿子身边多几个贴心的人,然后多几个孙子孙女,这样才好为他们苏家开枝散叶,让他们苏家更为昌盛,但是老庆王妃却低估了白芯的醋劲,所以为这事情,白芯心里总是留着一根刺,对那柳姨娘也是格外的看得紧,柳姨娘哪里能够就随意的来了这庆王府了?

    “姨母,前些日子是姨母的寿宴,所以姐姐派了那柳姨娘去寺庙为姨母吃斋祈福去了,人去了个把月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呢!”其实人是白芯故意调走的,就是不想这些狐媚子将苏青岚勾引去了,平日里对这些姨娘就没少添堵,不过这些她都不会让老庆王妃知道的。甚至还要把脏水往慕容嫣身上泼,让老庆王妃对慕容嫣更加的不满了!

    果然,老庆王妃听到白芯的话,脸都绿了,“此事当真?”去吃斋祈福,为何不是她自己去?那人不是最爱礼佛的吗?怎么,难道只是做表面功夫?

    她将这些人都遣走了,不就是不想让青岚看到他们,免得夺去了青岚的宠吗?

    慕容嫣啊慕容嫣,你就那么心胸狭隘,看不得青岚好吗?

    “姨母,芯儿哪敢欺骗您呢?您也是知道的,姐姐看我们这些做妾的一直都是不顺眼的,府中的姨娘都被姐姐她发配去了寺庙,也不知道何时可以回来,芯儿要不是因为管家的原因,今日怕是都见不到姨母了!”反正现在没有外人,白芯怎么说就怎么是了,她今日就是要好好的在老庆王妃这里添一把火,让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不满发挥到极致,这样,老庆王妃定然会按捺不住,早早的就对慕容嫣动手了,而等到那个时候,相府的主母,就非她莫属了!

    这管家的权利,她是不会让出去的,所以她现在,必须要努力才是,不然回去了,老庆王妃管不到,自己就遭殃了!

    “芯儿,你放心,姨母会替你做主的!”拉着白芯坐在自己的身边,老庆王妃看着白芯那么懂事贴心的样子,就更是觉得慕容嫣可恶了。

    “姨母,本来芯儿是不该说姐姐的不是的,只是老爷子嗣凋零,如今就只得华儿一个儿子,还有就是大小姐和月儿了,芯儿也不是个善妒的,自然是希望老爷多子多福,免得姨母担忧,可是姐姐这样子让柳姨娘他们见不到老爷的面,老爷本来又不是个对房事特别上心的人,长此以往,可如何是好啊!”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不过白芯心里到底是不是这样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慕容嫣着实的太过分了,早知道她会害得青岚子嗣凋零,本妃就该拼了命的阻止她进门了!”想着老庆王当年极力的促成这婚事,老庆王妃心里就越发的堵得厉害,心里的不满,自然就如那熊熊烈火一般的,将老庆王妃的理智都烧没了,所以她自然是没有发现这事情漏洞百出,也没有发现,慕容嫣一个不管事多年的人,怎么就可以将那些人打发到寺庙里去了呢?

    “姨母,您别懊恼了,姐姐风华绝代,老爷当年也是才气过人,思慕着姐姐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不说姐姐对妾身的不满,姐姐和老爷,不管是从身份,还是才情,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哼,天造地设,我看是孽缘才是,青岚这辈子遇到了她,这香火几乎都要断了!”老人家本来就重视子嗣,偏偏慕容嫣没有生得一个男子,还如此善妒,不许苏青岚延续香火,老庆王妃对慕容嫣的火气,可想而知了!

    “姨母,您切莫气坏了身子了,是芯儿的不该,不该让姨母听这许多烦心事,让姨母烦恼了。”

    “你不说,我岂不是被蒙在鼓里了吗?差点以为青岚就跟她断了,如今,看来那个女人还真的是个狐狸精,一直缠着青岚不放了!”

    “姨母,别这样说姐姐,其实姐姐人还是很好的!”

    “好了,你别替她说话,她是什么样子的人,本妃比你更清楚!”

    “姨母……”

    “芯儿,本妃不是交代了你要早日再给青岚天一个男丁吗?怎生这许多年都不曾有消息?”

    “姨母,这……”说道这里,白芯不由得低下了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了。

    “你别害羞了,直说就是!”比较是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了,老庆王妃对这些自然没有白芯显得那么羞涩了。

    “姨母,您也知道的,芯儿第一次怀上孩子是姨母借机给老爷下了药,所以才,而第二次,是姨母的交代,而且姨母都亲自去了相府守着,所以老爷不得已才……如今芯儿已经生下了月儿和华儿,老爷这些年,倒是很少踏进芯儿的房门了,每日也只是和芯儿几人一起吃吃饭,偶尔留宿芯儿的房门,却也是倒头就睡了,姨母您也知道老爷对这事情一直都不上心,而且老爷政务繁忙,芯儿就是想,也……”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白芯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这些,那张脸都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了。

    都说女人脸皮薄,白芯其实也算得上是一个方式上经验不多的人了,两次怀孕,也都是她的运气,所以谈到这事情,她真的很不好意思了。

    如今她正是需求旺盛的年纪,偏偏苏青岚又不给力,白芯一个人就是再想生孩子巩固自己的地位,那也没有办法啊!

    所以白芯现在,也只能让老庆王妃出面帮她想办法了,这总是当活寡妇,日子也不好过啊!

    “你的意思是,青岚这些年,都没有碰过你了?”诧异的看着白芯,老庆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一直以来都想再要一个孙子,可是自己的儿子碰都不碰白芯,那孙子怎么来?

    “是,是这样的……”轻轻的点了点头,白芯觉得自己跟一个长辈说这事情,还真的是有些面红耳赤了。

    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那你这些年,怎么就不早点跟姨母说?”看着白芯这样子,老庆王妃那个气啊。本以为白芯长得不错,而且有些手段,加上生了两个孩子,该是赢得了苏青岚的心才是啊,怎么就……

    “姨母没问,而且这事情,芯儿也不好说啊!”头垂得更低了,白芯哪里不想说啊?这些年她也很憋屈的,好不好?

    可是她终究是一个女儿家家的,哪里好意思跟老庆王妃提这个?

    今日要不是慕容嫣让她有了危机感,她哪里会厚着脸皮就说了?

    “那你这些年是怎么伺候青岚的?怎么连他的心都抓不住呢?你这是怎么搞的?”在老庆王妃看来,她已经给白芯铺了路了,可是白芯却没有好生的走,还真的是枉费了她的一片苦心了!

    “姨母,或许老爷只是忙吧,而且老爷这些年对芯儿倒是很敬重的,芯儿也不想让老爷烦恼了!”以前她是觉得没有威胁,也没有压力了,所以就算是想要温存,苏青岚不愿意,她也不勉强,反正在府里她该有的权利和尊重都有了的,苏青岚忙,而且她也听说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就会有心无力,她也能体贴,忍着欲望不去强求。

    只是如今,她迫切的需要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孩子,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你呀你,让本妃说你什么好!”真的快要被白芯给气死了,老庆王妃想着苏青岚这样子将她的话当耳边风,心里顿时那叫一个气啊!

    “姨母,芯儿知道错了,可是芯儿如今,该怎么办啊?”早知道慕容嫣还会突然蹦出来,她当初就该积极一点啊,苏青岚没有欲望,她可以放下矜持,挑逗对方啊!

    可是现在,还有用吗?

    “怎么办怎么办?你就知道问怎么办?本妃早早就交代你的事情,一定要给青岚开枝散叶,才能牢牢的抓住青岚的心,这些你都当成是耳边风了不是?”此刻老庆王妃真的觉得白芯是有点蠢了,不过这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姨母,芯儿……”她现在也很后悔啊,可是现在,她能怎么做呢?

    “好了,这事情你就听从本妃的安排,如今你就先回去,好好收拾打扮一番,等一下本妃会让人通知你该做什么的!”只觉得今日的头疼越发的厉害了,老庆王妃想着苏青岚的事情,越发的觉得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不听话,而且太难控制了!

    不行,她一定不能让对方脱出自己的控制了!

    看着老庆王妃的样子,白芯知道自己是让老庆王妃失望了,不过对方肯帮自己,白芯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是,姨母!”

    “回去吧,记得好生打扮,还有,早点让华儿和月儿睡了,知道吗?”

    “姨母放心!”

    “嗯,等一下本妃会让叶嬷嬷去指导你,你安心等着就是!”

    “好,姨母,芯儿这就回去!”脸上说不出的开心了,白芯知道,只要老庆王妃一出手,她就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了!

    “去吧去吧!”

    “那芯儿就不打搅姨母休息了,告辞!”顿时觉得脚步都快要飞起来了,白芯一点一点的后退,想着不多久自己就可以翻身,将慕容嫣狠狠的踩在底下,顿时就觉得格外的开心了。

    慕容嫣,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

    你别忘了,老王妃可是我的姨母,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而且老爷是孝子,不可能污泥老王妃,所以,你输定了!

    ……

    叶嬷嬷看着白芯走了,有些担忧的看着老庆王妃,“老王妃,你真的要帮她吗?可是老奴看,这苏二夫人说的,并不一定属实啊,慕容氏怎么说都是靖北侯的嫡长女,修养自然是上层,她怎么会做这些事情?”

    “她虽然是靖北侯的嫡长女,可是不也一样的容不得青岚身边有别的女人吗?当年她的反应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她这样做,不足为奇!”

    “可是老奴始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啊!”做奴婢的,尤其是叶嬷嬷这种当了多年奴婢的人,自然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白芯刚才明明就是在挑起老庆王妃的怒气,让老庆王妃对慕容嫣越发的不满,叶嬷嬷自然是要提点一二的。

    “好了,不管她说的是否属实,青岚这些年如此做都是事实,青岚性子倔,但是本妃也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青岚作为我们庆王府的嫡子,就应该为了我们庆王府的子嗣着想,为了我们苏家的未来着想。世家大族的子孙,在他这个年纪的,谁不是子孙成群?他身份不低,身子也还健朗,又不是像其他人似的有心无力。如今却只得一子,这样成何体统?将来在朝堂上,他如何做人呢?”府中的妾侍又不是没有,可是除了白芯,就没有怀孕的,这大家会怎么以为?老庆王妃都不敢想!

    “那老王妃,您打算怎么做?”知道自己劝不了老庆王妃了,叶嬷嬷也只好尽力的将事情做得隐秘些了。

    “这些本妃自有打算,你且过来听本妃细说,如有不妥之处,就提出来,趁着青岚如今在庆王府,我们得抓紧时间才是!”

    “是!”细细的听着老庆王妃的吩咐,叶嬷嬷顿时都觉得不可思议了,看着老庆王妃,满脸的诧异了,“老王妃,这样,好吗?二老爷知道,会不会……”

    “子嗣要紧,其他的,就不管了!”

    “老王妃,您真的不再想想吗?”

    “叶嬷嬷,你到底是本妃的人,还是慕容嫣的人?”

    “老奴自然是老王妃的人!”

    “既然如此,你且下去安排吧,别错过了好时辰!”

    “是!”看着老庆王妃如此的执念,叶嬷嬷也只好在心底叹了口气,只希望一切都顺利,别让苏青岚看出什么才是了。

    ……

    而另一边,苏兰雨的房间:

    孙雪茹宴会一结束就匆匆的回来看苏兰雨了,可是没在屋子里看到苏兰雨,整个人都急死了,“如梦,大小姐呢?怎么不在屋子里?本妃不是吩咐了你们,行刑完了就将大小姐抬回来好生医治的吗?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王妃,不是奴婢不给大小姐医治,也不伺候大小姐啊,实在是王爷的吩咐啊!王爷说大小姐已经被逐出祖籍了,不再是庆王府的小姐,所以没有资格让奴婢伺候,也没有资格请府医医治!”看着孙雪茹那么气愤的样子,如梦脸上满是惶恐,心里害怕的同时,却也是觉得痛快的。

    谁让这两人不把自己当人看,自己遭罪还要让她顶罪,后来甚至想让如意顶罪,如今这样子,那是活该!

    “哼,别以为本妃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怨恨着今日的事情,所以故意不伺候大小姐的?”

    “王妃,奴婢不敢啊,真的是王爷的吩咐!”

    “是啊王妃,奴婢和如梦对大小姐一向都衷心,哪里敢有所欺瞒呢?”如意见着孙雪茹有迁怒的趋势,赶忙也跪了下来替如梦求情了。

    反正这事情真的不怪他们,王妃纵然再气,也是拿他们没办法的!

    看着这两人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孙雪茹如今也没有那个闲工夫跟两人扯白了,“那大小姐现在人在哪里?”

    “这……”为难的相互看了一眼,如意如梦都不敢说。

    “说,在哪里!”

    “王妃,王爷交代了,不许王妃去看望大小姐,免得自降身份,还有……”

    “住口,本妃去看自己的女儿,难道还不许吗?你们说,在哪里?”苏兰雨被打了五十大板了,如果没有好生的医治,明天就被送去燕来寺了,那岂不是九死一生?

    “王妃,不是奴婢们不说,而且王爷下了令,谁都不许说,否则……”

    “否则什么?”苏清秀,你当真如此狠心?连女儿都不让我去看?

    “王妃,求求您了,您就别为难奴婢们了,奴婢们还不想死啊!”赶忙磕头,如意如梦不想说,一来是庆王下的命令,这二来嘛,自然就是心理也存了怨恨的。

    “你们不说,本妃现在就让你们死!”

    “王妃,不要啊!”

    “来人,给我打,打到他们说为止!”孙雪茹一直以来都不是善茬,如今心理早就憋了一股火气了,正愁没地方发呢!

    “王妃,王妃不要啊,啊!”庆王府的私刑一样的让人很难忍受的,偏偏这板子上面还放了倒刺,打得人皮开肉绽的,如意如梦真的是被这仗势吓到了,也不敢再瞒着了,“王妃别打了,奴婢们说,说!”

    “停!”示意打板子的人停下来,王妃看着两人的目光就好像可以将那两人给吃掉一样的了,“说,雨儿在哪里?”

    “大小姐,在,在柴房!”

    “什么?”柴房,那可是关押放犯错的下人的地方啊,怎么会?

    “王妃,老爷说了,大小姐如今是戴罪之身,所以只能关柴房,明日一早就送走了!”

    “好,很好,大小姐今日受了罚,你们护主不利,同样也要受罚,你们继续打,雨儿被打了五十板,他们两人,一人一一白板!”这一白板下去,还有人命吗?如意如梦听了,顿时都吓到了,“王妃,奴婢们错了,不要啊!”

    “不要,你们护住不利,难道不该要受罚吗?”

    “王妃,奴婢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

    “让本妃放过你们,那谁来放过本妃的女儿?给我打,死命的打!”

    “王妃,今日是老王妃的寿辰,这一白板下去,可就出人命了,这要是让老王妃和王爷知道,那就……”知道孙雪茹是气到了才会说这样的话,下人们有些怕怕的不敢动手了。

    “怎么,本妃的话,还叫不动你们了?”那老太婆那么不讲人情,为了自己和她的儿子牺牲她的女儿,她为什么还要顾及对方的脸面?

    “可是王妃……”

    “给我打,出了事情,本妃负责!”孙雪茹的身份很高,想来都不是会惧怕的人,今日苏兰雨惨遭横祸,老庆王妃和庆王却袖手旁观,她一口气哪里咽得下去?

    她现在就是故意的,故意给老庆王妃和庆王添堵,让两人也尝尝不好受的滋味!

    “王妃,这……”迟迟不肯动手,这庆王府可是庆王做主,而且老庆王妃也不是一个吃素的,这府中她可是掌控着许多权利的,这些下人,哪里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你们是不把本妃的话放在心里是不是?如果是,你们就跟着一起被打,本妃倒要看看,有几个不怕死的!”她的女儿今日被打了,多几个人一起,至少可以让女儿不那么孤单了!

    “……”看着孙雪茹那吓人的样子,大家生怕自己也身首异处了,赶忙就开打起来,如意如梦顿时叫得跟杀猪一样的,听得孙雪茹头疼,“把他们的嘴捂上,不要那么快就打死了,吊着他们的气,让他们也尝尝看痛苦!”

    “是!”头顶上汗水都出来了,行刑的人片刻也不敢耽搁,只一个劲的打了。

    “要作死的打,如果让本妃发现你们打得轻了,那就打在你们自己身上,明白吗?”

    “是,王妃,小的明白!”

    “明白就好,张嬷嬷,你去叫府医来,怜儿,随本妃一起去柴房!”

    “王妃,这使不得啊!”柴房可是下人去的地方,孙雪茹地位尊贵,哪里就能去了?

    “怎么就使不得了,张嬷嬷,你别拦着本妃!”

    “王妃,你要三思啊,这是王爷下的命令啊!”张嬷嬷虽然知道孙雪茹的爱女心切,可是这样子,万一惹怒了庆王,那就糟糕了。

    “那是本妃的女儿,难道本妃还不能去看看吗?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相见了!”

    “王妃……”

    “张嬷嬷,你别劝本妃了,本妃是一定要去的!你若不想去请府医,本妃也不为难于你,本妃自会叫其他人去!”

    “王妃说的这是什么话,老奴自然会去的!”

    “那就好,张嬷嬷快去吧!”

    “好!”叹了口气,张嬷嬷看着王府如今的局势,心里很是担心了。

    ……

    “雨儿,你……”一进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孙雪茹只觉得整个胃都在翻滚了,接着看着苏兰雨那鲜血淋漓的样子,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平日里那么娇小可人的模样!

    “王妃,您还是别过去看了!”

    “不,本妃要去!雨儿,你有没有怎么样?”走过去几乎都感觉不到苏兰雨的呼吸了,孙雪茹焦急的想要将对方抱起来,怜儿见了,赶忙阻止,“王妃,不要,您这样,会让大小姐的伤势更加严重的!”

    “那可如何是好?”

    “王妃稍等片刻,等府医来了,好生诊治!”

    “这,雨儿,你听得见娘说话吗?雨儿?”可是无论孙雪茹怎么喊,苏兰雨都没有应,孙雪茹顿时吓死了,“怜儿,雨儿她是不是去了?”

    “王妃别紧张,奴婢看看!”探了探苏兰雨的鼻息,虽然气若游丝,但是还有一点点的气,怜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王妃放心,大小姐还在!”

    “好好好,可是府医怎么还不来?雨儿这样,会冷的!”这柴房炭火都没有,孙雪茹身上没有伤都觉得冰冷刺骨了,那苏兰雨这样子呢?岂不是更加的眼中了?

    “王妃别急,府医应该就在路上了!”

    “王妃王妃,府医来了!”

    “快快,快让他给雨儿医治啊!”

    “王妃别急,草民这就医治!”虽然苏清秀是下了命令的,可是府医被张嬷嬷威胁,却也是不敢得罪,只好来了,如今给苏兰雨医治,倒是叹了一口气了。

    “府医,雨儿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王妃,大小姐这是怒极攻心,而且受了大刑,身子本就弱了,却又得不到及时医治,反而受寒,如今,倒是情况堪忧啊!”

    “府医,不管多严重,要花费多大的代价,你都得把雨儿治好了!”

    “草民尽力吧!”看着苏兰雨那么浑身是血的样子,府医倒是不知道从何下手了,“王妃还是先将大小姐移至温暖的去处,然后给大小姐好生的清洗,草民这才好医治啊!”

    “好好好!怜儿,孙嬷嬷,让人去端担架来!”

    “是!”

    几人走了,那府医却是看着孙雪茹,欲言又止了,孙雪茹见了,顿时觉得不妙,“府医有什么话是要对本妃说的?”

    “王妃,恕草民之言,这大小姐经此一劫,如果幸运躲过了一劫,怕是都会留下残疾啊!”

    “什么?”

    “王妃请做好心理准备才是!”

    “府医,不管如何,你都要尽力医治,缺什么药材本妃都会备齐,你一定要让雨儿完好如初!”

    “这,草民尽力而为吧!”

    一路上,苏兰雨高烧不止,口中念念有词,孙雪茹听了,赶忙凑近,结果脸色整个都黑了。

    “苏……兰芷,我……你,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苏兰……芷,都……是你……害的,你会……不得……好死的!”

    ……

    等到苏兰雨在清洗的时候,孙雪茹看着苏兰雨一身的血,那心头里滔天的恨意,再也忍不住了。

    苏兰芷,这笔账,本妃记着了,本妃会让你血债血偿,你给本妃等着,本妃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远处的苏兰芷似乎感应到了这诅咒一样的,只觉得忽然浑身都是冷的,慕容嫣似乎感觉到了苏兰芷的异样,面露担心了,“兰儿,你怎么了?怎么手那么冷?是不是受冻了?”

    “娘,没事!”摇了摇头,不去管那忽然让自己浑身冰冷的气息是为何,苏兰芷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哪里会害怕这些?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可别撑着!娘会担心!”

    “娘,真没事,女儿只是身子本来就比较偏寒,所以冷了些,烤会儿火就好了!”

    “那好,来,赶紧的烤火,免得冻着!”

    “好的,娘!”被慕容嫣拉到炭火边,苏兰芷脸上一直都是带着浅笑的,可是苏青岚在一边想靠近却有些情怯的样子,苏兰芷笑了笑,招呼对方过来了,“爹爹,快过来烤火啊,你不冷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